正文 030章 戰殺手
眼瞅著中年人左手的三棱軍刺都要刺破他的衣服了,韓雨嘴角忽然彎出了一抹淺淺的詭異的笑容,在他的左手中,一道散發著幽光的匕首,化作淡淡的寒光,在間不容發的時刻,撞上了中年人左手的軍刺!

當!

一聲細微的脆響,中年人卻是瞳孔猛的一縮,身子毫不遲疑的向後暴退!同時,左手的三棱軍刺,脫手而出,化作一道烏光,直取韓雨的心腹!

作為一名職業殺手,他的反應不可謂不快!

只是這一次他遇到了韓雨,遇到了韓雨手中的天策!

在他的身子向後退的同時,天策化作的青光,也破開了他右手的三棱軍刺,帶著森寒的殺機,朝著他的脖子飛來.

中年人兩眼一眯,身子快速的後仰,同時右腳在地上一點,飛腿直取韓雨的小腹.

鞋尖上,一道五指多長的鋒利尖銳,帶著明晃晃的呼嘯,若是被踢上,不異于被利刃重創!

韓雨也被嚇了一跳,他慌忙提氣,一收屁股.

這個殺手比他想象的還要難纏!不過越是這樣,他越不能再給對方下一次出手的機會!

心中暗罵一聲對方無恥,左手的匕首再次飛出,直取中年人躲閃的必經之路.而沒有收回的左手,則趁機拍在了中年人的腳脖上.

借著對方前踢之力,韓雨的身子立即倒了起來,變的頭下腳上!

手里的天策好似瞄准了獵物的毒蛇一般,順著中年人向後平仰的身軀,一路向上!

冰冷的刀鋒,似乎從他的鼻端劃過似得,帶著一種無法形容的寒意,穩穩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中年人臉色一變,正在向上仰起的身子一下僵在了那里.

韓雨落在地上,微微有些氣喘,脖子間的傷口,也有些掙裂,火辣辣的疼著.他的反應雖快,可手臂上還是被對方鞋尖上的利刃拉出了一道口子.

不過,他握刀的手卻依然穩若磐石.

沉默.

一種讓人幾乎窒息的沉默.

中年人臉上的肌肉都不由自主的跳動了起來,身子這樣僵著,即便是他,也有些受不住.可他卻不敢動,淡淡的卻如絲般的殺機,緊緊的纏著他,臉上,豆大的汗珠開始緩緩溢出,順著臉頰慢慢的滑下,然後摔的粉身碎骨.

中年人的呼吸,慢慢變的急促起來.他平靜的目光也開始變的慌亂,他現在這個動作,等于是將自己的表情全都放在了韓雨的眼皮底下.他似乎感受到,那兩道冰冷中帶著嘲弄的目光,正在他身上游走.

雖然他明知這是韓雨在故意給他施加壓力,還是忍不住開口道:"你殺了我吧!"

中年人的模樣普通,聲音也沒什麼特點,低沉中略帶一點沙啞.

韓雨嘴角向上一勾,一抹淺淺的頗為撩撥人的笑容,便躍然其上:"好!"

中年人頓時兩眼一突,這個答案讓他有些意外,可他身為一名殺手,早就做好了被人殺的准備,倒並不覺慌亂,反而像是解脫了似得緩緩閉上了眼睛.

然而等了半天,卻仍不見韓雨動手,他霍的一下睜圓了眼睛,恨聲道:"你為什麼還不動手?"

"這個你不用擔心,時間到了我自然會動手的!"韓雨理直氣壯的道.

中年人略顯銀白的眉頭頓時擰了起來,倒著仰視韓雨的目光中頓時閃過一抹寒光,底下的手更是悄悄的一緊.

"你現在已經僵硬了半天,若是動手的話,身子反應會比平時慢上零點五秒,若我是你,就不會愚蠢的妄動."韓雨臉上依然掛著那可惡的,讓人恨不得打上一拳的得意笑容,懶洋洋的道.

中年人聞言,身子不由再次一僵,隨即他臉上的表情卻漸漸的趨于平靜.

只是,這些細微的變化都沒有逃過韓雨的眼睛.他知道,此時若是再加逼迫的話,對方定然會拼命.畢竟,身為一名高級殺手,有著不容輕辱的尊嚴.

