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8章 宅基地之爭
終于到家了,韓雨將車停在了自家門口,走了進去.

"爺爺,奶奶!"還沒進門,韓雨便喊了起來.一位農村老太太迎了出來:"誰啊?"

"奶奶,才兩年沒見,您該不會連自己的孫子都忘了吧?"韓雨臉上終于露出了笑容.

"小雨?哎呦,你怎麼回來了?"韓雨的奶奶眼睛一亮,忙又走到門口看了看:"誰和你一塊來的?你自己啊?"

"啊!俺爺爺呢?"韓雨說著話,將路上買的牛奶水果都放到了屋里,拎著個馬紮又走了出來.

"你爺爺去新家看鋪去了,也好回來了."奶奶笑呵呵的上下打量了他幾眼,笑道:"你還沒吃飯吧?奶奶揍的地瓜稀飯,你小時候最愛吃的!"

"那感情好,我正餓著呢!我給您燒火!"韓雨笑著坐到了地鍋旁邊,熟練的拿起了柴火!

韓家不大,三間瓦房,還有一個院子.院子西邊是搭的狗窩,兔籠,還有一間木頭搭的雞舍.東邊則是一間平房,平房的外牆邊則是用稻草為筋骨,泥巴為血肉蒸的鍋架子,上面放著張個大黑鐵鍋.

在韓雨他們村因為都有地,所以家家都喜歡用秸稈樹枝燒火做飯,煤氣只是有急事的時候才用.

燒火做飯有許多好處,比如在鍋底下放兩塊地瓜,飯還不好的時候,地瓜便已經烤熟了.

"你燒什麼火啊?等一會兒弄的灰頭土臉的,一邊歇著吧!"奶奶有些怕孫子累著.

韓雨笑道:"沒事兒!我這衣服本來就是穿著干活的!"

"下面地瓜該熟了,你若是餓了先吃兩快墊吧墊吧!等你爺爺回來,咱們殺雞,炒雞吃!"奶奶笑呵呵的去洗菜去了,孫子回來了,今天怎麼也得添兩個菜.

韓雨笑著答應一聲,用木棍輕輕的挑出兩塊皮都烤黑的地瓜,拿手一拍,將皮扯掉滿足的啃了起來,心中充滿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輕松和熟悉.

被複員,失業,黑子的死,所有的一切都被他拋到了腦後.他的眼中,心中只剩下了手里的地瓜!

"對了,奶奶,我爸媽和我大哥呢?"韓雨含糊著問了一聲.

"你爸上班去了,你哥去給他丈人家幫忙去了,一大早走的,你媽去你姥姥家了.你這次回來呆幾天啊?也不說穿上軍裝讓奶奶看看!"

"軍裝天天穿,都穿膩了!"韓雨眼光一閃,他暫時不想告訴家里自己複員的事兒,便撒謊道:"這次部隊給了個探親假,估計能在家里呆幾天!"

韓雨不想繼續這個話題,正想說點別的事兒分散奶奶的注意力,忽然聽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鐵锨呢?鐵锨呢?"

說著話,一個老頭便風風火火的闖了進來.他頭上帶著個黑色能遮耳的圓帽,此時兩個帽耳朵被繩子系住,緊緊的貼著帽子.微微露出的兩鬢上,銀發刺目.

上身披著青襖,敞著懷,鼻子里還朝外冒著粗氣!

韓雨忙站了起來,笑道:"爺爺!"

"啊!"老人答應一聲,看見豎在牆邊的鐵锨,一把抄了起來,轉身便向外走.


快出門的時候他才一下頓住了,扭頭看向韓雨,微微昏黃的目光中露出一絲驚喜:"小雨,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門口這車是你開的?"

"啊!"韓雨點了點頭,看著殺氣騰騰的爺爺,苦笑道:"爺爺,您這是干嘛去?"

"有人說咱家那房子蓋的違反了什麼規定,要給咱鏟了去!我倒要看看,誰敢動!"韓爺爺哼了一聲,邁步就朝外走.

臨出門的時候他還不忘囑咐一句:"這事你別去啊,你是個軍人,可不能違反了部隊的紀律!"

"唉,你這老家伙,你要拿也拿個長把的啊,拿把短锨容易吃虧!"韓奶奶聽到消息追了上來,望著他爺爺的背影大聲囑咐道.

韓奶奶原地轉了幾圈,一眼瞥見牆上掛的鐮刀,忙過去夠了兩下,鐮刀是韓雨的大哥掛的,她當然夠不著!

"這小天,弄把鐮刀掛那麼高干什麼?小雨,你把那牆上掛的鐮刀給我拿下來!"

"您拿鐮刀干什麼?"

"干什麼?誰敢動咱家房子,我就自殺,我看他們誰敢動!"韓奶奶哼了一聲,催促道:"你給我拿下來!"

韓雨額頭上冒出一道黑線,忙道:"奶奶,還是我先過去看看怎麼回事吧!"

"那我跟你一塊!"

韓雨點了點頭,祖孫倆出了門,韓奶奶看見車,眼睛亮了一下:"你開車拉著我去!"

"啊?新家離這很遠嗎?"

