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蠻島 第七十七章:鐵閘內外的眼球
不知道睡了多久,也許是一天,又或許是兩天.恢複意識後面對的時間,恍如隔世.我躺在一長舒服的小板床上,這種感覺要比睡山洞的熊皮愜意很多,安靜很多.

隨著蘇醒而湧上的記憶里,這應該是大船的二層,是悍匪們曾經使用過的睡艙."你醒了."聽著一聲輕呼,我望在艙頂的視線,才慢慢跟著脖子向右轉去.

伊涼一雙充滿倦意的眼睛,正好和我對視,她粉紅色的眼角,掛著剛剛泛起的欣喜.三個女人在我昏睡的時候,輪流看護著我,累了就睡在我身邊對稱的小板床上.

"太好了,你餓嗎?我給你拿吃的去."伊涼說完就往外面跑.我現在確實想吃東西,但比起饑餓,我更想看到的,是她們三個一起出現時,浮現在我眼前的安康美麗的笑臉.

沒過一會兒,艙道里傳來女人急切走路時的腳步聲."你終于想過來了."還沒等我看清楚池春的臉,她就撲進我剛坐起的懷里.那種美婦熟女上半身的馨香味道,一下沖進了我的呼吸里.

"蘆雅在哪?"一張開嘴巴說話,我才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已經躺的跟僵木一般."喔,她在隔壁倉房睡覺呢,我去喊她."說完,伊涼又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情緒還沉浸在因我蘇醒引起的興奮里.

"我來了."未見其人,先聞其聲.蘆雅光著小腳丫,跺得甲板"噔噔噔"直響的跑了進來,把叫醒她的伊涼甩在了身後.她撲朔著大眼睛,笑嘻嘻的表情里,蘊含著說不出的激動.

這個小家伙,抱了抱我之後,就用濕潤得有些緋紅的眼睛不住打量我,好像在端倪一個陌生人."嘻嘻,哈哈."那細長柔軟的手指,一會兒戳戳我的胸膛,一會兒捏捏我胳膊上凸鼓的肌肉.猶如在檢驗眼前的我是不是前幾日的我.

"你背著步槍做什麼.胡鬧,快放下."她長滿秀發的小腦袋後面,正立著一個黑黑的金屬槍頭,我一眼就看出那是把狙擊步槍.

"我保護你,嘿嘿."這句話一下讓我想起,我昏迷之前發生在甲板上的事情."呼啦"一聲,我急速扭身下床,抓住蘆雅細長的胳膊,將她後背翻轉過來,拽下她背著的狙擊步槍,光著大腳和肩頭纏有白色紗布的**上身,就沖到了上大廳的道口.

層門是半閉著的,聽了聽上面,沒有雜亂的腳步聲.我猛的推開那扇像天窗的小門,跳躍上船艙的大廳.

擺正著近距離的狙擊姿勢,我急速搖的晃動槍頭,檢查四周的角落.大廳的地板上,正坐著二三十個女人.她們已經穿上些衣物,遮住了下體和胸部.

本來這些女人就坐的離彼此很近,我的突然出現和持槍晃動的姿勢,著實嚇到了毫無心理准備的她們.齊聲尖調兒的叫喊聲,一下將整個大廳充斥滿.

池春應該告訴了她們,我不是傷害無辜的男人.她們見到我現在的樣子,不但沒有安全的感覺,反而急速的往一起靠攏,頭挨著頭蜷縮很緊.那種委屈的姿勢,就像有人正站在她身旁,要舉鞭抽打一樣.

我並未理會這些眼睛膚色和毛發各異的女人,而是急于想找到滄鬼的位置.

"你別著急,上面是安全的."伊涼在我身後下層的艙道邊跑邊喊."綁著的老頭在哪,在哪?"我幾乎要聲嘶力竭的吼叫起來."在堆著槍的艙庫里."一聽到這句話,我的心猛的一驚.這三個女人竟如此糊塗,犯了這麼致命的錯誤.

我接觸過很多戰俘,他們掙脫繩索和逃跑方式,都是常人無法想象的.殘忍點的,會把自己被拷住的雙手,活生生從銬圈里拽出來,帶著兩只沒皮沒肉的裸骨血手逃跑.

更有甚者,會像人間蒸發和涅槃一般,不留一絲痕跡的消失,怎麼也尋不到蹤影.仿佛一只花蛤蟆,把它用瓷盆扣在水泥地上,等到隔夜後的第二天再看時,會驚奇的發現底下空無一物.這些東西,有時是很難用科學來解釋.

滄鬼雖然不是花蛤蟆,可也是老練的強盜頭子,他有沒有更厲害的本事和更狠毒的陰招兒,是我目前無法推測和了解的信息.

我看到大圓桌底下,還蹲放著我用剩的雷箱,便急忙過去抓出一個閃光雷,悄悄的向彈藥艙奔去.女人的心,總是比男人善良,意識到危險的警覺性也不夠高.她們把躺著的滄鬼抬進彈藥艙後,門閘卻鎖得很不到位,下面竟留有十公分的虛掩縫隙.

為了不使里面的滄鬼察覺到我靠近,我並未推拉容易發出金屬噪聲的艙門.將閃光雷的拉環一拽,正好利用門下露出的縫隙,使這個鵝蛋狀的鉄疙瘩轱轆進去.

為了不發生意外,我刻意使滾雷的方向偏離右側的武器彈藥,防止引發無端的爆炸.倘若滄鬼在里面已經掙脫了繩子,躲在黑暗角落舉著機槍,就等著進去的人送死,我冒失的危險,遠比現在滾動閃光雷要大很多.

真要一時大意,被滄鬼埋伏的冷槍射死,這艘船的命運也會和里面的女人們一樣,發生質的變化.僅憑蘆雅那點射過幾只鬼猴的本事,根本阻擋不了滄鬼這只脫籠猛獸.

丟進去的閃雷,不到三秒鍾,就在漆黑的艙庫里爆開.那熾亮的光線,仿佛高樓轟然倒塌後噴出的塵灰,從閘門下面急速的翻滾出來,被雜陳室的自然光線給中和掉了.

我很了解這種瞬間破壞敵人視線的武器,在拋進去的一刹那,我自己預先閉起了眼睛.即使這樣,我都覺得眼皮生得有些淡薄,被擠射出來的強光沖擊的大腦"嗡"地一下,有些暈乎.

"嗚,嗚,嗚,嗯……"里面立刻傳出滄鬼痛苦的呻吟聲.能聽的出,他嘴巴上還被布條緊勒著,這就暴露出敵人的一些信息.滄鬼沒有掙脫掉繩索,不然的話,早把那令人窒息和嘔吐的塞舌嚼鏈般的東西取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