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四、婉甯
老太太一聽到最寵愛的孫女的聲音,哪還有先前威嚴的模樣?早已笑得眼睛都瞧不見了:“猴兒,我就知道你最會找吃的,聞見飯香就來了。”

那婉甯一把就撲過來,攀住祖母的脖子,撒嬌道:“奶奶這話說得我好像饞鬼似的,太過分了,都是因為奶奶這里的飯菜太好了,不然我怎麼會一聞見味道就忍不住了呢?”哄得老太太心花怒放,眼里都沒了別人了。

淑甯都快看直了,耳邊卻傳來一把細細的聲音:“孫女兒給祖母請安。給伯母請安,給母親請安。給嬸娘請安。”轉頭一瞧,卻只見是一個與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小女孩,穿著蛋清色的旗裝,也梳著與婉甯一樣的發式,眉目清秀,只是比不得婉甯美麗。看來這就是四姑娘媛甯了。

老太太只是隨意揚揚手,便抱著婉甯問長問短,那媛甯撇撇嘴,就轉往索綽羅氏那邊去。

那拉氏不等女兒撒完嬌,就開口道:“怎的這般沒規矩,只纏著你奶奶不放?快過來見過你三嬸與妹妹。”

婉甯這才發覺旁邊坐著的佟氏與淑甯,忙笑著走過來行禮,說:“是我怠慢嬸嬸了,嬸嬸別見怪。”不等佟氏說沒關系,就抓住了淑甯的雙手,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地瞧。淑甯呆住了,心想這種情形真眼熟,可不要接著來一句“這個妹妹我見過的”才好。

誰知那婉甯忽然好像想起什麼好笑的,又強忍住,說:“這個妹妹我見過的。”(淑甯:我囧!)

不過她很快又補充說:“不是真見過,是看著面善,覺得好像以前就認識了。”媛甯在對面扯了扯嘴角:“莫不是又是前世見過?”婉甯笑道:“誰知道呢?說不定是哦。”然後就拉著淑甯親親熱熱地說話。淑甯發現她有兩個小酒窩,笑起來時極甜。不得不說,這位漂亮的小姑娘的確很討人喜歡。

老太太還是笑咪咪的:“這樣也好,以後姐妹間相處就更融洽了。”

底下人報上來說飯擺好了,老太太一招手,全體人就移師隔壁房間吃起飯來。

淑甯在奉天時,佟氏在禮儀上對她管教甚嚴,在餐桌上尤其如此,因此她不但執筷噎飯的動作很文雅,對食不言的規矩也嚴格遵守,有時她自己都會為此驚歎,覺得“原來我也會有這麼大家閨秀的一天”。早聽說大戶人家里規矩嚴,所以淑甯是很認真地打算照著母親教的去做的。

誰知這次一上飯桌,母女倆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那婉甯不停地哄著老太太,又常夾好吃的給她,站在旁邊侍候布菜的李氏都快下崗了。祖孫倆說說笑笑的,哪有什麼大戶人家的規矩可言?

那拉氏見佟氏母女都很吃驚,便說道:“三弟妹別見笑,我這閨女最沒規沒矩了,偏老太太喜歡她這樣。”佟氏忙陪笑道:“這樣和和樂樂的才高興呢,婉姑娘實在討人喜歡。”


老太太一臉慈愛地看著孫女:“這話我愛聽,我那麼多個孫女里頭,就數二丫頭最貼心了。”她這話一出,媛甯便不高興了,佟氏望望女兒,也有幾分尷尬。芳甯低頭吃飯,似乎完全不在意。

婉甯笑著對淑甯說:“三妹妹吃飯時真斯文,其實一家人不需要這些虛禮,說說笑笑的不是更開心麼?”淑甯笑笑,吞下口中的飯,才開口應了聲:“姐姐說的是。”

旁邊的媛甯瞧了她一眼,又繼續吃飯。

飯後漱口的程序,跟《紅樓夢》里的極像,淑甯實在萬分慶幸自己沒把多年前看過的情節忘掉,不然那杯嗽口茶上來時,她一定會被那清新的茉莉花香騙倒,直接喝下去了,那可就鬧了大笑話。

真是的,只是伯爵府,干嘛學人家國公府的作派呢?

一幫子女人又重新回到方才的房間說話,婉甯繼續討著祖母歡心,媛甯繼續撇著嘴,佟氏、淑甯繼續和李氏、芳甯一起充當沉默一族,只偶爾回答兩句。過了一會兒,門外有人來報:“三老爺和四少爺來給老太太請安了。”

不一會兒,簾子掀了起來,張保帶著端甯進來了,又是一番磕頭見禮。老太太跟兒子說了幾句話,便趕他去跟兄弟們見面,只留下孫子陪伴。

端甯今年十二歲了,本就長得五官端正,眉清目秀。他自小練習騎射,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看起來比尋常十二歲少年要高些,加上長年讀書,又增添了書香氣息。淑甯就常笑話說,他一站出來,只要微微一笑,那些夫人太太大娘大嬸們就恨不得他是自個兒的兒子。雖然這話一說出來,淑甯就挨了哥哥一個腦崩,但還是很有道理的。老太太細細打量著多年不見的孫子,滿意地點點頭,便拉他到自己座位的另一邊坐下說話。

