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藏寶盒
我們潛入沉船,都沒攜帶配重的鉛塊,只有抓住船內固定之物,遇到無著落處,便以潛水刀插入鋼鐵的縫隙里,借力逐步潛向深處,此時身後巨鯊猛追而來,船體忽然從中裂開一條大縫,眾人身子隨之一震,心知不妙,回頭看時,又有數條鯊魚從剛剛斷裂的船身,游進了這座奢華的游輪大廳。

一頭虎鯊來勢洶洶,蹭到了白色巨鯊身上,那白鯊被船體的震動所驚,正有股難以名狀的邪火,龐大的軀體一甩,帶動的水流將身後幾條鯊魚卷得歪歪斜斜。我見這是個空子,眼下除了瑪麗仙奴號的貨艙,更沒別的地方好去了,對其余三人連連揮手,潛水小組的成員們頭也不回地迅速穿過了中央大廳,兜得小半個圈子,魚貫潛進了後部一處像是廚房的船艙。

到了艙口,古猜仍不死心,還在不斷回頭看著身後的鯊魚,大概想要過去拼個魚死網破,使白刃見血。我按住他的腦袋,硬將他推進船艙,俗話說“土幫土成牆,人幫人成王”,在如此危險的情況下,任誰都要避其鋒芒,單憑你一個十五六歲的龍戶,又怎麼對付得了這麼多凶殘的鯊魚,現在豈是逞能的時候?

我記得圖紙上這間船艙有兩個出口,連接大廳的只是其一,另有一側通向底艙,是前往貨艙的捷徑。等斷後進入其中,但見廚房里面更是一片凌亂,鍋碗瓢盆各種灶具東倒西歪地到處散落。我想要把洞開的艙門反鎖了,那巨鯊雖然厲害,卻也不會輕易撞破關閉的艙門,但艙體微有扭曲,那道門卻是再也不能合攏。

我靈機一動,和胖子兩人把廚房里最大的櫥櫃斜頂在門上,這時門外的鯊魚已經跟到了門前,撞得碗櫥中的拉門全部散開,里面無數破碎的瓷碟子稀里嘩啦地滾了出來,但櫥櫃被艙體和艙門之間形成的夾角支撐,一時還不至被鯊魚破門進來。

胖于隨手在廚房里亂翻,拉開一層肉櫃,從中扯出半扇腐爛的豬肉,就推在門前,他可能還指望鯊魚進來之後看見豬肉就不咬人了。我心想你他媽的這才是當代天方夜譚呢,事到如今還能想出這自欺欺人的辦法,我估計這些鯊魚來者不善,很可能就是附在古猜背上之物引來的,否則它們也不會對潛水員如此圍追堵截。

我抬手揪住胖子,讓他不要白費心機了,看這廚房也不穩固,還得繼續往沉船深處退,貨艙應該是船體後部結構最堅固的區域,尋路撤到那里面再作道理。

四人在後半截沉船中轉了一個來回,終于在一處鐵梯下的“丁”字形通道里,找到了最底部的貨艙。瑪麗仙奴號游輪屬于一位南洋大富豪,此人是走私販毒發的家,後來逐步做起了古董文物生意,這人不像明叔那樣什麼錢都賺,不是價值連城的東西根本不碰,海底的青頭,墓中的明器,凡是經他手里過的,幾乎件件都是國寶秘器。

他這艘船不同于一般的游輪貨船,除了用來享樂之外,也是用來走私販賣古物的一件交通工具。所以貨艙不大,但卻是全船防護最為嚴密的部分,艙體密閉,防水、防火、耐壓,大到銅鼎,小到夜明珠,都可以在里面找到相應的位置,得到妥善保存。

據船上幸存者回憶,游輪在颶風中迷失了航向,遇到海難後,船體下沉很快,甚至沒有來得及疏散逃生,幾乎所有的船員和乘客都魂歸大海了。這間貨艙里的東西,十有八九還留在原處沒有被動過,如今沉入歸墟,已是無主之物,誰撈出來就是誰的了。

貨艙前的通道里,大部分沉積物都湧到了這里,海水汙濁,顏色更深,潛水手電的照明范圍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唯有使用氪氣燈泡的“波塞冬之炫”強光水下探照燈,才可以穿透七八米的水波。不過這種探照燈耗電量大,一旦連續使用,隔不了多久便要在水下更換電池,所以潛水小組只攜帶了一架探照燈。

