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9章 男人的崛起
韓家這二小子這番話說的在情在理,可比他家這倆老人難對付多了.

馬保全嘴角的肌肉突突的跳動了兩下,眼睛閃爍了兩下,強笑道:"看你這孩子,這話說的!這怎麼是欺負人呢?這實在是上面的規定,也罷,你說說想要什麼補償,我給你申請申請看!"

韓雨輕聲道:"一處新的宅基地!"

"沒問題,村里將蓋村委會的地基讓出三間,不,四間給你們家!"馬保全很豪爽的道.

"十萬賠償金!"

馬保全臉上的笑容頓時僵硬成一團,他眼睛微微向外一突,吃吃的道:"十萬?"

"十萬!少一個子,這房子您都不能拆!"韓雨臉上掛著陽光的笑容,輕聲道.

"二小子,你跟你二大爺開玩笑嗎?十萬,你家房子蓋起來才花了多少錢?"

馬保全怒了,他瞪了韓雨一眼,便轉頭看向他爺爺:"韓大哥,我給你說吧,這一次是其子要來咱們村里投資建廠,這是鄉里同意的!你家的這塊地,是廠子的規劃用地,這房子拆也得拆,不拆也得拆!"

"拆也得拆,不拆也得拆?癩蛤蟆吃天,好大的口氣啊!"韓雨臉上雖然還帶著笑容,可眼中卻寒光閃動.

"你……"馬保全氣的渾身都哆嗦了起來,他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猛的退後一步,大喝道:"給我拆!"

站在鏟車下的那幾個人立即動了起來,有的上了駕駛室,剩下的則試圖上來,去阻止韓家的人.

韓奶奶身子一動便要上前擋鏟車,韓雨忙攔住了她,身子一晃便竄了出去.

韓爺爺拎著鐵锨才剛走出兩步,韓雨便已經跳到了昌河車上.探腳一勾,一名大漢的腦袋便狠狠的撞到了昌河的後蓋上.

韓雨身子一下翻了下去,反手一肘,砸在了一名大漢的小腹,那大漢吃力不住,蹬蹬蹬後退一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韓雨身子在鏟車的踩蹬上輕輕一點,人便出現在了駕駛室旁邊,剛剛將機器打著火的司機只覺得自己旁邊一黑,扭頭見是韓雨,頓時驚駭的瞪圓了眼睛.

韓雨可不會給他反應的時間,探手抓著他的脖子,微一用力便將他從駕駛室中摔了出來,噗通一聲砸到地上.

韓家的新房比地面高出近一米,那大漢才來到台階前,聽見身後的動靜,忙轉過頭,這才發現三個同伴都躺在了地上,四個人,轉眼間就剩下他一個了.

他心中一顫,還沒來得及跑,韓爺爺在後面將鐵锨掄圓了,一下拍在了他的後背上.

悶哼一聲,他踉踉蹌蹌的搶出幾步,一屁股摔倒在馬保全身邊.

從馬保全下令拆,到四個人被打倒,不過是幾個呼吸間的光景.

周圍看熱鬧的人甚至沒看清韓雨是怎麼出手的,只是見他忽上忽下,就跟電影中的人似得,三個大漢便倒在了地上,紛紛驚訝的瞪圓了眼睛,一時間竟都沉默了下來.

韓雨的爺爺和奶奶也驚訝的看著他,韓奶奶笑成了一朵花,滿臉自豪.


韓爺爺卻有些擔憂的皺了皺眉頭,韓雨走到他身邊:"爺爺,您沒事吧?"

韓爺爺輕歎道:"你是軍人,不該動手打人的!"

"怕什麼?讓抓就讓他們來抓我好了,我替我孫子去坐牢!"韓奶奶哼了一聲.

韓爺爺瞪了他一眼:"胡鬧!抓你,你能打的過誰?"

他深吸一口氣,看著韓雨,聲音雖輕卻斬釘截鐵的道:"你馬上走,回部隊!反正我也拍了一個,有我在這,他們怕事情鬧大,應該是不會去部隊找你麻煩的!"

韓奶奶顫聲道:"我孫子又沒犯法,跑什麼?再說,我們的房子……"

"房子沒了還可以再蓋!"韓爺爺冷冷的掃了老伴一眼,輕輕的掃了韓雨一眼,淡淡的道:"在部隊好好干,家里面你不用惦記!只要你爺爺這把老骨頭還在,咱家這天就塌不下來!"

