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3章 天刀天策
巧的很,郭老的家也是平水縣的,跟韓雨倒是順路.所以,韓雨在知道了之後,便邀請他們一起上路.

對于這樣的事情,郭老他們當然不會拒絕,也沒有理由拒絕.于是,原本兩個人的旅程,變成了四個人!

韓雨是第一次見到郭老的兒子,郭青山,一個人如其名,身材健碩厚重,憨厚樸實的像是大山一樣的青年人.

一路上,郭青山的話很少,但是透著一種山里人的質樸,很是惹人好感.所以,韓雨和其子沒多久便喜歡上了這個話不多的年輕人.

平水縣距離北海縣足足有近兩百公里的路程,漫長的路途,聊天無疑最適合打發時間.

于是,韓雨才知道,郭老和郭青山,竟然是鐵匠,不只是他們,他們村里的人,也大多數都是鐵匠.只是,隨著現代化程度的越來越高,鐵匠的生存空間在急劇的萎縮.

郭老他們村子也不例外!隨著收入越來越差,眼見一村子的人都沒了生計,村里大部分的年輕人開始到縣城打工!

剩下的一些上了年紀的人,不願意祖祖輩輩傳授的手藝,就這樣湮沒了,可他們也必須另謀出路,才能將打鐵這項事業繼續下去!

郭老在村里德高望重,年輕的時候,又隨自己的師傅走南闖北的,多少稱得上是見多識廣,所以這差使自然落在了老當益壯的老人頭上!

只是,背負著鄉親們殷切期望的他萬沒想到,自己才剛一下車,便被一輛橫穿的轎車撞倒在地,若不是遇到韓雨,只怕連老命都要交代在那了!

"你們會打鐵?"韓雨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這才發現老人手臂遠比常人粗壯,粗大的手指和滄桑的老繭,也不像是一般的老農能擁有的:"會打什麼?"

郭青山憨厚的點了點頭道:"鋤頭,鐮刀,鐵锨,鐵叉……"

韓雨眉頭略微一皺,都是農具?難怪會漸漸的失去市場,如今,為了賺錢,那些聯合收割機是只要有路的地方,他們就會去.

去工廠里打一天的工,就夠收割的費用,誰還會一鐮刀,一鐮刀的冒著酷暑,自己收割,晾曬,翻打?這不是跟自己過不去嗎?

至于鋤頭,那是除草的,可現在有那種除草的藥劑,打到地里之後連個草毛都不長,光滑的跟足球場似得,要鋤頭有什麼用?

鐵锨,鐵叉也是一樣!高科技,高科技,曰後想要再看到這些東西,只怕就得去博物館了!

韓雨心中暗自歎息一聲,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有些壓抑!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就這樣被無情的拋棄了,真不知道這是進步,還是忘本?

"除了這個,你還會什麼?"頓了一下,韓雨直接道:"會打刀嗎?"

"刀?"郭青山扭頭,看了自己的父親一眼.

郭老目光緊緊的盯著韓雨,昏黃的目光中竟然閃過一抹與他的年齡和身份絕不相稱的精光.

過了半晌,他才輕聲道:"我早就看出你這孩子不是一般人,你,到底是干什麼的?"

韓雨微微沉默了一會才道:"現在是救人的,以後,說不定會殺人!"

這話一出,車內的空氣頓時略微一窒.其子微微皺了下眉頭,他覺得韓雨不應該說的如此直接,免得嚇壞了他們.

可郭老的反應,卻遠比他想象的要堅強的多:"一個對垂死的老人還能伸出援手的人,殺人,也應該是為了救人!"

郭青山略微有些興奮的道:"刀,我們能打!不知道你們需要多少?"

韓雨既然把話說開了,也不藏著掖著:"如果能殺人,或許是一百把,或許會更多!"

郭青山皺眉道:"可我們沒有鐵胚!"

"我給你進!"

"我們需要大量的木材!"

"我來想辦法!"

郭青山扭頭看向他的老子,郭老輕笑道:"俺們村後面的山上,便有鐵礦和木材!你只要招募俺們村的後生去挖就行!"

韓雨笑了:"好!"

車子徑直穿過了平水縣城,直奔郭老他們的村子而去.

尉遲村,據說是當年尉遲恭出生的村子,因為出了個打鐵的唐初名將,所以整個村子祖祖輩輩的人都打鐵!也不知道是以此為榮,還是想借著打鐵,再打出個逆天的悍將來!

平水縣比北海縣要偏僻落後的多,這個尉遲村,比起北關村來,也顯得滄桑的多!

遠遠的,便先望見的便是一圈山,山說高不高,說大不大,沒有什麼風景異石,所以至今荒涼著.

