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探瓶山
搬山首領鷓鴣哨告誡陳瞎子,他曾遠遠看見深山里運氣不祥,雖說古墓中若有異寶奇珍,往往會有祥云繚繞,但也可能在那深山密林里,還藏有妖物。說罷,他指了指那兩只狸子的尸體,示意這便是佐證,讓陳瞎子帶著他的手下切不可輕舉妄動,想進瓶山古墓,需以術為盜,等過幾天雙方會合之後,再從長計議不遲。 陳瞎子未置可否,只是點了點頭,他又想回去對手下誇一番海口,就向鷓鴣哨要了那只老狸子的尸體。 鷓鴣哨慨然應允:“狸子肉酸,但百年老狸的骨頭碾碎後可以入藥治離魂症,是極珍貴的藥材。這灰皮白斑的老狸子道行已深,不過蠢蠢老朽,想是未曾修出金丹。它的一身老肉是吃不得的,只可取骨入藥,或制迷香。” 陳瞎子謝過,接了老狸尸體。他知道在中國古代的“圓光”可分真偽兩派,基真者,在圓光的過程中確實可以看到一些東西,所見人物也都可以識別,只是需要請神送神,符咒多達數百道,非常繁瑣奧妙;而假圓光術則是江湖術士行騙的鬼蜮伎倆,先以堿水圖人形于紙,噴水便可現形。 而這老狸以荒墳為窩,常年用唾液尿液圈繞在四周草木,無色無嗅,只要進圈便會被老狸迷了心智,是一種障眼法,除非有外力介入,受困者才會清醒過來,否則只能任其宰割了,就像是真正的圓光術一樣。老狸子也是集中全部心神施術,使人神智不清看到一些奇怪的場面,可一旦受術者清醒過來,施術者就會自食其果,那只老狸年老狡猾還能逃開,而那小狸子便承受不住,吐膽而亡了。 有了這黃妖的骨頭碾成粉,服用後可以破去各種幻術,于是陳瞎子拎了老狸尸體,別過了三個搬山道人,此時天色已經微明了,覓路回了嶺上的奶奶廟義莊。說罷就請那洞人向導帶路,誰知那熟苗卻說什麼也不肯了:“好教各位客官知道,別看老熊嶺蠻荒閉塞,可咱這瓶山的景色之奇,確是天下別無二處,不過在此看看也就罷了,如何敢到山上去?想那山頂生長著靈芝和九龍盤,常常棲有巨蟒,等閑上去采藥的也是有去無回。而那山洞里更有一座古墓,百年前地震,瓶山古墓裂開幾道縫子,里面寶氣逼人,有許多股盜墓賊和土匪想進去發財,結果還不是進去幾個死幾個,從無一人能夠從墓中出來。都說那山里埋了尸王,諸位都是本分的生意人,好端端的何必要去那個猛惡所在。不如聽我的良言,到此為止,也好早歸故里……” 羅老歪聽得不耐煩了,一腳踢翻了向導,掏出轉輪手槍頂在他頭上:“*你***,把招子放亮點,誰是本分人?你這蠻子在山里就沒聽說過我屠人閻王羅老歪的威名?讓你帶路就帶路,再他娘的多說半個字,老子先一槍揭了你的天靈蓋,回去再殺你全家!” 羅老歪是湘陰的大軍閥,做司令之前實是殺人如麻,在當地,聞其名小兒不敢夜啼,不過在湘西老熊嶺這閉塞之地,那些洞人誰又知道他羅司令。 可有道是名頭不如槍頭,轉輪手槍冷冰冰的槍口頂在腦門子上,那洞人驚得險些尿了褲子,這才知道這伙客商都是響馬子,一個不對付,瞪眼就宰活人,哪里還敢不從,連忙顫巍巍地答應了:“好教……好教諸位好漢得知,上山要先拿些木棍,打草驚蛇……” 不等向導把話說完,羅老歪便又踢了他一腳:“聒噪什麼,你這厮就是撥草驚蛇的棒子,你給老子在前邊蹚著草走!” 陳瞎子向來以替天行道之輩自居,雖然看不慣羅老歪身上霸道的匪氣,但他們之間是互相利用的關系,誰也離不開誰,也只好對他的行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任由羅老歪押著那熟苗,去瓶山上看那古墓裂開的縫隙。一路下去,繞山走到瓶山的山口,這里有一座巨岩中空形成的天然石門,當地土人稱其“地門”,與天門山上的“天門”齊名,從中穿過就算進了山口。這座瓶山四周峰林密布,山體雖然比那些巍峨的大山小了許多,但少說也是座數百丈的石山。 在近處一看,原來整個山就是一大塊暗青色的山石,石色暗青性屬陰寒,觸之生寒,與周圍的地貌地質截然不同,天地造化的鬼斧神工,使這塊自打開天辟地以來便存在的巨大青石,化成了酷似一只大腹古瓶的形狀。