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一零五、風聲
接下來,張保和佟氏都派了人去暗中打探各路消息,果然有些蛛絲螞跡。(手機小說站更新最快)。

老太太七七那天,興保與索綽羅氏瞞著人冒雨出門,坐的是府里的馬車。雖然車夫是他們夫妻信得過的人,但可惜太過嗜酒,一壇子上好女兒紅就被套出了話。

那日興保夫妻雖然是穿著素服,卻都打扮得體體面面,去的是興保掌管的其中一家酒樓,而且是最隱密的一家。外人多半不知道這家酒樓的真正東家,興保平日去查賬,也只是從側門出入。不過據那車夫所言,那天興保出人意料地在後門停車。那里有一條小巷,人跡罕至,雖然算不上髒亂,卻也不是體面人去的地方。而且進門後,那里的掌櫃親自等候,將興保夫妻迎進去,隱約聽到他說話,已將貴客安排到最偏僻最清靜的雅間松濤閣。

那車夫在後門等到天黑才見興保與索綽羅氏出來,記得當時他們面上都帶著喜意,興保身上還有酒味。

長福又打聽了那位貴客的來頭,因為關系重大,便避了其他人,來向主人報告。

長福低聲道:“周四林的一個表妹夫,原是在二門外聽候使喚的,求了二老爺那邊的管事,在那處酒樓得了個照管賓客車馬的差事。他說那天到樓里去的達官貴人也多,掌櫃親自接待的就有好幾位,當中只有一位客人,被安排到最清靜的松濤閣去。剛好是下雨時進去,天黑時出來。”他抬頭望望張保,頓了頓。

張保忙問:“是誰?”長福一咬牙,道:“他見過那位客人幾回了。因此認得,是……是太子殿下的奶公凌普大人。”

在坐的人都大吃一驚,張保喃喃自語:“難怪……難怪……原來是他……”他好容易醒過神來。叮囑長福道:“你素來是個穩妥的人,自然知道事情輕重。這件事你就當作不知道。周四林和他那個表妹夫,都要交待他們封口,知道麼?”

長福肅然應道:“是,小地知道此事關系重大,因此早就囑咐了周四林。他不會透露出去的。至于他那個表妹夫,小的已給了十兩銀子,叫他守口如瓶。”他看到張保做地手勢,便退了出去,又順手關上了門。

佟氏長長地籲了一口氣:“居然是攀上了太子爺,怪不得……他們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她看向丈夫,兩人對望一眼,都歎息不已。

端甯與淑甯也在場。端甯皺了眉頭道:“只是太子爺為什麼願意接納二伯父?二伯父雖然有錢,可幾家酒樓茶樓算什麼?京里比他富有地人也不是沒有啊?”

張保也有些不明白。正苦苦思量著。淑甯吞吞吐吐地開口了:“其實……酒樓茶樓還有別的用處……”她以前看過的穿越文里就有提到過。看到父母兄長射向自己的目光,淑甯稍稍斟酌一下用辭,道:“客棧、酒樓、茶館……等地。曆來是小道消息盛行的地方……如果是有心人,掌握了這些地方……就可以探聽到各種消息。再從中選擇對自己有用地信息。”其實還有青樓。只不過她沒說出來。“二伯父手里的幾家酒樓茶樓,三家在內城。兩家在外城,都位于通衢大道旁,或是鬧市之中,最清靜的一家,也座落在官宦人家聚居之地。那些達官貴人,或是富商名流,朋友聚會也好,商量正事也罷,都愛到酒樓茶樓里尋個雅間坐坐。如果有人事先派了人手等候,什麼消息打聽不到?能賺銀子固然好,但二伯父這幾處產業的用處,只怕不僅僅是賺錢吧?”

張保、佟氏與端甯聽了,都說不出話來,張保半晌才歎道:“我竟不知酒樓茶樓也有這樣的用處,只是這種事除非是極精明的人才想得出來的,淑兒是如何知道的?”

淑甯忙道:“其實女兒也去過二伯父的一得閣,在里頭見過幾個官。後來在廣州,溫夫人出本錢開地仙客來,因為靠近十三行,便常有附近的客商來談生意,整日都有各類小道消息頻傳,女兒就曾見過一個外地來的客商,從小二那里得了信兒,做成了一筆大生意地。想來京城的茶樓酒樓也有這種事,只不過京里官多,流傳地多半是官場上地消息吧?”

