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二零、征兆
雖然覺得很有面子,但顧及到那拉氏的感受,佟氏還是稍稍收斂了些,不再顯擺女兒的本事,在一起理事時,雖然還是會偶爾問問女兒的意思,但基本上都是以妯娌三人的意見為准。

淑甯這些天都聽從佟氏的吩咐,多聽多看,少說話。看了這三位太太的理家過程,她還真學了不少東西。雖然平時有佟氏教導,但一個三四十口人的“小戶”人家,和幾百口人的大府比起來,事情當然沒那麼複雜,而且,如果把平時的家務管理比作現代企業管理中的行政、人事和後勤工作的話,過年前後的家務,則更多的是公關了。

這恰好是淑甯很不擅長的地方。以前聽母親管家,過年過節時給朋友或父親的上司同僚送禮,其實都是小意思。這大家族進行公關活動,不但要注意不同品級、爵位、交情、關系的人家要送不同的禮,還要注意收禮的人之間的關系。比如某某國公家妻弱妾強,送禮時既要叫那個妾滿意,但又要不能越過正妻去;再比如某兩位大人與晉保關系差不多,但互相之間卻有矛盾,給他們兩家的禮絕不能讓兩人覺得厚此薄彼。諸如此類。

淑甯覺得這太讓人頭痛了,她哪里記得住這麼多戶人家的情況,所以只能呆坐著,看總管吳新登很厲害地背著京中各府第的情況。她算是明白了,以前看著這位管家好像沒什麼特別的本事,其實本事大著呢,果然能坐上這種重要位置的人,都不是什麼泛泛之輩啊。

佟氏大概也看出女兒不懂這些東西,皺了皺眉。想到她年紀還小呢,便不再勉強,讓她先退下了。淑甯暗暗松了一口氣。行過禮退了下來。

婉甯則是昨天就跑了,那拉氏見她實在幫不上忙。也爽快地放人。

淑甯正要回院里去,拐上小路前,想了想,便轉到竹院去了。她在回來後的第二天便去看過芳甯,對方也很歡喜地接待了她。只是這些天她都發現芳甯似乎有心事,常常說著話就開始發呆,問她怎麼了,也只說沒事。

但淑甯怎會看不出大堂姐有煩惱?只是陳姨娘雖然又病了,但已經好了許多,芳甯還有什麼可擔心的?不過既然對方不願意說,她也不去逼問,只是有時間便去陪著說說話,也好讓芳甯寬寬心。

快要走到竹院地時候。她發現有幾個丫頭躲在樹叢後說悄悄話,似乎是芳甯的丫頭在跟別人提起自家姑娘的心事,她心中一動。便坐在路旁地石椅上歇腳,旁邊的一叢灌木遮住了她地身影。那些丫頭就沒發現。

聽著聽著。淑甯不禁大吃一驚。

原來十一月底的時候,二堂嫂喜塔臘氏的娘家人來做客。曾經提到她家一個親戚有意要續娶一房妻室,打聽得芳甯的事情,知道姑娘實際上是清白的,人品也好,便想探探伯爵府地口風,若是願意,一滿了孝就來提親。

芳甯快要十七歲了,正是出嫁的時候,等守完孝,年紀就太大了,如果能早日訂下來,當然是好的。1%6%K%小%說%網不過那拉氏考慮到她不是自己親生,總得問過晉保的意思,便找話岔了過去,想著先告訴丈夫,派人去打探一下對方的情況再說。


誰知打聽的結果卻不太好。那個本是喜塔臘家一位姑奶奶的兒子,姓舒穆祿,已有二十七八歲了,雖是大家子弟,卻因父親早逝,家道大不如前。母親典當了陪嫁首飾,才為他謀了一個內閣典籍的小職位(七品),只是這人胸無大志,又不會鑽營,五六年了也沒往上升一級。

他原來娶過一房妻子,倒也門當戶對,而且頗有幾分姿色,只是人潑辣些。見丈夫沒出息,便總是罵他,連婆婆都不放在眼里,鬧得家里不得安生。後來這老婆的娘家哥哥升了四品,便不知從哪里找了些人來鬧,逼妹夫休妻。吵了幾個月,最後還是母親發了話,讓那男人寫了休書。

這前妻過了三個月,便嫁了一個地方大員做填房,出嫁當天還特地坐了花轎,敲鑼打鼓地從前夫門前經過。街坊鄰居都說她做得太過,那男人卻反而勸別人不要說她壞話,人人都道他是個軟蛋,被個女人欺負到頭上,連屁也不放一個。

