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5章 兩條路
"將徐華銀叫出來,你活!"韓雨冷冷的看了麻臉一眼.

麻臉頓時渾身一顫,臉色變的極為難看.

這兒時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從旁邊的側門走了出來:"呵呵,小兄弟既然是找我,又何必為難我手下這兒些人?"

他聲音沙啞,目光清冷,兩鬢微微有些發灰,頗為困難的頭頂上,只有幾根稀疏的小草,雖然被他整理的一絲不苟,可還是裸露出了不少平原!

他慢條斯理的走了過來,雖然韓雨打翻了他的七八個人,可他卻像是什麼事兒都沒發生似得,一團和氣.只看外表,很難讓人相信他就是竹葉幫的老大,狂虎徐華銀.

徐華銀來到韓雨面前站定,麻臉立即迎了上去:"大哥……"

"丟人現眼!滾一邊去!"他冷冷的將麻臉趕到一邊,這兒才沖著韓雨輕笑道:"這位兄弟,我就是徐華銀,不知道你找他有何貴干?"

韓雨默默的將黑子的遺體放到旁邊的沙發上,幫他整起了衣服.

一見黑子臉色白中透青,雙目緊閉,顯然已經死去多時,徐華銀的眼角禁不住抽動兩下,再見他受的是槍傷,徐華銀已不自覺的轉動起了手里的兩枚鐵膽.

他的右手粗大有力,兩枚圓溜溜的雞蛋般大小的鐵膽在他手中運轉自如.

四周靜的可怕,只有他手里的鐵膽偶爾相撞的聲音.

"小兄弟,這位是……"

"他叫黑子,今晚在輝煌八零後門口,被你派去的殺手所殺!"韓雨頭也不抬的道.

"嘿,小兄弟說笑了?什麼殺手?我不知道啊!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不如我們坐下慢慢……"徐華銀干笑著解釋起來,可一看到韓雨冰冷的目光,他的心便一沉.

就在這兒個時候,門口的兩個泊客已經將那中年殺手抬了進來,一看見徐華銀便大聲叫嚷道:"老大,有人砸場子,海哥,海哥也受傷……"

他們突然發現氣氛有些詭異,急忙閉上了嘴兒,可已然晚了.

"滾,兩個沒用的東西!"徐華銀狠狠的瞪了那倆泊客一眼,嚇的那倆小子哆哆嗦嗦的又將中年人抬了出去.

目光一掃,見大廳中除了兩個喝的爛醉的小子外,已經沒了外人,徐華銀這才呵呵一笑道:"你既然說到了輝煌八零後,想必你是那個楊開玉派來的了?他給了你多少錢,你說個價,我給你雙倍!"

韓雨靜靜的看了他半晌,輕輕的吐出了兩個字:"一億."

徐華銀愣了一下,忽然哈哈大笑,他笑的甚至都站不住了,坐到了旁邊的沙發上,這兒才一邊笑一邊指著韓雨道:"一億?你他媽的哪兒值這個價了?"

說完,他面色一沉,剛剛的和善笑容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獰笑,他眼中露出一絲凶光,緊緊的盯著韓雨道:"小子,你以為老子真怕了你嗎?"

話音一落,頓時從舞台的兩邊跑出來一排小弟,足足有四五十人,每人手里都拿著一把冷森森的泛白鋼刀,將韓雨團團的圍在中間.

徐華銀慢慢的站了起來:"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一是跟我混,那個楊開玉能給你的,老子一樣都能給你!"

"我選第二個!"

冰冷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徐華銀被氣的身體一晃,眼中猛的露出一抹森冷的殺機,獰笑道:"好,有種!老子倒想看看,等一會兒亂刀加身的時候,你還能不能這麼硬!"

"上!"旁邊的麻臉從一個小弟手中搶過一把刀,帶頭撲了上去.

剛才他雖然被韓雨嚇的不輕,可現在人一多,他的膽氣頓時又壯了起來.再加上老大就在旁邊,他當然要抓住機會,好好表現一下啦!

"殺!"麻臉手中的鋼刀猛的朝韓雨劈了過去,韓雨的身子朝旁邊一閃.麻臉手腕一翻,鋼刀立即追了過去.

論身手,他在竹葉幫中絕對是前三甲.出手狠,力氣大,敢玩命,一般的小混混,十個八個的也不一定能是他的對手!

只可惜這一次他遇到的是韓雨.

韓雨能取得全師格斗大賽的第一名,就足以說明兩者之間的差距!

麻臉的刀才剛揮了一半,便覺得手腕上的麻筋一疼,手中的鋼刀便已經落在了韓雨手中.

"滾!"韓雨冷喝一聲,一刀拍在了他臉上,然後人走游龍,刀似寒星,闖入了那些小弟的刀陣之中.

叮當的一陣脆響,不斷有小弟慘哼著被拋出來.

轉眼間,圍攻韓雨的十多名小弟,已然全都無一例外的被他用刀背給拍暈了過去.

韓雨的肩膀上也多了一道傷口,只不過他躲的快,所以並不嚴重.

"再攔我者,"韓雨冷冷的掃了那些小弟一眼,冰冷的殺氣開始在他身上凝結:"死!"

那些小弟自詡也都是爭強斗狠之下,一腔熱血之下,花幾個人也不成問題.可此時被韓雨充滿了殺機的眼神一掃,只覺得被一頭涼水當頭澆下似得,心中一寒,紛紛低頭避開.

