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4章 會毒梟
第二十四章 毒梟

尉遲村不愧是鐵匠之村,竟然有三十多個鐵匠,雖然能鑄造出人刀的,只有五六個人,能鑄造出地刀的只剩下了郭青山一個,就連郭老也因為上了年紀,再承受不住那麼劇烈的體力消耗了,可單是這些,便已經讓韓雨很是喜出望外了.

摸著腰間的天策,再看看車內那十幾把寒光閃閃的刀,他嘴角不禁露出一絲得意的淺笑.

兩把地刀,其中一把是郭青山鑄刀的出師之作,另一把則是村中一位年輕人的爺爺留下來的.郭老爺子雖然也鑄過一把地刀,可十多年前便賣了出去,倒讓韓雨十分惋惜.

而十二把人刀,其中有七把出自郭老和郭青山爺倆之手,其余的五把,則從村中其他人那里搜購而來.

買刀,再加上他又給尉遲村的鐵匠們下的兩萬塊定金,前後雖然沒了近十萬大洋,可韓雨還是覺得自己賺了,賺大發了.

尤其是腰間的天策,那詭異的柔軟姓,竟然可以當成腰帶扣在那,更是讓韓雨滿意萬分.

當然,如果不是郭老給了他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皮革做成的刀套,保證安全,他也不敢將天策置于自己"兄弟"的上方!

"你還樂?十萬塊錢買這麼堆破鐵,有什麼好樂的?"其子有些不滿的道.

他雖然也喜歡這些刀,可這年頭是有錢才有人,光有刀,頂個屁的用?馬尼才是王道!

十萬塊錢買了毒品,轉手就能翻好幾翻,足夠招募十幾個人手的.到時候,你就算是給他們一把菜刀,丫的也敢嗷嗷叫著往上沖!

韓雨輕笑道:"好了,毒品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事,能少買點,也算少做點孽,沒什麼不好的!"

其子禁不住翻了個大大的白眼,韓雨現在是他的老板,他可以提意見,卻不能替他拿主意!所以便換了話題道:"你說郭青山和老爺子,真的只是鐵匠嗎?"

韓雨輕輕的嗯了一聲.

其子皺眉道:"可他們說起鑄刀來,怎麼就像是變了個人似得?"

韓雨淡淡的道:"在別的方面,老爺子或許只是個普通人,可說起鑄刀,他卻是宗師級的,怕是這天下也沒幾個人及的上."

其子想了一下,笑道:"這倒也是.不過,我們就十萬塊錢了,還去找那個宋禿子嗎?"

宋禿子,就是平水縣的毒品大亨.

韓雨輕笑道:"找,為什麼不找?"

想找宋禿子是不容易的,他的勢力並不大,只是因為有著特殊的門路,才有了今天,所以他的住處很隱秘,若不是楊開玉上一次花重金買通的門路,讓其子來過一次,韓雨還真有點不敢相信,眼前這個老實巴交的,開著一個修自行車門臉的年輕人,就是宋禿子在平水縣的眼線!

"石頭兄弟,麻煩你給宋爺說一聲,麥子,前邊來過一回,前來拜見!"其子說著話,手里拿著幾張老人頭不動聲色的塞進了對方的兜里.

石頭憨厚的一笑,看了韓雨一眼:"他是……"

"我的老板,以後怕是少不了要和宋爺打交道,所以特意過來跟宋爺交個朋友!"

石頭點了點頭道:"好,俺去給你說一聲,您在這等著!"

說著,他轉身進了鋪子,沒一會兒又出來了:"宋爺的人,在北河橋頭等著!"

其子輕笑道:"謝了,回頭我請你吃飯!"

石頭抓了抓頭發,笑道:"不用了,俺還得修車呢!"

韓雨和其子上了車,韓雨還忍不住回頭,看了那個正在那修車的石頭一眼:"他,不知道宋禿子是干什麼的嗎?"

"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其子撲哧一笑:"這誰知道呢?"

宋爺派在橋頭的人,是個放羊的大爺,一個破夾襖,手里拿著個鞭子,橋頭上還有十幾只羊.其子下去和他說話,才發現他就是個啞巴,不過,從他那里其子得到了一個紙條,上面只寫了三個字:下水村.

見其子拿出平水縣的地圖,仔細的翻找著,韓雨這才明白他為什麼會在來找宋禿子之前,先買張地圖了.

"這個宋禿子,怎麼把自己整的跟地下黨似得?"韓雨皺了下眉頭.

其子從地圖上找到了地點,發動了車子笑道:"你就知足吧,上一次我來的時候,繞了七八個人,差點沒圍著平水縣跑一圈."

韓雨也不禁啞然失笑,這個家伙既然有膽子販毒,想來也不是個膽小怕事的人,卻不想竟然如此小心,難怪他會成為市里最有名的毒梟了!

一路顛簸了足足一個小時,才到了下水村.

這時候,路口上已經有個年輕人在等著了,他身材普通,穿著一般,就和普通的年輕人沒什麼差別.只是在腮幫子上有一道十幾厘米長的刀疤,看上去頗為猙獰,冷厲.

