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七、良本
這個人學問很好,頭腦靈活,為人精明強干,性格圓滑,但應該狠的地方也能狠下心腸,而且他不偏向朝中任何一方,皇帝有做得不對的地方,他也會出言勸誡,只是方式比較委婉,皇帝通常不會發他脾氣,而且過後又能察覺他的用意,所以把他當成一個直臣、純臣,很是看重。

淑甯聽到這些話的時候,臉上雖然帶著笑意,其實內心一直在腹誹:這明顯是個穿越過來當皇帝心腹兼千古名臣的貨,表面上看來他似乎一直幸運地不斷升官,實際上這個人在底下做過什麼手腳,真是只有老天爺才知道了。

陳良本的長處在于政務處理,他似乎總能抓住工作重點,然後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解決的辦法,目前上書房的幾個大臣中,雖然各有各的長處,但若論政務處理能力,還真是沒人比得上他。不過他不太擅長詩詞(想也知道是什麼緣故),平時也很少作,而且在皇帝或其他王公大臣想要吟詩作曲的時候,他都是能避則避的,聽說還曾因此被人笑話。因為作為以才學聞名的漢人官員隊伍中的一員,他不會作詩作詞實在是異類得很。不過自從他有了一首很有名的詞流傳出來後,倒是少了很多人繼續在這一點上笑話他,也有不少人相信了他所說的“職責為重,吟詩作賦于此無用”的說法。

至于那首詞,有幾個世子王孫也都記得,說出來也很叫人黑線,是一首《卜算子•詠梅》,就是毛爺爺那首。據說當初他在官場中因為屢屢立功,受人眼紅,有人在皇帝面前功訐他,他也不做聲,過了幾天,這首詞就從他家下人那里流傳下來,後來傳到皇帝那里,皇帝看到“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這幾句,就感歎一聲:“陳善才真乃純臣也!”然後申斥了功訐他的人,又賜了不少好東西給他當作安慰。

淑甯感想:“這家伙太厲害了,在芸芸穿越眾生中,居然能找出一首寫得好又沒有被人抄過而且又恰好能對應上的詞,不容易啊!”

不過這人也有個缺點,這個缺點在京城中幾乎人盡皆知,連皇帝也曾說過他幾句,後來不了了之了。這個缺點就是——好色。這人似乎對女人不太挑,只要長得漂亮就行,家里的妻妾,官家小姐有,富家千金有,小家碧玉有,江湖俠女有,青樓名妓也有,名分比較次的小妾里頭,除了一個村姑、一個丫環、一個寡婦,還有個潑辣的苗女,真是包羅萬象,應有盡有,何止三妻四妾這四字可以形容。聽說京城各大妓館里都有他的紅顏知己,甚至連他到北方邊境跟俄國人談判時,也有過他與某個金發碧眼的公主關系曖昧的傳言。

這個人實在是……太沒有節操了!

他年少位高,吸引女人倒不出奇,可他從不在乎對方的出身來曆,就兼收並蓄,打的就是“不讓愛上他的每一個女人傷心”的旗號。可惜,他有心惜花,但花兒們未必願意,陳府妻妾不和,爭風吃醋是家常便飯,有時甚至還會大打出手,這件事已經是京城里常年的花邊笑料了,甚至在兩個月前,還暴出過那個苗女小妾休夫出走的新聞。

淑甯下定決心,絕對不要跟這個人扯上關系,雖然他貌似很成功,但還是掩蓋不了種馬的本質。不過現下,她比較好奇的是,那幫子王孫公子怎麼對這種事情這麼感興趣,還打聽得那麼清楚?似乎他們當中年紀最大的都還只有十三歲吧?聽口氣,他們似乎對這位種馬很崇拜啊。

端甯很不好意思,臉都紅了,他也不知為什麼,鬼使神差的就把朋友間私下說的悄悄話告訴了妹妹,這都是閨閣中禁言的東西。他轉頭望望左右,低聲對妹妹說:“這些話本不該告訴你,妹妹可千萬不要對人說起。”淑甯也望望左右,點點頭:“好,我不說,不過日後有消息,哥哥還要告訴我。”看著端甯瞪大了眼睛,她眨眨眼露出無辜的眼神:“好像在聽人說書,真有趣。”她對于別的穿越同仁的故事,還是很有興趣知道的。

端甯以為妹妹真是把這些當說書聽的,也安心了些,只是暗中決定,以後就算再給妹妹說八卦,也要事先刪減一番,決不能讓她聽見那些姑娘家不應該聽的東西。

且不說這兩兄妹各自懷有心事,張保這幾天作為奉天屬官,雖然不用陪著聖駕到處去,卻也忙得腳不沾地。因為府尹和官職較高的人伴駕去了,四品以下的官員就要負起上司們的責任,工作量大增,個個都對跟著皇帝游山玩水的人羨慕不已,雖然那些人其實也在暗地里羨慕留守的同仁們不必擔心受怕的安穩日子。

某一天,皇帝突然起了興致,要到城外高處看雪景,于是嗚啦啦一大幫人跟著去了,因為秦同知又告病,玉恒便把張保抓去頂包。他回來後,一整晚都在感歎不已,倒叫全家人都奇怪得很。佟氏好奇問了他:“夫君今日隨聖駕出城,難道有遇上什麼奇怪的事嗎?怎的這般感歎?”

