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蠻島 第七十八章:俘虜者的胃
他當時一定閉著眼睛在睡覺,或者腦袋里琢磨著一些想法:將我干掉,成為這艘大船上唯一的男人.那樣的話,他的眼睛就不會受到太大傷害.倘若強光在黑暗中爆射的瞬間,他正怒睜圓眼,注視著四周想辦法逃跑,瞎眼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我倒不關心他的視力健康,就算弄瞎了他,對好人而言,百利而無一害.雖然我可以把滄鬼的眼球當成鱷魚和巨熊的眼球,毫無憐憫之心的去戳破,但還是不打算使用這個方式.

畢竟面對的是同類,是一個已經就擒的老頭,沒必要做的那麼殘忍.而且,那樣也容易使他死亡,失去從他舌頭上逼問出重要信息的機會.

利用他視線受到破壞的空當,我猛的將閘門推開.陳雜的光有些昏暗,漫射進彈藥艙的余光,足夠我看清彈藥倉里的移動目標.端著狙擊步槍,我急速的蹲跑進去,躲避在一根粗圓的立柱後面.

調整好身體的每一塊兒肌肉,我急速的側出一下頭,又急忙縮回腦袋.這個過程,像一按就亮的手電突然閃了一下燈似的.即使老奸巨猾的滄鬼,剛才是假裝發出嗚嗚嗚的聲音,故意麻痹于我,我的這個經過上萬次訓練出來的閃窺動作,也使他難以打重目標頭部.

眼角瞬間捕捉回的影像里,只有一個黑乎乎的人狀物,捆綁在以前用來折磨女人的刑架上,並未看到有任何類似槍支類的輪廓.有了這個依據,我才放心的舉著步槍,朝模糊角落的滄鬼靠近.

滄鬼所處的角落,光線更加暗淡,看不清楚他臉上的表情,只能感覺出他當時確實很難受.這時候,伊涼和蘆雅也跑到了門口."不要進來,去睡艙找一個手電筒或者光源之類的東西進來.

"哦."兩個小姑娘齊聲應到,從她們折射進彈藥艙的扡長身影,能清晰的判斷出原像跑開時的動向.我並沒有靠近滄鬼,還是和他保持七八米的距離,把射擊的准線死死對著他的胸口.

我記得自己曾經被俘虜的時候,就是偷偷掙脫了繩索,把鋒利的匕首藏在身後,假裝依然被束縛著的姿態,待到拿手槍的敵人靠近時,一個不留神,就割斷對方的喉嚨,互換了衣著逃跑.

"拿來了,能進去嗎?"伊涼急切的問.她雖然從我剛才的聲音里,聽出了我依然安全,可還是想盡快看到我沒事的樣子."你把光源給蘆雅,讓她一個人進來."

"蘆雅,你不用害怕,這里沒事,你把光源送過來."閘門口處,一束強亮的光柱捅了出來,在對面黑魆魆的艙牆上晃動了兩下後,蘆雅細長的身形,便背著雜陳室的昏黃光線走了進來.

"你在哪里?"她好像有些害怕,明明從我說話的聲源可以分辨出,卻偏偏還要多余的問著."別照我臉,照我前面的鐵架."我怒斥著叫到."哦."她立刻意識到了自己的失誤,忙把一束強光打到了前面的刑架上.

這丫頭很是經驗欠缺,這麼昏暗的屋子,用強光手電照自己人的臉,等于制造了一個的微型的烏龍閃光雷.


我一把奪過蘆雅手中的移動光源,直直的照射在滄鬼的臉上.這個家伙嘴里還被布條勒著異物,吱吱嗚嗚的擠眉弄眼,為剛才的迫視效應痛苦流涕.

"丫頭,來,端著步槍對准他,要是他敢亂動一下,你就像射殺鬼猴一樣開槍,懂了嗎?"我的話語,使蘆雅剛被我斥責的驚恐釋然散去."嗯!"蘆說爽快的答應著,接過我手里的狙擊步槍,又擺出了當初在甲板上射鬼猴的"K"型姿勢,一本正經的把槍管兒朝向了滄鬼.

我把強光打在滄鬼老淚縱橫的麻點臉上,使他眯起的雙眼無法看清楚景象.他的雙腳還是當初我捆綁後包裹起來的老樣子.只是蹲靠的鐵柱上,有條生冷的鐵鏈纏繞住了他的脖子.

應該是池春她們幾個把滄鬼挪動到這里時,為了保險起見,才用刑具將他再次牢固了一下.可是,被捆綁起來的人,最怕的就是讓他能接觸到有楞有角的物體,人在求生**支配下,是可以造出奇跡的.

我翻動了幾下滄鬼的雙腿,那青灰的運動褲下,濕乎乎的尿了一片,陣陣令人反感的氣味,撲鼻而來.對于普通人來講,這是令人難受的,一感覺到就不自覺的用手捂住鼻子.

在我的戰斗生涯里,躺在壕溝里裝死,一憋就是四五天,吃人肉聞腐尸的味道,早已習慣了不少.

滄鬼的嘴巴曾有解開過的痕跡,池春一定給他喂過食物.關鍵時刻,一個低等動物是做不到這些的,還得通過人類之間的相互幫助.可是滄鬼,偏偏做了這樣一個靠殘害同類發跡的盜匪頭子,真是可悲可歎.

從我第一次見到滄鬼,他的後腦被槍托重重襲擊了一下,現在傷處也纏上了白色的繃帶.在三個女人眼里,她們沒親眼見證過那殘忍的現場,所以面對這麼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不由的心生憐憫,對他照顧的有些過分.

"給他吃過多少食物?"我問蘆雅的時候,目光沒有從被檢查著的滄鬼身上移開."一點."蘆雅說的很干脆,像是憋了半天的氣後,突然擠出來的一句話.

看得出這丫頭有些緊張,我能感覺得到,那不是她以前由膽小引發的緊張,而是非常專注的一件事情時的緊張.從她當初厭惡槍械,到射殺鬼猴之後,開始感受到了武器帶來的安全感,而且現在的她,依然沉浸在那種擊中目標的快感里,有些小小的癡迷傾向.

"一點是多少."我逼問到."一點就是一塊兒面包切下來的一半,池春喂的."這丫頭好像怪我打擾到她全神貫注瞄准著滄鬼似的,竟有了不耐煩的語調.

蘆雅不知道喂養俘虜的重要性,控制在餓死又死不了的邊緣,那才是正確的食量."滄鬼大哥,看來面包給你吃多了,撐得居然磨繩子."冷冷的說完,我一把將他背綁著的雙腕揪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