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三、進府
在這一小段路上,佟氏叫女兒坐直身體,替她整理了頭發衣裳,又整整自己的,然後鄭重對她說:“這一路上,家里都有什麼人,額娘已經大致告訴你了。如今只有一條,伯爵府里與咱們在奉天時的家不一樣,行事作派都不是一般官宦人家能比的,你一定要小心謹慎,不要多說一句話,多走一步路,也不要出頭冒尖。我們只要平平安安熬過這幾日,等你阿瑪定了缺,就能走了。”

淑甯也嚴肅地點點頭。看來現在的情景就像林黛玉進賈府那樣,要處處小心才行了。

佟氏又低聲提醒她一些禮儀上的事,見到祖父祖母要怎麼磕頭,叫到伯父伯母和叔叔嬸嬸時怎麼叫,還有跟兄弟姐妹們見禮又如何如何,要怎麼對待下人,有哪些仆役是有體面的,要客氣對待,林林總總地將路上說過的話又重複了一遍。淑甯都將它們記在心底。

不一會兒,馬車停下來了,淑甯只覺得車子晃了一下,又走了起來,佟氏小聲說道:“進了大門了。”

大約走了一盞茶的功夫,車又停了,佟氏又說:“這是二門。”車窗旁邊傳來張保的聲音:“我帶兒子去給阿瑪請安,你先帶女兒去見額娘吧。”佟氏低聲應了,外面腳步聲漸遠。過了一會兒,車又往前走。

再走了一段距離,馬車才真正停下。外面有個女人說話:“請三太太和三姑娘下車吧。”

佟氏怔了一怔,便有人掀開車簾子,放好了腳踏。她慢慢挪出去,早有二嫫接上來,將她扶下車。淑甯跟著下車的時候,記起母親的吩咐,也是慢慢地、很端莊地下了車。旁邊一個媳婦子上來扶,“喲”了一聲道:“瞧三姑娘長得多水靈呀,老太太見了定然喜歡。”

淑甯有點想打冷戰,她見這個媳婦子穿的也是綾羅綢緞,就知是個體面的仆婦,也不說話,只微微一笑,倒把那媳婦子給鎮住了,不好繼續調笑下去。

佟氏只淡淡掃她一眼,便問方才請她下車的那個中年嬤嬤:“王嬤嬤,你方才叫我什麼?”

那王嬤嬤忙解釋道:“三太太不知道,這是今年開始府里定的規矩,因慶哥兒已經娶了親,原來的太太,如今都稱老太太,奶奶們就稱太太,慶哥兒媳婦便是慶大奶奶了。幾位爺,如今都是老爺呢。”

佟氏笑笑:“那慶哥兒如今也是爺了吧?”“可不是嘛。”王嬤嬤應了聲,就攙著佟氏的另一邊胳膊,要扶她進去,“三太太如今可金貴呢,我來扶著您。”

淑甯拒絕了那媳婦子來扶她的舉動,又不是三歲小孩子,扶什麼呀。她端端莊莊地跟在後面走,一行前後倒有七八個女仆跟著,穿過了兩個月洞門,來到一處大院落,旁邊都是抄手游廊,她們直接穿過院子,來到正面的房間,一個穿綠的俊俏丫環打開簾子迎上來,未開口先含笑:“可把三太太和三姑娘盼來了,老太太和兩位太太都等急了呢。”

佟氏隔開王嬤嬤與佟氏的攙扶,自己上了台階,向那丫環點點頭,便招呼女兒跟她一起進去。

進門就是一架玻璃屏風,燙著迎客松的圖樣,繞過屏風,里面黑鴉鴉地聚了一群女人,淑甯差點眼都花了,定一定神,才見到正中坐了一個六十來歲的老婦,旁邊各坐著一個婦人,便知這是祖母與兩位伯母了。


早有侍女在地面放了兩個蒲團,佟氏領著女兒磕了頭,祖母才微笑著說:“自家人不必多禮了,你又有了身子,用不著這麼客套。”佟氏低頭應是,然後又給兩位嫂子行過禮,才在大嫂子下手的一處椅子上坐了。接著便是淑甯給兩位伯母見禮,然後大伯母又引見了兩個年青的女孩子,一直站在她身後作少婦打扮的,是大堂嫂李氏,另一位坐在下手的,是大堂姐芳甯。她們都給嬸嬸佟氏請了安,又一一與淑甯見過禮,然後淑甯便悶不吭聲地站在母親身邊。

祖母伊爾根覺羅氏臉圓圓的,看著一團和氣的樣子,給人的感覺卻有些像《還珠格格》里的那位太後娘娘,貌似慈眉善目,實則透著一股威嚴,舉手抬足都顯露出一種“我是當家人”的氣勢。大伯母那拉氏也是圓臉,總是帶著微笑,卻讓人覺得有點高深莫測。二伯母索綽羅氏是個長臉,尖下巴,嘴唇有點薄,不過很會打扮,脂粉抹得恰到好處,從頭到腳的服裝首飾都沒什麼可挑的,看來傳言她開脂粉成衣鋪子,也還是有點依據的。至于李氏,果然如傳言中的其貌不揚,長得還算端莊,勉強能稱得上清秀,只是整個人沒什麼精神,也很少開口。芳甯也是很沉默寡言,不過還是很有少女的青春氣息。

老太太問佟氏有幾個月身孕了,佟氏回道:“有三個月了。”她點點頭:“要小心自個兒的身子,你男人子嗣少,你要多多爭氣才是。”佟氏低頭應道:“是,媳婦知道。”

老太太又把眼光移到淑甯身上來:“三丫頭幾歲了?”佟氏忙替女兒回答道:“到八月就滿八歲了。”她又問:“平日里有學規矩女紅吧?”佟氏答:“媳婦兒天天教她做。”

老太太點點頭,又抬起手來招呼著:“三丫頭過來,讓奶奶看看你。”淑甯忙走上前去,任她拉著自己的手瞧,背脊上已經開始冒汗了。

老太太又問:“讀過什麼書?”這個問題淑甯早有准備,便回答道:“只讀過些《女訓》《女誡》之類的,額娘說女兒家針線最要緊,不許我多讀書呢。”她早聽說這位祖母大人不太喜歡母親讀書,這樣回答應該沒問題吧?

