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二十三層台階
我們絞盡腦汁才想到,古代建墓在玄宮完成的時候要冥牲畜,祭天禮地,以起到驅邪避凶的作用,肯定是由于我們帶了白鵝這種有靈性的動物進墓,才驚動了這座萬中無一的幽靈塚,所以當時就准備動手宰掉兩只大白鵝,沒想到大金牙突然阻攔,不讓我對白鵝下刀子。 胖子見大金牙不讓我們宰鵝,便問道:“老金,你怎麼又變卦了?剛不是都說好了嗎?” 大金牙讓我暫時把手中的傘兵刀放下,對我和胖子說道:“胡爺,胖爺,你們別見怪,剛才我冷不丁的想起來,有一件事,覺得似乎極為不妥。” 我對大金牙說道:“我就是這脾氣,想起來什麼,腦子一熱,便不管不顧的先做了再說,如果有什麼地方做得不妥,你盡管講來。” 大金牙說道:“是這樣,我想想該怎麼說啊,一著急還真有點犯糊塗,我得把語言組織組織。” 我和胖子在這里古墓中困的久了,雖然不象剛開始的時候,被那幽靈塚折騰得暈頭轉向,十分的緊張無助,卻漸漸開始焦躁不安,想要盡快離開這里,好不容易想出個辦法,正欲動手,卻突然被大金牙擋了下來,一肚子邪火,又發作不得,只好奈下性子來,聽大金牙說話。 大金牙想了想說道:“我約略想了一下,如果真如咱們所料。咱們三人現在是被一座西周的幽靈塚困住了,而這座西周的幽靈塚之所以會冒出來,有可能是因為咱們帶了三禽中的活鵝,鵝有靈性,又最是警覺,這才把幽靈塚驚動出來……” 胖子聽得不耐煩了,對大金牙說道:“老金,你羅里羅索的講了這麼多。究竟想說什麼?” 我讓胖子不要再打斷大金牙說話,先聽大金牙把話講完,真要能夠逃出去,也不爭這一時三刻的早晚。 大金牙接著說道:“咱們如果把兩只鵝宰殺了,這古墓中沒有了禽畜。也許這座西周的幽靈塚便會隱去,不過不知道你們二位想過沒有,咱們現在所處的是什麼位置,這條沒有盡頭的石階,正是幽靈塚的一部分,也就是說這里本不應該存在,是屬于那座早已被毀掉的西周古墓的一部分,在幽靈塚出現之前,這里也許是山腹中的土石,也有可能是一處山洞。” 我聽到這里,已經明白了大金牙的意思:“你是說咱們如果再這里宰了兩只鵝,萬一幽靈塚立刻消失,咱們就會落在唐代古墓地外邊,從而再一次被困住。甚至有被活埋的危險。” 大金牙點頭道:“對,我就是這意思,另外你們有沒有想過,西周古墓的幽靈,似乎不是全部,它只有一部分,而且與唐代古墓重疊在了一起,這條石階便是幽靈塚的邊緣,沒有明顯的界限,也許它的邊界。可能還處于一種混沌的狀態,只不過咱們無法知道他是正在擴張,還是在收縮,如果咱們宰了兩只大白鵝。萬一……” 經過大金牙的提醒,我方知其中厲害,險些又落入另一個更加恐怖而又難以琢磨的境地,我對大金牙說道:“金爺說的是,咱們應當先想法子回到唐墓的冥殿,在冥殿或者盜洞口附近,確定好了安全的位置,然後再殺掉這兩只惹禍的大鵝。” 不過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這條石頭台階,每二十三階便特環一次,反反複複,似乎是無窮無盡,一旦走上這條石階,無論是向上,還是向下,都走不到盡頭。 我同大金牙和胖子二人又商議了幾句,卻想不出什麼眉目,總不能閉著眼往下滾吧,那樣的話,恐怕就會如同胖子所說的那種情況,滾到外邊的世界都實現四個現代化了,我們也許都滾不到頭。 這條看似平平常常的西周古墓石階,實在是比什麼黑凶白凶還難對付,倘若是倒斗摸到粽子,大不了豁出性命與它惡斗一場,見個生死高低,可以這大石條搭成的台階,打也打不得,砸也砸不動,站在原地不動不是辦法,往下走又走不到頭,無力感充耳不聞實著全身,我體會到這才是真正的恐怖。 正在一籌莫展之時,大金牙想到了一個別辦法,雖然不知道是否可行,我們有病亂投醫,姑且一試,我們三人首先要確認一下,是不是每隔二十三階,便有一階的邊緣有個月牙形缺損,我們一邊數著一邊向下走,數了整整五段。 