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二三、作客
芳甯不願去,她的丫環春燕勸了好久,仍改變不了她的主意。淑甯聽說後,對她道:“那家人都是有見識的,性子也平和,姐姐放心去作客,就當是散心了。整天呆在屋子里,悶壞了怎麼辦?”芳甯卻道:“我與她家本來就不熟,她不過是看在兩位妹妹份上順便給我下貼子,我去了,也只是呆坐罷了,倒不如留在家里看看經書。若是悶了,在院子里走走就是。”

淑甯勸了幾句,見她心意已定,暗暗歎息一聲,也不再勉強。

給富察家回了話,說只有二姑娘三姑娘去,管家們便開始准備她們姐妹出行的事。按照慣例,兩人各有一個大丫環跟著侍候。淑甯想到富察家的作派,便打算帶冬青去。可素馨卻很想跟著去玩,一直苦苦哀求淑甯,說甯願扮作粗使的小丫頭。淑甯被她纏得緊了,想到煙云也會以小丫頭的身份跟著去,便答應了,不過還是有言在先:“既然是你自己說的,那就照著小丫頭的樣子做,可不要怕受委屈。”素馨忙不迭應了,便高高興興地去尋長福。

到了出門那日早晨,淑甯與婉甯都穿上了年前新做的蛋青色夾棉緞面旗袍,只是一個穿著艾綠色的馬甲,一個穿寶藍色的,都披著石青的絨呢披風,看著好不清爽。兩姐妹坐一輛車,兩個大丫頭另坐一輛小車,還有小丫頭、婆子並四個家人跟著,陣仗也不算小了。

素馨早早換了身半舊衣裳,混在其他女仆里頭,迎面看到跟姑娘們出門的舅舅瞪著自己,便笑嘻嘻地上去求了幾句。總算是得到了默許。看著婉甯淑甯上了車,她瞄了車夫旁的空位一眼,心下暗想:“就算要做一天小丫頭。也未必要走路那麼辛苦啊。”便高高興興地往那邊挪,不料有人先她一步坐了上去。定眼一瞧,原來是煙云。看她那熟練的動作,怕不是第一回了。煙云挪挪身子,又拂了拂衣擺,回頭看見素馨望著自己發呆。便問:“妹妹這是怎麼了?”素馨眨眨眼,說了聲“沒什麼”,便乖乖跑到後面的小車上,看了那正打算爬上去地婆子一眼,便當著她的面坐到了車夫旁邊。那婆子干瞪著眼。

車里的冬青聽見聲響,探頭出來看見,要拉素馨進車廂,素馨進去後發現里頭比外面暖和,便坐穩不動了。外頭那個婆子一屁股坐上車轅。嘴里小聲嘟囔了兩句。

冬青問素馨道:“我還以為姐姐會跟姑娘地車呢,怎麼跑到後頭來了?”素馨瞄了俏云一眼,不說話。俏云本是個伶俐人。哪里不明白,便笑道:“是煙云那丫頭搶了先吧?你別見怪。她素日跟我們姑娘出門。一向是坐車前的,大概是習慣了。其實那個位子一點都不好。風吹日曬地,倒不如我們坐在車里暖和,又可以大家一起說說話。”

素馨其實並沒有那麼小氣,也覺得現在待遇更好,便笑著和冬青俏云說起話來。她還對冬青再交待了一遍出門作客的規矩,讓冬青小心注意。俏云也不藏私,把那富察家的事說了一些,又把自己跟主子出門的經驗傳授給她們。素馨與冬青畢竟年輕,很快就對俏云起了好感,都覺得這位姐姐親切和氣。

富察家屬鑲黃旗,住在京城東北方,從伯爵府出發過去,中間還要經過什刹海,坐馬車足足要走上大半個時辰。淑甯原先還很有精神地掀開簾子的一角往外瞧,時間一長,就覺得有些困,何況一路地房子和人也沒什麼好瞧的,便在車中閉目養神。

不知過了多久,她忽然被一陣寒風冷醒,坐正了一看,卻是婉甯掀起了半邊簾子正往外瞧,便問:“二姐姐在看什麼?”婉甯回過頭來笑笑:“沒什麼,再過一會兒就要到了。”然後放下了簾子。

過了一柱香的功夫,他們果然到了富察家。

富察家的府第看著也就是平常稍大些的宅子,論氣派還不及伯爵府,但門上侍候的家人,行事作派都與別家不同,淑甯從前來時就十分佩服。跟著人走過幾重房屋,欣然的院子到了,她就站在門前,笑吟吟地等著她們,旁邊站著一個穿粉色衣裳的女孩子,一雙大眼撲閃撲閃的,那就是烏雅家地寶鑰姑娘。