卻不料她搖搖頭,說道:“你額娘最是小心人,其實倒不必這樣,女孩兒家多讀些書,倒也不是壞事,只別看些不好的書,移了性情就行了。”這話讓佟氏和淑甯都暗暗稱奇,這才幾年功夫,她怎麼就完全改變了態度呢?

接下來又說了幾句閑話,淑甯才回到母親身邊繼續站著,老太太這才發覺,便叫丫環搬了個凳子來,讓孫女兒坐下。

有個媳婦子上來回話,說侍候三太太和三姑娘的人都在外頭呢,老太太要不要見見。老太太點了頭,便見到二嫫帶著小梅秋菊和春杏上來磕頭。那拉氏看見,皺了皺眉。

老太太認得二嫫,略問了些話,轉頭看見秋菊,就問道:“我怎麼覺得這丫頭有幾分眼熟,好像在哪兒見過?”那拉氏正要開口,索綽羅氏搶先說道:“額娘不認得了?她本是慶哥兒房里的丫頭,慶哥兒那年不是還說要把她收房嗎?也不知怎的,竟跑到三弟妹那里去了。”她有幾分得意地撇了那拉氏一眼,那拉氏卻是不動聲色:“小孩子家不懂事玩笑罷了,我聽說三弟妹那邊少人使喚,見這丫頭還算伶俐,才送過去的。”李氏卻只是站在她身後,似乎沒聽到這些話。

老太太不管兩個媳婦之間的暗斗,只揮揮手讓四個女仆下去了,歎了口氣道:“這怎麼夠呢?別說三媳婦兒有了身子,里外都要人侍候,再看她們姐妹幾個,都是丫環婆子一大堆。三丫頭這樣太過寒酸了,就算她阿瑪在外地做官,不好帶太多人,也不能太失體統才是。”

佟氏低頭受教,淑甯還是那副乖巧樣子,心里卻已經在大嚷:“難道你要給我弄一堆丫環婆子跟著嗎?不要啊!!!”

可惜祖母大人聽不到她的心聲,便對大兒媳說:“你回頭瞧瞧,多撥幾個人給她娘倆,尤其是你三弟妹那里,曉事兒的婆子多安排兩個。”然後指指淑甯,“三丫頭那里,就照四丫頭的例吧。慶哥兒媳婦平日里也多照看她一下。”那拉氏和李氏婆媳倆都應了。

四丫頭的例又是多少個人?


這時天已經黑了,老太太發話:“叫下面的人把飯擺上來吧,看來老三和端哥兒是留在前頭跟老爵爺吃了。”下面的人應了,片刻後果然有人來回話,說老爵爺留了三老爺和四少爺在前頭吃飯,讓這邊先吃。

底下人馬上在旁邊的房間里擺桌椅,正手忙腳亂呢,卻聽得有丫環在外頭報說:“二姑娘跟四姑娘來了。”然後就聽得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奶奶,我來了,可趕上吃飯了嗎?”

淑甯好奇往門外瞧去,心想:“難道這就是那位傳說中的二堂姐了?”

幾個丫環掀起簾子,一個嬌小的身影在一堆侍女的簇擁下走進門來,拐過屏風,然後,淑甯頓時覺得眼前一亮。

那女孩只是十歲左右年紀,身量尚小,穿著一身素白旗服,領口、袖口與下擺處用絲線從月白到深藍色繡了層層疊疊的小花,遠看還以為是鑲了幾道藍邊,待走得近了,才知道衣飾華美精致。

等她走近,淑甯才清楚地看到她的相貌,一雙又黑又大的鳳眼,小巧的鼻子,紅紅的小嘴,膚色極白,像是細瓷一般完美無缺,一頭烏黑的秀發交纏著藍色的緞帶,綁成雙鬟,兩邊各有幾根緞帶垂在肩上,未紮起的頭發都放在腦後。年紀雖小,已經有一種很特別的仿佛成年女子般的風情,不出幾年,定然會長成一位傾國傾城的大美人了,少說也是范冰冰那個級別的。

李氏這時就站在淑甯旁邊,忽然開口說:“這就是婉妹妹了。”

淑甯點點頭,心想:“果然是美人啊!”

=====================================================================

我為什麼要這麼想不開,寫這種場面呢?就算有林黛玉進賈府為參考,我也死了幾百個腦細胞,卻仍然錯漏百出,改了N回了,我發誓再也不要挑戰這種情節了~~~~~~~

外面狂風暴雨、電閃雷鳴,先這樣吧,搞不好等會兒就要關機了。

=====================================================================

今天被同事罵了,她認為應該用“老太太”,55555~~~~~沒辦法,每次都要靠她幫我掩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