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6章 再會麻臉
韓雨在門口靜靜的默立了一會兒,這才緩緩的拉開了門,倒提著天策,警惕的走了進去.

房門沒有人,只有清冷的月光從窗內撒進,窗戶是開著的.

其子打開燈,手里拎著把陌刀,目光一掃,狠狠的道:"狗曰的呢,跑了?"

韓雨關上廁所的門,點了點頭.

其子皺眉道:"這他媽的什麼人?"

"不知道."韓雨很干脆的搖了搖頭.

他目光仔細的打量著四周,所有的房間都沒有動過的痕跡,只是客廳的沙發略有褶皺,茶幾上也有一個煙灰缸,里面有一個帶著余溫的煙頭,應該是那刺客留下的!

不過,煙頭是路邊商店就能買到的很普通的那種,查不到什麼.

韓雨走到窗邊,窗戶是被人用十分專業的手法打開的,此地離對面不過三四米,可以很輕易的跳下去,顯然是早就選好的退路.搞不好,進來的時候,他走的就是窗子.

窗外百多米處便是一個路口,四通八達,很便于逃匿.

韓雨的眉頭皺的越發的緊了,看來看去,他都只能得出兩個字,專業!

他關上窗戶,走到門口將對方留下的那一小段不過手指般長的金屬撿了起來,看了兩眼,這才輕歎著走了回來:"應該是個殺手!"

"殺手?"其子眼睛一挑.

韓雨點著頭,將手里那截金屬丟到了茶幾上.

其子拿起來看了一眼,狐疑的道:"這是什麼?"

韓雨輕聲道:"三棱軍刺,野戰特種兵的制式裝備!不過,這個是改過的,多了幾個倒鉤,可以增加殺傷力!"

其子喃喃的道:"軍人?老子沒他媽的做對不起國家和人民的事啊?"

韓雨沒好氣的說:"你若是做了,也不會派殺手來處理你,只要幾個警察就夠了."

其子撇了撇嘴,齜牙咧嘴的道:"這倒也是!"

韓雨給他的傷口上了藥,又做了個簡單的包紮,這才輕聲道:"還好,入肉不足兩寸,沒傷到筋骨.只需要靜養幾天就好了."

其子點了點頭,從兜里摸出根煙叼到嘴上,又將煙盒丟到韓雨面前,這才道:"誰干的?徐華銀?"

韓雨兩眼輕輕一眯,淡淡的道:"除了他,我想不到還有別的人."

"媽的,先是請警察,現在又請殺手,這老家伙怎麼這麼不要臉啊?打不過就他媽的玩陰的,這不無賴嘛?"其子聞言兩眼一瞪,狠狠的罵了起來.

韓雨沒有理他,而是拿過煙含了一根,深深的吸了一口,頭腦飛快的轉了起來.

顯然,徐華銀已經知道他住在其子這里了,這殺手才會搶先在這里等著.

看對方先前那一刺,是打算要了其子的命.若非自己及時踢門撞到了他的手臂,讓他的三棱軍刺偏了一下的話,那其子此時……

韓雨心中微微感到有些後怕,相比起徐華銀來,他無論是人手,金錢還是人脈,情報都太少了,雙方根本就不是一個重量級的.

而他一個人,就算是再厲害,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今天,對方可以請一殺手,他運氣好躲了過去,可明天,說不定人家就能請倆,他不可能永遠都是那麼的幸運,反應迅速,判斷准確的!

再說,萬一對方查到了他的底細,狗急跳牆,去對他的家人下手的話……

青煙嫋嫋,韓雨眼中寒光閃爍,殺機大盛!

徐華銀,必須得死,竹葉幫,必須得滅,而且,還要快!

可想要對付徐華銀,那勢必要先將這個殺手弄出來!殺手,可是不講什麼狗屁規矩的!

若他藏在暗處,就算是韓雨都會有防不勝防的感覺,若他對其子下手,那其子根本就沒有一絲僥幸可言!

韓雨有些擔心的看了神情萎頓的其子一眼:"你也累了一天,先去休息吧,殺手的事兒,我會處理的!"

其子答應一聲,提著陌刀進了房間,韓雨則抱了床被子,湊合著躺在了沙發上.

縷縷清淡的月光,從窗內擠了進來,帶著一絲冷冷的輝光.

半晌,韓雨才默默的閉上了眼睛,心中暗罵一句:媽的,若是能將那個變態的忘語弄出來就好了.

可是,該怎麼弄呢?

清晨,灰色的黎明才剛剛掙破天際,正在窗外逗弄著薄如奶昔的晨霧,韓雨便如平常一般,准時的睜開了眼睛.

他盤膝默默的運轉著無名心法,直到其子推門的刹那,他才睜開眼,順勢站了起來.

"今天,我該干什麼?"其子揉著頭發,仿佛將昨晚被刺殺的事給忘了似得!

韓雨輕聲道:"你以前負責的是煉油廠?"

"啊,怎麼,你也想開?"其子刷著牙從洗刷間走了出來,含糊不清的道.

"既然你和那個楊開玉都認為賺錢,為什麼不開?"韓雨笑道.

"可那至少需要一百五十萬的資金!"其子皺眉道.

