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四十二、回京
起程回京的日子最後卻拖了幾天。因為佟氏身體不適,請大夫來診斷時,卻發現是她懷孕了,已經有了將近三個月。張保喜出望外,為保穩妥,要等到滿三個月,胎兒穩定了,才起程。佟氏紅著臉接受了丈夫的體貼安排。

他們最終是在暮春四月離開奉天,踏上回京的路程的。淑甯陪著佟氏坐在車里,侍候她起臥,閑暇時,便聽母親講述京城伯爵府的事。

她的祖父,名叫哈爾齊,封爵是一等威遠伯,承襲自跟隨太祖皇帝東征西戰的太祖父。祖母伊爾根覺羅氏,娘家是紅帶子,只是已經沒落了。祖父一向少管家事,但祖母卻是整個家族的掌控者,最不能忍受有小輩違逆她。

大伯父晉保,還有大伯母那拉氏,近一年多來常與自家父母通信,算是比較熟悉的了。大伯父原在城西大營,現在被調到禁軍,官職是正三品參將,目前是幾個兄弟中官職最高的人。他與大伯母育有兩子一女,分別是長子慶甯、次子順甯和次女婉甯,另外還有庶出的長女芳甯和幼子安甯兩個孩子。慶甯已經娶了妻,媳婦兒是李家的小姐。次女婉甯,以美貌和聰慧名聞京師,深受祖母寵愛。

二伯父興保,如今閑賦在家,但手下操縱了幾家大酒樓和店鋪,日進斗金,等于是掌握了全府的重要財源進項。二伯母索綽羅氏,娘家是世居吉林的望族,與二伯父生了二子一女,按家族排行來講,是三子誠甯、四女媛甯和年方六歲的五子偉甯。其中媛甯只比淑甯小幾個月。

四叔容保,是宮中侍衛出身,在天津大營曆練了幾年,當了個游擊將軍,前幾年剛回到京城,重新當上侍衛,品級倒是比以前高了。娶妻沈氏,娘家是世代書香,不知為什麼將女兒嫁給了一個武官。兩人挺恩愛的,有一個年方三歲的兒子,叫做淳甯,排行第七(大房的安甯排第六)。

這些就是他們家所有的直系親屬了。

淑甯差點沒被那一堆的“甯”給繞得頭昏腦漲,多虧佟氏不厭其煩地來回講,她才把所有的人名與排行記住了,然後是倒吸一口涼氣:原來我家有那麼多親戚呀?而且都是要在一個家里生活的那種。

然後佟氏又告訴她,除了這些是一個家里頭的人以外,還有一位姑媽,比自家老爹長兩歲,閨名叫福麗,婆家也是世代勳爵,丈夫叫那日德,有一個與端甯同齡的兒子叫阿森,一個女兒叫絮絮,今年也十歲了。姑父那日德在江南做官,他們一家都跟去了,因此並不在京中。

佟氏就這樣啰啰嗦嗦地介紹著伯爵府里一大家子的情況,累了就躺下來睡一會兒。淑甯很孝順地坐在邊上,時刻留意著給她掖被角。二嫫坐在前頭,時不時地進來看佟氏的情景。沒辦法,佟氏都那麼多年沒生育過了,而且在生女兒時還大傷元氣,多年來身體都不算很好。張保對這一胎非常小心,為了要找一輛穩當堅固的好馬車,還親自跑遍各大車馬行,最後是淑甯與二嫫相熟的那個木匠,親自出手下足料打了一輛車。淑甯沒法弄出彈簧之類的東西減震,就多多地墊上被褥。她召集丫環們打開貯存室找出幾年前就沒再用過的舊棉被,把它們統統堆在馬車里,雖然保暖效果不及新被,做棉墊倒是很好的材料。

雖然人人都在擔心佟氏在孕期上路會有不適,但目前看來,似乎這個新弟弟/妹妹很乖,完全沒有在母親體內造反的跡象。佟氏每天好吃好喝好睡,害喜也不嚴重,讓全家都放下了心。

這一路走的有八成都是近年新修的大道,平穩得很,一行人很快就到了中途過夜的驛站,准備在此整休一夜,明天一早出發,天黑前就能回到伯爵府了。

驛站的房間還算乾淨,飯食也能入口,現在在此借宿的只有張保一家,驛丞倒是侍候得很用心,連跟隨的下人的酒飯也不馬虎,還叫差役們准備新鮮的草料給他們喂馬。

張保他們在吃飯時,驛站外傳來車馬人聲,驛丞早就迎出去了。馬三兒探頭打量了一會兒,回來稟報道:“是差人壓解著幾個犯官和他們的家眷,要在這里過夜。足有二三十人呢,似乎是重犯。”張保眉頭一皺,不去管他,只問佟氏吃飽了沒有,又催女兒多吃口肉。

等飯桌撤下,張保命女兒扶妻子回房歇息,然後才招來馬三兒,如此這般吩咐一通,讓他去了。

馬三兒拿了一壺酒兩小碟花生豆干,找到一個閑下來的差役,跟他喝酒聊天,天南地北地吹了一通,然後才扯回剛才新來的那幫人身上。那差役喝了大半壺酒,又在興頭上,渾不在意地就說了。

“那群人我知道,是安徽那邊的犯官,兄弟你沒聽說吧?那里的巡撫聽說跟個山大王勾結,殺人越貨,搶了不少金銀財寶,連南邊送給朝廷的貢品都不放過。誰家跟他作對,他都叫那幫子強盜把人全家殺光搶光,嘿,這膽兒夠肥的,兄弟你說是不是?”

“是啊,他怎麼就那麼大膽兒呢?這麼說,那些人里頭就有這個巡撫?”