那拉氏知道這些後,眉頭大皺。雖說對方脾氣挺好,芳甯如果真嫁過去,不會受氣,只是這人官職也太低了,性子又太軟,家境更是不好,除了門第,還真沒有哪樣配得上伯爵府地千金。不過想到芳甯很難嫁入好人家,那拉氏也不知該怎麼辦,于是便問晉保的意思。

晉保倒沒什麼,只是覺得對方官位低了些,兩夫妻商量過後,決定先觀望一段時間再說,畢竟還在孝中。

這本是夫妻二人私底下的盤算,也不知道是哪個丫頭婆子多嘴,將有人來提親地事透露給了陳姨娘,結果陳姨娘一聽說是個又沒前途又沒用年紀又大的男人,立時昏了過去,醒來後便到那拉氏面前大哭,求她不要把自己地女兒嫁入那樣地人家,還跪下磕了好幾個響頭。那拉氏氣得大罵多嘴的丫環婆子,然後安慰陳姨娘說絕不會將芳甯胡亂許人。

婉甯聽說後,也是大力反對地,她還從二堂嫂處打聽了許多不利于那人的消息。那拉氏見有那麼多人反對,便在親家再來作客時,推說家中還在守孝,不想提這些,才把事情推脫了過去。只是她說話極小心,順甯剛剛得到岳家幫忙,在武備院得了個職位,年後就上任了,現在萬萬不可得罪了他們家。

聽說那位喜塔臘氏的姑奶奶對這結果有些失望,只好再另找個性情溫和的兒媳人選了。

芳甯早就聽說這些事了,只是不好開口多問。陳姨娘本已病好得差不多,這一鬧又複發,芳甯忙著照顧母親。又要擔心自己的婚事,常常悶悶不樂。

淑甯聽說後,歎了一口氣。倒驚動了樹叢後的丫環們。她裝作若無其事地道:“鞋子有些窄了,才走了幾步。就覺得累了。大姐姐可在家?我正要找她說些閑話。”

那幾個丫頭嚅嚅地說芳甯在,淑甯便笑笑地往院里去。

芳甯地確在屋里,只是婉甯也在。她最近常來看姐姐,大概知道范錦春與芳甯是不可能的了,也沒有再提起。只是經過之前的事,她真正知道了大姐婚事地難處,家世太差的不甘心,家世太好地卻又不會娶,所以便另找辦法,叫俏云拿錢收買出門的小厮,去打聽中等貴族人家不在京中的子弟。


最近接近年關,許多人家的子弟都會回京過年,正好讓婉甯得了機會。知道了許多年青男子的事情。她把這些事說給陳姨娘和芳甯聽,芳甯倒沒什麼,陳姨娘則聽得十分歡喜。只是她還病著。精神不好,沒法說太久地話。所以婉甯說話的對象。通常都是芳甯。

芳甯聽得有些坐立不安,淑甯見她難受。便尋機把話題岔開了去,七拐八轉地,繞到了女紅針線上來。芳甯其實並不擅長做針線,只是比婉甯要好得多,一聽淑甯的話頭,便知她是為自己解圍,忙拿出自己的針線籃附和著。

婉甯這次倒是沒逃開,還有些得意地叫丫環取了她最近的作品來。淑甯一看,原來她用各色彩色布料剪成不同的形狀,拼成圖案後再用針線鎖邊,似乎是現代八十年代時流行過一陣子的做法。

這些東西做得的確比較漂亮,加上婉甯又綴了各種綢帶花邊,整件針線活看起來很能見人了,只是有些取巧,不過婉甯本人倒是很自豪。

淑甯誇了幾句,還提了建議:“那年我頭一次回京,送了二姐姐一個抱枕的,二姐姐不是說上頭地刺繡是法蘭西國宮廷的做法麼?姐姐既然知道,為何不試著多做做?”她已經有相當長時間沒做過緞帶繡了,知道的人也不多,想來這種華麗麗地繡法,應該可以在女紅方面對婉甯有所助益吧?畢竟女紅不是短時間內可以速成的東西。婉甯眼睛一亮:“你提醒我了,反正有那麼多絲帶,正可以用上啊。我這就去試,包管做得比你地漂亮。”