欣然微笑著福道:“佳客臨門,不勝榮幸。”她今日頭上只梳著簡單的兩把頭,隨意插了兩根鑲白玉的簪子,身上穿了一件家常地丁香色夾袍,衣擺下方淺淺地繡著一枝玉蘭,整個人越發顯得清雅大方。

淑甯與婉甯還了一禮,謝過她的邀請,不等她們站直,那寶鑰便迫不及待地拉過婉甯地手說:“你們少在這里酸了,咱們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又沒有長輩在這里,何必還福來福去地。”

欣然一笑,便把她們讓進了房中,叫人奉茶,略寒暄幾句,就請她們到花園里賞杏。

淑甯從那燃了火爐的暖和房間里出來,走進花園時忽然感到迎面一陣清涼之意,更有陣陣淡香傳來,令人心曠神怡。那兩棵白杏就種在花園入口不遠處地亭子旁邊,雖然只開了幾枝,花朵半開半合地,倒十分漂亮,映著早晨的陽光,枝上還帶了些露水,一閃一閃地。一陣風吹來,枝上的白杏顫抖著,格外惹人憐惜。

婉甯雖應邀來賞花,實際上是沖著朋友聚會而來的,只略觀裳了一番,並沒覺得有什麼趣味,便與同樣不太感興越的寶鑰攜手到旁邊的亭子坐下閑聊去了。

淑甯留下來看著那花,覺得從這個角度看過去,那杏花真是美麗,看著看著,不禁歎了一聲。欣然聽見,便掉頭問她道:“你為什麼歎氣?”

“沒什麼。只是覺得這樣看著,花真漂亮。”

“哦?”欣然笑笑,“其實是你此刻心情好。所以看著花也漂亮,若過一會兒再來看。心情不一樣了,只怕會覺得這花沒那麼美了呢。”

淑甯笑道:“世間沒有一成不變的東西。我現在看的花,過一會兒再來看時,已經與現在不同了,那心情有所變化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只要我在眼下這一刻。好好欣賞這花的美麗就夠了。”所謂世界是運動地,事物是發展變化的,她是從小學習辯證唯物主義哲學觀長大的好“青年”,怎麼會接受唯心主義地觀點呢?

欣然怔了怔,笑了:“你說得有理。”

兩人慢慢地繞著那兩株白杏踱了一圈,只略略交談了幾句。淑甯回頭看到婉甯與寶鑰還在說閑話,正打算走到她們那邊,卻被欣然拉住了袖子:“你跟我來。”

跟著欣然走了幾十步,便聽到有水聲。風中傳來另一種淡淡的香氣,越往前走,香氣越濃。直到她們拐過一處假山,淑甯才看到前面是一汪水潭。岸邊搭了十來米地棚子。種了滿滿一片藤蘿,眼下還只是青綠居多。夾雜著十來縷新開的紫色花串。

欣然道:“如今還太早了,再過半個月,只怕這花就要開滿了,到時候我再下貼子請你來賞花,可好?”

淑甯微笑:“固所願爾,不敢請爾。”

二人又看了幾眼,才往回走,繞過假山時,淑甯發現山上有幾株香草,長著紅紅的小果實,十分可愛,便多看了幾眼。回過頭來,只見欣然笑著看自己,便有些不好意思,但欣然卻似乎心情很好,示意她跟著繼續走。

回到亭子時,那兩位還在說話,欣然歎道:“你兩個真是暴殄天物,放著這樣好花不賞,卻去說些什麼東家長西家短的。”

寶鑰笑道:“我們已經賞過了,只是不像你們這樣要看了又看罷了。我正和婉甯姐姐說幾位熟悉的姐妹選秀地結果,好幾位已經定了人家,都在准備出閣呢,只可惜婉姐姐沒法去觀禮了。”

欣然有些哭笑不得:“哪有姑娘家像你這樣,整天把別人的婚事掛在嘴上的?別讓人聽了笑話。”寶鑰撇撇嘴:“姐妹間閑聊罷了,這有什麼?姐姐不也是快要出閣了麼欣然臉紅了紅,道:“外頭涼,咱們回屋去吧。”

走回欣然住的院子門口的時候,丫環銀屏突然從外頭走進來請欣然借一步說話,其他三人便在旁邊等。只見欣然聽完銀屏的耳語後略皺了皺眉,低低吩咐了兩句,便又微笑著回來跟她們一起往回走。

回到屋中坐下,欣然又命人上點心,然後笑著對婉甯淑甯道:“上回在你們府里,嘗了好幾樣新奇的點心,我這里是做不出來的,但這當季的糕點倒還有幾樣,你們也嘗嘗味道如何?”

