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牛虻(3)
丁思甜已經牽了三匹馬出來,聽到老倪的話就對他說:“您太多慮了,牛群不會跑進荒漠,最多是在草原上兜圈子,而且牧牛不管怎麼跑都是成群結隊,巴倫左旗的狼不多,少數的草原狼不敢打它們的主意,應該不會有別的意外,我們一定能完成任務,把牧牛一只不少的追回來。” 我看她牽了三匹馬,便問丁思甜怎麼你也要跟我們一道去西邊追趕牛群?據說那里很危險,你還是別去了。丁思甜倔強地說:“你們雖然號稱敢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但你們連馬都沒騎過,不會騎馬又怎麼去追牛?再說我是這個牧區插隊的知青,牧區里出了事也有我的責任,所以我當然要去。”說完她又去搬來幾副馬鞍馬蹬,我和胖子根本不會騎馬,只好認可,由她帶領。 這時“老羊皮”躊躇著走了過來,連三個知青都能為了牧區冒險接近“百眼窟”,都到這時候了,這把老骨頭還有什麼豁不出去的呢?而且最主要的是,萬一不僅牛沒找回來,知青再出了意外,那就更沒法交代了,他終于下定決心,讓兒子、兒媳去找另外幾群跑散的牧牛,然後留下來照顧好“倪首長”,並且修補牛圈羊圈,他自己也同我們三人去“百眼窟”方向追牛。 我們不敢怠慢,在另外一座沒被牛群踩塌的蒙古包里,找出些應急之物攜帶了,眾人便匆匆忙忙地分頭出發,生手騎馬確實需要一個熟悉的過程,不過我和胖子天生就對這種事適應能力強,加上有丁思甜和“老羊皮”的指點,沒走出幾里,我們已經基本上掌握了要領。 騎馬關鍵是不能跟馬較勁,馬匹快走和快跑的時候,小腿膝蓋和大腿內側用力夾馬,身體前傾,與馬鞍保持一種似觸非觸地感覺,並且跟隨著馬的跑動節奏起伏,千萬不能讓自己的身體發硬,四個人催動駿馬在草原上疾馳,如同在草海上禦風滑行,我和胖子心中大樂,心想這回可真他媽過足了馬癮,就沖這個,也不算枉費辛苦去追趕牧牛了。 炸了群的牧牛跑起來就不會停,而且剛才一陣耽擱,一時半會兒也追不上了,好在沿途蹤跡明顯,倒不必擔心追丟了,“老羊皮”擔心我和胖子耍過了頭,又沒穿馬靴,一旦從馬上掉下來,墜了鐙可不是鬧著玩的,只讓我們縱馬跑了一程,就逐漸減緩了速度。 我借這機會問“老羊皮”,那“百眼窟”的地名好生奇怪,卻是為何得名?“老羊皮”說他也不太清楚,只聽說那附近的草原上有許多窟窿,洞口大得出奇,都是干涸的水眼,地窟窿一個接著一個,可能就是因為窟窿多,所以才叫“百眼窟”,因為那邊失蹤的人畜太多了,所以好多年沒人再接近了,並不清楚是否真的如此。 “老羊皮”始終對“百眼窟”附近出沒的黑龍感到恐懼,我覺得大概是由于當年他兄弟的失蹤,在他心頭蒙上了一層陰影,心里有個解不開的疙瘩,我不知道如何勸他,只好安慰他世上並沒有“龍”那種生物,那只是一種古人創造出來的圖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