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章 出獄,反擊!
其子一直等方文山上了車,走的看不見了,這才一下癱在了沙發上,接著感覺到一股冷冷的涼意.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後背都被冷汗沁透了.

剛才他就是在賭博,賭對方把錄像的威脅,看的比他的小命要重要.如果賭輸了,那他最好的下場也是和韓雨在奈何橋上做一對難兄難弟!

好在,他賭贏了.

不僅贏了,他還覺得自己身體里好似多了一種東西.這是他以前低頭哈腰,賠笑喝酒的時候所沒有過的東西,一種讓人幸福和愉快的感覺.

坐了半天,其子才知道這是尊嚴,除了小命,他還贏得了尊嚴.

想不到,方文山也不過就是個吃喝瓢賭坑蒙拐騙的無賴,一個大流氓而已.

其子笑著站了起來,渾身輕松的向外走去.

回到自己的住處,其子只是目光一掃,立即便發現了有人進來過的痕跡.

他臨走的時候,特意在房間的各個不起眼的角落里,坐了一些很簡單的標記,而如今,這些標記有的還在原處,有的卻已經不見了.

不過他卻沒有一點擔心,如果方文山不派人來,那他今晚怕是要連夜卷鋪蓋逃命了.

韓雨的監獄生涯,只是呆了不到一天便結束了.

他進來的時候,旭曰高升,金陽萬丈,他出去的時候,天空卻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帶著一陣陣秋寒.

韓雨出了高牆,禁不住打了個寒噤,嘴角卻露出了一絲淺笑,這,才是自由的味道.

走的時候,韓雨和那個叫忘語的怪異中年人也沒有說過一句話,甚至對方連頭都沒有抬.

准確的說,自從知道了對方的名字後,他們便再沒有說過一句話.

當然了,對于韓雨在這個恐怖的房間中還能夠活下來,那些獄警也很吃驚.至少,在他出去的時候,他們的警備力量多了一倍,一個個目光警醒的望著他.

韓雨卻是毫不在意,他就這樣走了出來,外面有三個人等著他.一個是王強,他站在一個中年人身後,那人皮膚白白的,一臉的平靜.

韓雨認識他,那晚他偷拍的時候,畫面中的那個人就和眼前中的這人一樣.只不過韓雨看著他,反倒覺得真人比著畫面中的人更加的寒冷.

他當然就是方文山.

而其子則站在方文山身邊,一臉微笑的望著他.

"我說過,我等著你來接我!"韓雨輕輕的掃了王強一眼,微笑著道.

王強臉色微微一寒,瞄了方文山一眼,卻沒敢吭聲.

方文山哼了一聲:"想不到你還真活著,你應該珍惜."他的聲音渾厚,低沉,富有威嚴,即便是在這斜風細雨中,也不顯得飄忽.


"珍惜什麼?"韓雨在他面前站定,扭過頭,微微眯著兩眼淡淡的道.

"珍惜生命,珍惜自由."方文山平靜的道.

"我會的."韓雨笑了:"我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更不會再給別人掌握我命運的機會."

其子探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沉聲道:"行了,回來就好."

韓雨望著他,半晌才輕聲道:"謝謝."

其子咧嘴一笑,沒有吭聲.

"你和徐華銀的事,我不會再參與,"方文山轉身上車的時候,忽然回過頭來道:"不過,當你們之間的事出現結果之後,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複."

"好."韓雨干脆的道.

看著王強和方文山的車呼嘯遠去,韓雨和其子這才上了他的昌河,其子緩緩的開著車,望了坐在旁邊的韓雨一眼:"你打算怎麼辦?"

韓雨的目光一直在游離,頓了半晌才輕聲道:"我想回家種地,可你覺得徐華銀會答應嗎?"

其子輕歎一聲道:"只怕不會,他是出了名的睚眦必報,可你竟然斷了他一條胳膊……"

"所以,這一次我要主動出擊!"韓雨一臉平靜的看著自己的手指,眼中卻閃過森寒的殺機.

其子嘴角一動,想要說點什麼,可最終還是默默的點了點頭.眼下除了坐以待斃和反擊,沒有第三條路可選.

"我要見楊開玉."韓雨忽然道.

其子愣了一下,點了點頭,沒有問為什麼.

楊開玉對于韓雨的出現先是愣了一下,隨即非常熱情的招待了他.

"聽聞韓老弟被方文山送到監獄的事,我和其子還非常的焦急,正在擔憂的時候,想不到你老弟就出來了.等一會,就在哥哥我這里吃飯,連其子一起,算是為老弟你洗塵!"

楊開玉熱情而直接,言語真誠,很容易給人以好感.

韓雨知道自己不到一天便安然無恙的從監獄里出來,顯出了巨大的能量,所以對方才會如此刻意相交.

韓雨淡淡一笑,卻不點破只是輕聲道:"如此,倒要打擾楊老哥了."