徐華銀見狀眼中禁不住閃過一抹驚慌,雖然韓雨一開始打到了幾個小弟,可在他看來主要是因為那幾名小弟喝了酒,一時大意這才會失手!

現在他才明白,自己這兒想法是多麼的一廂情願!

"你到底是什麼人?"徐華銀微不可察的吞了口唾沫.

"要債的人!"韓雨淡淡的道.

徐華銀緩緩轉著手中的兩枚鐵膽,看向黑子,目光中充滿了嘲諷:"為他?一個死了的人?"

"無論生死,他都是我的兄弟!而且,我還活著!"

韓雨冷冷的看著徐華銀,幽深的目光竟然讓這位北海縣的道上龍頭也慌了起來:"你到底想怎麼樣?"

韓雨回頭看了黑子一樣,目光軟了下來,他輕聲道:"我只要你為我這冤死的兄弟磕三個響頭,自斷一臂!"

如果只是磕頭,那徐華銀一咬牙也就認了!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嘛!可讓他自斷一臂,徐華銀可做不到.他臉色一變,冷笑道:"你不要欺人太甚!你不就想要錢嘛?你開個價!又何必拐彎抹角的?"

"我什麼都不要,我只要你一條胳膊,三個響頭!"韓雨緩緩的轉過了頭,目光中卻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冷酷.

徐華銀渾身一顫,身子向後連退幾步道:"所有的兄弟聽著,誰能殺了他,賞錢十萬!"

那些小弟的眼睛亮了一下,握著刀的手漸漸的在加緊,卻沒有人動.

徐華銀見狀一咬牙道:"殺了他,賞錢五十萬,並且立即成為我竹葉幫的二當家!"

"兄弟們,合伙宰了他,分錢啊!"旁邊一個小弟終于忍不住了,爆喝一聲,合身撲了上來.其他的人也都紅了眼睛,嗷嗷叫著緊隨其後.

正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他們出生入死的在外面混,圖的什麼?

錢!

"找死!"韓雨冷哼一聲,毫不畏懼的迎了上去!

叮叮當當恍若打鐵似得聲音響了起來,鮮血四濺,慘叫連連!

這兒一次韓雨用的不再是刀背,而是刀刃.被他砍中的人,雖然沒有一個死的,卻無不失去了戰斗力.

韓雨按照無名心法的要求,調控著自己的呼吸,步伐,分配著自己的體力,將自己的五官提升到極限,在一片刀光中穿梭自如.

他目光冰冷,手中的鋼刀如同一條吐信的毒蛇,帶著陰冷的氣息,沒有人知道他的刀下一刻會出現在哪兒里,而它每一次的出現,必將帶出一蓬血雨!

"飛貓,咱們還加入竹葉幫嗎?"

"屁!你看看他們,怎麼多人都打不過一個,咱們兄弟加入這兒種沒水平的幫派?那不是天才掉進了茅坑里,屈死了嗎?要混,咱們也得跟著最厲害的人混才是!"

躲在角落里喝醉的那倆年輕人此時哪兒還有一點兒醉意?他們雖然還趴在桌子上,卻瞪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崇拜的看著在人群中厮殺的韓雨.

"什麼時候我要是能有這兒麼厲害就好了!"其中一個喃喃的道.

徐華銀發覺自己又一次小瞧了韓雨,二十多個人砍他,雖然只有七八個人近身,可也不能被他一個人殺的東倒西歪的吧?這簡直不是人!

"去!"徐華銀眼中閃過一抹寒光,手中的鐵膽立即嗚咽一聲飛了出去.

只不過它們的目標不是韓雨,而是已經成為了死人的黑子!

韓雨手中的鋼刀猛的朝前一揮,拍暈了擋路的兩人,合身朝鐵膽追了過去.

後面一小弟見狀惡向膽邊生,怒哼一聲朝他的後背就劈了過去.

刀鋒凜冽,冰冷如霜!

韓雨若是躲閃,勢必無法阻止鐵膽!他鋼牙一咬,手中的刀猛的朝後一甩,兩手前後探出!

這兒時背後也傳來了鋼刀相擊的聲音,隨即肩膀處傳來了火辣辣的感覺.

韓雨冷哼一聲,向前撲的身子硬生生的止住,手里的兩枚鐵膽呼嘯而出,速度比剛才快了近一倍!

咔咔咔咔!

四聲脆響,四名刀手抱著自己的膝蓋便倒在了地上,臉色蒼白,冷汗直冒!鐵膽瞬間砸碎了他們的膝蓋骨,他們已然站不起來了.

韓雨剛要動,忽然又頓住了.徐華銀的時候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多了一把槍,黑洞洞的槍口正對著他!

"來啊?你不是挺能打嘛,再打呀?"

徐華銀手里握著槍,黑洞洞的槍口對准了韓雨,表情猙獰而瘋狂.本來他不想用槍的,這個家伙身手太高,殺了是個麻煩,可現在他卻顧不得這麼多了!

PS:注冊的兄弟,每天都可以送鮮花,免費的,就在書頁下面,通過驗證的可以得到K幣,送貴賓票,已經兩百多收藏了,呵呵,俺還有五章存稿,到五百就全丟出去,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