底座陷入大地,整個瓶身狀的山體向北傾斜欲倒,後山斷崖就這麼欲倒未倒地凌空傾斜了幾千向萬年,千分的絕險之中帶著萬分的離奇,形成了一道奇險兼備的罕見景象。 由于山體過于傾斜,岩山下墜的力量,在若干次地震後,使山勢向陽一側出現了無數大裂縫,細小一些的裂縫被山風帶來的泥土填滿,生長著一道道間隔開來的植物帶,沒裂開的地方仍都露出暗青色的岩體。那些綠色的草木點綴其上,如同古瓶上繪的圖案紋路,深淺有致,錯落連綿。 那些個極寬大的裂縫,卻未被泥土覆蓋,在瓶形山體間形成了十余道巨大裂隙,如同刀劈斧切般直裂下去,山隙內云霧鎖掩,深不見底,危崖兩側奇松倒掛,絕險無比。 這瓶山形勢地貌,陳瞎子、羅老歪等人早已在老熊嶺的高崖上觀看過了,大裂縫間都有古時所造的石橋相連。眾人沿路上山,人和山比起來,小得如同爬在大瓷瓶上的螞蟻。從山口處便有條寬闊的青石古道,大道借山勢扶搖直上,穿過道道層層的叢林斷崖,曲折蜿蜒分布著九十九彎,彎彎相連,層層疊起,宛若蒼龍盤旋,直通天際。 眾人上山之時,天氣便有些陰沉,走至半山腰的時候,原本山間的虹氣都已隱去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雨霧迷蒙,細雨如絲。大青石山路被水汽遮蓋,到處都滑溜溜的,雨霧漸起,山形樹影都朦朧起來,變得模糊不清。 眾人被天上落下的細雨薄霧攪得心煩意亂,又擔心山濕滑發生危險,正想找個地方避避,可這時,太陽卻突然擠破了云層,霞光萬道照在山間。幽深處那些山石林泉,神奇地全部映在眼中,一草一葉都看得清晰無比,而未及細看,就在一瞬之間,山谷中彩霧升騰,又把幽深僻靜處遮蓋吞噬。 陳瞎子等人站在山腰望著山中奇景,只見半空云雨起于方寸咫尺之間,幽壑林泉現于彈指一揮之際,都暗自贊歎,這瓶山真是處煙云變幻奇景掩映的神仙洞府,先前誰又能想到在窮僻蠻荒的老熊嶺中,竟有如此真山真水。 這傾斜歪倒的瓶山上,共有兩處山巔,一處是比較平坦的瓶肩,這里也有一道極寬的山澗;另一個制高點則在瓶口,上面奇樹怪石,古壁削立,是處奇絕險絕的所在。眾人站在瓶肩上環視良久,也未見有什麼巨蟒,而且那向導這輩子從未上過山來,對瓶山的事情也都是道聽途說,根本不知古墓的裂縫在什麼地方,氣得羅老歪想就地一槍崩了那向導,多虧被陳瞎子攔住。 陳瞎子見山上有土之處林木茂密,沒土層的地方則都是一體的暗青巨岩,用“望”字訣的觀泥痕辯草色之法,根本難以查知古墓地宮的方位,而且瓶山堅固,非是尋常土嶺,要漫無目的地一層層卸至地宮墓道,怕是動員數萬兵馬也難做到。 如今只好試試“聞”字訣。他讓眾人來至山顛處的深澗,只見深處白霧彌漫,難測其底,就俯在山壁上,讓羅老歪對著山澗開上幾槍,以便施展手段,探知山中古墓的大致方位。 羅老歪將他那支大口徑的轉輪手槍對准深澗下方,一扣板機就開了一槍,槍聲在山谷中回響良久。陳瞎子借機施展“聞”字訣中,聽風、聽雷的“聞山辯龍”之法。他生來就是五感敏銳過人,普天之下,再無第二人有他這身本事,此時貼在壁上傾聽起來,遙聞山底空鳴,似有一處大如城郭的空間。 隨著羅老歪六發子彈射入深澗,陳瞎子已大致聽出了幾條墓道和三座地宮的輪廓,多半就是那片被占為元人墓穴的山中道觀殿宇所在,其中最大的地宮,就在山巔裂開的這道深崖下。 羅老歪見瓶山果有古墓,而且地宮入口確在這絕壁之下,而且竟然“大如城郭”,那他媽得有多少金玉寶貨!常言道:“豐財厚葬起奸心”,他此時便有些等不及了,見其余的人都在同陳瞎子俯瞰深澗,正好啞巴昆侖摩勒背著的一個竹筐撂在地上,里面裝了些干糧水壺,以及成捆的繩索,羅老歪就探手裝繩索取出來,扔在那熟苗向導眼前,逼著他用長繩墜下去探探地宮。他一臉冷冰冰的神情說道:“好教你家羅帥看看,古墓中是怎麼個有去無回,你這蠻子若是牙迸半個不字,可別怪羅帥管殺不管埋。”說完就把那苗子向導拖到崖邊,使勁向下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