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6章 歸宿
"你不應該用槍指著我的,那東西要不了我的命,卻能要了你的!"韓雨嘴角一勾,一抹森冷而又詭異的笑容看的徐華銀一愣.

就在這兒時,韓雨的身體突然動了,他像是一只靈貓一樣在沙發上一翻,滾到了桌子上.徐華銀急忙掉轉槍頭,可還沒等他開槍呢,他的手腕突然一疼,握槍的手不由自主的一松.

韓雨接住了手槍,落在了徐華銀身邊,槍頭一轉頂在了他的太陽穴上.

這一幕翻轉發生的太快了,那些刀手根本都沒看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他們的老大便被制住了.

"太,太帥了!"角落里,那個年輕人的頭禁不住的抬了起來.

他的同伴立即伸出手將他的頭摁了下去,輕聲道:"趴下,被他們看見我們就慘了!"

"不行,我要拜他當老大,小鍋,你呢?"

"他收我們嗎?"

"這個?應該收吧,你沒見他來踢場子,後面都沒一個小弟嗎?這兒說明他才剛出道,咱們追隨他,他求之不得才對!"兩人小聲的嘀咕道.

徐華銀看著手腕上那個明晃晃的小叉子,臉色灰白:"你,你別亂來,我是縣人大代表,你殺了我,觸,觸犯法律!"

韓雨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輕輕的扣動了保險:"法律?法律救不了你!誰也救不了你!"

徐華銀渾身微微一顫:"你想要干什麼?"

韓雨用槍頂他的腦門,逼著他走到了黑子的遺體前,一腳踢在了他的腿彎處.徐華銀身子一下跪在了地上.

"現在我也給你兩個選擇,一是死!二是……"

"我選,我選二!"他知道二是什麼,跟死比起來,三個響頭一條胳膊算什麼?沒了一條胳膊,可他還有錢,一樣可以逍遙快活!可若是死了,那他就什麼都不是了!

說完,不等韓雨吩咐,徐華銀便咚咚咚的連磕了三個響頭,韓雨目光一轉,冷冷的掃了那些還站著的刀手一眼.

這兒些家伙慌忙也跪了下去,咚咚咚咚的磕起了頭!

韓雨靜靜的看著黑子,輕聲道:"黑子哥,你看著,我為你報仇了!"

寒光閃過,一條手臂齊根飛了起來.徐華銀渾身一抽搐,咕咚一下摔在了地上,竟然昏死了過去.

"將他送醫院,不准死了!"韓雨掃了麻臉一眼,將手里的刀一放,默默的扛起了黑子朝外走去.

旁邊那兩個年輕人互視一眼,悄悄的站了起來,急忙跟了上去.此時再不走,等一會兒他們可就走不了了.

那個麻臉被韓雨一掃,差點沒癱倒在地.他雖然也看見了這兒兩個年輕人,可是看他們一臉從容的跟在韓雨的後頭,還以為是他的人呢,忙又低下了頭連看都不敢再看一眼,更別提阻攔了.

韓雨走到了棉布簾前,冷聲道:"你們這兒些人,不配玩槍!"說著話,他向後揚起了胳膊,連開了八槍,八盞燈應聲而碎.

韓雨隨手將槍一丟,掀開布簾走了出去,竟然自始至終都沒有回頭!


麻臉身子再次一顫,過了半晌才驚醒過來,如喪考妣的驚呼一聲:"快,快救人……"

外面寒風依舊,可雨卻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停了.

漆黑的夜晚,沒有一顆寒星.有的只有昏黃的路燈,在夜風中微微顫抖.

韓雨淋透的衣服早就暖干了,可風一吹,他還是有種冰冷刺骨的感覺.

他將黑子放到了桑塔納車里,自己沒有上車,而是看了跟在他身後的那兩個年輕人一眼,恍若寒星的眸子中透著一絲冷意:"你們跟著我干什麼?"

"我們……"左邊的年輕人有些木訥,他張了張嘴兒,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右邊那個年輕人顯然比他機靈,接過話道:"我們喝多了,這時候也沒有車,想搭您的順風車."

韓雨看了他們一眼,轉身朝駕駛室走去:"不怕死的話,就上來吧."

徐華銀雖然沒有注意,可韓雨的五感比常人要強大近一倍,他在打斗的時候便已經知道這兒兩個年輕人沒有醉,現在他們竟然要搭自己的車?

韓雨心中冷笑,略想一下便答應了下來.

雖然剛剛經曆一番厮殺,可他心中還是有一股邪火沒有發泄出來!

他倒想看看,這兒兩個小子是干什麼的!

車子發動呼嘯而去,四周的玻璃全都粉碎,一開起來冷風沒有一點兒遮擋的灌了進來,比外面要冷的多.