“哪兒能啊?早砍了頭了,這幾個都是跟他一伙兒的,是從犯。算是命大了,全家發配甯古塔,與批甲人為奴。你說這皇上怎麼就那麼寬宏大量呢?他們害了那麼多人,還放過他們的性命,偏偏那幫子人還不領情,整天哭哭啼啼的,剛才那兩個押解的兄弟就跟咱訴過苦了……”

那差役嘮嘮叨叨說了半日,才喝干最後一滴酒,吃完最後一粒花生走了。馬三兒長籲一口氣,便回去向張保回話。

張保聽完後,跟蘇先生商量半日,最後是蘇先生得出了個結論:“前任安徽巡撫的案子,牽連甚大,恐怕有半個安徽的官員都被拉下馬來,必會有大量空缺,大人回京後,不妨到各處走動走動,若能得一個知府或布政使的缺,也是好的。”張保同意了。

==================我是隔壁的隔壁房間的分割線===================

淑甯陪著佟氏回房,又叫人捧來一盆熱水,親自與母親洗腳,還邊洗邊說:“趕了一天路額娘也乏了,用熱水洗個腳,晚上定會睡得很好。”佟氏心里軟軟的,淡淡笑道:“雖然趕了一天路,額娘又不用自己走,洗腳做什麼?”

淑甯愣了一愣,想想也是,便笑了:“就算不用走,洗一洗也舒服些麼。”二嫫和春杏都笑了。

剛洗完,張保就進來了,問妻子道:“身上怎麼樣?有沒有不適的地方?”淑甯忙端起水盆,招呼著其他人一起出去了,給父母留下個二人世界。

佟氏懶懶地挨著床頭,說:“我身上還好,這個孩子很乖呢,很少折騰我。”

“哦?”張保坐在床邊,“看來多半是個閨女,才會這麼乖。”

佟氏有些發愁:“我還是想給你多生個兒子的,只有端甯一個太少了。”

張保卻不在乎:“怎麼會少呢?多生一個象淑甯那樣的女兒,又聰明又乖巧,比別家生了一堆混世魔王豈不是要強得多?”

佟氏被他哄笑了,又與他說笑了一陣,然後才睡下。正睡得迷迷糊糊的,卻聽得外面一陣喧鬧,心下一驚,忙爬起來,看見丈夫已起了身,正問外頭侍候的人是怎麼回事。

張保回頭見她醒了,說:“別忙和,你再睡會兒,我去看看是怎麼回事。”然後一打開房門就出去了,到了前院,卻看見兒子女兒已經在那里了,正呆呆地望著前面跑來跑去的人,便問他們道:“怎麼起來了?侍候你們的人呢?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淑甯張張嘴,不知怎麼說,端甯鎮靜些,把答案告訴了父親:“是京中快馬沿路報信,太皇太後薨了。”

張保頓時愣了。

蘇先生穿著便袍從前頭走過來,對他說:“大人,方才連夜來的消息,太皇太後是申時去的,皇上已經宣布了國喪,凡有爵位的人家百日內禁婚嫁,一年內禁止設宴玩樂。驛丞已經叫人摘纓子,並撤下紅燈籠了。”然後他轉頭望向淑甯,“只怕小姐也要換身衣裳才好。”

淑甯這才醒悟過來,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水紅旗裝,看了父親和哥哥一眼,便施了一禮回房去換衣服了。孝莊居然這麼早就死了,她怎麼就記得看過的清穿文里,女主曾在孝莊面前大展身手,並討得她歡心呢?現在就死的話,那些阿哥們還都只是小孩子吧?

不過她很快就把這些事都丟到腦後,匆匆回房找素色的衣服。春杏也跟著幫忙找,卻邊找邊發愁:“姑娘的衣裳多是顏色鮮亮的,不是紅就是黃啊粉的,素色的衣裳,就只有幾件淺色的夏衣了,可這天還涼著呢。”

淑甯停下手中的動作,想了想,對她說:“那個紅木大箱子里頭不是有一件藍布旗裝麼?先拿出來給我換上。”春杏睜大了眼:“可那是布的,姑娘平日穿它都只是為了耐髒而已。”

淑甯堅持要穿,春杏也就依了。待換過衣服,淑甯想起父親如今跟蘇先生在前頭商議事情,母親說不定是一個人待著,便去她房里照看,卻見佟氏已經穿好衣服起來了。

佟氏穿了件青色袍子,看了看女兒身上的衣裳,歎了口氣道:“罷了,如今是國喪,穿布的也好,想必府里的人不會說什麼閑話。”

折騰了一宿,佟氏與淑甯都是直到四更天才又再睡下的。第二天還要早起趕路,人人都頂著黑眼圈,默默地搬運行李和裝車。淑甯見到驛站已經全換了白色的紙燈籠,差役們帶的帽子都沒了那束紅纓子,再回頭看父親,也同樣摘去了帽上的紅纓。

一行無話,匆匆趕路,窗外的景色漸漸變得繁華,行人也多了起來,臨近傍晚,他們終于到了京城。淑甯還來不及瞻仰這個兩朝古都的城門,早有伯爵府的人在那里候著,略寒暄幾句,便換了趕車的人,趁著暮色往伯爵府去了。

=====================================================================

好不容易擠出來了,真痛苦~~~~~~~~~~~

今天只剩一個精華了,我明天再給你們加吧,想不到精華那麼快就不夠用了,我以後就先給一部份人加,萬金油啊廣告啊之類的就看有沒有剩再說吧。

話說,前兩天有人留貼叫我把文轉到他們網站去,雖然都是萬金油的,但還是說一聲,這是專屬作品,我只在起點發,其他網站上的那些全是D的,特此聲明啊。我真的有看見很多網站在連載我的文,心情真複雜,不知該生氣還是該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