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六、媛甯
上課的地方就在花園的一角,是一處四面環水的亭閣,環境清幽,涼風習習,淑甯一到那里就喜歡上了。

因為淑甯是頭一回來,婉甯陪著她。一進門,就看見媛甯坐在書案前,她抬頭看見她們,有點意外,但還沒忘記前些日子的不愉快,哼一聲後就轉過了頭。她們也各找了一個座位坐下了。

教她們的老師姓蔡,名叫芝林。頭一次聽到這個名字時,淑甯有點黑線,是采芝林還是寶芝林啊?這位先生家里不知是開武館的還是開藥店的呢?

蔡先生有五六十歲了,學問很好,才藝也上佳,他不光教授琴棋書畫,也教詩詞歌賦。可惜平日來上課的通常只有天資不佳的四姑娘,而他一直認定是得意弟子的二姑娘,卻很少來。這次新來的這位三姑娘,不知資質如何?不過眼下他最注意的事,莫過于已經十天未見過的天才學生婉甯的到來了。

他問清楚淑甯只有書法方面是學過的之後,就交給她一本字貼,讓她臨一遍看看,又指點一下媛甯的彈琴指法,然後拉過婉甯,細細問她近來的功課進程。

淑甯很仔細地臨好字貼,然後才發現媛甯的注意力已經不在琴上,而是在偷偷地聽蔡先生對婉甯的訓導。她也好奇地聽了聽,發現婉甯在才藝方面的確有不凡之處。

婉甯在三四歲的時候,已經能背誦上千首唐詩宋詞;五六歲時,已經能看懂《資治通鑒》這樣的大部頭,並寫得一手好字;七八歲的時候,已經能自己做出很不錯的詩;而且去年她九歲的時候,已經能畫一手不輸給成年人的好畫,能完整地彈奏長達半個時辰的古曲,並自己作曲填詞了。

淑甯有點乍舌,雖然自己五六歲時,也能看懂大部頭和寫出好字,但那是因為自己是穿的,而且勤于練習的緣故,而婉甯作為古代女孩子,能有這個水平,實在不是平常人能比的,更何況,寫詩畫畫彈琴,都不是自己這樣穿越過來的普通人能做得了的,怪不得她小小年紀就獲得“才女”之名。

這是淑甯頭一回對于這位二堂姐起了敬佩之心。

不過接下來蔡先生也提到了婉甯的弱點:不夠勤奮。她雖然很有天份,學什麼都一學就會,但太沒有耐性,又愛玩,沒辦法靜下來苦練,所以她的水平雖然遠遠高于同齡人,但基礎卻不夠紮實。蔡先生對她有很大期望,苦口婆心地勸她發奮。不過依淑甯看來,婉甯雖然表面上畢恭畢敬地應了,實際上卻有些不耐煩。

蔡先生也有些察覺,他歎了一口氣,便讓她自己去練琴了,然後走過來看淑甯的字。

蔡先生對淑甯的書法的評價是:缺少靈氣,中規中矩。雖然天資不算上佳,但勝在用功,以她的年紀,也算是難得了。他有些惋惜,有天份的不夠勤奮,夠勤奮的沒有天份,還有一位(四姑娘),是沒有天份也不夠勤奮的。他歎了口氣,覺得自己實在是太苦命了。

淑甯對于先生的評價並不在意,她的字的確只是中規中矩而已,她又不是要當書法家,對自己的要求並不高,能拿得出手就行了。

這堂課是琴課,因此淑甯過了書法考評一關以後,就開始跟著學起琴來。蔡先生是位好老師,他手把手地教會淑甯基本指法,又讓她彈一小段旋律來練習。

一個時辰很快就過去了。按照規矩,每上一個時辰的課,就有一刻鍾的休息時間。蔡先生交待幾句,就到隔壁的小室去休息。

婉甯早就不耐煩了,蠢蠢欲動地打算偷偷開溜。淑甯覺得她這樣有些對不起蔡先生,勸她至少上完半天課再走,婉甯有些不願,兩人正說話間,媛甯開口了。

“二姐,”她說,“有件事我想告訴你一聲。那天三姐姐送來的抱枕,我叫哥哥拿去找了上回見過的那個布朗神父,姐姐你不是說他就是法蘭西國來的麼?結果,你猜怎麼著?”她得意地望了婉甯一眼:“他壓根兒就不認得那種繡法!看來二姐也有弄錯的時候啊。”

婉甯盯了她一眼,卻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哦?那個布朗神父啊,他好像自小在教會長大的,怎麼可能見過那種宮廷里的東西,今年春天才回國的那個白神父,才是法蘭西貴族出身呢,他就知道這種繡法。”她收拾了一下自己桌面上的東西,昂著頭道:“四妹妹有空打聽這些事,不如多花點時間在功課上,讓先生也誇你兩句。”說完就走了。

媛甯臉都紅了:“你就會騙人,人都走了,你說什麼都行了。你有什麼可傲的?誇你的人都瞎了眼!”誰知這時蔡先生正好進門來,她的紅臉刷的一下又白了,連忙低下了頭。

蔡先生好像什麼也沒聽到似的,只是淡淡地掃了一眼婉甯遠去的背影,歎了口氣,回到座位上重新開始上課。

接下來的日子,淑甯幾乎每天都來,張保和佟氏也很贊成她多學些東西,端甯更是誇張地大叫他要努力了,不然又會被妹妹比下去,那就太沒面子了,引得全家人都笑個不停。

婉甯很少來,就算來也待不久。平時她不是陪祖母說話解悶,就是約朋友外出游玩,宮里還派人來過一次,接她進宮去陪太後說話。有傳言說她很得太後的緣法,以前也曾多次進宮陪伴。

