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0章 妙人
韓雨微微愣了一下,這才察覺這響聲不是槍響,而是鞭炮的聲音.難怪對方敢肆無忌憚的用槍,原來是借著鞭炮的掩護?

不過,讓韓雨不解的是,這些人怎麼在自己的房間里放鞭呢?

鞭炮炸響,紅光閃爍,那些房間的玻璃,都被生生震碎了,顯然鞭炮的種放藥量頗大.

淡淡的硝煙和微微刺鼻的味道,頓時彌漫了對面全部的房間!里面的人紛紛朝外沖了出來,其中還有人不斷的罵著:"這他媽的怎麼回事兒?誰他娘的放的鞭炮?"

韓雨冷冷笑了一下,抬起頭掃了對面的樓頂一眼,忽然摸出手里的匕首,抖手甩了出去.頓時,幾個發現了他試圖朝上爬的竹葉幫小弟,紛紛悶哼著散到四周.

二樓靠近東平房的臥室玻璃全都碎了,里面硝煙彌漫,隱隱有幾個人影晃動.

韓雨舉起手里的槍,對著他們的胳膊便是一陣點射,然後將沒了子彈的槍朝一個小弟的頭上砸了過去,轉身就跑.

這時候,鞭炮聲還在繼續.明明應該在院子里炸響的鞭炮,卻突然出現在客廳中,房間中,這讓他們本能的慌亂了起來.等到再想去追韓雨的時候,早就沒了他的蹤跡.

韓雨跑動的時候,一直冷冷的看著北邊的樓頂,忽然他身子一動,快速的越過一戶人家的東平房,朝樓頂撲去.

棟平房距離對面的樓頂,足足有五米多的落差.

就在韓雨的身子力竭,開始下墜的時候,他猛的探腳快速的在牆面上踢了兩下,人便生生的向上拔高了兩米,然後探手扣到了樓頂的邊沿上,像靈鼠一樣竄了上去.

整套動作恍若行云流水一般,沒有一點停頓.

幾乎就在韓雨上去的刹那,他看見一個巴掌大的黑色影子,從對面的樓頂上落了下去.

韓雨眼中的光芒更盛,他想也不想便快速的沖上前去,然後縱身跳下.

還在半空的時候,韓雨便摸出飛龍抓,向上一甩,飛龍抓緊緊的扣在了樓沿上.

韓雨向下的身子微微一頓,然後才不緊不慢的落了下去.這時候,前面一人,才剛剛跑出去不過十幾米.

"前面那位兄弟請留步."韓雨抖手收了飛龍抓,快速的追了上去.

"留步個屁,你當老子傻啊?"前面那人悶聲回了一句,聽聲音很是清脆,似乎年紀並不大.

韓雨冷哼一聲,無名心法練出的一絲微妙氣流,便貫注到了雙腿之上,讓他的速度陡然加快.那人本來就比不過韓雨這個師里的長跑冠軍,眼下更是不濟,才幾個呼吸間的工夫,便被韓雨追到了前面.

見韓雨恍若鬼魅一般出現在前,對方媽呀一聲,掉頭還想跑.

韓雨一把捏住了他的肩膀,向後一撥弄,嘴里冷笑道:"害了我,想跑,有那麼容易嗎?"

那人一個踉蹌,身子原地轉了兩個圈,差點沒一屁股摔倒在地上.韓雨睨了他一眼,果然年紀不大!

這小子的反應更是搞笑,他一見跑不掉,頓時拱手作揖道:"誤會,都是誤會,好漢饒命,好漢饒命……"

韓雨啼笑皆非的道:"你是什麼人?"

"我,我是正經的老實人……"

"老實人?"韓雨冷笑道:"老實人會半夜三更的出現在人家的樓頂上嗎?老實人會拿著一個衛星接收器,朝人頭上砸嗎?還是說,老實人會將人家的鞭炮丟到他們的屋里,然後渾水摸魚?"

年輕人輕輕的揉了揉鼻子,站直了身體淡淡的道:"你都看見了?"


韓雨額頭上冒出幾道黑線:"險些被那大鋁片子砸中的人,便是老子."

"噢,幸會,幸會!"年輕人臉上沒有一點尷尬,反而堆積著淡淡的笑容,向韓雨伸出了手.

就當他的手快伸到韓雨近前的時候,忽然向上揚起,一道幽冷的寒光,奔著韓雨的脖子便飛了過來.

韓雨一直冷冷的望著他,就算是對方突然動手,也沒有一點意外,之是輕輕的抬起了手,像是早就知道他有這一招似得,輕松的叼住了他的手腕.

年輕人吃痛之下,忙丟了手里的一把鋒利的匕首,討饒道:"哎呀,疼,疼……"

他彎著腰,拱著身子像個蝦米似得,無意中瞥見的左手,失聲道:"飛龍抓?"

韓雨眉頭一挑,握著他的手微微放松了些,冷聲道:"你認識?"

