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一七、別院(下)
淑甯隨端甯去看,素馨與冬青早得了消息,也興奮地拉著扣兒跟上。一行人經過正院左邊抄手游廊的缺口,繞過房屋,來到一小塊空地上,三面俱是月洞門。

端甯指著右邊說,他就住在那邊的另一個院子里,然後便領著妹妹進了前面的月洞門,便到了淑甯的專屬小院了。

地方不大,跟婉甯的小院相比,只怕還要小一些,不過很是雅致。西、北、南三面各有三間大房,另還有兩間小屋,簷下有廊,廊下有欄杆。院中鋪了“十”字形的青石板小路,卻把院子分隔成了四份,除了右上角那份有石桌石椅和一叢竹子,其余皆是泥土,並用各色卵石圍了起來。

端甯在一旁道:“如今天氣冷著,等到明年開春,你喜歡什麼花草就種什麼,額娘說由你做主。”淑甯高興地點點頭,

西廂房是臥室,一般女孩兒繡房該有的東西都齊全了,還擺了幾樣簡單的擺設,整體風格極其清雅,只是冬天住著有些冷。淑甯感到有風,環掃一眼,卻是西牆的一扇窗子打開了。素馨連忙走過去關上,卻瞪大了眼:“姑娘,原來後面還有個院子。”

淑甯趕上兩步走過去看,後面果然有一塊空地,還有兩間小小的抱廈,旁邊立著一個大水缸,角落里有一扇小門。

“算不上是院子,只是空地罷了。”端甯從後面走過來,“前院里的小屋,一間給大丫頭住,一間放東西。其他人便是住在後頭,空地也可以隨你們處置。再看看別的屋子?”

淑甯應了聲,便拉了兩個暗自高興的丫頭一把。往北廂去了。

那里卻是書房。房間極寬大,采光極好。映著外頭的一排竹子,平添了幾分書香氣。房內地空間被幾個書架隔開,一部份擺了張大案,上面擺了文房四寶,又有博古架子和矮櫃若干。是練字畫畫的地方;中間部分放了琴案,還有桌椅棋盤;最里面那部分,淑甯最喜歡,窗子兩邊俱是書架,窗下卻是一張躺椅,旁邊一張小幾,書架上有不少書,拿起一本翻了翻,是自己最喜歡的一本散文雜記。瞄瞄其他地,果然都是自己平日愛看的書。

淑甯抬頭瞧著端甯,問:“這里是阿瑪與哥哥幫著收拾地麼?不然怎麼會那麼清楚我的喜好?”端甯摸摸她的頭:“喜歡麼?是我看著人收拾的。阿瑪只是來看看罷了。”他嘴邊帶著一絲詭異的笑:“他自有地方要收拾。”

淑甯心領神會,也笑了。道:“多謝哥哥。我很喜歡。”端甯道:“傻丫頭,等你看完剩下地房間再說吧。”

剩下的房間中。一間用來放東西的小房,只有六七平方米大小,牆上開著一個小窗,並沒什麼好看的;至于另一間房,兩個丫頭聽說是給她們住的,早就手拉手跑去看了。淑甯便來到了南廂。

這個房間里有炕,有火盆,布置雖簡單,卻給人一種很溫馨的感覺。淑甯隱隱覺得,這才是自己將要住的房間。

端甯道:“這里冬天暖和些,你先在這里住著吧。東西都很簡單,額娘曾交待過,不要安置太多東西,要讓你自己想著收拾,因此我只命人整理了書房。.wAp.16K.CN.真是奇怪,我自個兒的屋子就是二嫫和小梅姐收拾的,為什麼妹妹地屋子要自己收拾?”

淑甯想了想,有些明白了。看來母親對自己的教育,已經開始往審美觀方面發展了,這是要培養自己布置家居的能力吧?

淑甯覺得自己是越來越喜歡這里了。不論是幾個房間地布置,還是院中留空的泥地,還有書房與南廂暖房窗外沿著牆根兒種地竹子,樣樣都極合她地心意,而當中,又以書房最得她歡心。

回到院中,看到扣兒從後院拐出來,淑甯便問:“看著如何?喜歡麼?”扣兒只是紅著臉,不出聲。素馨帶著冬青跑過來,大聲喊道:“姑娘,姑娘,那屋子真是給我們住的麼?”淑甯問她們可喜歡,見兩人都大力點頭,便笑著說:“喜歡就住去,我不用人陪夜,你們愛怎麼收拾就怎麼收拾吧。”素馨高興得跳起來,冬青臉上好像開了朵花似地。

