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觀龍圖(下)
丁思甜也說:“對啊,古代農民起義,都是先要盜挖帝王皇陵,這也表現了農民起義軍蔑視封建王權的大無畏精神,並與他們勢不兩立的決心氣概。”不過丁思甜雖然口上這麼說,但她畢竟是女孩,雖然當過紅衛兵,終歸不如我和胖子二人膽大包天,對古墓有些畏懼心理難以克服,向我打聽古墓中都有什麼? 我剛進這條地道的時候心里有些慌,但走了一段,已經逐漸適應了這隧道中壓抑黑暗的環境,膽子又壯了起來,被丁思甜問起墓中都有什麼,便半開玩笑地說:“可能跟皇宮似的吧,有好多雕刻噴泉什麼的。”突然想起在大興安嶺深山見過古墓鬼市,于是又填油加醋的給他們形容道:“那些雕刻全都是古代女人,不光長得挺順溜的,還都光著腚不穿衣服,是裸體雕刻,都是大理石的,我在山里親眼看見過。” 胖子和丁思甜對這些事一無所知,不知我所言是真是假,大眼瞪小眼地接不上話,我繼續跟他們說:“現在得明確紀律了,一會兒萬一真進了古墓,咱們不能意氣用事,就算是盜墓也不准毀壞文物古跡,開槍動刀的不能朝著牆上的裸體,尤其是小胖你,絕對不許你在里面隨便亂摸大理石雕刻的裸體宮女,那可都是老粽子留給咱們無產階級的。” 我說得鄭重其事,把胖子唬得張口結舌:“向毛主席保證我絕對不摸,反正咱是光看不摸,誰摸誰是孫子……哎,不對啊,咱們也是無產階級,咱為什麼不能摸啊?” 這時丁思甜插口問我:“列甯同志,你真能確定這滿是老鼠的地洞是座古墓嗎?”我無奈地說:“其實我也不知道,剛才是怕你們緊張,才胡扯幾句讓你們安心,要說正經的,我看這里既可能是古墓,也可能不是古墓,至于這究竟是什麼地方,只有天曉得,鬼才知道。” 胖子氣得咬牙切齒:“老胡你剛說的原來都是廢話呀,什麼叫既可能是,也可能不是?”說著話,我們已經不知不覺走到了隧道的盡頭,這里已經沒有了古樸殘破的大石磚,而是一個穹形的天然洞穴,洞穴也不甚大,約有百余平米,圍著這洞穴一圈,是一個挨一個的隧道,規模形制都與我們進來的那條相同,身處其中,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 我和胖子抬老羊皮走了許久,胳膊都有些酸麻了,發現走到這里四周竟然有許多岔路,一時不知何去何從,于是就先把他放下,老羊皮迷迷糊糊地嘴里說著胡話,好象還在惦念著他的牧牛和馬匹,這一翻連拖帶搬,可能也幫他消了食。 丁思甜挑燈看了一看,憂心忡忡地說:“這簡直是個地下迷宮啊,咱們是不是進了地下迷宮的正中心,為什麼所有的隧道都通向這里?” 我揉著發酸的膀子看著四周,也不知這是什麼地方,肯定不是古墓,也不會是什麼地下迷宮,洞穴周圍的隧道,是呈放射狀分布的,我數了數,總共是十條不多不少,我們越看越是覺得這洞穴布局奇特,這洞中立著一面石牆般的天然翠石屏,圍著石屏地面的泥土中,半埋著許多巨石,石頭的形狀不一,大小也不相同,埋得雜亂無章,瞧不出其中有什麼奧妙。 胖子一看就說這埋的是大理石嗎?不是說有石頭雕刻的女人嗎?怎麼都刻成土豆了?我沒去理睬胖子的戲虐之言,心中不禁納悶,誰吃飽了撐的在山洞里埋這麼多大石頭干什麼? 