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7章 回家
在外面凍的直跺腳的兩個年輕人,見黑子的尸體不見了,恍若長出了口氣.

車子再次行駛起來,冷風從車窗中灌入,帶起嗚嗚的呼嘯.

"大,大哥,我叫華子,外號飛貓腿,他叫厚生,外號愛鍋者,見到你很,很高興!"

大概是耐不住寂寞,坐在後面的那個年輕人自我介紹起來.

韓雨的眉頭跳了兩下,通過反光鏡看著面色有些蒼白的兩人,飛貓腿,愛鍋者?

這都他媽的什麼外號!

饒是此時的韓雨心情不太好,還是沒好氣的哼了一聲:"你們是倆導彈啊?"

華子就是機靈點的那小子,他聽了韓雨的話,非但沒有一點尷尬,反而更來勁了!

"嘿嘿,如果大哥願意,我們倆願意成為您手中讓人恐懼的導彈!"

韓雨皺了下眉頭,輕聲道:"你們不是我兄弟,我也不是你們大哥,咱們還沒到那份上!"

"如果你們不想給自己惹麻煩的話,最好忘掉今天的事兒!"韓雨嘎吱一下踩住了刹車,頭也不回的輕聲道:"下車!"

"不是,大哥,您有什麼事可以跟我們說,我們想跟你混……"華子還想說什麼,旁邊的厚生卻已經將他拽了下來,微一鞠躬:"謝謝!"

韓雨看了他們兩人一眼,發動了車子頭也不回的消失在雨中!

"唉,大哥……"

華子被車子濺起的雨水弄了一身,他有些郁悶的在臉上一抹,扭頭不解的道:"這什麼情況?"

"咱這兒倆導彈把他嚇跑了!"厚生淡淡的道.

"不是,咱們很可怕嗎?"華子皺了下眉頭.

厚生看了一下方向,朝旁邊一條街道走去:"我現在只想回到咱們那小窩里去."

"你別灰心啊,小鍋,我向你保證,大哥一定會收咱們的……"華子一邊說著忙追了上去.

誠信汽修廠,位于縣城南邊的主干道邊上.韓雨剛才從火化場出來的時候,便看見了這里的燈火,他送了那倆導彈一段路之後,便將車開到了這里.

車子損害的太嚴重了,開著上路太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而且這車子是竹葉幫殺手的,韓雨不想開.

他找了個由頭賣給了修車的老板,不僅得了一輛代步的昌河,還得了一萬塊錢的現金.

韓雨開著只有六七成新的昌河,到了黑子的住處.從網上聯系了縣城唯一的公墓,又找了一張梓涵的照片,抹掉了自己來過的痕跡之後,這才重新下了樓.

等過幾天看看風頭,他再來替黑子把房子退了.

韓雨上了車,直奔公墓而去.公墓位于縣城東部的朱雀山下,風水如何他不知道,可這里不足三百米高的朱雀山的景色,卻是全縣有名的.


當地有著夜葬的風俗,所以韓雨的到來並不顯得突兀.

只是八千八百八十八塊錢的墓地費用,卻讓韓雨心中苦澀不已.

若是黑子地下有靈,知道自己拼命換來的五千塊錢還不夠塊墓地的費用,不知道他會做何感想?

"黑子哥,等明年夏天,我再帶梓涵來看你,我先走了."韓雨輕輕的婆娑這石碑,轉身向外走去.此時東方剛剛露出一抹魚肚白,清冷的光線落在他的身上,也落在了石碑上.

不遠處的朱雀山上,草木枯黃,落葉紛飛,天地一片蕭瑟.

韓雨上了車,微微眯著眼愣了一會兒神,這才發動了車子,朝縣城外駛去.

是時候回家看看了.

這個念頭一升起,韓雨便有些按捺不住.他將車子開的飛快,朝老家的方向趕去.

北關村,位于縣城東南大約五十公里左右,因地勢偏僻所以還比較貧窮.

韓雨用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才上了一條去往村子的坑坑窪窪的路.

已經有兩年沒有回來的韓雨,心中竟然忐忑起來.今年春上的時候家里來電話說哥哥說了門親事,准備秋天結婚,也不知道准備的怎麼樣了?

還有爸媽,爺爺奶奶……

韓雨心中一熱,車子在顛簸中一個加速沖了出去.此時天色尚早,洋洋灑灑的霧氣彌漫四周,幾十米外便難見人影.

"嗯?"眼見前面隱約有幾道黑影糾纏,韓雨不由得放慢了速度.

等到了近前才發現一人躺倒在地,三個年輕人正圍著他拳打腳踢.路邊停著一輛雅馬哈,一輛嶄新的五洋摩托則摔倒在地,反光鏡的碎片撒了一地.

韓雨皺著眉頭下了車,那三個年輕人頓時停下了動作.

