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八十三、刀光
淑甯嚇了一跳,連忙後退,靠在旁邊的書架上,方才定睛一看,卻是幾個穿著黑色夜行衣拿著刀的蒙面男子,當中只有一人穿著深色長袍,臉上松松蒙著塊帕子,顯得格外顯眼。(16 K小說網,手機站wap,16 k,cn更新最快)。

這些是什麼人?!

佟氏尖叫一聲,緊緊抓住丈夫的手臂。張保站起身,顫聲問道:“你們……你們是什麼人?”

一個眉毛很粗的男子持刀向張保走了兩步,狠狠地道:“看來你也是個官,爺爺正好拿你報仇!”說罷就一刀砍向張保。

佟氏又尖叫一聲,便要上前擋刀,卻被張保死死拉住,甩到身後。他同時抬手掀了桌上的托盤,那男子被澆了一身熱湯粉,更是火冒三丈,抬腳踢了張保一個心窩子。張保被他踢倒在地,正好壓住佟氏。淑甯咬著牙,害怕地抵著身後的書架,看到那男人又要抬刀砍向父親,差點要大喊起來,卻聽到屋子後面傳來一陣小孩的哭聲,在寂靜的夜里顯得特別響亮。

是賢甯!

那男人聽到哭聲停止了動作,然後旁邊有人說道:“糟了,被人聽到,會泄漏我們的行蹤的。”站在他們中間的一個看樣子是領頭的人聞言皺了皺眉頭。那粗眉男子哼了一聲,提刀便要往書房外走去。

淑甯不知哪里來的勇氣,一步上去抱住他的腿,大聲喊道:“我弟弟還不滿三歲,你們連他也不放過,不是太喪心病狂了麼?!”

那男子要掙開淑甯,見她死死抱住不放,便發狠一甩刀子。淑甯只覺得右臂一涼。然後便在佟氏的尖叫聲中被那人的動作帶著摔到牆角,背後狠狠地撞上圍牆,手臂火辣辣地痛。

她知道自己受傷了。緊緊抓住右臂,死死地盯著那些人。張保咳了幾聲。忍痛說道:“小女還是孩子,請手下留情。”

那領頭的人卻對淑甯道:“小姑娘,我們天地會不是喪心病狂的人,我們是在替天行道。”

淑甯強忍著手臂上地疼痛,視線已經有些模糊了。一股恨意從心底深處升上來。她冷聲道:“你們在廣州城里殺人放火,燒殺搶掠,還不算喪心病狂麼?你們放著那些高官顯宦不管,卻去殺害那些小官小吏,這幾日城里多了多少孤兒寡母,你們倒還好意思說自己是在替天行道?!”

那粗眉男子道:“你懂什麼?!我們殺的都是清廷的走狗,他們只會禍害百姓,我們是在為民除害!”

淑甯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來地膽氣,不顧父母的眼色。駁斥道:“如果是為民除害,你們來我家做什麼?附近十里八鄉,誰不知道我父親是好官。你們又憑什麼殺他?!”

“哼,看你們家這些古董字畫。也是個有錢地主。還好意思說自己是好官?”

她當然不會認:“我們家本就富裕,而且這些東西又不貴重。你們若不信。只管去打聽打聽。我父親專管農事,他忠于職守,愛護百姓,鼓勵農桑,興修水利,安置孤寡,難道這樣還不算好官?百姓都誇他愛他,你們若殺了他,還有誰信你們是好人?!”

那人一瞪眼就要發作,卻被那穿長袍的男子叫住:“蔣兄弟且慢!”屋中的人注意力頓時都被他吸引過去。

那人年紀甚輕,從露出的半張臉可以看出是個清秀白皙的男子,言語溫柔文雅。他轉頭看了張保幾眼,道:“方才匆匆翻牆過來,也沒看清是哪戶人家,請問你可是廣州同知張保大人?”

