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五、不和
婉甯和媛甯雙雙結伴而來,向佟氏請過安後,婉甯直接就問起怎麼不見端甯。佟氏淡淡笑道:“方才到前頭去了,怕是老爵爺要考究他的武藝吧。”婉甯覺得十分可惜,不過還有淑甯在,便直接拉著她回房說悄悄話去了。

婉甯是個很容易自來熟的人,雖然昨天才第一次見面,但今天已表現得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樣親切。她熱情地向淑甯介紹京中好玩的地方和好吃的小吃美食,邀請她跟自己一起出去玩,而會介紹她認識許多“有趣的”朋友。媛甯只是坐著打量房間,有時掐掐新插的那瓶花上的花瓣,有些無聊的樣子。

婉甯詢問過淑甯平日的愛好之後,已經把話題轉到自己的生活愛好上來了,淑甯也饒有興趣地聽著。這種大戶人家小姐日常生活的零距離接觸可不是天天都能有的,而且有任何疑問都可以提,趁此機會先打聽打聽,免得日後跟人說起來時露怯。

媛甯百無聊賴地玩起床上的擺設,卻對一個抱枕起了興趣。那本是淑甯去年秋天時做的,用了軟緞子作面料,塞了滿滿的棉花做成圓柱狀,正好抱在懷里,軟軟的可舒服了。她還在上頭繡了絲帶繡作為裝飾,眼下正是這特別的刺繡吸引了四小姐的注意。

媛甯把抱枕拿到淑甯面前,問:“三姐姐,你這是什麼繡法?怪好看的。”淑甯便解釋給她聽:“這是用絲帶和綢帶繡的,再用各色花邊和珠子作裝飾,我就叫它絲帶繡。妹妹喜歡的話,我送你一個吧?”

小女孩其實很好哄,媛甯頓時就彎了眉眼,還說:“多謝三姐姐,不過,我也有學女紅,姐姐教我做吧?”淑甯說好。

婉甯拿過那抱枕仔細瞧,奇怪地說道:“咦?三妹怎麼會這種繡法?這不是法國宮廷里的東西麼?奉天應該沒有洋人吧?三妹是哪里學來的?”

不等淑甯說話,站在門邊侍候的春杏先開口了:“這是我們姑娘想出來的,不是從別人那里學的。姑娘本來是打算裝飾一下盒子,結果後來弄出這個來了。”她親曆淑甯弄出絲帶繡的經過,就覺得二姑娘這話有些刺耳。

媛甯聞言撇了婉甯一眼:“聽到沒有?是三姐姐自己想出來的,二姐就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難道就許你一個人聰明,別人都不會弄好東西了麼?”

婉甯皺了眉頭:“四妹,你又來了,我怎麼往自己臉上貼金了?我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你干嘛又故意挑我的刺?”

媛甯眉一挑,尖聲說道:“去年絮絮表姐弄了條漂亮的花邊裙,你就說人家是學洋人女子的,她連洋人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到哪兒去學?上個月我叫人做了個銀腳鐲帶,你又說我是學人家苗人的。我就知道,只要別人一弄出好東西來,你就會說那是別人做過的!這世上就只有你一個會弄些新奇好看的東西!”

婉甯眉頭皺得更緊了:“也不知你是從哪里聽來的怪話,我不與你小孩子計較。這里是三妹妹家,你別再胡鬧了。”

媛甯的聲音更尖了:“我怎麼胡鬧了?你說我是小孩子,你才比我大多少?你還不是小孩子?我就是要把這些話告訴三姐姐,免得她受了你的騙!”

婉甯怒目而視。好一會兒,她重新端坐下來,慢條斯理地喝口茶,道:“你在這里說這些話有什麼用?有本事跟奶奶說去?太難看了!”

眼看媛甯就要張牙舞爪地撲上來了,原已聽得呆了的淑甯連忙攔住她:“快住手,都別吵了,要是鬧得外面都知道,可不好看。”

她轉頭對婉甯說:“二姐姐,我不知你們姐妹間為何不合,但還請姐姐讓著些兒妹妹才是。”然後又對媛甯說:“四妹妹,你這樣說話,到底是不妥的,以後別再當著別人的面說二姐的不是了。”

她本是一番好意,想著先壓住這起沖突再說,誰料媛甯小孩子家一生起氣來就特別固執,現在連淑甯都恨起來了。她甩開淑甯,大聲道:“我就知道,你們都讓著她,她有什麼好?氣死我了,我再不要理你了!”甩開簾子走了。

婉甯冷笑一聲,道:“三妹妹別管她,她三天兩頭的就要挑我的刺,不過是妒忌奶奶寵我罷了。”

淑甯坐下來,正色道:“雖說如此,但有一件事我要說清楚。我是那年收到姐姐送來的夏衣,上頭有些絲帶做的花朵蝴蝶結,因見它好看,才想出用絲帶繡花的,說起來並不算是我首創。若是那什麼法國宮廷真有這種繡法,也是誤打誤撞而已。”開玩笑,若被對方起了疑心,她要到哪去找個洋人說曾經教過她絲帶繡?

