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二二、社交
興保這次回府參加祭禮,其實有在親族中修補一下形象的意思,還想借機拉攏一下幾個同族的居高位者,畢竟他如今有了上頭那位,總要做點什麼。只是他之前鬧得有些不堪,晉保兄弟幾個又極會做人,把場子圓得潑不進墨去,幾乎全體親友都不齒于興保的行為。興保私下暗恨,便裝了一副老實人的樣子,四處招呼,難保就有人被他哄住了,以為他真有什麼委屈。

不過張保與容保卻一直留在興保附近,還常常與他一起同親友說話,言談間很是親近。晉保也常常擺出一副慈兄的樣子,在很多細節上十分關心二弟一家人,而且“毫不”張揚,只不過總有人發現罷了。若有人說興保不對,晉保還會幫著說幾句好話。這一番作派下來,人人都道他寬宏大量,張保容保兩人也是好弟弟。就算興保想裝作一副訴苦的樣子說兄弟們故意打壓才逼得他分家另過,也沒人會信,反而會更厭惡他了。端得興保背地里狠得牙癢癢的,卻又沒法子可想,最後無可奈何,只好陪著兄弟幾個上演這場兄友弟恭的大戲。

而索綽羅氏那邊,也是同樣的郁悶。她故意打扮華貴回府炫耀,卻沒有一個妯娌表示出一點羨慕的意思,那拉氏還皺著眉說她穿戴得太過了,有違制的嫌疑。雖然女兒那邊壓了幾個侄女一頭,但親族女眷之中不知為何出現了媛甯性情暴烈、刻薄寡恩的閑話,要真的傳揚出去,只怕對女兒的前途有礙。

夫妻二人一合計,覺得繼續待下去不是什麼好事,等大禮一結束。就收拾了東西帶著兒女奴仆走了,連大年都沒過完。

婉甯生了病,倒是避開了與二房見面的尷尬。等到他們一走,可能是別人地勸慰起了效果。或者是她自己想開了,她的身體慢慢地好了起來,臉上也重新有了笑。

她這一病愈,倒比從前穩重了許多,一些以前只是面上做個樣子。實際上很不以為然的規矩,她都乖乖守了。那拉氏見她如此,十分寬慰,心中暗暗有了主意,要讓女兒在未來兩年里成為名副其實地大家閨秀,不該做的事一樣也不許她再做了,而且也要開始留意合適地世家子弟,以防萬一。

淑甯除了留在槐院與家人在一起,便常去看望芳甯和婉甯。.16K小說網手機站wap,16K.CN.她總有一種感覺。婉甯似乎有了某種讓人不安的變化,在姐妹們說話時,常常說著說著就發起了怔。眼中偶爾會閃過一絲厲色,讓人不寒而。跳脫的行為是不再有了。卻不知怎的,喜歡問些京中各家王公權貴的情況。連她外公家佟氏一族都沒放過。淑甯本身也不太清楚,只把知道地一些告訴了婉甯,然後便和芳甯一起皺著眉,看婉甯咬著手指低頭盤算的樣子。正月里,有幾家與伯爵府世代相交的府第,女眷相繼要來作客。晉保與那拉氏十分重視,早早吩咐底下人備好一應物事,還讓三房四房兩家人在那幾天都不要出門。

原來這幾個府,爵位從國公到云騎尉(正五品)都有,都是在晉保祖父那輩起就與伯爵府交好的了,可謂是通家之誼。老伯爵哈爾齊年輕時襲爵之初,也是多虧了那幾家的叔伯幫襯,才熬了出來。算起來是幾十年的老交情了。雖說各家有各家的造化,這的飛黃騰達了,也有的漸漸敗落下去,但沖著老一輩地交情,面上依然是十分親近的。兩個老人過世時,他們幾家都是頭一天就過來拜祭了。

當初芳甯落選時,那拉氏也曾打過這幾個府的主意,可惜僅有地三位適齡的少爺中,有兩個是嫡出,家世也好,她實在沒臉提出來;而另一個家世敗落了地,卻說已經定了親,愛莫能助了。


客人上了門,三位太太兩位奶奶都一起陪著,言笑晏晏,絕無冷場,茶水點心,坐墊暖爐,丫環仆役,都十分周到,實在讓人賓至如歸。

既是女眷,當然少不得把諸位小姐都拉出來秀秀,暗中把別人家地女兒與自家的比一比。婉甯跟這些太太奶奶小姐都是極熟地,從她們的誇獎中找回了不少自信,大概是真的長進了,完全沒有失禮的地方,讓母親那拉氏十分滿意。

淑甯則是中規中矩,既沒有比人差,也沒有特別出彩的地方,不過得了個“端莊大方”的評語,焦點完全是在婉甯身上。佟氏三番四次地暗中給女兒做眼色,讓她稍稍表現一下自己,淑甯都沒有輕舉妄動。

佟氏私下問淑甯為什麼故意藏拙。淑甯道:“出風頭有什麼好?何況那幾家女眷,都與大伯母和四嬸兩家極熟,光是看她們對二姐姐的親熱勁兒,就知道她們更喜歡誰。雖說是世交,咱們家在外頭十幾年,與她們都不熟,彼此又不知道性情,還是不要掙這個臉吧?佟氏歎息一聲,道:“你是不是聽說了你二姐姐的事,因此心中害怕?其實有什麼好怕的?你的性子為人與她完全不同,絕不會落到那個境地。”

淑甯淡淡一笑:“我當然知道,只是二姐姐當年聲名雀起,就是在這些親友中得的名聲,女兒心中多少有點顧慮。女兒的好處,只要家里人知道就好,何必特地告訴人去,讓別人替自己揚名?”

