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7章 你們,可願意跟我混?
"嗯,二爺,您來了?您果然來了?您就賞我口煙抽吧,就一口,你看,這丫頭我給您帶來了.你,還不給二爺行禮問安?"那男人一眼看見了跪坐在地上的麻臉,竟然毫不懷疑有他,順勢癱坐在他的對面,嘴里便大聲的嚷嚷了起來.

"爹,我是您的女兒,我是您的親生女兒啊!"女孩抬起頭來,看她的年紀不過二十來歲,模樣清秀,一雙大眼睛中更是蓄滿了一種讓人心碎的悲傷,不敢置信的望著眼前這個一臉猙獰的男人!

"你還知道是我的女兒?你還知道是我的女兒?老子生了你,養了你,就不能用你換點煙抽嗎?"男人狠狠的跳了起來,眼睛瞪著,就要動手抽打.

麻臉快速的看了韓雨一眼,低喝道:"行了,慕容遠望,你好歹也是個人民教師,你看看你現在,像什麼樣子?"

"啊,二爺教訓的是,教訓的是!你這丫頭,還不謝過二爺?"

"爹,你醒醒吧,是他,是他當初對我圖謀不軌,我沒同意,他才故意讓你染上毒癮的,爹,你就醒醒吧,咱們家現在變成這樣,全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啊!"

那被稱為慕容遠望的老人渾身一顫,忽然跳了起來,大聲道:"我不管,我不管,我只要一口煙抽,給我一口,給我一口啊,我受不了了……"

說著,他竟然從嘴里吐出了緋紅色的血沫子,抽搐著倒了下去.

韓雨急忙接住他,翻開他的眼皮看了一眼,瞳孔已經渙散了.顯然,已經油盡燈枯.

輕歎一聲,韓雨將他放到地上.女孩原本正在抽泣,一下頓住了.

她呆呆的看著老人,忽然撲了上去,悲鳴一聲:"爹……"

韓雨靜靜的望著她,沉默了半晌才道:"哭泣並不能解決什麼問題.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為自己報仇的機會."

女孩攸的一下抬起頭來,她看看韓雨,又看看跪坐在那的麻臉,眼睛漸漸開始變紅.

麻臉臉色變了,他緊張的看看韓雨,又看看女孩,眼中充滿了一種蒼白的恐懼.

"韓老板,你聽我說,誤會,不,事情不是這樣的,"麻臉語無倫次的想要解釋,可女孩越來越近,他竟然由衷的感覺到了一種寒意,他有些歇斯底里的喊了起來:"攔住他,你們,你們攔住她,我給你們錢……"

說著,他將手里一直拎著的袋子甩了出來,就在女孩的面前散開,一摞摞粉紅色的鈔票露了出來,足足有十幾萬!

那幾個小弟的呼吸頓時一粗.

韓雨抬起頭,冰冷的目光從他們身上掃過,陰冷的聲音刮著仿佛從地府吹來的寒意:"動,就是死!"

仿佛兜頭一盆涼水澆下,那幾名小弟的眼中頓時恢複了清明,非但沒有上前,而且還後退了幾步,就好像那袋子里裝的不是錢,而是死亡通知書似得!

"錢,你有錢,你有錢就代表一切嗎?你害我父親吸毒,讓我母親活生生被氣死,如今,他又死在你面前,是你,是你讓我家破人亡,是你讓我無家可歸,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女孩眼中露出瘋狂的猩紅之色,厲吼著撲了上去!

"我知道徐華銀在哪……"

噗通,韓雨豎掌為刀,在女孩後頸上一砍,她便暈死了過去.

接住了她的身子,韓雨冷冷的盯著麻臉:"說吧."

"你,你必須得保證,不殺我!"麻臉站起身,顫聲道.

"好!"

麻臉見他答應的這麼痛快,臉色又是一變,可他此時也沒有了別的選擇,只得大聲道:"他還在王莊小區."

見到韓雨皺眉,麻臉快速的道:"他說過,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因為你們知道那地方,所以一時不會想到那去!"

韓雨眼中閃過一抹了然,這老家伙不愧是竹葉幫的老大,縱橫北海縣的牛人,果然有兩下子.

他眯著眼,冷冷的掃了麻臉一眼:"那個殺手呢?"

"是老大,不,是徐華銀托狂風幫請的暗榜殺手!"麻臉現在是有問必答,作為一個叛徒就是這樣,一旦打開了話匣子,他會將自己知道的全部說出來.大有破罐子破摔的心理.

韓雨再次皺眉,暗榜?以前在部隊的時候,他曾配合一個特殊部門,執行過一次任務,追殺一名用槍的殺手.

那一次,七名和他一起執行任務的高手,全部罹難,最終他雖然成功的干掉了對方,可心髒的上方,也留下了一個怵目驚心的疤痕.

若不是他的反應速度遠超常人的話,那一戰,只怕他會和那些戰友一樣.

事後他隱約的得知,那名殺手好像就是什麼暗榜的.