一個媳婦子來叫他們去吃飯,淑甯便與端甯先行離開,留下來丫頭們整理行李。淑甯打量了院門一眼,才發覺原來是有兩扇門板的,夜晚可以關上。她越想越開心,原來在槐院住,雖然地方大,卻沒什麼隱私,現在自己有了一個小院,做什麼事都會自由許多啦。

中午飯人人都吃得很開心,佟氏面上帶笑,還常常挾菜給張保,張保則是笑著吃了個精光,又給妻子挾,端甯狀若無睹,淑甯卻是滿頭黑線:老爸老媽,要肉麻也看場合好吧?全家人都在呢,周圍還有一堆丫環仆婦。只有賢甯吃得有些郁悶,因為他還要跟著父母住在正院里,不論他怎麼吵,佟氏都不肯答應把空出的一個小側院給他。不過看到他苦著個臉,吃飯都不香,佟氏心軟了,答應說過些年就讓他單占一個院子。賢甯這才勉強接受了,端甯輕輕拍著他的腦袋,道:“多吃點,吃完飯,咱們去花園玩。”賢甯高興了,忙忙扒了幾大口飯菜,連淑甯都起了興趣,手中筷子的動作快了幾分。小劉氏只是一臉慈愛地望著他們笑,又夾了兩塊肉給兒子。

佟氏勸他們慢些吃,張保溫柔地對她說:“夫人飯後休息一下吧,時間還早呢,等你睡好了,咱們一起游園去。”她略紅了臉,輕輕點了點頭。我是游園的分割線啊分割線

吃完飯,喝了口熱茶,賢甯便鬧著要去花園,小寶拉住他小聲說了些什麼。兩個孩子行過禮便先跑了。

端甯與淑甯兄妹則落在了後頭,從另一邊走,越過正院。來到一個極寬大的院子。這里是練武場,足夠讓人跑馬了。只是淑甯想起之前聽說過的車馬院。似乎離這里挺遠,會不會不太方便?

端甯為她做了解釋,院子東面有一處門洞,外頭便是一條長長的夾道,可以通往前院地車馬棚。他道:“你還記得廣州知府宅里的青云巷麼?就跟那個差不多。這處宅院兩側都有一條長長的夾道。聽說原來地主人白先生,讓許多軍中的兄弟帶了家眷住在這里,因每個人當值時間不同,為了避免有人深夜當值回來吵著別人,便開出這兩條夾道,每個院子都有小門相連,有人半夜回家,便順著那夾道回自家院子,不會驚擾他人了。”

淑甯想到自己地院子後面似乎也有一道小門。看來就是通往另一條夾道的了。這樣的設計,既可保證各院落來往緊密,又保持了相對的獨立性。設想實在不俗啊。

過了練武場,又經過廚房與仆役住的地方。便是後門了。門後又是一條長長地夾道。對面是另一扇大門,許多枝葉越過牆頭。那就是花園。

端甯說:“花園本來是和正宅分開的,阿瑪叫人把夾道兩頭封起來,開了門,平時鎖上,就完全是咱們家的地盤了。”正說著,只見園內草木繁密,雖已入冬,卻仍讓人看了心曠神怡。

端甯一路走,一路為妹妹作解說。園中大道正中立著一座“假山”,據端甯說是真正的山石築成,山頂有個小亭,沿著石階上去,亭邊立有一塊大石,刻著“陶然忘機”四個字。從亭中往北遠眺,可以望見不遠處的小湖。

還不等淑甯觀賞湖景,端甯便站在石後向她招手,示意她跟著,沿著一個新制的木梯,盤旋而下,忽然到了山腹之中,居然有八九平方米的空間,不知是天然形成的,還是人工所鑿。憑借山隙中透進的光線,可以看到里頭地地面比外頭高些,擺了兩個小書架和一個箱子,一幾一椅,儼然是一處小書房。

淑甯看得有些呆了,只聽得哥哥說道:“這里是白先生悄悄兒告訴阿瑪和我的,本是他放置重要文本圖紙的去處,因此除了他一位至交,無人知道。咱們住進來,就當作偷閑地地方,除了你我,只有阿瑪與長福叔知曉,阿瑪也很快就會告訴額娘,只是賢甯與小寶卻要暫時瞞著他們。”

淑甯深以為然,如果那兩個調皮鬼知道了,躲了進來,可要人好找,若是真的要瞞住其他仆役,要找到他們就更難了。

端甯帶著妹妹轉了兩轉,忽然就到了外頭,淑甯回頭看了一眼,卻發現這個出口十分隱蔽,可能是角度或光線地原因,經過地人很難發現。看來這個密室原本要更名副其實一些,只不過他們家倒是用不著這麼神秘。

