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人生的盡頭(5)
“喔?那為什麼不鑿?”我問。

“因為大家都怕跟別人不一樣。”穎如幽幽地說:“大家都怕自己跟屏幕上的別人不一樣,所以全部都卡在盡頭、一動也動不了,偶而有人動了一下,好一點的便被視作離經叛道,差一點的便被稱為落伍。”我不由得點點頭。流行本來就是集體向前看齊,向右轉。

“那你為什麼認為我還沒到盡頭?”我不禁有些高興,不管是什麼贊許,只要是加在我頭上,我都是高興的。

“因為,我看得到盡頭。雖然你為什麼還沒到達盡頭,我不知道,也或許你到過又後退,也或許你正在想辦法避開,但你終究還沒走到集體周而複始的長長排隊里。”穎如的瞳孔張得很大。

霎那間,我仿佛被拴在無法動彈的黑暗里。

“而且,從我的身體反應里,我沒有感覺到盡頭的氣味。”穎如笑笑,我卻明顯知道這絕對不是笑。

“你的身體反應?”我不由自主打直了身子。

“每個人都走到了盡頭,也都成為盡頭,而我,沒辦法在盡頭前待太久。”穎如喝了一口漾滿白色牛奶的貴夫人咖啡,這是她的第一口。

“待太久會怎樣?”我問。

我想,這就是所有問題的答案。

“我會鑿開他。”穎如放下咖啡。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