尉遲村則就在這荒涼的山抱中,下了車,韓雨有些疲憊的舒展了下胳膊.一路的顛簸,即便是他都有些扛不住了,可是看郭青山和郭老,卻好似混不在意似得,韓雨不禁微微挑兩下眉,卻沒有出聲,而是舉目打量起來!

尉遲村的房屋很老,全都是就地取材的條石等料鑄就.上面橫木為梁,結草為蓋,看上去不起眼,可冬暖夏涼,比鋼筋混凝土鑄就的籠子要舒服的多.

當然,也並不是所有的房子都這樣,至少韓雨就看見了建在高處的一個院落,雖然有些破敗了,可依稀還能看出青磚紅瓦的模樣.

"那里是村委的住所!"郭老輕聲解釋道.

韓雨點了點頭,和其子一起朝著郭老的院子走去.因為剛下過雨的關系,地面稍稍有些泥濘,踩上去非常的舒服.

郭家院子不大,除了正中間的三間房舍,便是旁邊那聳立著一簍多粗的煙囪的寬大屋子,足足占據了大半個院落,看起來應該就是郭老他們打鐵的地方了.

韓雨信步走了進去.但見正中間有一個熔鐵爐,旁邊放著個風箱,還有引水的溝槽.四周的牆壁上,掛著鐮刀,鋤頭等各種農具,卻沒見到一樣武器!

"刀是違禁品,不能掛在上面!"郭青山憨厚的一笑,走到旁邊的熔鐵爐旁,兩膀一較勁,那應該是生鐵鑄就,看上去足有兩百多斤的鐵爐,竟然被他生生給移開了三尺,露出下面一個黑乎乎的洞口!

韓雨禁不住贊道:"郭兄好大的力氣!"

其子也看的目瞪口呆,聞言十分有同感的點了點頭.

郭青山略羞的青澀一笑,轉身便從洞口走了下去.不一會兒,洞口那里傳來一縷昏黃的亮光!

韓雨和其子順著光亮走了下去,十多級的台階後,便是厚實的地面.韓雨目光一掃,臉上禁不住露出一絲驚訝!

這里的擺設和上面差不多,只是無論風箱,還是熔鐵爐,過水的通道,都比上面要精致許多.風箱打風的把手處,更是溜光平滑,顯然是經常握著推拉的緣故.

在風箱的一側,則靜靜的躺著一些模具,看形狀,應該是澆築鐵水成劍,成刀的模型.

四周的牆壁有些干裂,因為此地經常被火烘烤,所以雖是地下,卻沒有一點潮濕,反而帶著一股淡淡的燥意.

幾個火把掛在四周,燃起細細的青煙.

而最吸引人的,還是這四周牆上掛的東西.和上面的農具不通,這里的牆上掛的都是刀,劍,甚至還有幾把鐵槍!在飄忽的火光下,透著一絲幽幽的殺氣!

韓雨走了過去,探手將一把刀摘了下來.看上去不怎麼起眼的家伙,放入手中卻少說得有十多斤重,雖然還沒開刃,可一股沉甸甸的寒意便已撲面而來!

"好刀!"其子也拿下了一把,看了兩眼忍不住輕歎出聲.

韓雨握刀在手,突然用力向前一揮,一聲劈風的厲嘯便一下撞入耳中!韓雨眼睛亮了一下,點頭道:"果然是好刀!"

郭青山憨厚的笑道:"這叫陌刀!"

其子眼睛一亮,這家伙的身手或許不怎麼樣,可對于古代的兵器,卻是發燒友級的:"宋朝時候的陌刀?"

"不是,是仿清制的!"郭青山道.

"哦!"其子松了口氣點了點頭,若這爺倆真能鑄造出大宋陌刀的話,那他說什麼也得讓兩人給他簽賣身契,不,是將他們都給抓起來,關在小黑屋里……

韓雨看了他一眼,輕聲道:"陌刀很出名嗎?"

"當年文弱的大宋朝之所以能夠立都與一馬平川的中原,抵擋住北朝的騎兵,靠的就是陌刀手組成的軍陣!曆史記載,宋制陌刀,一刀下去可以連人帶馬劈成兩半,朱元璋建明朝的時候,平生兩大憾事,一是沒得到傳國玉璽,另一個便是陌刀的錘煉之法失傳."

其子手撫刀背,輕聲道.

韓雨再次盯著手里的陌刀,恍若看見了刀出,馬斷,人亡的場面!

郭老走了過來,順手拿起牆上的一把刀,整個人就好像換了一種人似得,身體站的筆直,容光煥發,透著凜凜威勢道:"刀,分三等,第一等刀三十年才能鑄就一把,被稱為天刀!"

"第二等,三年鑄就一把,被稱為地刀!"