"廢話,這東西還是老子發明的,老子怎麼不認識?"那年輕人瞪圓了秀氣的眉頭,張嘴便罵,顯然心中不爽到了極點.

也是,被人家用自己發明的東西追到,抓住,他的確有郁悶的理由.

"你發明的?"韓雨輕輕的掃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你認識手機?"

所謂飛龍抓,就是在攀爬索的一頭栓上一個精鋼打制的像人的手指一樣的爪子,可以利用爪子的特姓,勾住一些突出的東西,比如對方二樓的邊沿!

而爪尖上有橡皮的墊子,一來可以增加摩擦,二來也可以避免發出聲響.

韓雨的這個飛龍抓,就是在和手機一起到方文山家里偷和諧拍的時候,手機給他的,只是沒想到這東西是對方發明的.

"我靠,老子老大的外號,又豈是你能叫的?"年輕人鼓著兩個眼,竟然沒再喊疼.

"你的老大?"韓雨眼中的笑意更濃了,發現對方手里也有一個飛龍抓,比他這個還要精致些,心中頓時信了八分!

他松開手,上下打量了年輕人一眼道:"這飛龍抓就是手機給我的,你說他的外號我能不能叫?"

年輕人的臉色瘦削而蒼白,不過一雙眼睛看上去十分的靈活.他只有十八九歲的模樣,可神情卻略帶風雨的滄桑,和手機倒真有幾分神似.

此時他擰著眉頭,上下打量著韓雨:"老大給你的?那你是誰?"

韓雨聽著巷子中的狗叫聲再次響了起來,知道是有竹葉幫的人出來追查,忙道:"此地不是說話的地方,你先跟我走."

那年輕人略一遲疑,便跟了上來.一上了車,其子便道:"怎麼現在才來?剛才噼里啪啦的那麼大動靜,我都要去找你了!嗯?怎麼還多了一個?"

"少廢話,趕緊開車吧."韓雨沒好氣的道.

等車子發動起來,離開了王莊小區之後,韓雨這才略松了口氣,用早就准備好的白藥,摁在胳膊被劃出的傷口上.

"你受傷了?"其子眉頭一挑,看了一眼車內的後視鏡.

韓雨淡淡的道:"被子彈擦了一下,一點小傷."

"什麼?他們還用槍了?"略微遲疑了一下,其子才道:"這,真是個陷阱?"

韓雨輕聲道:"如果不是這位小兄弟幫忙的話,就算是個陷阱,我也不會受傷."


那年輕人這回才露出一絲尷尬的神色,喃喃的道:"我又不知道你和我們老大認識,喂,你到底是誰?"

"韓雨."

"什麼,你就是韓雨?"那年輕人渾身微微震了一下.

韓雨摸了一下鼻子,睨了他一眼道:"怎麼,韓雨很出名嗎?"

"靠,出名,當然出名了,雨哥,我叫破天,等會你得給我簽名啊,在我們破曉中,你現在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啊!"

"破曉?"

"啊,就是我們的組織,怎麼樣,名字是我起的,帥吧?"破天得意的笑道.

"還行,你們的組織,都知道我?"

"啊,都知道."

韓雨遲疑了一下,輕聲道:"你們,有多少人?"

"十三個!"

其子雖然心情略有些沉重,還是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起來,韓雨也苦笑著搖了搖頭,對方瞪眼道:"怎麼?十三個也不少了."

說著他忽然一挑眉,屁股向旁邊挪了挪,滿臉警惕的道:"不對,我們得到的消息,你不是被姓方的給送到監獄去了嗎?"

韓雨輕聲道:"又出來了."

"啊?這麼說,你和我們老大一起拍的那東西起到作用了?"

韓雨這回總算是真的相信了對方是手機的人,他微笑著點了點頭.

"哎呀,不好!"破天忽然一拍額頭,懊惱道:"我們老大怕你們拍的那東西不好用,所以讓我去警告一下他們."

韓雨面色一沉,冷聲道:"你怎麼警告的?"

他忽然探手,伸進了褲子里摸出一遝鈔票,然後,又拿出一遝,又拿出一遝……

當韓雨快要崩潰的時候,他才停住了手上的動作,按一遝一萬算的話,丫的至少拿了得有二十萬.韓雨看了他的下身一眼,此時,他剛才還稍顯豐滿的臀部,已經徹底的萎靡了下去.

不知道為什麼,韓雨心中竟然生出一絲欽佩.

"你不會把他們家的錢都揣來了吧?"其子從後視鏡中看到了這一幕,忍不住輕歎道.

"那不能!他們家里的錢,足足有一兩百萬,我這放不開."

韓雨皺眉道:"手機不是讓你去警告他們嗎?你這也算是警告?"

"啊!我還給他們留了一張紙條,若是不放你的話,我明天就帶著紀委的人去他們家搬錢!"破天淡淡的道.

PS:第四更了,下一更六點三十准時更新,今曰五更,兄弟們是不是也鼓勵一下,吼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