每次淑甯去上課,都只有一個媛甯當同學。初時媛甯完全不理她,但時間一長,小孩子耐不住沉悶,就偶爾跟她說說話,但是口氣依然不善。淑甯哭笑不得,覺得自己並沒有得罪她,卻被她這樣討厭,真是無妄之災。

不過大多數時候,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學習上。

課程很有趣,基本上是兩天一變,如果一天上午是學琴,下午就是學棋,第二天就分別學書法和學畫。學習的都是基礎知識,並不高深,至于作詩填詞,她和媛甯都還沒到那個階段。

基礎練習其實很沉悶,有時一上午就只是不停地彈一小段旋律,學上三個上午才會換另一段;而畫畫也是,有時連著十天都是畫小雞,蔡先生還不許她們畫其他的東西。

不過學習還是挺有效果的。過了一個多月,淑甯已經能很流利地彈出一首小調,並且一口氣畫出三四只小雞而不犯錯誤了。她很有成就感。

蔡先生誇過淑甯幾回,這使得媛甯又對她產生了敵意,但見她並沒有因為受了誇獎而在自己面前炫耀,只是繼續苦練,就覺得很詫異,漸漸地也不再敵視她。

一天午後,還未上課,媛甯拿出他前天布置圖畫功課時畫的示范圖,准備把剩下的功課做完,卻發現其中一張圖不見了。她有點慌亂,只有這張圖,她是完全沒有練過的,要是被先生責罰,母親又會罵她了。

淑甯看到她慌慌張張地四處翻自己的東西,便問她怎麼了。

媛甯看著她,有點猶豫,對方也有一樣的示范圖,只是如果自己開口,不知她會怎麼嘲笑自己。

不過她還是把事情告訴了淑甯,沒想到淑甯什麼也沒說,就把自己的圖借給了她。她連忙照著畫起來。

等到她畫完五張的功課數,才松了一口氣。她把圖還給淑甯時,卻發現對方也在做圖畫功課,便問:“三姐姐也沒有做功課嗎?”淑甯回答說:“做了,只是現在還有時間,與其呆坐,不如多畫兩遍。”

媛甯完全不能理解這種做法,問:“為什麼?做完功課就可以了啊?換作是二姐,只要完成先生布置的功課,先生就會大力誇她了。練那麼多有什麼用?”照小姑娘看來,這種事太“多余”了。

淑甯卻說:“勤能補拙,我天份不如人,只好多練一些,才能做得更好。”

蔡先生來了,媛甯連忙把疑問咽下肚,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之後,媛甯就時時留意起這位原本不大放在心上的三堂姐來。上課也好,休息時也好,淑甯總是能感受到她的目光,心里毛毛地。不過這種現象只持續了幾天,媛甯就恢複正常了,讓淑甯松了好大一口氣。

只是這位四姑娘似乎勤奮一些了,每次先生布置的功課都會主動完成,學習也有了進步。有一天,蔡先生頭一回誇獎了她,小姑娘臉上發紅,眼睛發亮,誰都能看出她心里有多高興。

只是第二天,她就好像霜打了的茄子似的,無精打采。淑甯暗暗奇怪。

下課時,媛甯叫住了淑甯:“三姐姐,一起回去吧?”

這可是破天荒頭一遭兒!

兩姐妹穿過花園往住處走。媛甯沉默了一會兒,開口道:“三姐姐,我……我很難受,家里根本沒人在乎我,他們只會說二姐的好。”淑甯停下了腳步,吃驚地望著她。

這位小妹妹在跟她談心事嗎?

媛甯眼一紅,說道:“她做什麼都是好的,而我做什麼都沒人理會。昨天我好不容易得了先生誇獎,回去告訴額娘,可她……”她吸吸鼻子,“她根本不當一回事,只會說二姐姐比我強多了。為什麼她要說這樣的話?明明我才是她的女兒啊?”

她的眼淚都快要冒出來了:“從小到大,我額娘就只會說婉甯好,婉甯聰明,婉甯討人喜歡,哼,不就是因為祖母寵她嗎?我明明很用功,額娘怎麼就不誇誇我呢?哪怕是一句也好。”

淑甯覺得她有些可憐。同樣是嫡女,但她在家中的地位明顯比婉甯差一截。她以前只知道小姑娘刁蠻不講理,老看婉甯不順眼,沒想到她有這樣的苦楚。

得不到親人的認同,的確是很令人難過的事。

淑甯盡力安慰她,還說:“昨天蔡先生不就誇你了嗎?而且你現在那麼用功,可二姐只是偷懶,在這點上你可比她強多了。”

媛甯聽了這話,心情倒好起來了:“沒錯!我現在比她用功!”只是旋即又有些失落:“可是她的天份那麼高,先生也說了,我們都比不上她。”

淑甯笑了:“就算她是天才又如何?方仲永也是天生奇材,可他後來不也泯滅眾人中了麼?按我的想法,只有一成的天份,加上九成的勤奮,才能成就真正有學問的人。”她把某句名言稍稍改了改。

媛甯聽了這話,眼睛卻發亮起來。

她覺得自己找到了超越婉甯的方法。

======================================================================

最近親們的留言太厲害了,很多都超乎我的想象,還為我帶來不少靈感,尤其是麋鹿大人,謝謝你的長評。(^*^)啵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