我們只好完全依靠僅有的強光探照燈,四個人相互間保持著極近的距離,看明了周圍地形,摸到密封的貨艙邊緣。鋼板門仍是牢牢關著,側面有六道完好無損的鎖栓,像是一個金屬的大棺材。

胖子是撬棺破門的行家里手,摸了摸鎖栓的粗細和牢固程度,對我們挑起大拇指,示意拆開艙門不成問題。私人游輪里的貨艙就像是個保險櫃,不過這保險櫃只是為了預防萬一,防備的都是擰門撬鎖的小偷小摸之徒,船主做夢也想不到有人用液壓破拆器來硬性拆門,在金剛石鏈鋸的切割下,區區幾道鎖栓根本起不到什麼保護作用。

我打個手勢,讓胖子抓緊時間拆掉艙門,並帶著Shirley楊和古猜守住船底的通道設置防線,魚箭都上了膛,一旦有鯊魚過來,在這狹窄的水下空間內,兩支魚箭輪流射殺,盡可以守得一時三刻。

古猜用氣螺換了口氣,握著龍弧短刀警惕地注視著水下動靜,他並沒有察覺到背後有什麼異樣,不過我看到那片黏在他文身上的黑色海水,依然存在,不知是不是這底艙的水中太暗,還是那片黑水越來越多,他整片後背都如被墨所染,比先前在船長室中要嚴重多了。

Shirley楊也發現了這一異狀,我對她擺了擺手,表示我也沒辦法,不知道古猜背上究竟有什麼東西,抹也抹不去,擦也擦不掉,也許正是這船上死者的亡靈附在了他身上。在進一步確認真相之前,只好靜觀其變,或是等回到水面再想辦法,可惜這次出海,我們來得匆忙,竟然忘帶黑驢蹄子了,否則即便是在海底,按到他背上一試,便知是鬼是邪。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胖子終于解決掉了艙門上最後一道鎖栓,我暗中感謝撈青頭的祖師爺漁主保佑。大伙一齊動手撬開艙門,我隨即將探照燈的燈頭指向其中,這秘密貨艙內部尚有一道閘口,開啟之後,海水立刻跟著灌了進去。

貨艙內的結構像個大貨架,擺了三個古樸的檀木大盒子,秦王照骨鏡不知裝在哪個之中。我把探照燈交給古猜,讓他幫我們舉著照明,Shirley楊則握著魚槍防備有鯊魚接近。我和胖子動手去撬那些木箱,檀木能防蟲防潮,所以收藏古玩的行家,都喜歡將古物納入檀木制造的藏寶盒里,這種東西我見過不少。

我分別用手一晃,便知三個檀木匣子里有一個是空的,隨手撇到一旁,撬開另兩個。其中一個里面裝了一套翡翠寶衣,用探照燈一照,在漆黑的海水中依然掩蓋不住流光溢彩,整件衣服嵌滿了珠寶,看那款式奇特,並帶有強烈的宗教特征,極為罕見。

我多少懂些佛教的典故,可能這套翡翠寶衣是泰國等佛法昌盛之地,給寺廟里金身佛像穿戴供奉的衣龕,只有職位極高的僧侶在佛教傳統節日中,才有資格給金佛穿戴,供帝王貴胄朝拜焚香。普通老百姓在一生當中,連看它一眼的機會都沒有,這是名副其實的天衣。

我心頭一陣狂跳,這件青頭實在有夠燙手,其實盜墓摸金就是奔寶貝去的,不過世上之物,能稱之為“寶”的,也分好幾個檔次。普通的明器已是價值不凡,交易出手可獲暴利,不過有些世上罕見罕有的神器,即便弄到手里,也不一定能賣得出去。那種價值連城的東西,根本就不應該落在凡夫俗子手里,這套天衣,也不知道是東南亞哪處寺廟里的鎮寺之寶,竟會落在此處。

我和胖子對望了一眼,心想同樣都是玩明器撈青頭的,可你看人家這游輪船主倒騰的都是什麼貨色,還是他媽的老資本家們有本錢,而且可謂是賊膽包天,連佛爺的東西都敢私自販運,就不怕遭雷劈天誅,也難怪這船好端端的就會迷失航向遇到海難。如今讓摸金校尉撿了現成便宜,回去真得給祖師爺燒幾炷高香了。