其子一見是他,立即笑道:"三哥,您怎麼親自來了?"

年輕人嘴角一抽,嘴角的刀疤好像地龍翻身似得扭曲了兩下,便算是笑過了:"你小子上一次談生意還算痛快,所以宋爺讓我特意來迎迎你!"

說著,他看了韓雨一眼,皺眉道:"這位是……"

"我的老板,葉楓!楓哥,這位便是宋爺手下的刀狼,刀三哥!"其子笑著為兩人介紹道.

韓雨心中暗笑,知道自己這段時間便要化名葉楓了,他拱了拱手,輕笑道:"刀三哥好!"

"葉老板客氣了,宋爺不在這個村子,我給您帶路!不過,照規矩,要委屈您一下!"說著,刀狼微一拱手,立即有兩個年輕人走了過來,他們手里還拿著一條黑色的緞子.

韓雨一見眉頭不由得一皺,其子給他遞了個眼色,韓雨只得按下心中的不滿,伸出了手!

刀狼將兩人的反應看在眼底,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心中暗自松了口氣.在他看來,這才是一個做老大的該有的反應,那種二話不說就配合他們的人,要麼是熟客,要麼便是條子!

微一點頭,那幾名小弟立即湊了上來,給兩人的眼上蒙上了黑色綢緞!

然後引著他們上了車子,隨即韓雨便感覺車子開始了搖晃,一路上東拐西扭的,似乎還轉了個圈,走街串巷,足足顛簸了一個多小時,才停了下來.

然後兩人又被帶著走了五六百米的路程,這才停了下來,然後有人上前搜了搜身,確定他們沒有帶家伙後,才有人上前將他們頭上的黑色綢緞解了下來.

刺目的陽光猛的撞入眼睛,韓雨情不禁的微微眯了一下,這才適應了過來.

這是一個寬大的院子,不過,和大多數的民宅布局一樣,沒有一點特殊的樣子.

在他們的前面,正有十幾個人拿著手槍,獵槍,大刀之類的家伙,把一個中年禿頭簇擁在中間,冷冷的望著他們.

四周,還有七八個年輕人,肅手站立.

其子也看見了對面的情形,微微一笑,給韓雨介紹道:"楓哥,這位便是宋爺."

韓雨一拱手,冷笑道:"宋爺,好大的架子啊!"

"呵呵,宋某也不過是為了混口飯吃,得罪之處還請葉老弟見諒!"宋禿子微微一側道:"來者是客,葉老弟,請!"

"宋爺先請!"說著話,幾人走進了屋里,宋禿子只帶了刀狼和四名手下,其他的人都留在了院子里.

其子則學刀狼的樣子,站在了韓雨的身後.

有小弟端了茶上來,宋禿子舉杯示意,稍稍吮吸了一口,這才道:"聽說,葉老弟想和我宋某長期合作?"

韓雨臉上故意堆出的不滿已經消失的差不多,聞言將茶杯朝面前一放,借機打量了眼前這個略顯肥胖的禿子一眼,宋禿子最惹人側目的自然便是他的那個一毛不長的大禿頭,其次則是他的那雙三角眼,平靜中帶著一種隱隱的狡詐,顯然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微微一笑,韓雨輕聲道:"是!不知宋爺有沒有這個意思?"

"呵呵,做生意嘛,誰都想找個固定的主顧,大家有錢一起賺,有財一起發!我宋禿子對朋友,向來不會虧待!"宋禿子哈哈一笑,淡淡的道:"就是不知葉老弟,你能吃掉多少?"

"說不准,若是宋爺公道的話,或許會讓宋爺的生意比現在大個兩三倍也說不定!"

其子聞言一瞪眼,牙疼似得鼓了鼓嘴!

宋禿子眼中精光一閃,笑呵呵的道:"葉老弟豪氣!價格上你放心,眼下的市場價為兩百四到三百一克,我給你老弟按一百,怎麼樣?"

韓雨看著自己的手,淡淡的道:"宋老哥以為,我是剛出道的雛兒嗎?"

宋禿子呵呵一笑,摸著自己的大光頭,眯著眼道:"哪里,葉老弟既然把話說到這份上了,那我便當交個朋友.每克我給你下調二十塊錢,這樣,你到手之後,略一稀釋,便可賺五倍以上,如何?"

"成交!"韓雨點了點頭.

"好,痛快!"宋禿子一拍面前的桌子,舉起茶杯喝了一口,這才淡淡的道:"不知道葉老弟需要多少貨?我好讓手下的人准備!"

"這個數!"韓雨伸出了一個手指頭.

"一百萬?"宋禿子微微皺了下眉頭,這個數目不小,也不大,只能算是一般般!

"不,十萬!"韓雨道.

宋禿子眼中攸的閃過一抹寒光,身子向後一靠,冷笑道:"十萬也敢說是大生意?葉老弟莫不是來找我宋某人開心的吧?"

PS:後面還有,嗯,就現在這個更新速度,不敢說是波音,也該是動車系的吧?兄弟們頂著,後面還有,明曰繼續四更,有鮮花的,有貴賓的,上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