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八、事後
聖駕是大年初五當天離開奉天城的,趕著回京城去過上元節。聽說原本太皇太後有在奉天過節的打算,只是這冰燈天天看著有些膩了,倒不如回京去看樣式百出的花燈好。何況奉天寒冷,冰燈冰雕更是會釋放寒氣,對太皇太後她老人家的身體不好。她如今都一把年紀了,身體倒還康健,這都還要多虧那位陳良本大人不知從哪里找來的能延年益壽的補藥方子,還特地教給太後一套健身的老人拳,才讓太皇太後的身體越發硬朗。不過到底她已經很老了,能保重身體還是要多保重的好。

聖駕的離開讓奉天城大小官員都松了一口氣。這個新年沒有哪家人是過得舒坦的,不是伴在聖駕身邊提心吊膽,就是忙于政事腳不沾地。不過,現在都過去了,為了撫慰一下屬官們的辛勞,府尹玉恒大手一揮,冰雕冰燈就先不撤了,都留在原地,再叫匠人們稍稍補救一下已經融了不少的表面,等過完上元節再撤吧,與民同樂嘛。

這個消息令城內百姓都高興不已,因為冰雕冰燈完全做好後,為了不讓人損壞,都被嚴加看守起來,不許人靠近觀看,現在總算有機會近距離接觸了呀。有不少孩子更是上去用手摸那冰雕,然後被冷得直叫,又再伸手去摸,惹得正在干活的工匠們大聲叫罵著,把他們都趕走了。

淑甯也帶著春杏,跟著哥哥到街上觀賞冰雕冰燈。說到底,最初的創意還是來自于自己呢。春杏尤其得意,她在附近幾家府第的丫環中已經成為紅人了,要知道奉天第一盞冰燈可是她親手做的!

奉天這次在全天下的人面前都大大地露了臉,冰雕冰燈更是從此流行起來,它做法簡單,又不拘形狀,材料更是隨地就能找到,隨便什麼人,都可以做出屬于自己的冰燈。要做簡單的可以,要做得複雜華麗,也不成問題,原來只是在東北窮苦人家當中盛行的“窮棒子燈”,終于成為雅俗共賞的事物,登堂入室了。

這次皇上和太皇太後前來奉天,認為奉天城內外治理得極好,官員忠于職守,愛護百姓,很給朝廷掙臉,因此皇上大大有賞,各處衙門都有份。就連張保都得了一串朝珠,恭恭敬敬地供奉在正房里。

京中的伯爵府年後來信了,對年禮的事一字不提,只是問及聖駕到奉天後的情形,尤其是幾位大臣、兩位阿哥的事,還有皇上和太皇太後有沒有對他們說什麼。張保懶懶地看完了信,冷笑道:“阿瑪太看得起我了,這種事,我一個小小的五品治中,怎麼可能知道?”

佟氏倒是有幾分擔心:“家里會不會卷進什麼麻煩里?伯父家里有時也會有信來,說起朝中的百官大都分別歸屬索額圖大人和明珠大人兩派,明爭暗斗不休,如今看家里的來信,難道阿瑪與大哥他們也不能免俗?”

張保道:“他們糊塗了,一心想著朝上爬,卻又只走偏門,不走正道,打聽這些有的沒的有什麼用?還不如正正經經做好差事呢。我們且不管他們,只回信說不知道就是了,只要不是造反,他們做什麼也不會牽連到我們頭上。”說罷就丟開手不理。

佟氏只得依言給京中回信,只是遣詞用句婉轉許多。

雖然張保夫妻有些冷淡,但京中伯爵府里,還是有人熱心得很。大奶奶那拉氏每個月都會有信來,講述府里發生的大小事體,說說京中流行的玩意兒,或是八一八城里流傳的花邊趣聞之類的,佟氏不好意思太過冷淡,便也時不時地給她回信,說說家長里短和別人的八卦,有時也送點吃食或小玩意兒。總而言之,三房與大房之間的關系是漸漸好起來了,不但兩位奶奶常有書信來往,連大爺晉保,有時也會與三弟通個信。


四月的時候,府衙里就有人傳言,府尹大人近期就要高升了!玉恒出外見人時,臉上也常帶著笑,屬下眾官員就紛紛議論,說只怕傳言是真的,頓時人人心緒不穩。上司高升,意味著兩種情況,一是有得力屬下也會跟著升上去,二是會有新任上司來到。無論是哪種情況,他們都得關心關心。

不久,張保收到長兄從京城來的信,得到最新的消息,玉恒即將升任戶部侍郎,兼任順天府尹,聽上面的風聲,似乎他還能從奉天屬官中提拔一個人上去繼續輔佐他,只是這個消息還未最後確定,說不准。

這一消息很快就在奉天府內傳開來,更有人打聽到現今順天府里還有一個同知的空缺,這樣一來,周府丞的機會就大大減少了,而秦同知的機會就增加了。秦夫人在外人面前得意洋洋,甚至已經在打算進京要帶什麼家俱,哪些東西可以丟掉了,連兩個女兒以後在京里跟什麼人家結親的事都跟人說起,只差沒在腦門上寫明“我們要高升”這幾個字了。府衙里幾位通判、經曆之類的小官都在竊笑,暗地里鑽營不斷,連跟在府尹玉恒身邊的幾個師爺也蠢蠢欲動,衙門里氣氛怪異。