"第三等,三個月鑄就一把,被成為人刀!至于人們常說的刀,機器批量打造,最多只能稱為鐵片!你手里的這把,便是第三等的人刀!"

韓雨眼中透出一抹濃濃的精光,他沉聲道:"那郭老這里,有沒有天刀?"

"世道浮華,三十年鑄就一把刀,我沒有那個心姓!"郭老緩緩的搖了搖頭.

韓雨不由得露出一抹失望的神色,卻聽郭老道:"不過,我雖然沒打造出天刀,可祖上卻傳下來一把刀,據說此刀比之天刀還要鋒利三分,堅硬三分,柔韌三分!因為這把刀足足經過三位先祖鍛造,長達一甲子!"

郭老扭頭,看著韓雨笑道:"你有沒有興趣?"

韓雨默默的看著手里的刀,三個月出一把的地刀級陌刀,若是流落到外面,怕是也得值上萬塊錢.至于天刀,那更是足以進入世界一流名刀的東西!超過天刀?韓雨估計不出它的價值,不過,他卻知道,自己是買不起的!所以,他緩緩的搖了搖頭.

"難道你不想看看嗎?"郭老依然面帶笑容.

韓雨誠實的道:"想,不過,看也是白看,我現在買不起!"

"呵呵,刀是什麼?殺人之器罷了.若是不能殺人,妄自稱刀!"郭老笑著道:"你救了我這老頭子一命,便可從這些刀中,選一把作為報酬!"

韓雨這回沒有拒絕,緩緩的點了點頭,自顧從這些刀上一一掃過.

這些刀長短不一,卻都透著一股凜凜的寒意,無論哪兒一把,都算的上是一把好刀!

甚至,在其中韓雨還看見了一把不怎麼起眼,可散發的殺氣如有實質的刀.

地刀!

韓雨眼中精光一閃,邁步走了過去,可就當他要走到其中一把地刀面前時,眼角忽然瞥見旁邊的牆角上,丟著一把暗淡無光,毫無氣息的刀.

它比陌刀稍長一些,刀體卻略窄,通體暗淡無光,看上去就像是一件未成品,被主人隨手丟棄似得,身上還蒙著一層厚厚的灰塵!

可韓雨不知道為什麼,心中一動,緩緩的走了過去.

探手,握刀.

在碰到那冰涼的刀柄的瞬間,韓雨只覺得心中像是被撥弄了一下似得,整個人的心神一震,無名心法不由自主的運轉一圈,振手一揮!

一抹青色的光芒,突然出現,它像閃電一般撕裂了昏黃的火光,然後攸的一下消失!

這時候,急劇的仿佛針紮似得破空聲才響了起來.

"好刀!"韓雨探手在刀身上一抹,但見刀體上,一道道細細的扭曲的像是波浪一般的細線在刀身上蔓延開去,握柄處的上方,兩個小篆透著一股飄逸躍然于上:"天策"!

"好名字!"韓雨又歎息著贊了一句,這才緩緩的將刀又放了回去.

"這把刀不好嗎?"郭老的聲音響了起來,帶著一絲狐疑.

"好!"韓雨干脆的道:"不過,太貴重了!此刀質地遠過地刀,顯然就是那把傳說中的天刀!韓雨雖然心中喜歡的緊,可也知道此刀的價值!所以不敢據為己有!"

"什麼價值?既然你能看中它,那便是它和你有緣!緣分,便是它最大的價值!"郭老微微一笑,走了過來,將刀撿了起來,遞到韓雨面前道:"此刀,名為天策,當年我郭家祖先曆經三世鑄就.你要記住,刀行霸道,頂天立地,千萬別埋沒了它!"

見韓雨沒動,郭老皺眉道:"難道你認為這刀,比我老頭子的命還重嗎?"

韓雨略一遲疑便雙手接過,恭敬的道:"謝謝郭老,請您放心,韓雨定然不敢辱沒了天策威名!"

郭老微微一笑,滿意的點了點頭道:"當年先祖鑄刀的目的,是為了和松紋古劍一較高下,曰後你若能遇上,便替先祖了了這樁心願,也算是功德圓滿!"

"松紋劍?"韓雨眉頭略略一皺!

郭老眯著眼睛,淡淡的道:"此劍的鑄造方法本已失傳,不過,聽聞倭國有人複得此法!"

韓雨眼中精光一閃,輕聲嘲弄道:"他們也配?"

PS:收藏到六百,今天加更一章,呵呵,保底四更!!話說群里兄弟不下兩千多人,這幾天收藏剛五百,實在少了點,兄弟們,有在群的喊他們一聲,都睡著了嗎??鮮花上去,也加更,兄弟們若給力,加更的兩章,小狼吐血也會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