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4章 入獄
從朱雀山公墓出來的時候,手機已經喝了兩瓶高度酒,足足有兩斤.

韓雨並沒有勸他,只是靜靜的在旁邊站著.

"黑子,酒你小子省著點喝,等過年的時候,我再來看你."說完了這話,手機轉身就走,韓雨走在他的旁邊.

"趙山大哥,你……"

"叫我手機或者趙瘸子."

"手機,你剛才說的那個公安局長的情婦,你知道她住在哪兒嗎?"韓雨挑了一個還算尊敬的稱呼.

"你想找他?"手機腳步沒停,卻轉過頭來,目光一片清明.

韓雨這才發現他的酒量真的很大,因為他到現在都還沒醉!

韓雨默默的點了點頭:"是!"

"我帶你去!"手機沒有問為什麼,而是很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韓雨看了他一眼,輕聲道:"謝謝."

"不要給我說謝謝!你小子能替黑子報仇,能做了我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我敬你小子是條漢子,你若是說謝謝,那便是看不起我!是在打我的臉!"手機忽然停住腳步,猛的轉過身來,瞪著微紅的眼睛大聲道.

韓雨這才發現自己說他沒醉,實在是太高看他了.他忙點頭道:"那好,我收回."

"唉!"手機又笑了,他一瘸一拐的向前走著,卻走的很穩,很踏實:"你是黑子的兄弟,便是我的兄弟!自己兄弟之間,太客氣就生分了!以後有事,你盡管來十三里找我!別的不敢說,在打聽消息方面,我還是有點本事的!"

他到底是醉了,還是沒醉呢?這真是一個糾結的讓人蛋疼的問題,韓雨心中輕歎一聲.

……

清晨的風帶著絲絲透骨的寒意,輕輕的拍醒了車里的韓雨.他緩緩的坐了起來,輕輕的伸了個懶腰,推開車門走了出去.

他昨晚出去了一趟,忙了大半夜,回來時已經凌晨了,便在車里將就了一夜.可他此時卻沒有一點倦意,反而精神出奇的好.

也許是因為黑子吩咐的事情,他都已經做完了,或許,他已經不用再擔心徐華銀的報複,相反,心中反而有了隱隱的期待!

他信步朝一個早餐點走了過去,可沒走幾步,韓雨便發現自己被人給盯上了.周圍,至少有三雙眼睛在暗中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

"來的好快啊,可惜,你們還是慢了一步!"韓雨心中冷冷一笑,一轉身進了旁邊的一家小商店,給其子打了電話,然後走了出來,在商店門口抽著煙等他!

其子很快就來了,他並沒有發現什麼異樣,直接走到韓雨身邊,輕笑道:"這麼早就給我打電話,是不是有什麼好事兒啊?"

"請你吃早餐算不算?"韓雨眨了眨眼,微笑著朝早餐點走了過去.

其子白眼一翻,輕哼道:"算個屁,我倒甯願再睡一會."話雖這樣說,可他卻跑的比韓雨還快,徑直找了個位子坐了下去:"老板,一斤油條,兩碗豆漿!反正我還空著肚子,就宰你小子一頓!"

韓雨笑著坐在了他對面,順手將煙盒放到了桌子上.北海縣別的不多,就像這樣設在路邊的早餐點隨處可見.他們賣的很簡單,油條,豆漿,煎餅,雞蛋,當然你可以說這里的衛生條件不咋滴,不過味道卻很地道!

這年頭,連喘息的空氣都是灰蒙蒙的,難道誰還能從今以後就捂上鼻子不喘氣了不成?


韓雨和其子吃的非常香,太陽緩緩的掙破了云層的束縛,從東邊升了起來,灑下漫天的金光.

就在這時,遠處那幾個監控的人突然慢慢的朝他們的方向走了過來,韓雨眉頭一動,耳內隱約的捕捉到了一絲警笛的呼嘯.

"裝起來!"韓雨點上一根煙,突然將煙盒丟到了其子面前.

"啊?"

"裝起來!"韓雨沉聲道.

其子目光一轉,瞥見那幾個人跑了過來,他不動聲色的摸出根煙,將煙盒丟到了自己兜里!

韓雨本來還想告訴他煙盒中有什麼,可遠處的那幾個人突然摸出了槍,快速的跑了過來:"不許動!舉起手來!"

"警察!"

黑洞洞的槍口在厲喝聲中對准了韓雨,四周的客人嚇的尖叫,跳起,各種反應都有.老板也傻了,老老實實的將手舉過了頭頂.

其子被這一幕也嚇了一跳,他下意識的舉起了手,不過在看清了對方的臉之後,立即認出了他的身份:"王哥,這是怎麼回事兒?會不會有什麼誤會?他是我的一個小……"

"噢,其子啊?"王強目光一斜,睨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吃飯呢?"

"啊?啊!"其子愣了一下.