正當我暗暗稱奇之時,丁思甜按捺不住好奇心,提著汽燈走進那面光溜溜的石牆觀看,發現天然翠石屏上刻了許多圖案,這好象是一塊半截埋進土里的石碑,于是趕緊招呼我和胖子近前觀看。 那巨大光滑的石面上並無文字,但兩面都刻有精細的圖案,其上有些許剝落磨損,原本圖著的色彩也暗淡得幾乎沒了顏色,但並不影響看清上面的圖形,只是其中表現的內容實在是過于撲朔迷離,令人難以置信,我只看了幾眼,便覺得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了。 其中一面刻著一片起伏的丘陵,中間盆地是茂密的森林,看那地形特征,好象就是我們所在的“百眼窟”這片區域,丘陵周圍繪了個黑色的龍形陰影,如同一條張牙舞爪的黑色老龍,正吞噬著周圍的牛羊人畜,想到那些憑空失蹤的牧牛和野雁,我們都知道這石刻內容不假,只不過可能雕刻這幅圖畫的古人,也同我們一樣,僅知道這附近有人畜神秘消失,卻難解其中之秘,故此虛化了一個游蕩在天空的龍形陰影。 我們在草原上看到飛入云中的雁陣失蹤,隨後便感到耳膜疼痛,若非坐騎警覺,現在八成也被這畫中的龍形黑影吞了,可當時四個人八只眼,明明看到草原上空空蕩蕩,天空上並不存在什麼異常之物,為什麼人的眼睛看不見它?這龍影究竟代表什麼秘密?難道是一條古龍的亡靈做祟?古人留下的這個神秘的暗示,後人實在太難揣摩其中真相了。 胖子看得走馬觀花,沒覺得這石牆上古老的記載有什麼看頭,只隨便瞧了幾眼,便從懷中摸出一只皺巴巴的劣質新功牌香煙,坐到老羊皮身邊歇腳抽煙去了。 丁思甜的好奇心比我有過之無不及,看了這牆上神秘的圖案,心中全是疑問,就問我對此有何看法?我說首先我不太相信世界上有龍,雖然古時候有許許多多看到龍的事件,但是其中多半子虛烏有,我上初中的時候,記得有次在城郊出了件轟動一時之事,有山民在打井的時候挖出一條半死不活的龍來,當時有許多人都拿刀去割龍肉,還有謠言說,割龍肉可以,拿回家吃了也可以,但割的時候絕不能提到“龍”字,一提“龍”字,天上立刻會陰云密布雷鳴電閃,誰提過那個字,誰就會當場被雷劈死,還風傳屬蛇屬龍的人都不能去圍觀,反正說什麼的全都有,到後來真相被證實了,其實所謂的龍,只不過是山民挖井時挖傷了一條躲在地洞里的巨蟒。 這面繪有龍形的巨石,不知是古時哪朝哪代的遺跡,看來草原上牧民們對百眼窟附近有妖龍吞噬人畜的傳說,絕非空穴來風,我只是覺得那很可能是一種罕見的氣象現象,似乎當時還完全沒有被世人了解,但是究竟什麼樣的力量才能在無影無形之間將生靈化為烏有呢?憑我和丁思甜兩個,又哪里能參詳得透其中玄機,胡亂分析了幾句,都不得要領,只好做罷。 丁思甜轉去石牆的另一側,去看那面的石刻,我心中疑團越來越大,沒有立刻同她去看石畫,而是找胖子要了支煙,這新功牌紙煙,還是我們用套來的“黃仙姑”換來的,煙的質量很差,而且勁兒也大,非常嗆,就這樣我們還舍不得直接抽,在煙絲里混了一半干樹葉,把一根煙搓成兩根,抽一口就覺得神魂顛倒,如墜五里霧中。 我抽了兩口煙,覺得腦子好使多了,于是走到丁思甜身邊,同她一起去看巨石上雕刻的花紋圖案,但願這邊會有些有用的內容,可剛剛站定,只往那石牆上看了一眼,我手中的“混合型”香煙差點掉在地上,這一端竟然畫著“黃仙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