確認無誤之後,按照商量好的辦法,三人各持一只蠟燭,我先選定一處有月牙形缺口的石站定,把蠟燭點亮,然後同胖子繼續往下走,以還能看見我站立處蠟燭的光亮為准,第二個人停下點燃蠟燭,隨後第三個人繼續往下走。 這個方案的前題條件是石階不能太長,如果只有二十三階,而我們在保持互相目視距離的情況下,又能超出這二十三階台階的長度,那就有機會走回台階下的冥殿了。 然而我們三人一試之下,發現這個方案根本不可行,當然這是由于客觀條件的限制,這條沒有上下盡頭地古墓石階,不僅是無限循環,而且在石階的范圍內,似乎格外的漆黑,這種黑不是沒有光線的那種普通黑暗,而是頭上腳下,身前身後,似乎都籠罩了一層濃重的黑霧。 即使點上蠟燭,最多也只能在五六條大石階的范圍內看到,超過這一距離,蠟燭的光線就被黑暗吞噬掉了,這種黑暗讓我想起了新疆的鬼洞,想不到那惡夢一樣的黑暗,又一次在龍嶺的古墓中遇到,想到這,身體就忍不住發抖,好象死在新疆的那些同伴,正躲在黑暗角落中注視著我的一舉一動。 由于見到蠟燭光亮的距離,僅僅只有六層石階,就連三十五米照明距離的狼明手電,也是只能照明到六級台階的距離,一超過六級台階,便是一片漆黑,不僅照不到遠處,遠處的人也看不見手電和蠟燭的光亮。 我們又只有三個人,三個人只能如此探索出去十二階的距離,而這條西周古墓的石階最少有二十三階以上的長度,所以我們這樣做,無法取得任何的突破。 我們三人無奈之余,又聚攏在一處,點了只蠟燭,把手電筒全部關閉,胖子取出水壺喝了幾口,好象想灌個水飽,結果越喝肚子越餓,連聲咒罵這驢日的大石條台階。 我聞著不對,胖子的水壺里一股酒氣,我問胖子道:“你是不是把水壺里灌上白酒了?你奶奶的,讓你帶水你偏帶酒,喝多了還得我們抬你出去。” 胖子避重就輕,對我說不得道:“老胡,這時候喝口酒不是壯膽嗎,要不這麼著你看怎麼樣,咱們還是按先前那樣,你和老金倆人沒隔六層石階便點一只蠟燭等著,我豁出去了,一直跑下去……” 我否定了胖子的計劃:“你這種匹夫之勇,最是沒用,你這麼干等于白白送死,咱們之間無論如何不能失去聯系,三個人在一起還有逃生的希望,一落千丈旦散開,失去了互相的依托,各自面臨的處境就會國中倍困難,當年我在部隊,軍事訓練中最強調的一點就是不能分散,分散意味著崩潰與瓦解,不到萬不得已走投無路,都不允許選擇分散突破性圍。” 胖子對我說道:“打住吧你,現在還沒到走投無路?我看現在簡直就是上天無孔不入路,入地無門,再說分散也不見得就是崩潰瓦解,那叫保存革命火種。” 我怒道:“你在這種鬼地方保存個屁比火種,一遇到困難就作鳥獸散,那是游擊作風。” 大金牙怕我們倆吵起來,連忙勸解:“二位爺,二位爺,現在不是探討軍事理論的時候,咱們確實不應該分散突圍,再說分散突圍也得有圍可突啊,咱們現在……唉……算了,我看不起咱們無論如何不能落了單。” 物理學的定律,在這條西周古墓台階上似乎失去了作用,我歎了口氣,便想坐在石階上休息,一坐之下被腰間的東西隔了一下,我伸手一摸,原來是帶在腰上的長繩,我驚喜交加,對胖子和大金牙說:“有了,我怎麼沒想到繩子呢,操他娘的,都說狗急跳牆,人急生智,咱們是越急越糊塗,自亂陣腳,咱們身上帶的繩索,加起來足有幾百米,這二十三階石階再長,也夠用量上他娘的七八圈了。” 在這條沒頭沒尾的古墓石階上,長長的繩索簡直就如同救命的稻草,胖子和大金牙大喜,連忙動手幫忙,三人借著蠟燭的光線,把身上攜帶的長繩,用牙拴連接在一起。 我看了看連接在一起的繩梭,對胖子和大金牙說道:“這麼長的繩索無論如何都夠用了,此地不宜久留,咱們馬上行動。” 當下由胖子站在原地,點燃一只蠟燭,把繩索牢牢的系在腰間,胖子站的位置正好是一階有月牙形缺口的石階,以這層有特殊標記的石階作為參照物,行動起來會比較方便。是否能行得通,我殊無把握,反正行與不行就看這最後一招了,我剛要動身,卻突然被胖子拉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