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7章 要挾
被韓雨引為救命用的東西,當然不會只這麼一點.

畫面中,方文山和那嫵媚的少和諧婦,真槍實彈的開始忙活了起來.旁邊似乎還有一個陌生的聲音在解說:"動了,動了."

其子忙瞪圓了眼睛,果然畫面中的兩人已經吻到了一起.不過,下一刻畫面上卻失去了兩人的蹤跡.

"快,快去移下攝像頭,他們到床上去了要!"那個聲音興奮了起來,其子一翻白眼,似乎看見了對方那滿是興奮酡紅的臉.

他不禁在心中為方大局長小小的悲哀了一下,緊接著,畫面移動了起來,很快便鎖定了床上的兩人.

外面雖然冷風呼嘯,可是房中卻滿是春意.看來應該是開了空調,所以兩人很是激情.沒一會兒那個柔媚如水的少和諧婦便被剝成了小綿羊一般,那白花花的肉體,透著一股軟綿綿的味道.

而那個男人,也就是我們的方文山局長,正在她身上不斷的親吻著.一路向下,胸部,小腹,還向下……

其子微微眯著兩眼,嘴角露出一絲猥瑣而期待的笑容.

那個得意的聲音再次響起:"好一副伶牙俐齒,用點力啊,呵呵,對,摁著他的頭,不讓他起……"

其子臉上的笑容一僵,忽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這他媽的還有給解說的?



戰局結束,可是錄像卻還在繼續.其子看見了一個黑色的身影,非常靈動的從樓頂上落了下來,抖手收起繩索樣的東西,出現在一個普通的民巷中,看背影應該是韓雨.

其子嘴角露出一絲淺笑,剛想將畫面關掉,忽然聽見了一直解說的那個聲音,他好像意猶未盡的回味了一下,嘖嘖輕贊道:"看不出來,我們的方大局長,口才那麼好,嘖嘖!"

那黑影忍不住插了一句:"他不是也折騰了半個小時嗎?"

其子像是看見了一個猥瑣男不屑的撇了撇嘴,鄙夷著反問了一句:"若是你,才進了風景區幾分鍾,人家便收你半個小時的錢,說你在外面逛了二十多分鍾,你願意嗎?"

"外面怎麼能算呢?"

那聲音哼著道:"我們的方大局長的半個小時,就是這樣算的."

其子再也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相比起方局長的表演,倒是這個解說的人更加的妙.

關了畫面,他又樂了一會兒,才默默的思索起,怎麼利用韓雨交給他的這個東西來.

"喂,方局長嗎?"在漫天的紅霞中,其子站在窗口,撥通了方局長的電話.

"其子啊,如果是你那個老鄉的事情,就不要說了,不是我駁你的面子,他得罪了不應該得罪的人,我也保不了他!這規矩你應該懂吧?"電話中,方文山慢條斯理的打著官腔.

若是在以前,其子定會陪著小心,可現在他卻不屑的一笑,淡淡的道:"規矩我當然是懂的,不過,我這里有一樣東西,方局可能會感興趣."

感受到了其子話語中的自信,那邊的人似乎皺了下眉頭,這才緩緩的道:"哦,什麼東西?"

"方局見了就知道了,沒准您會改變主意."其子笑眯眯的道.

"好!"方文山也不是蠢人,他只是略一想便點頭答應了下來.

"那香山咖啡廳,我等您!"其子說完便掛了電話.

電話那頭的方文山聽著忙音愣了一下,將電話猛的朝桌子上一摔,臉上的神情很是嚇人.

他不知道,其子到底有什麼能讓自己感興趣的東西,可那輕描淡寫的話語中的威脅,他還是聽的明白的.

"難道,我有什麼把柄落到了那個楊開玉的手中?"方文山輕輕的擰著眉頭,他沒有想到其子,在他的心中,其子不過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小人物,就是那個楊開玉,他都沒有放在眼里.

更何況是楊開玉養的一條狗?

想了一下,他忽然叫進來王強,低聲吩咐了幾句.

王強點了點頭,轉身走了出去.方文山這才冷冷一笑,穿上站起身去穿外套.

他很好奇,一條狗而已,憑什麼敢對他齜牙瞪眼?

其子也在冷笑,他將自己剛才看的東西,慢慢的拷進一個優盤,然後將韓雨給他的原件,找了個安全的角落藏了起來.

這東西雖然能救韓雨的一條小命,可前提是不會流傳出去,不然,只怕他會死的更快,自己也不例外.

所以其子做的很小心,然後他又檢查了幾遍,確定安全之後這才走了出去.

香山咖啡屋,位于文化路的中段,雖然地處繁華,可平時的客人還是不多,畢竟一杯咖啡二十多塊錢,對于縣城大部分的人來說,是很不值得的.