"救,救命……"地上躺著的那人看見有人停下,忙出聲求救!

"救你媽啊!"一個年輕人飛起一腳,踹的他悶哼一聲,斜著眼睛望著韓雨,陰陽怪氣的道:"小子,看什麼看?滾蛋……"

"虎子,怎麼能讓他滾呢?這送上門來的錢財,咱哥們不取,那不是對財神爺不敬嗎?"旁邊瘦小點的年輕人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黃牙:"小子,算你倒黴,將錢拿出來走人,不然,別怪俺們哥幾個手黑!"

韓雨早就聽自己的大哥說過,經常有些不三不四的年輕人在村子附近路段偏僻的地方搶落單的人,錢,車,什麼都要.

像地上那種成色較新的五洋,更是他們的最愛.

這些人往往兩三個人一伙,騎著速度較快的摩托車,從後面追上目標之後,或用棍子砸,或用腳踹,連人帶車都給你放倒,然後下來個人騎上你的車就走.回頭他們再倒手將車賣掉,撈點不義之財.

因為這些人目標小,下手快,再加上出手帶有極大的隨機姓,竟然是屢屢得手,隱隱有為禍一方的趨勢.

以至于韓雨他們村和周圍村子的年輕人買了新的摩托車後,都用泥巴什麼的糊上,可就算是這樣,被搶的也不在少數.

而眼下這個中年人,大概就是因為車子太新,才被盯上的.


韓雨眼中閃動著寒光,若是在一天之前遇到這樣的事兒,他或許還會想到報警,可現在,他只相信自己.

"錢,我有,車,也在這.只要你們有那個本事,別說錢了,車開走都行."韓雨探手將車鑰匙和黑子給他的五千塊錢丟到腳下,盯著三人淡淡的道.

"吆喝,哥幾個今天碰到頭彩了,遇到個大方的?"滿嘴黃牙的年輕人笑呵呵的伸手就要去拿錢,韓雨眼中寒光一閃,忽然上前一步,一把捏住了他的手腕,輕輕的向上一用力.

喀嚓!

刺耳的脆響,在晨霧中回蕩.那年輕人看著自己露出了白色骨頭茬子的手腕頓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發出一聲呼天搶地的哀嚎!

剩下的兩個年輕人禁不住臉色一白,平素他們搶劫,遇到的人都是主動掏錢,給車,只求不要傷人,什麼時候見過韓雨這種出手比他們還毒辣的狠角色?

兩人心中一寒,下意識的愣了一下,轉身就跑.

韓雨本就心情不好,再加上他們四周搶劫,禍害的是自己的父老鄉親,那會容他們走?

他猛的一探手,將一個年輕人的肩膀一掰,那人便不由自主的轉了過來.韓雨的拳頭毫不客氣的落在了他的下巴上,那年輕人張嘴吐出幾顆牙齒,狠狠的摔到了最後一個年輕人的前面.

那年輕人猝不及防之下被絆的摔倒在地上,眼見韓雨一步步的走了過來,他心中充滿了驚駭,忍不住大聲求救起來:"別,別過來,求求你別過來,救命,救命啊……"

"閉嘴!"韓雨冷喝一聲,那年輕人急忙閉上了嘴巴,可鼻涕,眼淚卻像決堤的洪水似得,可著勁的冒了出來!

看他的年紀,不過十八九歲,此時臉色蒼白,一臉恐懼的望著自己,韓雨眼中的寒意不由得一輕.

"若是再讓我碰到你干這個,你的下場將比他們兩個還慘!"

"不敢了,不敢了!"年輕人嗚咽著使勁搖頭,鼻涕都甩到了臉上!

"滾吧!"韓雨有些無奈的揮了揮手,這世上總是不少那種欺軟怕硬的人!

那人愣了一下,爬起來就走,韓雨眉頭一皺:"帶上你的同伴!"

"啊,哦,哦!"那人忙不迭的又跑了回來,三人擠上了那輛雅馬哈,跌跌撞撞的加速離去!

韓雨見手腕斷掉的那個年輕人緊緊地握著自己的小臂,渾身痛的發抖,眉頭不由得皺了一下.

自己什麼時候出手變的如此狠辣了?

韓雨瞥了那個趁著他出手悄悄的跑到自己車前准備開溜的中年人一眼,轉身上了自己 的車.

看著韓雨的車朝村子的方向而去,中年人腫的只剩下一條細縫的眼中露出了一絲緊張!

他因為臉上被打的腫成了豬頭一般,韓雨沒有認出他來,可他卻認出了韓雨.

"韓,韓家的小二?他不在部隊嗎?怎麼這時候回來了?不行,得趕緊回去告訴其子!"

想起韓雨的狠辣,中年人禁不住打了個寒噤!

加更感謝 邵洋,TT,無情公子等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