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雞鳴燈滅不摸金
按往常的經驗,野貓這種動物生性多疑,很少會主動從盜洞鑽進古墓,“鷓鴣哨”望著身後那些大大小小的野貓哭笑不得,今夜這是怎麼了,按倒葫蘆又起來瓢,想不到從這古墓中摸一套殮服,平時這種不在話下的小事,今夜竟然生出這許多波折。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了,用貫絕天下的口技引開了一只野貓,卻招來了更多的大批野貓。 憑“鷓鴣哨”那套百步穿楊的槍法完全可以用快槍解決掉進入墓室中的野貓,但是稍有差池,奔竄或者受傷的野貓很可能會把蠟燭碰滅。 如果在“雞鳴燈滅”前拿不到這套殮服就學不到“摸金校尉”的分金定穴之術了,想到部族中的人臨死前苦不堪言的慘狀,“鷓鴣哨”便覺得世界上所有的困難都擋不住自己。當下一咬牙,這種情況就不能求穩,必須以快制快,在那些該死的野貓惹出事端之前便把女尸的殮服扒下來。 “鷓鴣哨”出手如電,將女尸身體固定住之後將她的殮服搭袢扯掉,用腳抬起女尸的左臂,想把殮服的袖子從女尸胳膊上褪下來,然而剛一動手,忽見兩只野貓跳上了銅角金棺的棺梆,那野貓為何不怕人呢?只因長期從事倒斗活動的人身上陰氣重陽氣弱,再加上一襲黑衣、身手輕盈,又服食了抑制呼吸心脈、化解尸毒的“紅奩妙心丸”,所以在動物眼中這種盜墓賊和死人差不多,野貓們覺得死人並不存在危險。 一黑一花兩只大野貓被金角銅棺那黃澄澄的顏色所吸引,縱身躍了上來,兩只野貓互相在打架,你沖我呲呲貓牙,我給你一貓爪子,兩只野貓翻翻滾滾的同時掉進棺中。 眼看野貓就要碰到古尸了。此時女尸口中含住“定尸丹”,尸身上的白毛已經減退,恢複如初。但是如果被野貓碰到肯定立刻就會發生尸變。“鷓鴣哨”心里十分清楚,一旦尸變,那白凶極是猛惡,不是一時三刻所能制得住的。估計再過小半柱香的功夫,就該金雞報曉了,雖然金雞一鳴,白凶也發作不得,但是女尸身上這套殮服是無論如何都取不下來了。 這也就是“鷓鴣哨”的身手,在野貓碰到女尸之前的一瞬間,“鷓鴣哨”扯動捆尸索,一挺腰杆兒,騰空而起,從金角銅棺中向左邊跳了出去,把那南宋女尸也一並從金角銅棺中扯出,一人一尸都落在墓室的地面上。 這時已經有三四只野貓都進了棺材里,在金角銅棺中互相追逐著嬉戲,“鷓鴣哨”暗道真是險過剃頭。既然已離了金角銅棺更不敢耽擱,把女尸從自己身上推起來,仍是抬腳架起女尸的胳膊想把女尸的殮服扒下來,然而借著忽明忽暗的燭光,發現那女尸的嘴不知什麼時候又張開了,大概是由于帶著女尸從金角銅棺中跳出來動作幅度太大,又把女尸的嘴顛開了。 只見那女尸身上又開始浮現出一層白色絨毛,就如同食物變質發黴生出的白毛一樣,眼看著越來越長,張開的尸口對著“鷓鴣哨”噴出一團黑霧。“鷓鴣哨”心中一驚,倒吸了一口冷氣,好濃的尸氣,若不是事先服了“紅奩妙心丸”,被這尸氣一熏,立刻就會中尸毒身亡。 對于古尸黑霧一般的尸氣,“鷓鴣哨”不敢大意,低頭避讓,只見原本含在南宋女尸口中的深紫色“定尸丹”正落在半罩住蠟燭的瓦當旁。面對即將尸變的南宋女尸,如果不管不顧的繼續扒她身上的殮服,女尸被活人一碰,一秒鍾之內就會變為白凶。“鷓鴣哨”只好把抓住女尸身上殮服的手松開,不管怎麼說,趁現在尸變的程度不高,先把這粒“定尸丹”給女尸塞回去。 于是“鷓鴣哨”著地一滾,他與南宋女尸之間被捆尸索連在一起,那具正在慢慢長出白色細毛的南宋女尸也被“鷓鴣哨”扯著拖向墓室東南角。 墓室的東南角在整座墓室中處照明的死角。現在墓室中的光源一共有兩處,一處是掛在金角銅棺蓋子上的馬燈,另一處便是被瓦當半遮住的蠟燭,瓦當與金角銅棺形成的陰影交彙在墓室的東南角落,而那粒“定尸丹”就剛好落在光與暗的交界線上,隨著燭光搖曳時而瞧得見,時而又被黑暗吞沒。 “鷓鴣哨”滾到近前伸手去拿地上的“定尸丹”,忽然從光線死角的陰影中竄出一只大貓,正是最初進墓室搗亂的那只野貓,那貓可能餓得很了,見什麼想吃什麼,張口便咬地上的“定尸丹”。 “鷓鴣哨”對這只野貓恨得牙根兒癢癢,但是這時候伸手取“定尸丹”已經晚了,情急之下只好故技重施,以天下第一的口技學了兩聲老鼠叫。那只花紋斑斕的大野貓果然再次中計,稍稍一愣神,瞪著一雙大貓眼盯著“鷓鴣哨”,只是沒搞明白對面這只大老鼠怎麼與平常的老鼠長得不一樣,所以沒有立即撲上來。 “鷓鴣哨”趁著野貓一怔的時機用手抄起地上的“定尸丹”順手塞進南宋女尸口中,跟著飛出一腳把大野貓像個皮球一樣的踢了出去。這一腳何等凌厲,加之無聲無息,那野貓猝不及防,只把它踢得一頭撞在墓室牆上,骨斷筋折,腦袋碎成了數瓣,哼都沒哼一聲便一命嗚呼了。 “鷓鴣哨”踢死了大野貓卻心中暗道:“非是要取你性命,只是你這饞貓一而再再而三的壞我大事,留你不得,你成佛吧。”(成佛,在道門的人稱“死亡”為成佛,是升天的意思,並不是廟里的那種佛,有解脫之意。) “鷓鴣哨”有掐心思點兒的功夫(掐心思點兒,能夠掌握極精確的生物鍾;掐,算;點兒,鍾點),憑直覺這麼一算,附近村落的大公雞不出半枝紙煙的時間就會啼鳴報曉,再也等不得了,當下一扯捆尸索把南宋女尸拽起。 南宋女尸罩在最外邊的殮服已經完全解開,只剩下兩只衣袖。女尸身穿九套殮服,衣服套得非常緊,但是只要順著殮服及身體的走勢,使用的手法得當,用不了費太大力氣便可以全扒下來。 “鷓鴣哨”扶正女尸的尸體准備把她的尸身轉過去,這樣不用抬死尸的胳膊,只要從她背後順勢一扯就算完活了。 然而還沒等“鷓鴣哨”把南宋女尸轉過去就覺得一陣陣腥風浮動。鑽進墓室的其余野貓都聽到了剛才有老鼠的叫聲,而且那老鼠叫是從“鷓鴣哨”身上發出來的,野貓們都餓得久了,此刻聽到老鼠叫聲便紛紛竄向“鷓鴣哨”,要在他身上找找老鼠在哪。 十幾只大小野貓同時撲了上來,便是有三頭六臂也不可能把它們同時解決,“鷓鴣哨”心中一片冰涼:“罷了,看來天意如此,老天不容我學這套摸金校尉的分金定穴秘術。” 但是這種氣餒的念頭在心中一閃即逝,野貓們來得快,“鷓鴣哨”的口技更快,先前聽那些野貓們的叫聲已經完全可以模仿了,“鷓鴣哨”學著野貓的叫聲:“喵~~嗷~~~喵~~嗷~~~” 野貓們哪想得到“鷓鴣哨”有這種本事,本來在他身上有老鼠叫,這會兒又有野貓的叫聲,一時搞不清狀況。野貓本就生性多疑,一時都停住不前,瞪著貓眼盯住“鷓鴣哨”。 野貓們的眼睛在漆黑的墓室中就如同數十盞明亮的小燈散發出充滿野性而又詭詐的光芒,“鷓鴣哨”不管野貓們怎麼打算,立刻把南宋女尸的尸身轉了過來,用捆尸索定住女尸,扯她身上的殮服。 幾乎在這同時,饑餓的野貓們也打定了主意,好象是事先商量好了一樣,不管是老鼠還是死人都是可以吃的東西,這回不管再有什麼聲音也要咬上一口再說。一只只野貓都像是離弦的快箭,驟然撲至。 “鷓鴣哨”也知道這個詭異漫長的夜晚現在已經到了最後的時刻了,最後能不能成功就要看這最後幾秒鍾的短暫時間。在這短短的一瞬間必須同時做到:第一,不能讓野貓們碰到南宋女尸激起尸變;第二,也不能讓任何一只野貓碰熄了墓室中的蠟燭;第三,要趕在金雞報曉前扒下南宋女尸的殮服,絕不能打破“雞鳴吹燈不摸金”的規矩。 “鷓鴣哨”向後退了一步,踏住腳下的瓦當,用腳把瓦當踢向撲在最前邊的野貓。激射而出的瓦當剛好打在那只黑色野貓的鼻梁上,野貓“嗷”的一聲慘叫,滾在一邊。 這時“鷓鴣哨”也抱著南宋女尸倒地避過了從半空撲過來的兩只野貓,順手抓起地上的蠟燭,右手擎著蠟燭用蠟燭的火苗燒斷自己胸前的捆尸索,左手抓住南宋女尸殮服的後襟。“鷓鴣哨”和南宋女尸都是倒在地上的,此時抬腳把背對著自己的南宋女尸向前一腳蹬出,將女尸身上的殮服扯了下來。 這一下動作幅度稍稍大了一些,“鷓鴣哨”一手抓著殮服,一手舉著的蠟燭也已熄滅,遠處的金雞報曉聲同時隨著風傳進盜洞之中。 貓吃死人是很罕見的情形,而這墓室中十數只瘋了一般的野貓同時撲到南宋女尸身上亂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