張保看著家人好奇的眼光,苦笑一聲,才對他們說:“今日伴駕,我有幸見識到皇上身邊幾位股肱之臣的驚世之才,這才發覺以往自己只是個井底之蛙,虧我還一直自命不凡,只會對家中兄弟看不起,卻沒想到自己原來也不過如此啊!”

佟氏不愛聽這話,便安慰道:“夫君何出此言,夫君的學識風度,都比幾位兄弟出眾,這是事實,何必如此枉自菲薄呢?至于皇上身邊的大臣,自然是難得的有才之士,只是夫君何必與他們比?照妾身看來,就算真比,也未必比他們差。”

張保搖搖頭:“差得遠了,根本沒法比。我常以為自己出身著姓大族,才學又比人強,雖然一時不得志,遲早也能出頭的,跟那些身居高位的大臣相比,毫不遜色,只不過是沒遇上伯樂罷了。因此一但有了晉升的機會,我就十分高興,總覺得出頭之日不遠了,別人遲早能發現我的能耐的。”

佟氏道:“這是當然的,難道錯了麼?”

“錯了,大錯特錯。能出人頭地,可不是光憑學識比人強一點、出身比人好一點,就能做到的。比如這次隨駕的三位大人。索額圖大人在上書房多年,我原以為他只是憑借外戚身份上位罷了,但看他在君前奏對,引經據典,有禮有節,光那氣勢就不是常人能及,若他僅僅是出身比人強,怎麼可能做到這般?至于高士奇大人,雖然早就聽說他博古通今,學識過人,不過以為他比一般人強些,其余都是他人過溢之詞,誰知今日,當真是皇上問什麼,他都能詳詳細細地說個明白,連想都不用想,光是這份過目不忘的好本領,就勝過我千百倍了。至于說陳良本大人……”

淑甯一個激靈,忙追問道:“這位陳大人怎麼了?”

張保搖頭苦笑道:“我以往聽信傳言,以為他是位精于政務卻不善詩詞的人,又常對皇上進諫,便把他當作是禦使一流的人物,不過是會辦實事罷了,誰知今天一見,他完全不是那幫死腦筋的書呆子禦使可比的,明明是個敢于向君王直諫的人,為人卻那般……圓滑……”

端甯好奇地追問:“他做了什麼?居然讓阿瑪如此感慨?”

張保摸摸端甯的頭,慈愛道:“今天皇上本是去賞雪的,因為景色好,就讓隨行的大臣作幾句詩詞承興,人人都不過應制而作罷了,誰知陳大人出人意料地獻上一首新詞,讓皇上都說不出話來了。”

他起身走到門邊,望著門外飄蕩的雪花,沉聲吟道: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望長城內外,惟餘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與天公試比高。須晴日,看紅妝素裹,分外妖嬈。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竟折腰。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一代天驕,成吉思漢,只識彎弓射大雕。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淑甯已經忍不住要翻白眼了:陳良本,你要向毛爺爺付版權費啊!

佟氏和端甯已經被詞句吸引住了。佟氏贊道:“好詞,這氣勢真是不同凡響。”端甯點點頭,問道:“這是歌頌我皇功業的吧?”

張保輕輕闔首,歎息道:“他一向是個不愛作詩寫詞的人,對皇上從不說奉迎的話,有時甚至還會惹皇上生氣。但他此詞一出,皇上只怕舒坦到了心里,雖然事後皇上說他捧得太過,但誰都看得出,皇上心里高興得很。他這樣的純臣真心真意的崇敬之詞,那些只會拍馬溜屁的小人真是望塵莫及啊。”

純臣?騙誰啊?只要是穿越的,就不可能有純臣!真心真意?那也未必!

淑甯腹誹著,看到父親有些詛喪,母親哥哥也不知該說什麼,便主動上前勸慰父親:“阿瑪就是因此覺得詛喪麼?照女兒看來,您不必如此。能得皇上寵信的高官大臣,自然有其過人之處,但底下的官員,就算比不上他們,難道就不能存身了麼?女兒曾聽古人言: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阿瑪自然有阿瑪的好處,何必枉自菲薄?”

說罷便拉住父親的手,撒嬌道:“阿瑪這麼有才學的人,都覺得詛喪,那些比不上阿瑪的人,豈不是越發沒臉見人了?到時這朝廷上下,可不就空了麼?”

張保被她逗笑了,心情也好了許多,仔細想想,也是,自己又不是打算去爭上書房大臣這樣的高位,何必想得太多呢?跟那些沒有真才實學,只憑家世關系就當上官的人相比,自己這樣的官,已經很不錯了。

這樣想著,他就重新有了信心,拉著女兒的手,重新坐下來,與家人談笑起今天見到的趣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