張保點點頭,那清秀男子便轉頭對那頭領說道:“這位大人地確官聲很好,還是放過他吧。”


還不等那頭領回答,粗眉男子便不屑地道:“天地會做事何時輪到外人來管,你這個娘娘腔少給我指手劃腳!”說罷便被頭領瞪了一眼,冷哼一聲閉上了嘴。

那清秀男子愣住了,臉色有些發白,也不再出聲。

屋子後頭傳來的哭聲變小了,隱約聽到小劉氏低聲哄著賢甯的聲音,但前院和後院已經起了人聲。那頭領皺皺眉,便有一人往後頭走。佟氏尖叫一聲,張保忙道:“放過孩子吧,他還不懂事,放過他吧!”

這時圍牆外傳來人馬聲,似乎有官兵在圍牆外跑動。

到後頭去的人很快就回來了,刀上並無血跡。張保佟氏和淑甯聽到後頭賢甯還在哽咽,都松了口氣。

有人對那頭領說道:“我們快走吧,還有兄弟受了傷,再不走,就來不及了。”那頭領抬眼望望張保一家,有些猶豫。

淑甯見狀忙說道:“外頭已經有人來了,你們與其花時間料理我們,倒不如快逃,這里的角門沒上鎖,你們沿青云巷走到底就是後門,那條巷子天黑後一向少有人走動,再過去不遠就是山林了。”她邊說邊留意著外頭的響聲,只要拖到官兵來就好了。

那頭領正猶豫不決,這時外頭大門傳來震天的敲門聲,又有幾個人在喊:“大人,你沒事吧?”大人,快開門啊!“大人,我是胡東,你在里頭嗎?”

聽到這里,那頭領臉色一變,忙道:“算了,快走!”便帶著眾人穿過角門退走。

前院有人打開了大門,然後便看到蘇先生和一大群人沖進來,見張保夫婦倒在地上,忙扶起他問道:“大人可有受傷?賊人可是跑了?”

張保忍痛勉強說道:“只是挨了一腳,他們沿青云巷往後門方向去了。”便有一個剛進門的軍官帶手下追了上去。

淑甯松了一口氣,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軟倒在地,身上都是冷汗。她張嘴想要說話,卻發現沒了力氣。

佟氏顫抖著撲到女兒身上,狠狠打了幾下。道:“你怎麼敢這樣大膽?你不要命了麼?”然後便抱著女兒大哭。淑甯也忍不住流淚。

張保有氣無力地道:“女兒救了我們呢,若不是她說話拖住賊人,只怕我們早就成了刀下鬼了。你莫要打她。快看看傷得重不重?”

佟氏忙擼起女的袖子,見她地傷口足有四五寸長。血流得整只手都是,已有些凝固了,頓時心如刀絞,邊哭邊拿帕子去包。早有丫環拿了傷藥過來,幫淑甯上藥包紮。

小劉氏跌跌撞撞地抱著賢甯闖進書房。喊道:“姐姐,淑姑娘,你們沒事吧?”佟氏見狀也撲過去,抱過兒子,好好檢查了一番,見孩子沒事,才抱著他哭,小劉氏也跟著抹眼淚。

全家亂成一團,張保和淑甯都要接受大夫診治。佟氏受了驚嚇。好不容易才冷靜下來,主持大局,安撫仆傭。應付來探訪的人。官兵來勘查地勘查,問話地問話。直鬧到半夜四更天。才算是散了。

佟氏軟倒在榻上休息時,才從素云處知道。方才天地會的人提刀到後院時,是小劉氏緊緊抱住賢甯護著他,那人只看了幾眼就走了。佟氏心中感激小劉氏到了十分,從此對她更好了。


第二天陳老太醫來了,灌張保吃了兩付藥,就沒有大礙了。他雖然沒有傷了肺腑,但還是要留在家中養幾天比較妥當。而淑甯則是失血過多,也要好生靜養。

來探病地蘇通判帶來消息,昨夜知府梁大人在家中被天地會地人砍成重傷,家里人哭成一團。有兩個賊人逃跑途中被殺,但其他人都跑了。府衙離張保家只隔著一個小樹林和幾間宅院,估計是那些人在逃跑途中誤入了張保家,才有了這場無妄之災。

