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上傳章節 八十、納妾(上)
康熙三十年春,廣州。()。

轉眼已過去了一年多的時間,剛剛開春不久,空氣中還帶著冬天殘留的寒意,小雨晰晰瀝瀝地下了幾天,卻不防從南邊吹來一陣暖風,城里到處都濕答答的,家里的牆上門上都透著水,讓人心里煩悶不已。

淑甯已經十一歲了,佟氏已過了三十五歲,賢甯也不再是到處爬的小奶娃,已經長成會走會跑會調皮搗蛋的小屁孩。京中剛剛來了家信,老爵爺年前給軍中的朋友打了招呼,到了秋天,就讓端甯進京西大營曆練。

張保如今已經是奔四的人了,在政事上做得很出色,不但連續兩年的吏部績考都是優異,新年時朝廷嘉獎的二十名優秀地方官員,他還以五品的身份位列其中。這二十名官員多是地方大員,而且為首的就是皇帝最寵信的于成龍。張保這一入榜,可算是石破天驚。其實張保自己心里有數,這可能是前年寫信給玉恒時,間接向陳良本提議重建官營郵政系統,使這位陳大人又立了一功,才給予當初提議者的一點回報。

張保自認為對得起這一嘉獎,便大大方方地接受下來。陳良本也沒有因為婉甯的事而對伯爵府上下產生什麼心結,去年還曾寫信給張保,當中問及他提議官營郵政的緣故。張保大大方方地回信說,是小女兒與兄長相隔千里,抱怨說通信不便,他才想起史書上記載的廂軍郵政來。之後他與陳良本也偶爾有信件來往,京城伯爵府察覺到後,發覺這個三兒子不再是以往可以忽略的對象了。

佟氏坐在上房的榻上,看著京里來的信。皺著眉在沉思。淑甯從外頭進來給母親行過禮,便問道:“額娘因何事煩惱?”她瞄了一眼母親手中地信,“可是前日京里來的信?有什麼不妥麼?”

佟氏笑著把信壓到手邊的書本底下。道:“哪有什麼不妥?額娘只不過是在想半年後咱們家要回京地事罷了。”她看看女兒身上穿的水紅絲緞長袍和丁香色繡花馬甲,微微笑道:“我家閨女如今長高了許多。瞧著倒比額娘肩膀還高了。這馬甲上地繡活是你自己做的吧?看來鍾師傅教得你很好。”

淑甯笑道:“鍾師傅教得是好,只是太嚴些,不但針針都要勻稱,連背面的線頭都不許亂呢。那繡圖上的水路若是歪了一毫厘,她都要說我一通。”佟氏點了點她的腦門:“若不是師傅嚴厲。你如今哪能做得這麼好?合該感謝她才是。”

淑甯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女兒也知道,因此一向聽從師傅地教導。如今在繡那幅春暖花開圖,滿滿當當三尺見方呢,繡了我三個月了,我也沒埋怨一句。”

佟氏便問:“繡完了麼?”淑甯搖搖頭:“還有幾個花骨朵。”佟氏便笑著說:“等你繡完了,我叫人把它鑲起來,做成個繡屏,天天擺在家里看,可好?”

淑甯擺擺手:“罷了。我只是試繡而已,要讓行家看見了,會笑掉大牙的。等日後我真繡出大作再說。何況再有半年就走人,何必弄什麼笨重的屏風。”

佟氏點點頭。又道:“我瞧著你如今繡活做得不錯了。也不用鍾師傅天天教你,她昨兒個跟我說。剛剛懷了孕,想辭了回家養胎,我已經許了,你以後就要自己用功了。”

淑甯早就聽說了,便應說知道了。母女二人又說了些閑話,淑甯才回房去。

女兒一走,佟氏再拿出那封信,歎了口氣,繼續煩惱著。

這是京里來的信,是老太太寫的,不過不是寫給她,而是寫給張保的。張保愛妻,便把信拿給她瞧。


信里主要是寫兩件事。一件是張保連續兩年的吏部績考都得了優異,半年後任滿,必定會高升,老太太要兒子把貴重的財物留著送禮用,不必年年送回家去。她說年底送回去的禮,琺琅和牙雕都很貴重,但比不上真金白銀實惠,而那三千兩地銀票也不是小數目。府里雖然有些困難,但張保更需要這些去謀前程,讓他不必再送回去。

佟氏每次看到這里,都忍不住撇撇嘴,都快要走人了,自然不會再送什麼年禮,她說這些話做什麼?伯爵府何曾有過什麼困難?晉保容保都高升了,二房的生意重新興隆起來,府里日進斗金,倒比從前還要興旺些,老太太打量著他們在廣州就不知道這些麼?怕是暗示三兒子得了好處也別忘了家里吧?

而信里說的另一件事就是佟氏眼下煩惱所在。老太太暗示說,張保都快四十歲了,馬上就要升四品,身邊除了正室就沒個侍候地人,實在不象話,他媳婦年紀也不小了,好歹要找個人幫她分擔一下家務才好。他姐姐福麗的夫家,有一位養女今年剛滿十八歲,雖然出身低些,卻也當作是千金小姐一樣養大地,不但長得秀麗端莊,而且知書達禮。老太太有心要把這位姑娘說給張保做二房,問他有什麼想法。

張保本身沒什麼想法,這位姑娘他是見過地,生父是姐夫那日德老父生前的親兵,為了救上司死了,老人家就收養了他地遺孤,當作是自家女兒一樣養大,他死後,這姑娘跟著義兄一家過活。印象中她從小就長得很水靈,也的確是知書達禮,但那日德早有心把這位妹子嫁給達官顯貴以作聯姻,怎麼可能讓她給一個四五品的官員做妾?因此張保並不放在心上。