婉甯看了端甯好一會兒,便拉著祖母的手撒嬌道:“這個哥哥真好,為什麼他不是我親哥哥呢?”端甯笑道:“妹妹這是什麼話?難不成我就不是你哥哥麼?”婉甯抬頭望著他,可愛地眨著眼睛,問:“真的?”端甯笑著點頭,她便高興地笑了:“那以後你就要把我當成親妹妹一樣哦。”老太太慈愛地摸摸她的頭。

媛甯在下面冷笑了一下,瞧了淑甯一眼。佟氏皺皺眉,但沒說什麼。淑甯本有些心里發酸,但很快就平複了。因為她瞧見自家哥哥陪著祖母與堂姐說笑時,臉上的笑容一直沒變過,就是那種溫溫文文的笑。這種表情她見得多了,只要哥哥遇上別家夫人太太拉著他說話又擺脫不了時,就是一直這樣笑的,表面上看起來很乖,實際上早不耐煩了。也對,自家的好哥哥,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被人拐去?淑甯心情很好地看著眼前的祖孫同樂圖,冷不妨瞧見端甯望過來時,對她眨了眨右眼。

她心情更好了。

談話持續了差不多一個時辰,老太太有點累了,便只留下婉甯一個,其他人都打發走了。淑甯跟著哥哥去給伯父們請安,回到自家住的院落時,已經一更天了。

他們一家住的,就是當年張保住過的院落,名叫槐院,離主屋有些遠,一邊圍牆外頭就是青云巷,再過去就是伯爵府的圍牆了。院子當中種著一顆大槐樹,樹下是幾張石桌石椅,旁邊擺著幾盆花草。院子三面都有房屋,正屋是張保與佟氏夫妻會客的地方與居所,右邊是書房,左邊兩間大房是給端甯淑甯住的,正屋後頭有條過道,通向小小後院,那里建了幾間抱廈,是下人的住處。


長福與二嫫有自己的居處,就在府後的幾處院子里。老伍頭是早早被安排到馬棚附近跟其他的車夫一起住了。長貴和馬三兒夫妻就在槐院後院的抱廈里住下,跟著主人們住在一處的,只有秋菊和春杏。

那拉氏派來了幾個婆子,只說其他人明天一早就會過來。這天趕了那麼久的路,進府後又到處請安見人,人人都累得要死,便隨便洗了洗,睡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全家就起來了。因還要准備下午去娘家探訪的事,佟氏指揮著幾個下人打包禮品。人手不夠,眾人好一番忙亂。

這時有人上門來了,是老太太屋里侍候的人,就是昨天見的那個穿綠的俊俏丫環,名叫翠英的,來問昨夜他們一家四口睡得可好,有沒有短什麼使的用的,細細地問了一遍。她長相俏麗,說話行事卻很溫柔,又愛笑,容易給人好感,佟氏她們都對她很客氣。

她又恭敬地請他們若有什麼住得不舒服的地方,盡管開口說。張保淡淡地道:“這是在自個兒的家里,若有什麼要吩咐的,我們自然會說,你不必費心了。”然後就出去了。

翠英一陣尷尬,正好外面有管事帶了一群男女仆役來,是那拉氏分派給三房使喚的,翠英借機告退了。

新來的人有六女兩男,分配的結果是:一個年紀較大又比較老實的丫環素云和一個三十來歲的媳婦子王瑞寶家的,負責侍候佟氏起居;一個叫巧云的俏麗丫環侍候淑甯;那兩個叫書香和墨香的十五六歲丫頭,眉清目秀,又識得幾個字,就分配給了端甯;還有一個叫粉官的,原是幾年前買的小戲子出身,現在當了粗使丫頭。男仆方面,王瑞寶跟了張保,他兒子王貴跟了端甯,與虎子一同作小厮。

那個王瑞寶家的,剛好就是昨天要扶淑甯的媳婦子,曾侍候過二太太索綽羅氏和大房的小妾生產,也算是經驗豐富了。她丈夫王瑞寶正是老太太手下王嬤嬤的兒子,一家人都是有體面的,只是一直輪不上好差使。三房只有一個管事長福和二嫫夫妻能算得上號,他們跟過來,也是想要出人頭地的意思。

那個長得很漂亮的巧云,似乎與秋菊是認識的,只是關系不太好,兩人目光一對上,連淑甯都能看見電光霹啪作響。

佟氏給新來的仆役們訓話,不外乎三房有三房的規矩,日後老實干活不要偷懶之類的。淑甯留意到書香和墨香兩個聽訓的時候老是走神,眼睛不斷地往旁邊瞟,她一看,原來是端甯站在那里。看來這兩個丫環是被內定為四少爺日後的小老婆了,不然怎會那麼大膽地放秋天的菠菜?不過,她倒是有點無語,不知是誰安排的?她老哥才十二歲啊,還是男童啊!!!現在就安排這些太早了吧?

端甯早就察覺了,看來也心里有數,他轉頭看見妹妹一臉古怪地看著他,搖搖頭,一臉苦笑。

訓完話,人們都散開來,各做各的事去了。小梅挑了門簾進屋,報告說:“二姑娘和四姑娘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