婉甯卻有些說不准:“原來如此,我也記不大清楚了。不過這樣也是好事,妹妹若還有那樣的抱枕,也送我一個吧。”

淑甯無奈應了。她總共就做了兩個,現在兩個堂姐妹各要一個,自己可就沒了。

婉甯坐久了有些無聊,便起身告辭。臨出房門時,她突然露出詭異的笑容,對淑甯說:“我常與朋友一起出去逛街的,你方才不是很有興趣麼?什麼時候也跟我們一起去吧?我還可以叫上五阿哥。”

淑甯聽得一頭霧水,想著怎麼突然扯到五阿哥身上了?要是四阿哥,或許還有點關連,不過這些龍子鳳孫,沾上了都沒什麼好事。她拒絕了,就說母親身懷有孕,她要留在家中照顧。婉甯一臉可惜地出了門。

出到院子,正好碰上端甯回來。他身上沾了些塵土,下巴略有些淤青。婉甯一把撲上去,連聲問道:“怎麼會成這個樣子?是誰欺負哥哥了?是誰?”淑甯也關心地以目光相詢。

端甯微微一笑,雙手不著痕跡地隔開婉甯,說道:“小意思,瑪法考我武藝,勉強通過了。二妹妹來作客麼?可惜我不在家。”婉甯笑著說:“四哥哥要真覺得可惜,不如今兒跟我一起出去玩吧?我約了好幾個朋友呢。我帶你去吃好吃的?”她拉著端甯的手搖兩搖,撒著嬌。

端甯還是溫溫地笑著:“聽起來挺有趣兒。可惜今日我們全家要到外祖家去請安,日後有了空閑,再請二妹妹給我當向導吧。”

婉甯有些意外,以往自己一撒嬌,不論是堂兄弟還是表兄弟都會乖乖聽話,想不到今天碰了壁,不過這樣才能顯出這位哥哥與眾不同麼。

她纏著端甯略說笑幾句,察覺到對方有送客的意思,便見好就收,走了。

端甯籲了一口氣,轉頭對淑甯說:“這位大小姐可不好對付,偏又不能得罪她。”淑甯笑笑,遞帕子給他擦汗。端甯接過,就說:“現在不早了,母親身體怎麼樣?如果能行,還是早點去外祖家吧。只怕去了要留飯,如果是午後再去,留了晚飯,回來晚了祖母說不定會不高興呢。”淑甯聽了覺得有理,便與他一起進屋跟母親商量。

過了一刻鍾,佟氏叫人請回張保,向老太太報告過,一家人就坐著馬車往娘家去了。

====================我是越來越勤快的分割線======================

轉眼十多天過去了,張保日日到吏部上打聽消息,因國喪期間禁宴樂,只好尋些舊日朋友喝喝茶,探一探朝中風向。佟氏每日都去向婆婆請安,又在她面前做足賢惠媳婦的樣子,倒沒挨什麼冷言冷語。端甯因父親早就跟佟家商量好了,到佟氏族學去附學,免得留在府中無所事事,會跟著堂兄弟們不學好。他每日去佟家外叔祖(注:佟國維)家中上半天學,回來後也待在房中溫習,有時去庫布房練練武,有時去騎騎馬,日子過得十分健康。

淑甯聽了母親的話,決定在伯爵府期間保持低調,每日做女紅練大字,然後就是陪母親說話解悶,日子過得有夠無聊的。

婉甯又來過幾回,見淑甯每次不是在繡花就是在練字,便笑說她太過“大家閨秀”了,還問:“你每天這樣過日子,難道就不無聊嗎?”

是很無聊,但淑甯又不好明說。以前在奉天時,她每天都有許多事可干的,現在不能出風頭,新奇東西是不能做了,又沒有朋友可以交往,跟春杏玩又會被婆子說失了體統,又沒處買新書去,外頭大書房里的大部頭,都是悶得要死的那種,詩詞文集她又沒興趣,除了繡花練字,她還能做什麼?

婉甯想了想,笑了,說:“不如我給你找些消遣的事兒做吧?”淑甯警惕起來,不知她要找的是什麼事?該不會又是那種跟阿哥們出去玩的話吧?她最近常引誘自己出去,每次都提什麼阿哥的,太奇怪了。

不料婉甯提的卻是另一件事:“不如你跟我一起去上琴棋書畫的課吧?”見淑甯露出疑惑的目光,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其實家里有給我請西席,教我些琴棋書畫什麼的,可我有很多都會了,不耐煩去學它,所以常常逃課。如今只有四妹妹在聽呢。”

原來如此。想不到婉甯也懂得琴棋書畫之類的東西,看來盛名之下無虛士啊,以往看這位小姐總愛玩鬧的樣子,還以為她才女的名聲是別人捧出來的呢。

只是她心里有個疑問:“好是好的,只是你們如今已學了許久吧?我這才去學,會不會跟不上?”

婉甯忙說道:“不會不會,其實四妹是今年春天才開始學的,她笨得很,才學了一點,你現在去,絕對跟得上,再說了,琴棋畫就罷了,至于‘書’,我看你已經不用學了。”她瞄了一眼書桌上的一疊字稿。

淑甯笑了:“我才學了點皮毛呢,怎麼會不用學呢?姐姐的老師,必定是位飽學之士吧?我會好好請教的。”聽起來不錯,就讓她也風雅一回吧。

======================================================================

今晚聽說又有雷陣雨,先把剛寫好的放上來,免得今晚不知幾點才能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