想不到再這個小縣城,竟然又遇到了黑榜殺手,韓雨兩眼輕輕一眯,目光中透出如水般的寒光:"他住在哪?"

麻臉深吸一口氣,輕聲道:"本來我是不知道的,不過,我曾經無意間撞到他進了北邊的君悅賓館."

韓雨心中一動,君悅賓館?豈不是就其子家附近的那個?

"徐華銀讓你來取錢?"

"啊!"麻臉小心的道:"場子每個月都要上繳利潤,這是慣例!"見韓雨將黑色的袋子提了起來,忙擠出一絲笑聲道:"這點錢雖然不多,卻也是一點心意,您拿著,就當是孝敬了."

韓雨冷笑道:"不知道,這里面有多少是你逼的人家破人亡,才搜刮來的?"

麻臉身子一顫,微不可察的再次後退一步.

韓雨沒有理他,只是自顧自的道:"像你這樣的人,只知道仗勢欺人,禍害一方.為了自己,連老大都能隨手出賣,你,不配活在這個世上."

說著,韓雨身子一動,便出現在了麻臉身邊,一只皎潔的手腕輕輕一揮,一抹泛白的寒光便從他的喉間輕輕吻過.

一道細紅的血線,從喉嚨上方出現,隨即慢慢的變大,薄薄的血霧噴了出來.

韓雨身子早就退了回來,身上沒有沾染上半點血腥.在他的懷里,女孩的手向下搭著,在她的手里,正握著一個帶血的匕首.

匕首是韓雨的,郭老親手打造的,地刀級.

麻臉張著嘴,一手捂著喉嚨,一手向前指著韓雨,眼中露出怨毒的神色.

韓雨冷冷的回望著他,將匕首從女孩的手里取了下來:"我答應過不殺你,可沒答應過,不讓別人殺你!"

麻臉一臉不甘的倒在了地上,身體輕輕的抽搐了幾下,便沒了動靜.

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血腥味,還有死人的氣息.虧的休閑中心為數不多的幾個客人,早就見勢不妙,跑了出去,此時,會所中空蕩蕩的,只有韓雨和竹葉幫的幾個人.

目光在那幾名小弟身上一掃,眼見他們臉色煞白,嘴唇發青,顯然是害怕到了極點.他不由得微微一皺眉頭,還是問了一句:"你們,可願跟我混?"

沉默.

那幾個小弟顯然沒有料到他會有此一問,所以彼此對望一眼,竟然沒有人出聲.

韓雨心中有些惱怒,卻也知道,別的都可以用強,唯獨收小弟,須得他們心甘情願才行.

所以他嘴巴一張,便要讓他們收拾了麻臉和那叫慕容什麼的中年人,然後走人.

那幾個小弟卻才反應過來,慌忙彎腰行禮,大聲道:"願意!"

"老大!"

……

韓雨微微一頓,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嘴里卻冷冷的道:"跟著我,就不能和在竹葉幫一樣.做社團也要懂規矩,講規矩,守規矩,你們也得有自己的理想,而不是只想著如何仗勢欺人!"

這話說的有些莫名其妙,幾個人壓根沒聽明白.不過有一點他們倒是理解了,那就是得聽話.

這一回,幾人的聲音很齊整,齊整的仿佛一個人,就像是專門練過似得:"謹遵老大教誨!"

韓雨微一皺眉,便猜到了,以前徐華銀大概是專門訓練過他們說這句話.

不過,看著幾個人一臉恭敬,謙卑的樣子,韓雨心中還是微微動了一下.

這,就是權利嗎?

"將他們的尸體送去處理,順便告訴竹葉幫的其他人,不要跟著徐華銀,那,只能是死路一條!"說著,他擺了擺手.

那幾個人立即轉身去找袋子,將麻臉熟練的裝了起來,然後抬著就要向外走.

韓雨忽然道:"我這個人,最不喜歡的便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兩面三刀之人,希望你們不會讓我失望."

那幾名竹葉幫的小弟身子一顫,再次施禮後才抬著麻臉走了出去.

韓雨探手在女孩的人中一掐,將她救醒了過來.

一入目便是她父親那恍若枯木朽樹一般干癟的身體,可這一次她卻沒有哭,而是狠狠的轉動著目光.

韓雨知道她在找什麼,輕聲道:"一個女孩子,還是不要殺人的好."

"我得報仇……"

"你已經報了."韓雨淡淡的道.

女孩立即抬起頭,然後順著韓雨的目光向外望去,便看見了幾個竹葉幫小弟抬的布袋.

眼中的淚水汩汩落下,她卻沒有出聲,只是輕輕的咬著嘴唇,咬出了鮮血都不自覺.

忽然,她轉身對著韓雨跪了下去:"謝謝."

韓雨朝旁邊讓了讓,輕歎道:"去跪別你的父親吧."

PS:下一章,六點,第四更七點!每天一萬兩千字以上的更新,兄弟們頂起啊也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