張保其實也是一個熱門人選,只是同知這個位置未必能吸引到他,他一直都認為在治中任上期滿以後,有機會憑著好評語升上四品的,同知僅是持平而已。但是能回京的誘惑又使他舍不下這個機會,因此一直在患得患失。

佟氏跟他商量過,能回京固然是好,但順天府是清水衙門,又容易惹事上身,更要緊的是,在伯爵府眼皮子底下做官,只怕要搬回去住了,兩口子已經習慣了當家作主,又不想受約束。正因為夫妻倆對這個事都不是太熱絡,因此在別人眼中,就覺得他們居然不為回京享福的機會心動,實在高深莫測。

玉恒很快就正式接到了聖旨,但來頒旨的欽差卻對屬官的升遷一事不置一詞,玉恒也沒有明說到底要帶哪個人走。底下人議論紛紛,說這回秦同知怕是好事落空了。秦夫人心急如焚,帶了一車綾羅綢緞和金銀財寶,就這樣明目張膽地往玉府闖,結果沒說兩句話就被人扔出來,玉夫人還一臉正氣地到大門口喊道:“我們家老爺清正廉潔,絕不會收受他人賄賂,秦夫人還是請吧!”哼哼兩聲,甩手進門里去了。留下秦夫人一個在街上,沒發覺這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只是嚷嚷著:“清高什麼,哪個做官的不收錢?你騙誰呀?”

這個笑話很快又風靡全城,家家都在嘲笑秦同知攤上這麼一位活寶夫人,秦同知又告病了,不敢出來見人,只是他們家府里常常傳出河東獅吼,路過的行人都會心而笑。

玉恒是急急上任的,他走後,政事暫由周府丞替管,等候新任府尹的來臨。不過十來日,就來了一位伊桑阿大人。不過這人對于前任留下的功績不太看得上眼,訓話時也是冷嘲熱諷。眾官員中有人打聽到這位大人是索相一派的,與前任府尹玉恒向來不是一路,都在擔心以後的日子難過了。

第一個倒黴的就是秦同知。他夫人當日在玉府門前說的“哪個做官的不收錢”一句話,被伊桑阿拿住把柄,指責秦同知收受賄賂,又意圖行賄上官,常常告病,其實並無疾患,這就是欺騙上官、疏于職守。這本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毛病,但新府尹要立威,他只好自認倒黴,又因為他的夫人不會做人,使得其他同僚都與他疏遠,危急之時,連個替他說情的人都沒有,無奈花了一筆銀子,才算脫了罪,官職是不保了。他被撤職那天,寫了一封休書扔到他夫人身上,不顧她在那里大吵大鬧,連女兒也不管了,帶著隨身行李去找那個下堂妾,帶著妾和兒子,匆匆離開了奉天。

後來只聽說那秦夫人在他家大門口哭罵了一天,人人都爭相回避,以往跟她常來往的那些人也避之唯恐不及。她在家中嚷嚷著病了,過了兩天衙門里官差來趕人,說她們住的房子原是分配給屬官住的,不是私產,她無奈之下,只能哭著鬧著,帶著兩個女兒和幾個下人回鄉去了。

雖然秦同知不得人心,但落到這樣的下場,也令其他人感到心寒,做事小心了許多,害怕被上司抓住把柄。城里的官員中,唯有帶兵的肅春阿佐領不賣新府尹的賬,他新近升了參領,與府尹同階,女兒也不日嫁給當權的宗室,別說伊桑阿一個小小的奉天府尹,連城里的各大王府,也很給他面子。


淑甯在肅大小姐出嫁前,去探望了她一次,送上幾副繡品當作賀禮。回程時她與周茵蘭同行,見周茵蘭眉目間有些憂郁,便問是怎麼了。周茵蘭苦笑道:“好妹妹,如今云珠姐姐是要出嫁了,只怕我們不日也要分別呢。”淑甯忙問是怎麼回事,她答道:“我父親任期將滿,馬上就要回京述職,只是不知這一走,以後還能不能再跟妹妹見面了。”

淑甯也感到幾分難過,但此時只能安慰她道:“姐姐不必擔心,以後一定能再見面的,我們也可以通信呀,再說了,時間不還沒到麼?”周茵蘭勉強笑笑,低頭不語。

淑甯回到家,連大衣裳也不及換,就沖到上房跟母親說起這事。佟氏歎息一聲,說:“這事額娘早已知道了,周夫人也跟我提過。你阿瑪也很不舍呢。”然後就不再說話。

淑甯自回房去郁悶,卻不知佟氏私下跟張保說起這件事的始末。

佟氏問道:“妾身見周家夫人眉目間有幾許憂慮,難不成這也是那位伊桑阿大人在對付玉恒大人留下的屬官嗎?”

張保搖搖頭道:“誰知道呢?周兄任滿是事實,聽說今年我們的評語都不會好呢,等他回了京,又怕索相一黨的人會在暗地里做手腳,他沒法獲得好缺呢。”

佟氏吃了一驚:“周大人又不是什麼要緊官職,索相一黨的人何至于此?夫君明年也要任滿了,到時我們怎麼辦?”

張保無奈:“只好見步行步了,我們家到底不是一般人家,想來他們不致于囂張至此吧?”

=============================================================

多謝各位厚愛,推薦已過了千了。有很多讀者都說我更新慢,其實也沒法子,我還要上班呢,只能趁人不注意時偷偷做點私活,主要還是靠晚上寫。不過為了報答廣大人民群眾的厚愛,某L決定今晚再加更一章,請各位再多多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