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節 故人來信
正文第五十二節故人來信

“項郎,雖然你不願意,可是現在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照你所估計的,小盤看來已經命不久已了,那後世的曆史會如何發展呢?”

紀嫣然昨天剛聽了後世的曆史,現在一切卻已經改變了,對于以後的曆史發展如何,她比少龍更加的無助。

“項郎,其實有件事情我怕你擔心,就一直沒告訴你。”嫣然見事已至此,就決定將心中的隱秘告之少龍。

“哦,什麼事情如此神秘,你不妨說說看。”少龍見她如此鄭重其事,心中也是十分好奇。

“項郎,就在我們離開秦國的時候,我發現一件離奇之事,項郎,你還記得義父所提的,代表小盤帝王行運的帝王星竟然出現了影子。而更加離奇的是,隨著我們的轉移,那顆本位星也跟著轉移,在秦上空所留下的那顆帝王星其實只是一個影子,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那個影子帝王星也日漸黯淡,昨天再看的時候,也只能約莫見個大概了。”

少龍心中大驚,嫣然話中的意思已經十分明白了,可是這卻是自己所無法接受的,猶豫著問道:“嫣然,你的意思是。。。。。。。”

紀嫣然正視著少龍的雙目,神情嚴肅的說道:“項郎,我知道你自己無法接受,可是這卻是事實,以往我們所看到的帝王星所代表的是你,而不是小盤。”

“嫣然,這只是你自己的看法,當年以義父的眼光,怎麼會看錯了呢?”少龍心中不願,只好強辭狡辯,可是語氣卻是那樣的無力。

“項郎,其實不用我說,你心里也已經明白了,而你所說的,義父當年其實暗下也早告之了我,義父說小盤之位很難長久,而那顆新興的帝王星,也很可能不是他的本位星,在小盤幼年的十余年時間內,那顆帝王星就無蹤跡,按說不管是王侯將相,還是販夫走卒,其本位星都是從一出生就有的,小盤也有其本位星,而且那顆帝王星由始至終,都只跟隨著你,不管是去魏國,還是去趙國,那顆帝王星都緊隨在你身邊,所以義父早就提醒過我了。”

"嫣然,不要再說了,即便事情如你所說的,可是我們早已退居大漠了,即使秦國發生再大的變故,我們也是愛莫能助,你說是不是。“

紀嫣然的神色並沒有因此而緩解,說道:“項郎,任何人的命運都早已注定,你的本位星就是那顆帝王星,雖然我不想你再涉足名利爭奪,可是我也希望你心理有個准備,免得事到臨頭,而慌亂失措。”

“嫣然,你不用再多說了,等會大哥他們起身之後,我想和大家一起商量,畢竟這件事有關整個烏家的得失榮辱,我不得不征求大家的意見,尤其是岳父,他一直希望烏家可以擺脫名利場。”

晌午時分,少龍他們還未來得及商量,一騎快騎就沖進了烏家堡,帶來了小盤和王翦的兩份信箋。

“末將李奇拜見上將軍。”來者也是少龍的舊識,王翦帳下的部將。

“李將軍快快請起。”少龍見狀,連忙就他扶起來。

“上將軍,末將受王上將軍之命,將此兩份密函轉交上將軍。”李奇將懷中的信箋取出,交到了少龍的手中。

“小俊,你將李將軍帶下去好好招待。”說完少龍就率先撕開了小盤的信箋。”

“師父見字如悉:

匆匆一別,業有半年之久,未知師父貴體是否安康。

當日訣別師父,弟子以為今生再無緣相見,可是天

不假年,小盤前日夜探王上將軍,不想受到刺客行

刺,而傷勢垂危,眼看命不久矣。

難則小盤尚未留下子嗣,而秦室王公無人可以委以

重任,小盤思索再三,惟覺師父為繼位人選,吾亦

知師父生性不喜名利,難則此事關系天下蒼生。

師父,小盤業已生命垂危,望師父盡早前來相見,

免得事情再起變化。

弟子小盤叩首”

而王翦的信箋上則寫著:

“三哥少龍見字如悉:

兄遷居塞外業有半年之久,弟日夜思念幾位兄長,

難則國事繁重,弟實難抽身前往探視,還望兄長見諒。

當日與兄訣別,兄長付弟以國事,弟日夜忙碌,不

敢稍有懈怠,辜負兄長期望。

不想事起突然,弟于八月十五家人宴席之中,竟然遭

受刺殺,一則前無防備,二則飲酒過量,動手之間手腳輕

浮,雖隨從侍衛及時救援,但弟已身受重傷,時間耽擱一

久,弟已傷重難治。

弟之不幸非止于此,大王于深夜探望弟,不想大王回

宮途中再遭刺客,大王之不幸皆由弟所起,大王雖也難治

豪情壯志,卻絲毫不減,決議托付後事于兄長,弟也覺此

議甚佳,今特遣部將李奇,將大王與弟二人之信箋,交負

兄長手中。還望兄長看在天下蒼生的安危上,出山助秦。

弟王翦拜上”

少龍看完信箋之後,就將信箋交付到紀嫣然她們手中。

而此時少龍才發現,李奇並未被帶下去,而是戰立一旁,少龍開口說道:“李將軍,你星夜長弛,還是下去休息一下吧。”

李奇阻止了上前招呼他的荊俊,向少龍說道:“上將軍,大王他們吩咐,一旦上將軍閱覽信箋之後,就將包袱中的東西交付上將軍,上將軍只要有了這兩樣東西,就可以進退自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