所以,他手里的刀微微一抬,輕聲道:"你先直起腰來,咱們再說話."說著,手里的刀背微微一拍.

中年人愣了一下,剛剛因為受到屈辱而升起的拼死之心,又沉寂了回去.

他緩緩的站直了身體,剛想轉身,韓雨的刀微微一緊,淡淡的道:"就這樣吧.現在我有幾個問題想要問問你."

"我什麼都不會說的!"中年人冷聲道.

韓雨毫不在意的一笑,輕聲道:"難道你不願意為自己選一個死法嗎?"

"我知道你是個殺手,一個用人命換錢的職業殺手.像你這樣的人,我不需要知道名字.我在北海縣只得罪了一個人,所以我也不用知道你是誰派來的!至于這個人在哪,我早已知道,也不用你來告訴我!"

"現在,我只是好心的給你一個機會,讓你交代一下遺言而已,當然,是我感興趣的部分."

好像是為了證明自己沒有撒謊,話音未落,韓雨的手腕便輕輕一顫,天策立即沒入對方的脖子中,淡淡的血光,在青色的刀身上,游出一道詭異的細線:"現在,可以聊聊了吧?"

中年人臉上的肌肉一顫,已經溜到了小臂邊上的三棱軍刺,頓時停住了.

他能夠感覺的到,冰冷的刀身,已經刺破了他脖子上的皮膚.

只要對方輕輕一動,他脖子上的動脈,便會被割斷.

冰冷壓抑的死亡氣息,重重的壓在了他的心頭,讓他的心髒甚至都停跳了一下.

他不想表現出自己的害怕,所以深吸一口氣,緩聲道:"聊什麼?"

中年人的聲音中帶著一種輕微的顫抖,他自己卻並沒有察覺.

韓雨得意的笑了一下,他不讓對方轉過身來,也是為了給他施加壓力,現在看來,有效果了.

"我這個人非常的好奇,我想知道,你為什麼會做一名殺手?"韓雨淡淡的道.

中年人目光輕輕的打量著四周,卻將身軀站的筆直,淡淡的道:"除了殺人,我不會干別的.而且,我不太討厭這行."

"你在殺手圈內很有名嗎?"韓雨微一皺眉道.

中年人似乎笑了一下,他的聲音微微一高:"有名?若是我有名的話,會跑來這里殺你嗎?本來我和你一樣,以為去當個殺手,便可以用自己的實力來獲得一切.可進入這個圈子之後才發現,都他媽的一樣!"

"那些殺手組織,囊括了大多數的殺手,也霸占了絕大多數有油水的生意!像我們這些散戶,最多就是撈點零活!"

韓雨眉頭一挑:"殺手組織?"

中年人似乎想在死前一吐胸臆,冷聲道:"殺手既然是最賺錢的一個行業,當然會有人將手伸到這里來了!"

韓雨有些不爽的摸了下鼻子道:"照你這麼說,我就是你選的那個零活了?"

"要是知道你這麼難殺,我連這個零活都不該接!"中年人的話音一落,身子突然詭異的向旁邊閃了出去.

韓雨雖然在聽對方講故事,卻並沒有放松警惕,對方的脖子一離開他的刀鋒,他便察覺到了.

一臉的微笑中,天策帶著一蓬血光,朝著他的脖子再次劈了過去.

中年人根本來不及轉身,只是快速的舉起右手,一把三棱軍刺擋在了天策的必經之路上.

當的一聲脆響,三棱軍刺被天策一撞,狠狠的打在了中年人的臉上,帶出一道血痕!

可中年人卻趁機向前狂竄幾步,撿回了一條小命.他頭也不回的向門口跑去,韓雨眼中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在後面不緊不慢的追著!

就到門口的時候,中年人突然一個轉身,手里的三棱軍刺化為一點烏光,快速的向後面的韓雨刺了過來.

韓雨卻只是將手里的天策一翻,青色的刀身便擋住了這必殺的一刺!

"你,逃不掉的!"韓雨嘴角帶著略羞的淺笑,淡淡的聲音,在一團青色的光芒中響了起來!

PS:早早的發上章,給大家提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