打開點心盒子,卻是一樣榆錢糕和一樣藤蘿餅,都做得很精細。淑甯拿起一個藤蘿餅嘗了嘗,酥松綿軟,香甜適口,果然不同凡響。

她對欣然誇獎兩句,欣然只是笑笑,又打開另一只八寶盒子說:“這是四九記地果脯,雖是去年的果子做的,味兒還好。”

“四九記?”淑甯沒聽說這家店鋪。

“是京里做果脯最有名地店。”婉甯說道,“原來只是一家小店,現在已經做得很大了。我認識他們家的少東家,是個很精明能干地人,我還給他們提過些意見哩,他都一一照做了,如今他們光是在京里就有四五家分店,外地也有好幾家,做地果脯,足足有六七十種,而且其中還有一些顏色很漂亮的。”

寶鑰睜著大眼問道:“是不是有一種粉紅色地桃干,我最愛吃那個了,也不知是用什麼染的,顏色忒好看。”

欣然淡淡笑道:“你們說的是新四九吧?我也聽說他們如今做得很有名,只是我吃慣了老四九的口味,所以還是只在他家老店買那老八樣兒,新的口味倒是還沒嘗過。”

婉甯笑道:“很好吃的,你也買來嘗嘗?”

欣然仍是淡淡地笑道:“你這樣說,真值得嘗嘗了。”

寶鑰拉過婉甯談起那些色彩鮮豔的果脯,欣然沉默地揀了幾樣果脯吃,然後對淑甯笑笑。淑甯也嘗了幾塊,味道與伯爵府平日吃的很象,但味道卻要好一些,瞥了婉甯一眼,心想:“該不會是因為你的建議,讓人家店鋪犧牲質量增加“品種”產量吧?幸好是分開了新舊店,不然只怕人家好好的名聲都要被毀掉了。”

她與欣然兩個略談了些閑話,還就今年元宵節吃的湯圓餡料作了一番討論,欣然欣喜地用紙筆把她說的幾樣在廣州嘗試過的湯圓餡做法記了下來,然後道:“回頭讓人試著做去,等明年元宵,就有新花樣吃了。”

不等淑甯回話,卻聽得那邊廂寶鑰嚷了起來:“我都說過我們家跟她只是同族,並沒有什麼親近的關系了,為什麼姐姐總是問個不停?”

淑甯吃驚地望過去,只見婉甯漲紅了臉,辯解道:“只是隨便問問而已,你何必這樣生氣?”寶鑰睜著大眼氣鼓鼓地,甩了帕子道:“我已經說過很多回了,還以為你信了,誰知你沒一會兒又問我,在園子里時,你就不停地問我,到底怎麼回事啊?德妃娘娘怎麼了?你要不停地問她的事?”

婉甯紅著臉,吱吱唔唔地說不出來。欣然見狀忙拉住寶鑰道:“今兒你是半個主人,怎麼能用這種口氣對客人說話?有什麼事好好說就是了,快別生氣了。”然後又向婉甯陪罪。婉甯慌忙擺了擺手,便坐著低頭吃茶。

寶鑰生氣地走到另一邊坐下,不去理她。淑甯與欣然對望一眼,便坐到寶鑰身邊去,拿了果脯點心哄她,又慢慢問她些新四九的事。寶鑰聽說她在京城只住了一年左右,自出娘胎就在外地生活,大感同情,便把京中的各家名店介紹給她,心情也漸漸好了起來。

但她對婉甯還是有些怨氣,淑甯見狀,便只好早早拉著婉甯告別。欣然也不多留,直送她們出了院門。

婉甯一路上都不說話,中途還突然掀起簾子往外看。這回淑甯算是看清楚了,婉甯是在看遠處紅色的宮牆。她也沒說話,只是閉目養神,心想:“不管你打算做什麼,不要拉我下水就好。”

回了府,婉甯匆匆走了。淑甯走進槐院,卻聽得二嫫迎上來笑著對她說:“姑娘,蔡先生找到了,如今正在外頭花廳上呢。”

(最近越來越晚了,看看明天會不會好點?不過老實說,要寫這種文縐縐的東西,真的好難我沒那種氣質今晚幾位客串的書友,看能不能找到你們的客串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