韓雨抿著嘴,鼻子突然酸澀的有些透不過氣來.他靜靜的看著面前的這位老人,他的爺爺.

滿臉的皺紋深如刀削,他的身材本不高大,歲月的欺壓更是讓他的背微微的駝了起來.

可他依然站的筆直,像一株蒼松,努力的為這個家遮蔽著風雨.

他的目光雖然平靜,卻透著一種無法表達的慈祥和隱隱的擔憂.

這就是他的爺爺,一個只要他能過的好,便可以毫無條件的付出一切的老人!

一個到了現在都還在替他擔憂,唯獨沒有想到自己的人!

如果我連一個這樣的人都保護不了,那我還算什麼男人?

韓雨忽然在心中怒吼著訊問自己.

他用只有他們兩個人才能聽見的聲音低聲說了句什麼,韓爺爺愣了一下,狐疑的看著他.

韓雨肯定的點點頭,伸出手,輕聲道:"我長大了.爺爺,以後咱們家玩命的事兒您就交給我吧!"

韓爺爺靜靜的看著他,眼中竟然露出了晶瑩.他將鐵锨交到了他手里,狠狠的點了點額下花白的胡子茬.

韓雨珍而重之的接過了鐵锨,忽然轉身將鐵锨甩了出去.

鐵锨帶著呼嘯,化作一道寒光猛的插在了馬保全的腳下,锨把發出嗚嗚的顫鳴!

馬保全臉色蒼白,身子再次顫動了起來,不過這一次卻是嚇的.

韓雨目光一掃,此時的他當之無愧的成為了眾人的焦點:"各位父老鄉親,叔伯大爺,村里強拆民房,動手在先,韓雨為了保護自家財產,自衛在後.希望各位父老鄉親,在必要的時候,能為韓家實事求是的說句公道話!"


說著話,韓雨走到了馬保全的面前,剛才挨揍的那四個人,早就爬了起來.見他走了過來,下的忙向後退了幾步.

韓雨看都沒看他們一眼,他知道這幾個人也不過是聽命行事的農民,所以下手並不是很重.雖然這四個人全都鼻青臉腫的,看上去比較嚇人.

"只要韓家還有男人,那就不會逆來順受,受人欺侮!"韓雨靜靜的望著馬保全.

馬保全嘴角哆嗦著,他努力的擠出一個笑容,想要緩和一下這讓他口干舌燥的氣氛,卻不知道自己的這個笑容實在是比哭還難看!

"你,你能打,可也不能跟政斧做對……"

韓雨撲哧一笑,那笑容充滿了不屑和嘲弄.他探手替馬保全整理著有些凌亂的衣服,輕聲道:"你能代表的了政斧嗎?還是那個其子?"

"我知道,這事其實和村里沒關系.不就是其子想要這地嗎?這樣吧,讓他自己來找我!只要你不偏不向,你還是我二大爺!"

"當然,如果你想當一個好村長的話,我也沒的說!"

馬保全渾身微微一顫,一股涼氣從心底冒了起來.

他呆呆的望著低著頭,一臉淡然的為他整著衣服的韓雨,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再睜開的時候,嘴角竟然露出了笑容,他輕聲道:"等房子的事結束了,來家里吃飯!才兩年沒見,你小子便長大了,二大爺得和你好好聊聊!"

韓雨嘴角露出一絲輕笑,後退一步,點頭道:"好!"

說完,他一把將鐵锨拔了起來,轉身向自己的新房走去.

馬保全看著他的背影,心中竟然生出一種怪異的感覺,他感覺自己好像看到了一個男人的崛起,步步巔峰!

他嘴角帶著笑容,揚聲道:"走."機器轟鳴,熱熱鬧鬧的強拆隊伍轟隆隆的退了下去.

周圍看熱鬧的人也紛紛散了,可他們的心中卻有著一股壓抑著的興奮.

想不到韓家的二小子當兵兩年,便變的這麼能打!

他們更好奇,韓雨給村長說了什麼,竟然讓他如此順利就走了?

他們有一種感覺,這個叫韓雨的年輕人,會成為繼其子之後,村里的又一個能人!

最重要的是,他們知道韓家的房子的事還沒有結束,因為其子還沒有出現呢!

而村里兩個能人的交手,無疑是值得期待的!

每天都可以送鮮花,還是免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