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節 遠去歸來
正文第四十六節遠去歸來

“項郎,你說發現趙康對我們有敵意?”烏婷芳意外的追問道。

這些天婷芳一直跟在嫣然旁邊,協助處理趙家的事宜,在她眼里,趙康無疑是一個慈祥的長者,而且由于烏家幫了他的緣故,對烏家的上上下下一直十分有禮。

少龍並沒有回答她,而是看著紀嫣然,等待著她的回答。

少龍知道這位嬌妻不但才藝無雙,而且心思細密,自己也有所不及,既然自己已經發現了趙康不妥之處,紀嫣然斷無不知之理。

“什麼事也瞞不過項郎,其實我也是前天才發現的,當日趙擎天自刎身亡,我就發現趙康有點不對勁,所以我就安排烏果和幾位追蹤好手跟蹤他,前天夜里大約三更的時候,趙康偷偷的溜到了趙擎天的墳前,按理說,趙擎天為了奪取他大哥的權利,私下發動叛亂,最後更將其軟禁,趙康自當恨他入骨,那何以深夜偷偷拜祭趙擎天呢,由此可見,他們兄弟之間的感情非常人可想。”

紀嫣然接著說道:“而更加奇怪的是,既然他們如此手足情深,何以當日趙擎天自刎之後,他竟然毫無悲傷之態呢,如果沒有所圖謀的話,他根本不需要隱藏自己的情緒。”

“好,嫣然如此細心,真是我項少龍的服氣。”少龍見嬌妻如此表現,心中大喜誇贊道。

“對了嫣然,既然已經發覺事有不妥,是否做了什麼安排了?”少龍此時已經十分肯定,趙康如此表現,皆因手足情深,雖然這是少龍最不願意看到的情形。

“我已經派遣精兵團的家將,分幾撥全天候的監視趙家堡。”

少龍心里尋思:難怪曆朝曆代,都不乏才智雙全的女子,可是真正能夠建立不朽功業,也不過是區區數人,成大事者最忌優柔寡斷,往往那些巾幗英雄,才智不讓須眉,可是在大事上往往優柔寡斷。

紀嫣然的才智無雙,心思細密,可是卻缺乏一點,在緊要關頭,沒有決斷的魄力,如果是自己發現趙康圖謀不軌,早就趁機鏟平趙家堡,至于後面的事情再慢慢處理也不遲,現在時間已經過了三天了,趙家雖然元氣未複,但是總算是喘了一口氣,對上烏家堡也有了一戰之力了。

“項郎,你臉色怎麼如此難看,難道我在這件事的處理上,出了什麼問題了嗎?”紀嫣然沒想到,剛才還滿臉喜悅的少龍,聽了自己的話之後,神色竟然變得如此快,就忐忑不安的問道。

少龍見她如此緊張,也覺得自己有點過分了,嫣然如此決斷雖然不和自己的意思,但如果她真鏟平了趙家堡,自己恐怕也未必會開心,自己需要的是一個萬般柔情的妻子,尤其在退居大漠之後,現在的一切都讓自己這些男子漢來抗吧。

少龍雖有心隱瞞,但見她如此情誼綿長,心中終覺不忍,最後還是將自己所顧慮之事全盤托出。“

”如此少來,還是嫣然有欠周詳了,不過事情卻也不象項郎想得那樣的嚴重,你剛回來還不知道,我們自從大敗趙家之後,短短三天之內,已經有近十個小部落投誠麾下了,之所以有如此效果,除了他們懼于我們的實力,還有一點就是我們烏家擊敗趙家之後,並沒有對趙家采取過激的行動,所以他們才甘心投靠,如果現在對趙家大開殺戒的話,我怕以後沒多少人會投奔我們。“

“雖然你說的是事實,可是現在拜火教之事還未解決,如果趙家再出什麼問題的話,到時候我們必定內外交困呀。”少龍雖然贊同嫣然的主意,可是他心中也有顧慮,趙家對他來說,只是一時之患,少龍真正在意的是拜火教,當拜火教卷土重來的時候,自己勢必要面對他們,要想早未來的爭斗中取得勝利,穩固的後方是必不可少的,如果那時趙家再發難,後果就十分嚴重了。

“項郎,拜火教之事你無須擔心,神火族有了先前的教訓,輕易不會在讓他們得手,到時候我們自然、有時間從容安排一切。”

“嫣然你也太看得起神火族了,車子家族的勢力其實不如何,想靠他們阻擋拜火教的大旗,無疑羊入虎口,我可對他們一點信心也沒有。”少龍苦笑道。

“車子家族自然無力阻擋,可是如果我們暗中幫助,也大有可為呀。”

少龍眼睛一亮,詫異的說道:“嫣然,難道你希望我們支助車子家?”

嫣然瞪了他一眼,嗔道:“你以為我想呀,一來拜火教是我們共同的敵人,幫助他們也等于幫助自己,即便他們不堪造就,最起碼也可以為我們爭取一點時間嗎,而且你把人家的一個黃花大閨女給騙了回來,總不至于見死不救。”

少龍連忙申辯道:“其實這事根本不怪我,我也不想發生,可是後來我也沒辦法了。”這件事少龍立場終究不穩,現在見嫣然提起,雖然急于申辯,可是卻說得語無倫次。

似乎天下的女子都喜歡看情郎窘迫的樣子,以紀嫣然如此才情也不例外,看少龍如此失措,紀嫣然心里十分高興,嬌笑道:“好了,你也不要解釋了,我知道項郎天生的情種,不知道有多少妙齡佳人為你傾倒。”

少龍知道自己說不過她,只好轉移話題道:“嫣然,拜火教的事情有了決定,那麼趙家的事呢,想必你也應該有了主意了吧。”

知道有時候開玩笑也要有分寸,紀嫣然也不想多為難他,說道:“趙擎天也是一個才智之人,如此情形之下,他雖然有意報複,也只能暗中謀劃,所需時日自然不短,以目前我們招安的速度,不需要多少日子,周圍的大小部落都會歸附我們,到時候趙家的那些外圍勢力,自然也就在我們控制之下,想要以目前趙家堡的人手,他們也掀不起什麼風浪的,而且到時候我們師出有名,自然不會遭非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