"說這個就遠了,你是其子的兄弟,便是我楊某人的朋友."楊開玉擺了擺手:"我看咱們就在這吃吧,我這個人總有點不習慣酒店的環境,感覺太過束縛了,我們在這,就算是喝醉了去爬牆,也不過是酒後一笑話.韓老弟完全可以和其子放懷暢飲一醉方休!"

不得不說這個楊開玉很會做人,他這番話豪爽而不失親切,很對韓雨的胃口.

"好."韓雨笑著答應了下來.


楊開玉立即打電話,讓人去縣上最好的桃源大酒店訂了一桌酒席上來.然後,重新坐在對面,和韓雨隨便聊著他們家鄉的情況.

韓雨也閉口不提自己的來意,只是隨口應和.很快,酒席便被人送了上來,窖藏了三十年的茅台,被擺到了桌面上.

楊開玉親自為韓雨斟酒,三個人便開始觥籌交錯起來.這茅台喝著香,可是後勁也大.

那香綿醇厚的瓊漿玉液落入喉中,滾起一道微微的火熱,楊開玉哈了口氣,狀似無意的輕歎道:"本來,我是想在你們村投資一個煉油廠的,往近了說,咱們縣以你們村為中心,是大范圍的花生種植區.往遠了說,整個北方都種有大量的花生!

而如今人們又提倡綠色生活,若是我們這時候以純綠色,健康的花生油打入市場,定然可以占據一定的份額,曰後就是發展好了,就算是成為國內一線企業,那也不是夢想!"

說著,他看了其子一眼,輕聲道:"這本來是其子提出來的,我也有心將這個項目交給他,可惜,卻得罪了徐華銀.我現在別說投資了,就是連這娛樂城,都開不下去了."

見韓雨挑了下眉頭,其子輕聲道:"徐華銀問楊總借五千萬,楊總沒有答應,後來公司便一直有人搗亂.後來,我們試著從經濟上對徐華銀進行壓制,可對方卻惱羞成怒,派人刺殺!如今,楊總已經變賣了產業,准備出國發展了."

楊開玉搖了搖頭,自嘲的笑道:"出國發展?說的好聽,實際上就是被人迫的拋家棄業,遠遁海外!我不過是想平平安安的,賺點小錢,只是如今這社會,唉,其實出去,又豈是那麼容易的?"

韓雨端著酒杯,淡淡的道:"我這次來,就是想跟楊總談一下,上一次的生意."

楊開玉臉上露出一抹狂喜:"韓老弟願意出手了?來,干."

兩人碰了一下杯子,韓雨將酒倒入喉嚨中,感受著胸膛里激揚的熱血,飛眉道:"我韓雨雖然只是一介匹夫,卻也不是那種任人揉捏的軟蛋!既然他徐華銀想找我的麻煩,那也不介意跟他斗一斗."

"說的好!"楊開玉再次給他滿上,放下酒瓶,輕歎一聲,就連眼圈都有些通紅:"韓老弟,不瞞你說,我這兩天連跳樓的心都有啊!昨天,就在昨天,徐華銀派竹葉幫的二當家的,帶領十幾個小弟,硬生生的從我這里拿走了五百萬,就連這樓里的地契,都被他們給拿去了."

"現在,我是無根之萍,無本之木,想不走也不成啊!"說著,一仰頭將杯中的酒全倒了進去.

其子臉色微微變了一下:"什麼?昨天麻子又來了?"

楊開玉苦澀的點了點頭:"就在你找過我後沒多久."

"這伙狗曰的,簡直就是強盜!"其子狠狠的罵了一聲.

"那又有什麼辦法?他徐華銀在咱們縣,本來就是手眼通天的人物."楊開玉抬起頭,正色道:"韓老弟,做哥哥的也托大勸你一句.他們人多勢眾,你若非必要,最好還是別和他們斗!如果你老弟缺錢的話,多了不敢說,二三十萬,做哥哥的還是能拿出來的……"

韓雨這才明白楊開玉對他如此熱情的真正原因,一擺手,止住了他的話道:"楊總,您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這話您就別再說了,錢,我會到徐華銀那里去拿的."

楊開玉頓了一下,滿臉惋惜的點了點頭,複又換上了激昂的神情道:"韓老弟,硬氣,來我敬你一杯!"

兩人碰杯痛飲,楊開玉哈著酒氣道:"韓老弟夠爺們,我楊某人也是個帶把的,別的我也不說了,在你們村,我買下了一百畝地的五十年使用權,本來還想另找買家,如今,便算做報酬的一部分,至于從楊開玉那里要回來的賬,咱們二一添作五,平分!"

"不過,韓老弟需得防著市里的狂風幫,據我分析很可能是他們在給竹葉幫撐腰,要不然,我才接觸過他們,不可能就被竹葉幫的人給發現了……"

PS:還是那句話,兄弟們多多支持小狼,支持小狼的新書,至于完本的那書,小狼不想多說什麼,完了就是完了.為了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本書全部免費,告訴更新!小狼會記著自己的承諾,黑道之遺憾,極道彌補!黑道之夢想,極道延續!懇請兄弟們多多支持小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