胖子更是按奈不住心中的激動,幾乎手為之舞,足為之蹈,而且他毫不矜持,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伸出手來就卷了翡翠寶衣,塞進挎在身上的潛水攜行袋里。我拖過第二個藏寶盒,這時滿腦子里還盡是天衣的珠光寶氣,隨手撬開盒蓋,為了防備鏡背朝外,眾人都閃在了側面,檀木藏寶盒剛一開啟,突然就覺陰暗的水中寒意逼人。雖然身上的潛水服可以有效防止低體溫症,但竟似抵擋不住檀木匣子中湧出的一股陰寒,像是三九天喝了一大碗冰冷的雪水,全身不由自主一陣顫栗。

這種感受除我之外,其余的三人似乎也有,所有人的目光都隨著探照燈落入木匣之中。只見一面古老的銅鏡,端端正正地就擺在里面,鏡面磨損得比較嚴重,已是模糊難辨,四周有銅鑄的魚龍紋路,底部的左側是一條傳說中東海才有的四腳魚,這種四腳魚形似人體。面目十分可憎。在海水中托舉著古鏡,銅鏡造型並不對稱公正,卻有一種鬼斧天工所造的神氣之美。

以前在北京潘家園,大金牙曾經跟我說過,世上值錢的古董,幾乎件件都是獨一無二的。它們經曆了千百年的歲月,被無數人收藏把玩,或是在墳墓中與世隔絕,造就了古物自身的風骨和性格。真東西拿在手里會帶給人一種“往事越千年,在滄海桑田世事變化中追古撫今的特殊感覺”,如果常年與古董明器打交道,這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就會更為強烈。在鑒別古玩真偽的辦法中,直覺是最關鍵,也是最難學會掌握的,甚至可以說這本事不是能學來的,如果不在古董堆里摸爬滾打個幾年,根本就不可能入門,憑的是自身的悟性和閱曆。

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大金牙那種對古物敏銳的洞察力和特殊的直覺,但藏寶盒在水下一開,那股仿佛來自冥冥中、無影無形的壓迫感,給了我們一個明確的信息:“無須加以鑒定,這面古鏡,肯定就是大秦鎮壓海中僵尸的秦王照骨鏡。”

我暗贊一聲,真他媽是件玩意兒,想不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貨真價實的寶物擺在眼前,觀之令人心慌。我還不太敢相信這是真的,而且為了這面古鏡,已經搭上了一條人命,從我的價值觀來看是不值得的。在一件稀世國寶,和一條普通蛋民的性命之間,我甯可選擇後者,但既然已經付出了代價,東西是肯定要帶回去的。

想到此處,我抬手抄起銅鏡,旁邊的Shirley楊趕緊將我的手按住,我知道她是怕我忘了秦王照骨鏡不可以鏡背一面照到活人。這雖是一個很邪門的傳說,但六合內外本就有許多人們無法理解的奇異現象,不可不信,也不可盡信。

我對Shirley楊點了點頭,讓她不用擔心,我自知這古鏡危險,小心翼翼地端在手中,准備要先用錦緞裹起來,然後納入攜行袋里帶出水面,在回去之前這袋子我就不離身了,古鏡也絕不取出來,等交到陳教授手中,就算了卻掉一樁大事。

眼看我們這次出海目的就要達成,可這沉船偏又出了岔子。傾斜的瑪麗仙奴號船首,一直被海底廢墟遺跡所支撐,在船體中部開裂後,後部船身受到海底潛流的帶動,漸漸沉入了水底那艘古代帆船的殘骸里,那腐朽不堪的木船終于承受不住,龍骨被忽然壓斷,瑪麗仙奴號頓時滑入深水。

船艙中突然好似天翻地覆,我們在里面感到一陣眩暈窒息,不知是不是我的水肺被撞漏了,咕咚咚冒出無數白花花的氣泡,探照燈碰在艙壁上被撞得接觸不良,也隨即滅掉了。在漆黑的水里,我手里捧的秦王照骨鏡,在混亂的晃動中落在了地上,等沉船落在附近的廢墟石柱上停住,我趕緊重新摸到銅鏡,所幸未曾失落損毀。

這時古猜在探照燈上一通亂拍,將接觸不良的水下探照燈重新拍亮了,光線一閃,我下意思地看了一眼手中的古鏡,剛才在水里黑燈瞎火,只顧著將它撿回來,卻沒注意鏡身反正,一看之下,頭皮當時就麻了一麻,秦王照骨鏡的背陰之面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