蘇通判歎息一聲,道:“如今知府大人無法視事,大人你又有傷在身,府衙只有我在支撐,可我還要搜捕賊人,公事都無人照管,大人快快好起來吧。”然後便帶人到城中繼續搜捕去了。

沒兩日巡撫朱大人下了令,說梁知府傷重無法理事,命張保暫代知府職權,主持城中大局。張保接過命令,勉強到衙門去了。

這時蘇通判來找他,說終于發現了天地會地蛛絲碼跡,張保頓時一凜。

這天張保很晚才回到家,被佟氏好一頓數落,怪他不知道愛惜自己,他便細細告訴了她緣故。

原來梁知府遇刺那晚,他府中一個下人發現凶手當中有一人行動舉止語氣身段都很眼熟,與某個旦角名倌有些像。那位大老倌是春和班地台柱,而廣州將軍拜音達禮卻是春和班的常客,聽說他最喜歡捧這位旦角演員的場。

蘇通判十分重視這項證詞,他跟張保商量過後,就帶了人去戲班搜查,不料對方卻仗著將軍府的權勢不把他放在眼里,不肯讓他搜。他礙于將軍府地面子不敢來硬的,又忍不住這口氣,便把事情報告了巡撫衙門。朱巡撫帶著親兵,暗中埋伏在戲班對面,只過了一天,就當場抓住了幾個穿夜行衣的人。經過核實,正是他們要追捕的對象。雖然走脫了幾個,但那個名角卻被抓了個正著,受不得刑,供認了他利用將軍府為天地會的人打掩護的事實。

巡撫衙門怎麼肯放過這個打擊政敵的好機會?這下拜音達禮將軍庇護反賊的罪名是跑不掉了,連他的手下都要倒黴。

事後流傳地流言蜚語有許多,還有些很是帶了些桃色,比如那旦角與將軍的關系以及他用什麼法子為天地會的人打掩護等等。躺在床上養傷地淑甯常常覺得無聊,就有新調上來的小丫頭不知深淺地說些小道消息給她聽。

她聽完後,才想起那夜見到地長袍男眉目間地確有些眼熟,依稀就是前年元宵燈市上看到的那位花燈“美人”,真不知他是怎麼跟天地會地人拉上關系的。

朝廷的旨意最終是下來了。拜音達禮丟了官,被勒令回京思過。新任廣州將軍武丹,是康熙皇帝自幼一起長大的親信。就像魏東亭在南京鎮守海關,曹家在江甯任織造一樣,近年來因為海關獲利豐厚而頗受人覬覦的廣州,就這樣被皇帝交到了親信的手中。

朱巡撫暗地里十分遺憾,剛送走了個夜叉,又來了個鎮山太歲,以後想要獨吞好處是不可能的了,而且還要比以前小心謹慎才行。

聖旨中還對廣州之亂中表現出色的官員進行了嘉獎,由于梁知府傷重,而代知府張保帶傷上任,表現優異,便命他正式就任知府。廣州同知之位就由肇慶府同知吳寅成接替。

淑甯的傷才好利索,全家就准備著搬家了。因為張保正式接任知府,再住在同知宅第就不合適了,他們全家都要搬到府衙去。

梁知府一家早已坐船回京去了,府衙里空蕩蕩的。淑甯被母親勒令坐著不許動,她打量著院子,覺得這個地方比舊房子要寬敞許多。正看著,卻見長福跌跌撞撞地跑了進來,見到淑甯,他結結巴巴地說道:“姑……姑娘,端……端哥兒來了。”

(為了慶祝端哥兒再度隆重出場,請多多砸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