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9章 槍戰
當韓雨和其子從公司走出來之後,天空還在飄著斜風細雨.枯干的枝條輕輕的拍打出的寒風吹在身上,頓時讓兩人的酒意清醒了不少.

"你們楊總可夠大方的!"韓雨臉上又恢複了平靜,兩手插在兜里默默的向前走著,目光一片清明,哪兒還有一絲酒後輕狂的模樣?

其子微微大著舌頭,笑道:"這家伙,就是個投機者,眼睛毒著呢.他這是故意與你交好,不過話又說回來了,若你不出手,那七百萬他是一毛也別想拿出來.他還有什麼想不開的?"

韓雨淡淡的笑道:"照你這麼說,我也可以心安理得的拿這筆錢了?"

其子忽然停下腳步,轉頭看向他,正色道:"小雨,你是不是真有把握對付徐華銀,要出錢來?"

韓雨苦笑一聲,搖頭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徐華銀已經知道我出來了.他哪會老老實實的在那等著我去找他?"

"那你還答應楊總?"其子挑了挑眉頭,怪聲道.

韓雨張嘴吐出一根牙簽,理所當然的道:"你是沒在那監獄里呆過,不知道那里的伙食,跟豬食似得一點油水都沒有.我好容易出來了,還不得找個大戶飽餐一頓啊?"

其子頓時呆住……

韓雨當然不是特意來騙楊開玉這頓飯的,黑子的死,讓他意識到要想掌握自己的命運,只有成為強者,成為人上人一途.

而幫楊開玉要賬,便是他為自己的理想挖掘的第一桶金.

其子自告奮勇去做了他的情報員,雨夜一戰,竹葉幫的人幾乎都記住了韓雨的模樣.

他若是出現在竹葉幫的人面前,只怕徐華銀會第一時間跑路.而楊開玉的公司變賣,也讓其子成為了失業者.

所以,有些無聊的他在下午便出了門,找他那幫兄弟去了.

在沒有進楊開玉的公司以前,其子也曾在縣上混過一段時間,所以打聽點消息,對他來說並不是很難.雖然是竹葉幫的老大.

晚上八點多鍾,正在那里補覺的韓雨,突然睜開了眼睛,隨即門被推開,其子從外面走了進來.

韓雨這才將摸到枕頭下的手縮了回來,坐起身道:"查出來了?"

其子點了點頭:"我認識幾個竹葉幫的人,找他們旁敲側擊了半天,得知徐華銀已經出院,在縣城東邊的一個秘密住宅里.至于他們的會所,只有幾個不知情的小弟看著."

韓雨眉頭皺了起來:"既然是秘密住所,那些人是怎麼知道的?"

"徐華銀出院的時候,他們中的一個人,曾經給他開過車.親眼看見十幾名竹葉幫的小弟護送著他進去的."其子沉聲道.

韓雨沒有吭聲,其子皺眉道:"你認為他們不可靠?"

"徐華銀最擅長的就是借刀殺人,將計就計,只怕你認識的那些人,早就被他所察覺了."韓雨輕歎道.

其子眼中閃過一抹不悅:"這幾個人是楊總為了探聽徐華銀的消息而暗中收買的,雖然和我沒有什麼交情,可他前幾次送過來的情報,還是很准確的.而且,這個徐華銀應該猜不到我會替你去找他們打聽消息吧?"

我被抓的時候,你正和我一起吃早飯,出來的時候,又跟方文山一起去接的我,若是徐華銀還猜不到我們之間的關系,那才真是怪了.

韓雨心中苦笑,面上卻沒有反駁,而是笑著點了點頭.不管這是不是一個陷阱,他都要去闖一闖.不把這個陷阱打碎,徐華銀又怎麼會乖乖的將錢拿出來?


從床上跳了起來,韓雨從枕頭底下摸出幾把匕首,略微歎了口氣.這些家伙太粗糙了,有的甚至是連刃都沒有.不過,路邊小店能買到這些東西,已經很不錯了.

順手將匕首插在觸手可及的地方,韓雨邊穿外套邊道:"他的秘密住處在什麼地方?"

其子輕聲道:"我和你一起去."

韓雨看了他一眼,其子淡淡的道:"一來消息是我打聽來的,我得為它負責.二來,我現在失業了,沒什麼事兒可干.能跟你一起找一份新的職業,也不錯."

韓雨有些無奈的笑了笑,遞過去一把匕首:"那你在車里呆著,別下去."

其子哼了一聲,不滿的道:"上一次若不是你小子偷襲,我才沒那麼容易中招呢.若是不信的話,咱們可以比劃比劃."

……

王莊小區,位于縣城文化路的西段,前面的部分是十多棟六層高的樓層,被院牆單獨的包圍了起來.院牆外則是一棟棟平整的兩層帶院落的小樓,統一的坐北朝南!

韓雨坐在車里,望著那一條條安靜的巷子,挑眉輕聲道:"就在這?"

"是不是很意外?"其子笑道.

韓雨微微翻了翻白眼道:"你知道我拍的局長的二奶,住在哪兒嗎?"

"月亮灣別墅?"其子首先想到的就是縣上最豪華的住宅區.

想起自己和手機一起來偷和諧拍方文山的時候,也是這麼說的.韓雨嘿嘿一笑,緩緩的搖了搖頭道:"他傻啊?他若是在那養個情婦,怕是用不了三天,就得傳遍全縣!"