"不遠,不過你要不快點,你爺爺跟人家打起來怎麼辦?就他那老胳膊老腿的,要真是磕著碰著……"

"哦,那您趕緊上車!"韓雨忙打斷她的話,為她打開車門,兩人上了車,朝奶奶嘴里的新家趕去.

韓雨的新家,准確的說是他大哥的新房,是在韓雨去了部隊後自己蓋的,就在村頭他們家的地里.

還離著老遠,韓雨便看見爺爺正拿著鐵锨站在一輛鏟車前,幾個人站在鏟車下正說著什麼,四周則零散的有幾個早起的人,正在觀望!

離的近了,韓雨才發現平房背陰的一面,牆上的水泥都還沒干,帶著陰影!

韓雨將車直接開在了鏟車前面,這才推門走了下來.

目光微微一轉,從鏟車下那幾個人的臉上掃過,這才扶著他奶奶從車中走了下來!

韓奶奶臉上帶著微微的紅光,就仿佛在走奧斯卡的紅地毯一般.

周圍的人看見韓雨,愣了一下,這才認了出來:"這不韓家老二嗎?聽說他當兵去了,怎麼回來了?"


"估計是複員了,這年頭當兵有什麼用?"

"聽說這回是老許家的其子,想要在咱們村建什麼場子,看中了老韓家的地,作孽啊,這房子可是韓家的人一磚一石蓋起來的,說拆就給拆了?"

"那有什麼辦法?那其子是在外面混的,村長見了他都要點頭哈腰的陪著小心!"

四周的人議論紛紛,也有些人好奇的看向韓雨.心中暗自歎息,這韓家的小二兩年不見,倒是越長越精神了.可惜,他家太窮了,又得罪了其子,不然倒是可以給他說門親事!

"不是讓你不要來嗎?"韓爺爺皺著眉頭看了韓雨一眼.

"我讓他來的!咋了?"韓奶奶瞪了自家老頭一眼,在韓雨的攙扶下轉過身,看著站在鏟車下的一個中年人道:"他二叔,你是村長吧?你是干部就應該說話算話啊!當初俺們問你要宅基地的時候你是怎麼說的?村里是給下了批條,讓在自家的地里蓋吧?現在憑啥要給俺們推了?你倒給俺說說!"

那中年人韓雨認識,叫馬保全,他當兵以前就是他們村的主任!在韓雨他們家這附近,所有的村的村長,主任,書記都是一個人兼職的!

馬保全微微皺著眉頭推了下眼鏡,對于老韓家,只有當兵的這個韓家老二讓他稍微有些顧忌,卻想不到他偏偏就在這個節骨眼上來了.

他強笑一聲,先給韓雨打了聲招呼:"小雨,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今天早晨!"韓雨微笑著回了一句.

馬保全點了點頭,輕聲道:"小雨,你是部隊里的人,受過黨的教育,應該知道這里面的事兒吧?是,村委是給你們家下了批條,可這前提是沒人向上反應的.現在,有人將事情捅到了上面去,二大爺也就是個村長,你說我除了聽上面的安排外,還能怎麼辦?"

韓奶奶眉頭一挑,就要開口,韓雨搶先點頭道:"嗯,二大爺的難處我當然理解!"

他這話一出口,周圍看熱鬧的人不禁露出了鄙夷的神色,以為他是被馬保全的大帽子給蓋暈了.韓爺爺的臉色微微變了一下,卻沒有出聲,只是握緊了手里的鐵锨!

馬保全意外的愣了一下,這才笑道:"理解好,理解好,要說你真孩子真不愧是一名軍人,覺悟就是高,等回頭村委開個推薦信,你帶回部隊,對你的提干多少也有些幫助!"

這話一出,韓爺爺握著鐵锨的手不由得一松,一個是大孫子的幸福,一個是二孫子的前程,他仿佛覺得自己手里的鐵锨一下沉了許多.

"謝謝二大爺."韓雨平靜的一笑,輕聲道:"不過,我想知道,村子推了我家的宅基地後,會有什麼補償?"

馬保全臉上的笑容一僵,剛想讓人推的話一下憋在了嗓子眼上.他額上青筋微微跳動,搓著手干澀的道:"補償?"

"宅基地是村委批的,作為最基礎的權利機構,您代表的是政斧!政斧應該不會讓我們小老百姓吃虧,對嗎?"

韓雨的笑容有些落在馬保全的眼中,不知道怎的,竟讓他感覺有些寒冷.他忽然意識到,眼前這個小伙子,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可以讓他用一塊糖便可以哄著叫幾聲二大爺的小孩子了.

韓雨沒有理會馬保全的想法,淡淡的道:"更何況,村里的父老鄉親都知道,我大哥剛剛說成了對象,這新房是蓋了給他准備結婚的!我和大哥要叫您一聲二大爺,您總不該讓他連結婚的地方都沒有吧!"

"有補償,您拆您的!要是沒有,那您就不是拆房子了,而是欺負人!"韓雨眯著眼微笑著道.

汗,轉眼一看,出來個叫歐比的牛人,謝謝兄弟們的支持,不過貴賓票大家意思意思就可以,不要太出血,不然我不加更都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