後面那兩個年輕人禁不住縮緊了身子,甚至牙齒都開始打顫,也不知道是凍的,還是想起了黑子已死,嚇的!

不過,他們卻沒有要求下車.

"你們倆知道哪兒有火葬場?"韓雨冷聲道.

"我知道,前面右拐,有一條水泥路,不寬,火葬場就在路的盡頭!"頗為憨厚的那個年輕人哆嗦著道.

車燈恍若一條長龍,呼嘯著撕裂了夜色的軀體,直奔火葬場而去.

看火葬場的是個老頭,兩鬢微白,一臉皺紋.一雙骨節粗大的手上握著個酒壺,在昏黃的燈光下自斟自飲.

韓雨帶著墨鏡,抱著黑子的遺體出現在他面前,老頭拿著酒壺頭也不抬的道:"現在還沒上班,你等白天再來吧."

韓雨看了黑子一眼,輕聲道:"我等不了那麼長時間."

老頭愣了一下,輕輕的看了他一眼,又掃了一眼黑子,臉色微微一變:"槍傷?你是什麼人?"

韓雨頓了一下,輕聲道:"竹葉幫!"

老頭搖頭輕歎一聲,慢慢的起身向外走去:"作孽啊,年紀輕輕的干什麼不好?學人家去混?跟我來吧."


"老規矩."在一處房間外站定,老頭將手里的酒壺朝嘴里倒了一半,眼睛微紅道:"十五分鍾後將人抱進來."

韓雨眉頭輕輕一挑,若無其事的道:"竹葉幫的人經常來嗎?"

"還行吧,一個月總有那麼兩回,有的時候還要多!"老頭說著話,拿過旁邊的手套,眼鏡帶上:"帶你入行的人沒給你講過嗎?"

韓雨搖頭道:"沒,我是今天才加進來的!"

"這人可未必是什麼好事兒."老頭忽然正色看了他一眼,推門走了進去:"要知道今天你抱著他來,卻不知哪兒一天是誰這兒樣抱著你來?"

說著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韓雨愣了一下,四周靜悄悄的,只剩下了他和黑子.

韓雨將黑子靠著牆根做好,自己慢慢的跪了下去:"這兒一生中,我韓雨只跪天地,跪父母,可現在卻多了一個你.黑子哥,我沒有讓梓涵來送你,你不會怪我吧?"

韓雨替黑子整理著衣服,送他這兒人生的最後一程:"我知道,你不想讓她知道你出事兒,不想讓她為你傷心,對嗎?你放心吧,我會替你照顧她的,從今天起,她就是我的妹子,我的親妹子.我會像你一樣,供她讀書,給她找個好婆家,讓她快快樂樂的過一輩子!"

"只是不知道,你到了那邊會不會後悔?你將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一面,都奉獻給了國家,給了部隊,可最後卻……你說我們曾經流血流汗,甚至不惜自己的生命,難道就是為了保護這些畜生嗎??"

韓雨默默的坐在黑子旁邊,眼中的光芒深邃而憂傷.

他很想站起來大聲的責問蒼天,為什麼有的人這兒一輩子遵紀守法,任勞任怨,最終卻因為五千塊錢而丟掉了自己的姓命,而有的人草菅人命,逼良為娼,卻可以大魚大肉,燈紅酒綠,一擲千金?

不公,老天不公!世道不公!

可這兒不公沒有人會出來主持公道的!

"這兒個世界本來就是個人吃人的世界,你不想做那個被吃的蝦米,就只有不斷的吃掉別人!"老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了,看了韓雨一眼,淡淡的道:"將他抱進來吧!"

韓雨渾身一震,呆呆的看著老頭的背影,半晌才緩緩的抱著黑子走了進去!

黑子終于還是變成了灰燼,從此塵歸塵土歸土,韓雨捧著那個老頭給找的最好的桃木骨灰盒,就仿佛捧著黑子的一生似得!

是非功過,轉眼成空!

而這兩天的遭遇給他的觸動卻是永遠都無法磨滅的,那冷漠無情的小護士,倉皇而逃棄黑子與不顧的老板,視人命如草芥,作威作福的徐華銀……

社會雖然只是展露了冰山一角,可讓韓雨認識到了那冰冷的殘酷!

人這一輩子,不管生前是豪富還是貧窮,得意或者失落,死後的歸宿都不過是這方寸間而已.

既然終點是一樣的,那還有什麼理由在活著的時候要低人一等呢?

韓雨緊緊的盯著那個黑色的盒子,眼中隱隱有一道精光閃過!

PS:新注冊的兄弟,鮮花,貴賓,統統的留下,有能力的給俺蓋個戳……貴賓一百五,再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