"將毒品賣了,總能有個三四十萬吧?先將廠房建起來,剩下的錢,便著落在徐華銀身上了."

其子笑著走了過來,輕聲道:"你就這麼有信心,能手到擒來,干掉徐華銀?"

韓雨沒有回答,而是道:"毒品的事情,我沒接觸過.你知道怎麼賣吧?"

"咱們的貨不多,聯系幾個人就能全吃下去,不過如此一來,不如我們直接安排人手來做賺的多,雖然這樣時間上稍微要長一點!"其子道.

"這東西我們不能自己做,免得被那個方文山抓住機會."韓雨搖頭否定了他的提議.

其子苦笑一聲,這才想起方文山也是憋著勁要找他們麻煩的人之一!

聯系毒頭的事情很快便有了門路,其子以前和他們一起做過,所以倒也算是熟悉流程,有驚無險的將毒品換成了錢.

三十二萬,一轉手便賺了三倍還多,若他們自己安排人手賣,怕是賺的還多!

看著那一摞摞的馬尼,他這才知道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販毒,為什麼會有信息就是金錢這一說.

"這些錢,大概夠蓋廠房和培訓技工的了,剩下的就是引進設備,輸入原料,打開市場了!"其子喝了口水,輕聲道.

韓雨搖頭輕歎道:"若是我們拿著這三十萬,再去一趟平水縣城,豈不是立馬就能變成一百萬了?"

其子白了他一眼道:"哪有那麼容易?現在,那些毒頭吃進的量,便已經趨于飽和了.這些人,都是些隱秘的散戶,真正的大戶,都被竹葉幫暗中掌控著!"

韓雨微微一笑,他也就是隨口一說,若不是情非得已,他實在不想碰這種害人的東西.

"算了,煉油廠那邊我就不管了,反正你擁有一半的股份,我也不怕你不上心!"

"呵呵,那我去磚廠看看,再去找幾支施工隊,和他們談談!"其子笑著站了起來.

"小心點."

"知道了."

見到其子出了門,韓雨等了一會才跟了出去.一直跟了半道,也沒見到什麼可疑的人跟蹤他,這才一拐彎,朝著西門休閑中心而去.

剛才他接到破天的消息,得知麻臉去了那.韓雨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一路呼嘯,到了西門,韓雨將車子往門口一停,便走了進去.

休閑中心很是冷清,門口只停著兩三輛車子,連泊客也沒有.韓雨進去的時候,剛好撞見麻臉拎著個黑色的袋子,罵罵咧咧的要出門.一見到他,麻臉頓時臉色一變,後退了兩步,顯然韓雨給他留下的印象非常深.

"二當家的,這是要去哪?"韓雨平靜的道.

"原來是韓,韓老板,我回家,回家!"麻臉那一臉的痘痘跳了起來,喃喃的道.

韓雨點了點頭道:"哦,徐老大呢?"

"不,不知道啊!"麻臉的臉色本來就有些黑,此時則顯的有些青.

韓雨兩眼一眯,冷笑道:"不知道?二當家的最近印堂發黑,可得謹言慎行,以免有血光之災啊!"

麻臉郁悶了,他對于韓雨實在是有些怕了,老大好容易說服了那個方文山,將他弄到監獄里,結果,第二天他就出來了.

請了一個殺手吧,據說是什麼暗榜的高手,結果,去了一趟竟然無功而返,反而連家伙什都被削去了一截!

他實在是感覺韓雨有些莫測高深,恍若大山一般壓在他面前,讓他有些透不過氣來!

所以,根本提不起一點反抗的心思,他旁邊那幾個竹葉幫中的人,就更不用說了,看向韓雨的眼神就跟老鼠看見貓似得.

"韓,韓老板,我的的確確是不,不……"

麻臉見到韓雨的臉色不善,想起他眼也不眨的揮刀將老大的胳膊砍去的情景,只覺得腿肚子一陣轉筋,差點沒軟倒在地.

他嘴唇微微透著一種驚懼的灰白,淚眼花花,看模樣竟似乎是急的快哭了

"我真不知道,韓哥,韓大爺,我要是知道,我,我天打五雷轟!"麻臉只覺得自己的腿再也撐不住身體的重量,一下跪了下去.

韓雨的眉頭皺了一下,內心實在是很不恥對方這種行為.可對于他的話,卻並不是非常相信.

就當他想要用點手段,從他嘴里問出實情的時候,忽然有人推門走了進來.韓雨身子朝旁邊微微一讓,沒有出聲.

來人有四十來歲,面色蠟黃,瘦骨嶙峋,雙眼黯淡無光.整個人都透著一股不詳的灰色,看上去好像被風一吹就倒似得.

可他此時卻伸著竹竿似得右手,帶著鼓鼓的青筋,抓著一個女孩的胳膊,連拖帶拽,任憑對方如何掙紮,竟然也逃不脫他這只手的掌握.

還沒進門,他便嚷了起來:"二爺,二爺,我把這丫頭給您帶來了,二爺,您就賞我口煙抽吧……"

PS:俗話說,早起的蟲兒被鳥吃,大家伙還不將手里的鮮花給給咱,等啥捏?新書宣傳不到位,兄弟們幫著吼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