佟氏想想,覺得也有道理:“如今正在風頭上,避一避也好,免得反被連累了。算了,我也沒什麼好爭的,如今我們日子過得正舒心呢,風頭就讓給別人出吧。”她自嘲地笑笑,伸出手指點點女兒的額角:“你這丫頭,自小就比別人有主意,額娘就依你。真不知道你肚子里哪來的這麼多彎彎繞繞。”

淑甯討好地笑笑,又給母親捶捶背。佟氏咪著眼享受了一陣,又問:“昨兒個給你的那瓶藥,有沒有擦?”淑甯忙道:“擦了,果然很有效,已經好了許多。”說罷就拉起袖子,給她看那已經消成了淡青色的指印。原來是婉甯那日掐的,婉甯本來留了不短的指甲,如果不是冬天衣服厚,只怕會被掐出血來。佟氏心疼女兒,見大夫開的藥效果不明顯,便特地送信回娘家要了一瓶祖傳的特效藥。

她道:“二丫頭死沒良心,你好意勸她,她卻把你掐成這樣,以後還是少接近她的好。這藥是你外公家的秘方,你多擦點,有剩就收起來。”

淑甯笑咪咪地應了。


雖說佟氏不再打算出什麼風頭爭什麼臉面,但畢竟對京中情況不熟,考慮到要在京城留上幾年,她也開始留意來訪的人里是否有可以結交的人。其中有一家子爵府,姓富察氏的,許是家風使然,女眷都是見識不俗,卻又不像沈氏那樣帶著清高的傲氣。佟氏覺得那位太太挺對自己的脾性,便順著對方的話題,與之交談起來。一來二去的,對方也覺得佟氏與自己氣味相投,便帶著三分熱情、三分親切和四分謹慎,與佟氏成了新朋友。

兩位太太見了一面,互相送過兩三回東西,然後佟氏又帶著女兒上門拜訪了一回,三房與富察家的友誼便算是定下來了。托這位富察家太太的福,佟氏又認識了他們家的姻親,伯爵府的另一家世交烏雅家的太太。就這樣,佟氏低調地踏入了京城貴婦人階層的社交圈子。

兩家母親成了朋友,身為女兒的淑甯也認識了富察家的小姐欣然。欣然今年十五歲了,經過選秀,被指婚給一個宗室子弟,婚期雖還未定,但極有可能是在六月。這位小姐相貌只是清秀,圓圓的臉,很有福氣,身材微豐,給人的感覺,可以用一個“溫”字來形容,說話輕聲細語,性子也是柔柔的,似乎永遠不會生氣。

但她的溫和與芳甯是截然不同的,芳甯性格偏軟弱,又因為灰心而對外界事物表現冷淡,可欣然卻是個極熱愛生活又極講究細節的人。待客的零食小吃,雖然都是尋常品種,她卻每一樣都細究到了產地和工藝流程;穿在身上的衣服鞋襪,什麼料子適合做成什麼物件,又該用什麼熏香才合適,她一律如數家珍;丫環們收拾衣箱櫥櫃,該怎麼收拾才最能節省空間又最方便取東西,她也能娓娓道來;春天哪種花在什麼時候種下最好,夏天哪種樹的果子能做出好點心,秋天哪種花草適合泡茶,冬天又該在屋里插什麼花,她每一樣都知道。

淑甯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類型的千金小姐,對方的講究,並不是講究東西的珍貴程度或是價值幾何,卻又顯示出一種與眾不同的世家氣度。欣然舉止得體,言語溫柔,但一切卻又表現得象喝水吃飯一樣自然,讓淑甯心下敬服。

兩家陸陸續續地來往著,等淑甯在伯爵府過完正月,回房山住了幾天,又再回府里來的時候,富察家送來了一張梅紅小箋。欣然邀請伯爵府的三位姑娘前往她家,觀賞花園里新開的幾株白杏。她同時還邀請了自己的表妹,烏雅家的寶鑰小姐作陪。

(今天不是我偷懶,今天有些不舒服,寫不了那麼多了,請原諒我吧不過加班是結束了……某L頂著鍋蓋爬走

(再冒險上來問一聲,水陌輕寒大人,你的第三炮什麼時候出?我先把前兩個放上來了……再次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