"你和他很熟嗎?"王強臉色緩和了下來.這個其子跟著楊開玉,沒少跟他們打交道.而他和其子也算是熟人,兩人在酒桌上沒少喝!

"還行,他和我是一個村子的!"其子皺著眉,擔心的看了一眼安然的坐在那里的韓雨:"王哥,他,犯什麼事了?"

"嗯,這個你得問上面,我也是奉命行事!"他睨了韓雨一眼,心中暗自驚訝于他的年輕.大鬧竹葉幫的事他也聽說了,卻沒想到就是眼前這人呢!

王強舉手在唇邊咳了兩聲道:"對不起了,兄弟,你得跟我們走一趟!"

說著他下巴微微一揚,旁邊一個便衣掏出了手銬就要上前,另一個人則頗為緊張的舉著槍!韓雨眉頭微微一皺,王強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冷聲道:"希望你不要反抗,你應該知道拒捕意味著什麼."

韓雨掃了他一眼,緩緩的伸出了兩手,輕笑道:"今天,你們抓我容易,明天,放我可就難了!"

王強目光一寒,若不是旁邊還有其子和不少群眾,他早大耳刮子拍上去了.放你?上面的要求是弄死你!

深吸一口氣,王強冷笑道:"小兄弟說笑了,我們也是按照法律辦事,作為嫌疑人,你有權配合我們的調查.如果能查明你沒罪,當然就把你放了.政斧不會冤枉一個好人,更不會放過一個壞人!"

韓雨像是沒有聽見他這句話似得,輕聲道:"我想和其子說兩句話."

王強遲疑了一下,才點頭道:"快點!"

韓雨走到其子身邊:"別和我家里說我的事,你只要找到方文山,我很快就能出來."

其子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難道他和方局長有舊?

"放心吧,我和方局長也有過幾面之緣,我很快就會去找他!"其子沉聲道.

韓雨微笑著道:"謝謝.哦對了,他喜歡抽煙,抽紅塔山!"


其子更覺怪異,還想發問,旁邊的王強已經不耐煩的道:"走吧."

"韓雨……"其子有些擔心的喊了他一聲.

"在醫院的403,有一位老大爺,若是我短時間內出不來,你替我去看看他!"韓雨頭也不回的道.

韓雨被帶走了,看著警車呼嘯遠去,其子也沒了吃飯的心思.他徑直走了過去:"多少錢?"

"不,不用了……"

其子看了那老板一眼,根本不理會他們怪異的目光,丟下十塊錢,拿了鑰匙便朝韓雨停在路邊的昌河走了過去.

"喂,方局嗎?我是輝煌集團的其子啊!"車上,其子撥通了公安局局長方文山的手機.

"哦,這麼早有事嗎?我正在開會呢!"電話中的聲音透著一絲不耐!

其子眉頭微微一皺,輕聲道:"我有一小兄弟叫韓雨,他剛才被你的人給帶走了,我想問問,這其中……"

"這事你得去局里問問啊,我現在正開會呢,行了,就這樣吧!"

"唉,方局,方局……我艹!"其子狠狠的將手機摔到了座位上,目光無意識的逡巡著左右,心中卻不斷的琢磨著,韓雨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才被帶走的!

他才剛剛複員,不能犯什麼事兒.難道是得罪了人?皺著眉頭,其子摸出一根煙塞進嘴里點著,使勁抽了起來.車廂內,青煙繚繞.

其子無意識的將車開到了公司門口,想了想,他直奔楊開玉的辦公室而去.

在外面敲了敲門,楊開玉的聲音響了起來:"進來!"

其子走了進去,一臉恭敬的道:"楊總……"

"其子啊,是不是為了煉油廠的事?要是的話你就不要再提了,那塊地我已經開始找買家了,你……"楊開玉一見到他,眉頭便禁不住皺了一下.

"楊總,我來不是為了煉油廠."其子輕聲道:"是有點私事想請您幫忙."

楊開玉的神情放緩了下來,輕笑道:"這就對了,你是個人才年紀輕輕的干什麼不行?又何必在一棵樹上吊死呢?什麼事,說吧."

"您認識韓雨嗎?"其子沉聲道.

"韓雨?"楊開玉的眉頭一挑,靠在椅子的後背上,看了他一眼:"昨天來找過我的那個韓雨?"

其子點了點頭:"他是我的一個老鄉,剛才被公安局的帶走了."

"什麼?"楊開玉的臉色微微變了一下,身子騰的一下彈了起來,坐的筆直.

其子沒想到老板的反應這麼大,兩眼緊緊的盯著他的表情,一字一頓的道:"剛才他打電話讓我去吃早餐,可一頓飯還沒吃完,王強帶了幾個便宜便跑了過來,還帶著槍."

楊開玉騰的一下又靠了回去,輕輕的擰著眉心,過了好一會兒才睜開眼:"這件事,我幫不上忙."

保持四更,後面還有兩更,在兩點和七點,希望大家支持小狼,書頁下有送鮮花,注冊就能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