更何況,那東西苦苦的,實在沒多少人能夠受的了.

除了那些追求時尚的一些所謂成功人士,還有偶爾前來奢侈一把的年輕情侶,平時客人很少,所以頗為甯靜,是個談話的好地方.

而其子,也是那些少有喜歡喝咖啡的年輕人之一,所以他才將地點選在了這.

"其子哥."門童見到了其子,立即笑著給他拉開了門.

其子略一點頭便朝靠窗的一個位子走了過去,里面的服務生走了過來,輕聲道:"其子哥,還是加冰不加糖嗎?"

"再另外准備一杯苦咖啡!"其子笑著道,那服務生立即走了下去,很快便端了兩杯咖啡走了過來.這時候,剛好方文山推門走了進來.

他看上去三十六七歲的年紀,皮膚白皙,頭發梳理的一絲不苟.一進門看見了其子,便直接走了過來,坐在了對面.

"行啊,能找到這地方,看不出來你小子還挺有品味嘛!"方文山笑著端起了自己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點頭道:"嗯,味也地道."

其子笑著攪動了一下自己面前的咖啡,輕聲道:"不知道您喜歡什麼味道的,便給您點了杯苦咖啡!"

"苦咖啡也行,"方文山輕輕的吹著自己的杯子,頭也不抬的道:"說吧,找我什麼事?"

說著輕輕的押了一口,很苦,可是苦後卻帶著一種淡淡的清香.

其子拿出一個播放器,慢慢的推到方文山面前,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喝著咖啡.

方文山拿過來看了一會兒,便將播放器放了下來,表情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可是眼中卻寒光閃動.

他喝著咖啡,半晌才道:"看起來,我小看你了."

其子輕輕的搖了搖頭,淡淡的道:"您沒有,我沒有這麼大的本事,能夠發現這隱秘."

"是那個叫韓雨的年輕人?"

其子沒有回答,而是問了一句:"能換他出來嗎?"

方文山臉色陰晴不定的閃爍,雖然其子只截取了一半,可這也足以讓他下台了.當然了,如果他能夠將其子拿下,監獄里的韓雨會必死無疑,如此一來,只要找到原件那他就安全無憂了.

好歹他也是一縣的公安局長,讓他將自己的命運交到別人的手中,他絕不答應.

想到這,方文山眼中的寒光漸漸的變成了一種森冷的殺機.只是他沒有表露出一點,仍舊默默的喝著咖啡,像是在思索著什麼.

其子卻像是猜到了他的想法,輕輕一笑,淡淡的道:"方局,您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我既然敢來,就已經留了後手.以您的身份,想來是不會跟我們同歸于盡的,不是嗎?"

方文山將咖啡放下,淡淡的道:"我怎麼知道,他出來之後不會反悔?"

"得罪您,除了能讓我們死的更快之外,還有什麼好處?"其子輕笑道.他不怕對方不答應,因為在對方的眼中,他們兩條個人的命,遠遠比不上那個大權在握的位子.

"我要先見到這東西的原件."方文山的臉色終于鐵青了起來.

其子咧嘴笑了:"先放人."

方文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看了一眼外面道:"等到明天."

其子點了點你頭,很痛快的道:"行,不過方局,我希望我那小兄弟不會出現鼻青臉腫,缺胳膊少腿的情況."

方文山冷笑道:"那得看他的命了."

其子眼中攸的一下變冷,帶著一種森森的寒意緊緊的盯著方文山道:"正所謂匹夫一怒,血濺五步.方局,我覺得您剛才的話,是在恥笑我不夠匹夫!"

不夠匹夫,就是不夠莽撞,不夠豪情,不夠膽量同歸于盡!這是威脅,赤裸裸的威脅!

他其子竟然敢威脅他?竟也配威脅他?方文山的眉頭一皺,緊緊的盯了其子半晌,忽然有些泄氣.雖然他不願承認,可對方的的確確的是在威脅,就憑他手里這東西,他也有這個資格.

方文山點了點頭,冷笑道:"想不到,你小子也是個人物."

"方局過獎了,"其子淡淡的道:"我只不過是還有著身為匹夫的血姓而已."

"明天,我將人給你送來!"方文山探手從錢包里拍出一張百元的大鈔,站起了身.

"方局,今天我請客."其子好心的提醒他道.

方文山臉上竟然露出了笑容,他的聲調也變回了平時的模樣:"你小子今天的表現,已經有了讓我請客的資格.等什麼時候有空,榮華大酒店我給你們兄弟擺一桌,我做東."

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PS:今天四更!!新書求肯定,求收藏,養肥再殺也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