端甯這時也說:“我也想起來了,從前聽說過,京里有好幾家大酒樓背後都是各大王府國公府的本錢,他們還會派可靠地奴才去當掌櫃什麼的,好探知各類消息。”他頓了頓,稍稍紅了臉:“聽說,還有人在花街柳巷之類的地方偷聽……”他瞄了一眼妹妹,沒有再說下去。

淑甯裝作不知,張保與佟氏早已聽得呆了,也就沒留意。佟氏歎道:“不知是誰想的主意,這麼說,咱們家的人出去逛個酒樓茶館,都保不齊有人在旁邊偷聽?”張保也搖頭道:“以往我們都太孤陋寡聞了,哪里知道這些暗地里的勾當?”

他轉頭望向女兒,微笑道:“到底是我閨女,比小時候還要聰明,只從仙客來的一點見聞就能猜到這樣的手段。”

淑甯不好意思地低了頭,心中卻有些慚愧,如果不是活了兩輩子,前世看多了網絡小說,自己也未必會知道這些事。

端甯問道:“既然酒樓茶樓有那麼大的用處,太子爺真會容二伯父掌管麼?我見過太子幾面,才學氣度都是極好的,只是性子算不上寬仁。記得有一回,他的一個伴讀說錯了一句話,就挨了好幾個嘴巴。二伯父自以為攀上了好靠山,萬一落得個為人作嫁的下場,那可怎麼辦?”

張保笑道:“何至于此?太子爺乃是一國儲君,謀奪他小小幾家酒樓茶館做什麼?端兒想太多了。”他低頭想了想,又道:“既然二哥是攀上了這棵大樹,我也不好攔著他。萬一得罪了別人可就不好了。”

佟氏問道:“那二房要是真的提出分家,我們怎麼辦?也要分麼?”

“我是不打算分的,跟大哥四弟相處得也算不錯。何況大樹底下好乘涼,我不求大富大貴。只要有安樂日子過就行了。有大哥在前頭,也可以少操些心。”他考慮了一會兒,胸有成竹地笑了,“二哥要分我不攔著,不過有些事情。還是要做一做的。”

張保並沒有當場說出他要做地事是什麼,端甯與淑甯也知道父母會商量好,他們做兒女的就不必管了。

晚上,二嫫向佟氏另外報告了打聽消息時,無意中知道的事。

二嫫道:“前兒不是說秋菊舊病複發,血山崩沒了麼?太太您還說她好歹在我們屋里侍候過幾年,讓我去給她燒了兩掛紙錢。”佟氏點點頭:“我記得,怎麼?難道有問題麼?”

“秋菊死後地第二天,大太太就說侍候她的丫頭不用心。貶到保定莊子上去了。聽說那丫頭走之前,二太太身邊地一個大姐曾問過她些話,還有人去找送秋菊棺木出城的幾個腳夫問長問短的。有風聲說秋菊不是舊病複發,而是又小產了。”

佟氏用帕子稍稍掩了口:“不會吧?慶哥兒怎麼這般胡來?這還是在孝中呢。”二嫫道:“這事的真假沒法說得准。只是萬一二太太那邊真的拿住了什麼把柄。大太太就難做了。太太您要多留個心眼。”

佟氏微微點點頭。我是事後地分割線

淑甯不知道父母具體會做些什麼,但也感覺得周圍的一些變化。三房與大房、四房的交往日漸增多。不但張保常與長兄幼弟交流談話,佟氏也常與那拉氏、沈氏互相串門子。院里的丫環小厮來去送東西的差事多了,甚至連小劉氏這樣不理事的主兒,也偶爾會往其他院子逛逛。一時間,除了二房,整個伯爵府似乎溫情脈脈起來。

不過淑甯本身對這種溫情有些頭痛,因為隨著與大房的關系更加密切,婉甯來找她的次數也多了。婉甯來尋這位堂妹,只是想找個人說話。整個府里,能跟她說得上話的人委實不多,雖然淑甯“只是”個十二三歲地小丫頭,但好歹是能交流的對象,而且不會讓人覺得太過乏味。

不過婉甯的話題,通常是從前與老太太、太後以及她那些出身顯貴地朋友相處的情形,初時聽了還覺得新鮮,後來發現她言談中總有些炫耀地意味,淑甯便失了興趣,只是一味聽著,並不怎麼插嘴,手里也開始尋些活計做做。婉甯只是要找個人聽自己說話,好發泄一下天天要學幾個時辰規矩、又不能出門、不能見外客地怨氣,所以並不在意,甚至來往得多了,說話也隨便起來。