"不會是在這吧?"其子反應了過來.

韓雨笑著道:"要說還得是人家有經驗,你看這,單門獨院,關起門來那還不是想怎麼折騰都隨遍?"

"還真是!"其子也撲哧一聲笑了,心底的緊張也不覺消失了不少.

四周空寂寂的,只有路邊有些許泄漏出來的燈光,昏黃的扭曲著,好像要被風吹走似得.

路上的確沒幾個人,一道道的大門也都冷漠的關閉著,就仿佛人與人之間那越來越遠的距離.

其子忽然搗了韓雨一眼,輕聲道:"唉,那個方局長的情婦住在哪兒?"

"最前面那排."韓雨睨了他一眼,警惕的道:"你想干嘛?"

"瞧你這話說的,我能想干嗎?我就是在想,徐華銀也住在這里,會不會和我們方大局長的情婦,有什麼瓜葛呢?要不然,他實在沒有冒著被方文山撞見的危險,將住處安在這里."其子眯著眼,嘿嘿笑道.

韓雨心中一動,這倒也不是沒有可能啊!若是徐華銀真的和方文山的情婦有一腿,嘿嘿,那時候,方文山只怕得雇自己干掉徐華銀吧?

"嗯,只是可惜了,眼下人多口雜,他又帶傷,怕是沒那個心情了."其子喃喃自語著歎了一句:"不然,倒是可以用這個借助方文山的力量."

顯然,他們兩人想到一塊去了.

韓雨輕笑道:"行了,如果徐華銀還沒瘋的話,他是不會傻到去搞方文山的女人的."說著他再次檢查了一下裝備,然後推開門:"你就在這接應我吧!"


其子默默的點了點頭.

韓雨一身玄衣,悄悄的摸進了巷子.夜色漆黑如墨,成為了最好的掩護.

無邊的黑色,不僅遮掩蒙蔽著人們的眼睛,也悄悄的蒙上了他們的心靈.

韓雨的身子如同靈貓一樣,悄無聲息的向前走了幾步,然後輕聲向前,兩腳狠狠的一蹬地,身體便騰空而起.

他探出手,在牆頭上用力一抓,氣力將竭的身子便恍若一片落葉似得飄了上去,只發出輕微的響聲.

看他的動作如同行云流水般迅捷利落,若是不知情的人見了,定會以為他是個業務熟練,曰走千家,夜入百戶的慣盜!

北海縣的普通人家,一般都是主房在北,在院落的東南兩側各建一個偏房,有的甚至連院落的西邊也建山,稱之為小平房,當作廚房或者雜物間之類.

而為了充分的利用空間,這些小平房各家都是連在一起的,如此一來倒便宜了韓雨.

他在小平房上快速的移動,直到徐華銀的住處附近,這才伏下了身子,卻不知已引起了幾家的狗叫!

韓雨有了上一次跟手機一起偷和諧拍方文山的經驗,對此是毫不在意,冷風嗚咽,輕輕的拍打著四周,偶爾還有幾絲未曾落盡的雨屑飛舞,清寒透骨,這樣的天氣是沒有人出來查看的.

果然,他靜伏了一會後,狗叫聲便漸漸平息了下去.

韓雨這才躡手躡腳的來到東側的平房,此時,對面的主樓上,靠外的幾個房間全都亮著燈,顯然是徐華銀的小弟在守著.

而在樓下的客廳中,有四五個人影正坐在那里,時不時的想起嘈雜聲,顯得頗為鬧騰.

韓雨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如果徐華銀真的就在里間靜養的話,那他手下的這些人,又豈敢如此吵鬧?

很顯然,對方是故意這麼做,而目的不外是為了,引誘自己.

手中摸起一柄匕首樣的小刀,才剛想下去,忽然眉目一動,像是感覺到了什麼似得,猛的抬起頭,朝對面主樓的樓頂望去,但見一個黑影帶著呼嘯,對著他所在的地方砸了過來.

"我靠!"韓雨想也不想,便暗罵一聲,身子立即彈起,向後,咣當的巨響,就在他剛剛趴在那的地方響起.

韓雨仔細的看了那圓圓的,直徑足有一米的大鋁片子一眼,頓時認出這是縣上普通的農家用來接收電視信號的東西.當即氣的他眉頭一挑,就要罵人,可這巨大的響聲,已經驚動了房間里的人.

只見他正對著的二樓臥室的窗簾被拉開了一個角,緊接著一手伸出,對著他便是一槍.

韓雨的眼睛一縮,身子便快速的向旁邊閃去,同時手里的匕首化作一道寒光飛了出去.

他沒有想到,徐華銀的膽子竟然如此大,敢公然用槍.而這人的槍法,著實不錯,又打了他一個搓手不及,雖然躲開了要害,可他的胳膊上還是被劃出了一道口子.

不過,那人的手腕也被匕首射中了,吃疼之下,手里的槍立即脫手.韓雨身子一動,立即沖上前一把將槍接住,順勢抓著那人的手,用力向下一拉……

喀嚓,還沒來得及縮回的手,立即發出一聲脆響.

不過,那人並沒有發出慘叫,因為噼里啪啦的響聲,掩蓋了一切.

PS:新書請支持,每人都有免費的鮮花,今曰鮮花上四百,或者貴賓上八百,在四更的基礎上加更一章,兩個都上了就加更兩章,我不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