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暴走(10)
柏彥的嘴巴張得好大,口水涎在嘴角。 “柏彥,柏彥?”我揉著柏彥的肩膀,但柏彥睡得跟死豬似的,于是我拿出塑料手套戴上,免得我劑量用得太高,萬一柏彥一覺不醒後尸體居然留下我的指紋。 我將柏彥的拖鞋脫下,然後將他抱在地上,脫下衣服。我讓他右手勾著衣服,短褲連著內褲一齊拉下至膝蓋,露出他的陰莖,然後讓他慣用的左手放在陰莖上。 我站著俯瞰柏彥狼狽的滑稽樣,狠狠地恥笑了一番。 轉過身,我打開他珍藏A片的抽屜,拿出一片他沒看過幾次的日本AV女優大埔安娜的色情片,放在計算機光盤里播放。 但我立刻楞住了,既然我打算這麼做,那精液呢? 難道我要抓著他的老二,幫他打一泡出來?我光想就覺得惡心。 “算了,看你這蠢貨應該死不了。”我蹲在柏彥身旁觀察他均勻的呼吸,于是拿下塑料手套,坐在計算機前。 我看著大埔安娜柔軟巨大的豪乳套弄老二,越想越覺得好笑。 難道我真的不怕柏彥因為藥劑過量死去嗎?不,我還是擔心的。 但因為太有趣了,使得我無法抗拒這麼做的誘惑。 來了!我的腹肌繃緊。 我急忙站起來,跪在柏彥身邊,瞄准他裸露的陰莖噴射,沾得他的龜頭跟陰毛都是乳白色。 但他仍舊酣酣地睡著,我簡直快笑死了! 我抽起一張衛生紙將自己擦乾淨,從門縫確定沒有人後,便從容地走到一樓客廳看報紙。 “這小子醒來後,不知道會怎麼想。”我大笑,用大笑將一些無謂的擔心掩埋起來。 “什麼事那麼開心啊?”老張打開冰箱,隨口問我。 “有件新聞好好笑,哈。”我笑著隨意回答,陳小姐也正好下班回來,向我點頭示意。 陳小姐的手牽著那個較矮的男友,那男人也向我微微笑。 我注意到老張跟著陳小姐和他男友後面上樓時,眼睛一直沒離開過她的小屁屁。 “有種就潛進去插死她啊?或是躲在衣櫃里看她被插啊?”我在心里碎碎念著,老張這個人目前真是軟腳蝦一只。 我看著報紙,將所有的新聞都看過一遍,兩個多小時過去了,剛射精完的疲憊讓我想打個盹。 但我不能睡著,因為我也想打擾一下那顆炸彈。 穎如出去那麼久了,已經超過一般買東西、買書的時間,她到底去買什麼東西?去干什麼? 總之,我想反擊。 別以為只有你可以嚇人而已。 我干等著穎如回來,想同她說幾句話嚇死她,一直卻等不到穎如。 “難道穎如逃跑了?不再回來了?”我多疑起來,但心中的遺憾感竟大過于擔心。 也許我很期待穎如會變出什麼新把戲似的? 我抬起頭看時鍾,十一點半。 “這麼晚?”我心道。 此時,升降梯傳來喀拉、喀拉的聲音。 我猛然醒覺,卻已來不及修正自己愚蠢的行為。 真笨!穎如要是從屋子後的升降梯上樓,我怎麼會遇得上穎如?而且…… “穎如一定還帶著另一個人!”我大驚,趕緊快跑上樓。 穎如只有一個人的時候,從來不曾使用過升降梯,而且她晚上出門前將那昏迷的男人丟到浴室的馬桶上,可見她一定還在打什麼壞主意! 我聽著升降梯轉動的聲音,後悔莫及地跑到房間里,打開電視。 走廊。 穎如打開房門,身後跟著一個滿臉稚氣的男子,看他穿衣服的樣子鐵定是個未滿二十歲的小滑頭。 他笑得很開心,以為今天是他跨破處男的黃金之夜。 “白癡。”我竟然忍不住笑出來。 接下來,又是同樣的劇本。 咖啡還是水。 說說自己。 穎如接過笨男孩的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