但對佟氏來說,事情雖然不可能,卻也是一個警示。在消停了幾年後,老太太又再度起了往三房安插人的心思。可以想象,這件親事不成功的話,她就會以“彌補”的名義,送個親信丫頭來侍候張保。到時候就推都推不掉了。如今三房比從前寬裕了許多,張保與佟氏夫妻都有把真實財產隱瞞下來的心思,不想被別人分了去。家里一但進了外人。這種事可就瞞不住了。

佟氏左思右想,總想著要找個長久些地法子。不然推了一次推不了第二次。她心中隱隱約約有個念頭,卻又下不了決心。正當她煩惱時,素云進屋報說:“榮大奶奶派人來回禮了,說是謝太太前兒送去的玉佩和藥材。”

榮大奶奶就是大劉氏,她去年嫁給了一個名叫榮志的把總做正室。那榮志雖然有四十歲了。臉上還有傷疤,一大把年紀也沒娶到老婆,但為人正直,對妻子也極好,夫妻恩愛,大劉氏已有了五個月地身孕。

佟氏命人收下回禮,又向來人問了些大劉氏的情形,然後用上等地賞封打發她走人。等重新坐下來時,她想起了小劉氏。

小劉氏並未跟著姐姐到新姐夫家去。而是繼續留在叔叔家里,但她叔叔去年年底去世,她又沒了姐姐在身邊撐腰。日子越發難過,她那個嬸娘已經有強行給她安排親事的意思了。

不知小劉氏能不能幫上自己的忙?

于是佟氏便寫了貼子。命人抬著轎子去請小劉氏來作客。

不到半日。小劉氏來了,兩人說了一會兒閑話。佟氏便留意到對方身上穿著半新不舊的袍子,袖口處已微微地有些磨損。小劉氏見佟氏打量她的衣物,不好意思地縮了縮手。

佟氏說道:“你嬸娘越發過分了,你要出門做客,竟連身好些地衣裳都沒有了麼?”小劉氏羞澀笑道:“弟媳婦要走親戚,就把兩件體面衣裳借過去了。我想著自己整天在家,給她們也沒什麼。在你面前失了禮,還請不要見怪。”

佟氏歎了一口氣,道:“你就是性子太軟和了,你姐姐三番五次要你搬過去住,你怎麼就這麼死心眼呢?”

小劉氏搖搖頭:“從前在沈家的時候,姐姐境況比現在還要富裕些,但我在他們家,也連累姐姐受了不少閑話。如今姐姐好不容易有了好歸宿,我何必再連累她?”


佟氏沉吟了一會兒,問道:“你如今還是不想再嫁人麼?”小劉氏搖了搖頭。佟氏又問道:“前日我派人給你送的信,你也看了吧?你公婆如今都過世了,你家小寶跟著姑母過活,聽說境況很不好,你有沒有想過把兒子接到自己身邊來?”

小劉氏聞言紅了眼:“我何嘗不想?可是如今我又不在京里,就算有這心,也沒法子啊。”說罷又抹起眼淚來。

佟氏起身在房中來回走了幾圈,鼓起勇氣道:“劉家妹子,我說這番話,你別見怪。你願不願意嫁進咱們家來做二房?我們過半年就要回京,你隨我們一同回去,也可以再見到你兒子。”

小劉氏大吃了一驚,整個人愣在那里。佟氏往前一步,說道:“我們家老爺的人品你是知道的,我也不是難相處的人,日後一回京,我就讓人把你兒子接過來,你就答應了吧。”小劉氏臉色紅了又白,白了又紅,半晌才斷斷續續地說道:“我……我沒想過……而且,而且,我不想嫁給別的男人。我家那位……他……他……”

佟氏心里有數,忙道:“如果是這樣,光頂個虛名也行啊,只要你占個二房的名頭。”小劉氏又吃了一驚。

佟氏苦澀地說道:“我也不瞞你,實是我婆婆要給我們爺娶小,可我們夫妻都不願意。我擔心她塞個不安份的人進來,我和孩子們都要受氣。可我們家里沒有妾,實在很難推拒。我跟你認識幾年了,自然知道你為人如何。若你真不願意,就當作是頂了個虛名。我可以借你推掉婆婆地安排,你也可以從此在咱們家安下身來,日後回了京,自可把你家小寶接過來,你大姑本就不願替你養兒子,到時必然不會拒絕咱們家的。”

小劉氏臉色很複雜,佟氏看得出她不是不心動的,便柔聲說道:“我知道這事太突然,難怪你會猶豫。既如此,你且回家去想兩日,再來回複我如何?”

小劉氏緩緩點了點頭,便起身告辭了。

佟氏滿懷心事地坐在那里,女兒拉著弟弟來陪她玩笑,也覺得沒心思。淑甯見她這樣,以為她在煩家務,不想打攪她,便拉著賢甯到東屋去,教他認字。

晚上吃過飯,張保在書房與蘇先生商量了幾件公事,蘇先生就離開了。佟氏走進書房,見張保用手揉著眉心,便問他:“怎麼?公事上有什麼不順地麼?”

張保勉強笑道:“也沒什麼。對了,前些日子四川天地會作亂,官府抓了不少人,聽說有一些逃到了兩廣云貴幾省。巡撫衙門已下令要戒嚴,你最近盡可能少出門,家里人也要管嚴些。”

佟氏聽了忙追問詳情,張保安撫道:“只是聽說有些匪徒入了廣東,會不會到廣州來還不知道呢,只要出入小心些就是,你別太放在心上。”

佟氏稍稍放了些心,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把今天對小劉氏說的話告訴了張保。

張保愕然,臉色有些鐵青:“這不是害人麼?你怎麼不先問過我,就自作主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