再往前走,便是一處大大的水閣,正建在那小湖上,里頭極大,四面俱是大窗,地板是木制地,光滑可鑒,應當是用來宴客的地方。閣門旁平放著一塊匾,上書“臨淵閣”三字,看字跡卻是張保的手筆。端甯解釋說,園中的各處亭台樓閣,除了“陶然忘機”,名字都要改掉。這處水閣是剛做好了新匾,還未來得及掛上去。

湖面臨近水閣的地方種了許多荷花,只是季節不對,不太茂盛。從水閣右手邊延伸而出的竹橋,以湖正中的一座竹亭為中轉,分為兩條橋道,通往斜對面的兩屋小樓和正對面的山坡。只是那山坡上禿了一塊,只剩下稀稀的一片竹子,邊上有兩間房屋,屋後有山牆。

端甯道:“我們的園子占了一小片山坡,那屋子便是給看守的人住的,如今是老伍頭和另一個人住著。”原來當年在奉天給他們家趕車的老伍頭,如今年紀大了,怕那拉氏當家後會把他革掉,索性早早秉明張保與佟氏,跟到房山來,只做個守園人,當是享福了。

水閣左邊是一大片林子,居然都是李樹、桃樹、梨樹之類的。淑甯原以為是春天時開花好看,端甯卻忍笑道:“怕是為了秋天結的果子吧?”淑甯一片啞然。

穿過林子,來到那二層小樓處,淑甯發現這地方比臨淵閣還要“涼快”,樓中家俱齊全,若是在夏天,就是住人也沒問題的。她挺喜歡這里,打聽得此處還未命名,便想起了一個典故:“不如叫枕霞閣如何?旁邊的林子,到了春暖花開的時節,大概會象在五彩云霞中一般吧?”

端甯贊了一聲好:“回頭我就跟阿瑪說去,索性咱們邊逛邊想,把其他幾處的名字一並取了。”淑甯笑著應了。

兩人下得樓來,踩上了竹橋。近看才發現,那橋雖不是新建,但欄杆上的竹枝卻是新加的,使其縫隙最多只能容一只手臂通過,雖然不太好看,卻很安全。

端甯見妹妹盯著那欄杆,便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不好看是不是?我叫人加上的,原本的欄杆雖美,縫隙卻太大了。弟弟他們年紀小,萬一失足掉下去可不是玩的。不過我是從山上竹林就地取材,因此花費並不大,阿瑪也很贊成。”

淑甯笑了,果然是好哥哥。山上禿了的那塊,原來是這麼來的,不過他還記得留下疏疏的幾棵,只過兩三年,又能長起來了。

順著橋到了山上,悄悄兒避開正在屋前長榻上睡午覺的老伍頭,兩人穿過林子,延著石階從另一邊下了山,便是另一處房屋,建在水面的一處平台上。屋中掛著幾幅字畫,還有些矮幾之類的家俱。屋外簷下掛了燈籠,只是並非紅色。

討論著這里應該起什麼名字,他們通過長長的走廊,往臨淵閣方向走去,中間經過與枕霞閣相對的一處八角亭子,八面都有窗,看著與伯爵府花園的水閣有些象。端甯道:“亭下面其實有個閘門。這個湖里的水,是山上一處瀑布形成了溪流,順山勢流到這里形成了湖,再通過這個閘門,流出牆外去,橫穿過外頭的農田。附近的人都拿它來灌溉呢。”

原來是這樣,不過她怎麼覺得這情形很眼熟呢?端甯又道:“說起來,這里與枕霞閣相對,也該起個好名字。唔……不如叫觀云亭吧?”淑甯道了一聲好,卻又搖了頭:“這里地勢低,用云字卻不太好。”端甯想了想,笑道:“那就是觀瀾亭了。”淑甯想想果然不錯,也很贊成。端甯從旁邊的櫃子里取出紙筆,將方才想的兩三個名字都寫下來,打算帶回去給張保看。他們沿著走廊走回了臨淵閣,又觀賞了一下園中的景色,便結束了這次愉快的游園。正要出園門,卻在陶然亭處遇上正從山腹中鑽出來的賢甯與小寶,端甯與淑甯啞口無言,面面相覷。

小孩子,果然是讓人防不勝防啊!

(這章可能看著有些無聊,不過我本人倒是寫得很愉快……幾乎一發不可收拾,最後刪了九百多字哪^^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