然後以下的情形便常常發生:

婉甯:“過年地時候,外頭院子放了好久的煙火,還請了百戲班子來表演。那些百戲挺有趣的,可惜煙火不夠漂亮,聲音還很響,老太太還特地把我摟在懷里,不過我一點也不害怕。我見過更漂亮的煙火呢,真正的火樹銀花,可惜在這里是看不到的,不過那年在宮里看的煙火也很漂亮,紅紅綠綠的,有好幾種顏色……”

淑甯:手里正給一個扇套打絡子,覺得松花配桃紅太過鮮豔了,做了青白相間的,預備百日後給哥哥出門時用。人很慈祥,而且對我很好,那回幾家小姐一起進宮給她請安,她特地把我叫到身邊去陪她,還賜了我一個碧璽手串,可漂亮了,我沒帶過來,明兒你去我那兒坐坐,我拿給你看。”

淑甯:笑著說了句“嗯,好啊”,手里繼續在一個藍色的荷包上頭繡祈求平安的經文,這是預備送給芳甯的生日禮物。對于心如死灰、一心向佛的大堂姐,她沒什麼辦法幫上忙,只好通過小事表表心意。請了幾位太妃和老福晉到宮里說話,還當著她們的面說我長得好,人又乖巧,真是太誇獎我了,我很不好意思。可惜五阿哥也在,居然不停地附和,讓我在人家面前尷尬得要死……”

淑甯:正給母親做一個黑色的抹額,用銀線繡了幾道花紋,覺得不好看,又拆了重做。

婉甯:“三妹妹,你有在聽麼?”“有啊。”“騙人,你手里總忙個不停,我的話,你都當了耳邊風吧?”

淑甯心下歎了口氣,臉上卻帶著笑道:“怎麼會呢?姐姐方才說到五阿哥不是麼?其實我覺得姐姐對他有些過了,如果真那麼討厭他,當初又為什麼總跟他在一起玩?”

婉甯撅著小嘴道:“誰知道他會有那種心思?他比我還小呢,我就當他是個小弟弟。”她頓了頓,正色對淑甯道:“我絕不會喜歡上他的,你放心,其實他就是小男孩的一時迷戀,只是錯覺,等他長大了,這種想法就會消失了。你放心吧。”

跟我有什麼關系?淑甯不理會這話,道:“那天四阿哥來,姐姐倒是很積極,難道你心里想的是他?”婉甯飛紅了臉:“人小鬼大……不要說得這麼白嘛……”

淑甯暗中翻了個白眼,正色道:“照我說,姐姐這樣不太妥當,你若是看中了別人,自然沒說的,但對一個皇子冷淡,卻對另一個皇子另眼相看,豈不是自討苦吃?若是惹出事來,皇上不知會怎麼處置姐姐呢。你如今還沒選秀,將來的前程都握在別人手中,姐姐行事還是要小心些好。”

婉甯氣惱地踢了踢腳:“又是這種話,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可是我真的不喜歡五阿哥啊,如果不是那麼冷淡地對他,他又會以為自己有希望了,那豈不是更加糾纏不清?這樣說也有道理,不過該勸的還是勸一勸,無論如何,她們是一家的,如果婉甯吃苦頭,自己也會受連累。她道:“姐姐的想法也有道理,但是態度還是要改一改的好。雖然五阿哥與你自幼親厚,到底是皇子,姐姐莫要太駁了他的面子,禮數也要周全些。”

婉甯嘟囔著“知道了”,扯過一邊繡了一半的帕子瞧。淑甯看了她幾眼,猶豫了一下,還是沒忍住好奇心:“說起來,那天姐姐追出去,和四阿哥講了些什麼話?能說來聽聽麼?”

婉甯聽了,一臉哀怨:“我不過是想多見見他,他卻叫我對五阿哥好些,還說他已經開始學習政事了,沒空去做這些閑事。他怎麼能那樣對我呢?”

淑甯無語。婉甯又坐了一會便找了個借口走了。

(其實我真的對那些催更票很眼紅,可惜今天時間不夠,不如你們換個時間再投?最近幾天的貼子真的好多,我稍稍偷點懶,請不要見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