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蠻島 第七十六章:鏗鏘的玫瑰
伊涼看到了我極力想睜又睜不開而哆嗦起來的眼皮,知道我是心里著急,關注岸上的戰況."鬼猴還剩二三十只,岸上兩把狙擊步槍,三把沖鋒槍和一把密林槍已經成了它們的武器."靠在我頭前的伊涼剛把話說完,岸上又傳來一生槍響.

從音色上,我昏沉的意識,還是能辨別的出,是一把手槍發射了一枚子彈.這又令我很糾結,難道剩余的矮小野人也摸索出手槍的使用方法.

"噢!"我的心一陣悸動,忙側耳傾聽.原來池春隔著炮台的邊緣窺看岸上的動靜時,由于過度緊張,回縮時不小心碰到了頭部."有只鬼猴用牙咬的手槍走火了,嘴里的舌頭和蠻齒爆了一地."

我現在很想說話,想告訴伊涼不要再用阿卡步槍還擊,即使鬼猴的槍法比她的還槽糕,但它們的運氣未免就壞.如果蘆雅能在這個時候,知道偽裝起來用M25放射冷槍,那就是目前為止最好的作戰方式.

料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了,要是當初對蘆雅講述一些狙擊常識,此時此刻真的是大派用場.可我現在真的是像在夢中一般,大腦活動著,嘴巴和身體卻傳達不出任何信息.

"砰."又是一聲狙擊步槍的聲音.我頭蓋骨下的大腦,就如水缸中受到驚嚇的蝌蚪一般來回亂竄.一定是這個丫頭又在冒險,她要是還和剛才那樣,暴露的站立在甲板上射擊,那死神可真要站在她細小的身子後面審視了.

伊涼急忙握住我貼在板面上抖動不停的手指,她仿佛是我心中的精靈,總能正確的猜到我的心思."你別擔心,蘆雅是躲在炮柱後面的縫隙開槍,岸上的鬼猴看不到她的身體."

我的心髒啊,在受如此這般的刺激,非得沖破了喉嚨,噴吐出來."子彈."蘆雅那種還帶有孩子氣般的稚嫩聲音,終于闖進了我的耳朵.這是健康活著的聲音,顯示出她很好,沒有受傷,還活著,還在我的身邊.

那半箱子彈,應該在甲板尾部拋錨的位置,如果她們需要,可以通過繩子,就像牧馬人挑選腳力最好的駿馬那樣,把箱子套住後,緩緩托拽過來,哪怕多嘗試幾次,也不要彎腰弓背的跑過去拉那個箱子.不然,鬼猴的子彈是不長眼睛的.

狙擊步槍的子彈,幸好裝在了我的褲兜里面,這條褲子是野戰專用的,**的前前後後有很多結實的口袋.從彈藥庫搬著武器出來時,我隨意抓了幾把,現在口袋大概還剩四五十發金黃銅亮的尖頭兒.

池春柔軟細膩的溫手,輕輕塞進了我小腹下面的褲兜,由于衣物和身體貼的太緊,她無法把整個手掌放進里面,只好用食指和中指並攏著使勁往里面扣.兩根兒柔軟的肉骨雖然不能將我挖痛,可觸及的位置卻是敏感的.

渾身傷痛的我,此刻是遠沒生理感應的,實際上這讓我更覺得自己虛弱和無力.就像一個強壯的大男人躺在病床上,被一個小齡女護士照顧方便時的尷尬.

蘆雅走路總是帶著童年嬉戲里的蹦鬧聲,每次蹲過來的時候,我能明顯的感覺到是她.池春把摳出來的子彈遞在她手里,然後是填充彈夾的咔咔聲.看得出這丫頭還有著激動和興奮的情緒.


子彈表層有些油膩,還時不時從她細長的手指上擠落出來,砸在我左肋的甲板上,發出咕嚕聲.這種不穩重的聲響,就猶如一根無形的細線,總把我大腦中將要墜入昏睡的意識牽扯起來.

如果他是一個真正的射手,我此刻是多麼的安心,可以拋開一切牽掛,去睡上一會兒.可她畢竟不是,我知道只要自己活動著意識,那就是她們的精神支柱,就可以使蘆雅堅定著信念,用狙擊步槍打下去.

"砰,砰,砰……"從越來越快的槍響中,能感覺出這個小丫頭越打越穩,漸漸的適應出良好的手感.天空上的顏色,被我垂下的眼皮遮掩起來.那些火燒云不知是否也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微微的海風,伴隨著浩瀚的海面開始浮蕩,我感覺甲板的溫度下降的很快,自己仿佛躺在了一塊兒漂浮著的冰層上.

夜幕的降臨,對于海岸和大船上的任何一方的視線都是公平的,但對于各方優勢導致的最後結果又是不公平的.從蘆雅堅持著不停止射擊的態度,不難看出,她確實可以打中目標,只要給她足夠的時間和光線,岸上的那些鬼猴,將一個不留的變成死尸.

還擊是可以驅散恐懼給人勇氣的,蘆雅剛才還是個嬌氣橫生的孩子,可這會兒竟用興奮的惋惜聲說:"不行了,光線太暗,看不清楚,不能打中."

伊涼急切的問:"還有多少只?"其實她是知道的,最想聽到這個數字的人是我."不知道,可能十多只,或者沒有了."聽蘆雅的口氣,像是個沒有玩兒盡興的孩子在抱怨.

"來,我們把追馬托進船艙,我扶住他受傷的胳膊,你們兩個拽腿,記得要慢慢來."池春看出再對峙下去也沒了意義,就像個指揮員似的做出了指示.

"嗯!"伊涼聽到這句話後,積極的做出應答.她覺的先照顧好我,比其它任何事情都重要.

三個女人七手八腳的呼應著,將我拖到艙口.脊背和肩膀的摩擦感,使我覺得自己陣亡了,戰友正托著我往壕溝里塞."等下,我去找個木板,抬著他下樓梯."

那個時候,我已經徹底昏睡過去.船艙里一切亟待解決的問題,都從我急切的心頭滑落,消失在意識中.只要三個女孩是安全的,她們會揣摩著我的心意,在我無能為力的時刻,幫我做好周圍的一切.

希望那些岸上的鬼猴,真的都被蘆雅射殺乾淨.假如留下了活口,使幾只逃離回族群.那麼這艘大船上的我們,就像當初的滄鬼一樣,沒有了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