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蠻島 第七十九章:催生欲念的板
那根灰黑色的尼龍繩,幸好有一公分的周長,現在已經由金屬摩擦生熱的物理效應毀損了一半.滄鬼並未被拽的一哆嗦,他此刻心里的痛苦,比眼睛上的還大.為了逃脫,這家伙利用身後圓滑的鐵柱,不知磨蹭了多久,腕子上也起了幾個透明的水泡.可現在手電一照,那見不得人的勾,當便毀于一旦.

假使我再晚些蘇醒,就無法想象會發生什麼.滄鬼對我憤恨到了極致,點燃整個彈藥庫,與大船及船上的人同歸于盡,也是他心甘情願的.

我打開他脖子上纏繞的鐵鏈,提著他的衣領,往大廳拖拉.鎖滄鬼的鏈條,只具有一般的捆綁效用,池春她們的綁法確實可笑.一個煉獄里走出來的男人,若憤怒的爆發一下,這種用螺絲擰緊的栓鏈蓋子,會輕易的扯碎.好比揪住辮子,猛拽下一塊兒帶血的頭皮.

滄鬼被我托的直哼哼,如奔赴刑場的死囚,在蒙住雙眼的恐懼中顫抖.他摸不透我的心思,但知道自己活下來的可能性不大.蘆雅急忙擺動步槍方向,跟隨在我後面,認真瞄准著我要她鎖定的目標.

那條運動褲里的雙腿,看不出有骨頭的感覺,更像蘸濕水的拖把,在地板上劃出長長一條痕跡.強烈的臊氣,熏得蘆雅還是捂了一下口鼻.站在閘門的伊涼,急忙閃開身子讓我通過.

蹲擠在大廳的女人們,見滄鬼狼狽不堪的被我拖拽出來,又嚇得發出一陣悸動.看來滄鬼的確做了殘酷的事情,留在受害者心影里的恐懼,遲遲消散不去,

抓起滄鬼的兩條後腿,將他慢慢舉到先前的那張大圓桌上,除了可以活動大腦,一個被綁成那樣的人,是做不了任何事情的."躺著吧,別浪費胃里的食物,過幾天你就會知道,活著比自由重要"

池春也抱著孩子,走上了大廳的地板,她還是有些心里陰影,對住在大船的一切躁動保持著敏感."我睡了幾天?"拿過蘆雅手中的槍,我輕輕撫按著她的小腦袋.

蘆雅執拗的梗著脖子,由于力氣大不過我的手掌,就使勁兒上翻黑白分明的漂亮眼珠望著我."三天,三天了.你始終迷迷糊糊的說夢話,四肢還愛亂動,比小孩還難照顧,是池春嚼碎飯喂你."

她的話一說完,我目光尋向了池春.這個嬌媚欲豔的女人,膏脂般白潤的臉上,倏地泛起誘人的緋紅,與我記憶中火燒云的美麗產生共鳴.

又是一道另我大腦刺激的訊息襲上心頭.我撒腿就往彈藥倉跑,從高高碼著的軍火上,抽出一把便提式沖鋒槍.急速填滿子彈後,"咔嚓"一聲拉開了保險.

"不要在船里殺人,不要."池春急忙捂著懷里正囈語的孩子,做出要下睡艙的姿勢.那雙柔情似水的明眸中,晃著悠遠的哀求,能把任何男人的堅硬心腸融化.

"伊涼,去拿你的阿卡步槍.蘆雅,接著."說完,我把狙擊步槍交給了她.池春停止了要往睡艙跑的腳步,那些蹲擠在一起的女人們,也驚愕的不再發出一絲一毫的響動.

就在沖到艙門樓梯處的時候,忽然想起了一件東西,然後又奔跑回彈藥庫的刑架旁.那張像手術台的刑具,當初是瘦高個兒用來固定無辜女人在上面的,他不僅用老鼠虐待弱者,肯定也用了靠立一旁的那把閃著寒光的大板斧.

那個瘦高個兒,目空一切規則和人性,也許拿著那把大斧頭,從綁躺著的女人脖子和胸脯上抬起落下,**著逼女人發出刺耳的尖叫,以滿足陰霾變態的心理快感.

要是他哪天喝醉了酒,抬手不利索,把女人砍成了重傷或者死亡,滄鬼絕對不會認為,這件事會比踩死一只老鼠還嚴重.這些有著惡欲心靈和巨數黃金的野蠻男人眼中,女人又算得了什麼.

我抄起那把碩大的板斧,轉身朝外奔去.經過那些蹲坐在一起的女人時,嚇得她們忙**柔軟的裸腳丫,蜷縮的更緊湊,一個個的姿勢,如孕肚里熟睡的胎兒.

伊涼從睡艙抱來了那把阿卡步槍,秀嫩的臉上,緊張得有了些汗水.除了我自己,誰都不知道我要做什麼.我推倒一個大廳的小桌,用一只腳踩在上面,掄起板斧就咔咔咔的砍起來.

"給,快穿上吧."池春一只手抱著孩子,另一只手把我那雙昏迷後脫下的軍靴放在了我腳邊.這個日本女人,心思里有著傳統的細膩,她知道自己手中的軍靴,遞給的是怎樣的男人.

"躲遠點,木屑會崩到你和孩子."我急忙蹲下身子,穿好那雙另我重心更穩的鞋.對一個傭兵出身的男人,最好的裝備不是皮鞋,領帶,名表和西裝.雖然那些東西,也具有偽裝屬性,但比起綠色熊皮下的責任,又有幾許重量和魅魄.

小桌上的四條腿兒,很快被生猛的斧韌削掉.我從雷箱又挑揀了兩個閃光,然後滾動著圓桌板面,使它像風屏似的固定在樓梯頂端,和艙門保持半米距離.

"蘆雅,伊涼,你們倆個站到大廳門口的兩面,一左一右的貼著框邊站立,要是有東西沖擊進來,就向擋著的圓桌面射擊,子彈自然會鑽透木板殺死目標.

"嗯."兩個女孩應答著,便神情嚴肅的抬起手中的槍,對准著艙門.我把耳朵貼在金屬的艙門上,仔仔細細的窺聽甲板外面的動靜.

海面可能起了些風,吹起的浪朵不斷擊刷著船身,悶悶作響.貼在金屬上的耳朵,仿佛也被海水撲撞到的感覺,隨著大船一起搖晃.

我回轉過頭,對兩個女孩打了個專業的手勢,示意在閃雷丟出之後,躲避一下目光的迫視.

可兩個女孩秀氣的眉宇間,稍稍擠皺,猶如拋過來一個無聲的問號.我這才恍然,自己又把她倆誤想成了傭兵隊員."我拋出閃光雷後,你倆要同時閉起眼睛,防止視力受傷."為了告訴這些,我不得不從樓梯上再下來一次.

艙門的鉄栓被我輕輕的掰開,使它像彈藥庫的閘門那樣,唯一不同的就是,這次門底的縫隙比小了很多,只夠雷蛋轱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