芳甯抬頭望了她一眼,又瞧瞧淑甯,見淑甯沒什麼不滿地意思,便沉默著低頭吃茶。

淑甯倒沒什麼想法,就算婉甯做出了緞帶繡,在女紅方面的造詣還是比不上自己,但她若是繼續那麼癟腳,自己也很看不過眼啊。我是祭祀當天地分割線

舉行祭祀那天,有許多親戚族人前來。大房、三房與四房三對夫妻都忙著招呼客人,忙個不亦樂乎。

晉保早就派人給興保一家送信了,催了兩三回後,興保終于確定了過來的日子。他們會在伯爵府住幾天,仍舊住在桃院。這個院子自他們一家搬走後,本是安排給慶甯和他的妻妾兒女住的,但要年後才搬進來,所以現在還空著。

興保帶著家人到達了伯爵府,身上卻是穿著從五品的官服。張保與容保站在門前迎接,見了都有些驚詫,再看後頭下車的女眷,索綽羅氏雖是穿著深藍色的衣裳,卻穿戴華貴,滿頭都是精致的銀首飾;連媛甯穿的白色旗袍,袖口與下擺都綴滿了刺繡;再看那些小妾丫環什麼的,仿佛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家有錢似的。

張保與容保對望一眼,都略略皺了眉,不過很快要重新掛上笑臉,把兄長一家迎進內院,末了回報長兄時,說起興保的異狀,都覺得不解。容保道:“二哥那人,一向最重身份地位,居然會頂著四品的爵位,卻去穿五品的官服,實在太奇怪了。”


晉保歎了一口氣,道:“先前我只是聽到些風聲,現在終于可以確認了。”容保忙問是怎麼回事,晉保便道:“我聽說老二是攀上了太子,在內務府謀了個缺,品級雖低些,卻是有實權的好位子。他今日穿了官服來,想必是有炫耀的意思吧?”容保皺了眉,張保道:“不管他怎麼打算,今兒有那麼多人在,想必他也不會鬧事的,咱們先好言相待著,且看他怎麼說吧。”

晉保與容保點點頭,臉色都有些肅然。

不過興保說話倒還和氣,臉上也帶著笑,只是言語間隱隱帶著得意,讓人聽了不舒服。但那三兄弟都不是愣頭青了,便順著他的意思捧了兩句,又暗暗表現了晉保身為家主與高官的威儀,興保有所顧忌,倒還收斂,場面還算太平。

索綽羅氏大概是數月來身居主母之位,增了些涵養,說話雖然還有些刻簿,卻也沒做什麼出格的事。誠甯跟堂兄弟們分開久了,早就拉著人跑了,只留下偉甯在廳中陪著父親發呆。

但媛甯這邊倒有些不同。她如今一舉一動都極有派頭,對丫環們也是不假辭色,面對堂姐妹們,常常不自覺地抬高了下巴。別人倒沒什麼,婉甯見了卻極不舒服,明里暗里地諷她兩句,媛甯被她惹毛了,正要破口大罵,卻不知為何停了下來,笑得有些詭異:“二姐姐似乎心情不太好啊?聽說最近五阿哥也不來了?二姐姐想必很不高興吧?”

淑甯暗歎一聲,這兩姐妹的PK又開始了,她起身坐到芳甯身邊,兩人對望一眼,都默默地低頭喝茶。

婉甯皺了皺眉,道:“他要為入軍曆練的事作准備,忙得很,不來也是正常的。再說,他來不來,有什麼關系?”

媛甯勾了嘴角:“他很忙嗎?可我明明聽兩個哥哥說,他前幾天才和幾個勳貴子弟去了京西大營玩兒,挺閑的樣子,卻沒時間來找你呢。二姐姐,你似乎是失寵了啊。”

婉甯眉頭皺得更緊了,輕哼一聲“胡說八道”,轉頭不理。媛甯繼續道:“不過妹妹我最近倒是挺忙的,還蒙太子恩典,進宮玩過一回呢。”

婉甯扯扯嘴角道:“哦?這麼說你們攀上太子爺啦?真是好運氣啊。”言談間隱隱有些不屑。媛甯沒有在意,只是繼續說道:“而且我運氣很好,還遇見了宜妃娘娘和德妃娘娘呢。她們兩位,不正是四阿哥與五阿哥的生母麼?”

(在周末還要加班,真是慘慘慘寫得有些過頭了,但又找不到斷章的地方,先把這部分傳上來吧,預告一聲,明天大概會有兩位以上的書友客串出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