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四、冰燈
張保愕然:“想法?什麼想法?”隨即醒悟:“你是說,接駕的事……”

蘇先生點點頭:“如今正是寒冬臘月,又連下了幾場大雪,照往年的情形來看,這天氣會一直冷下去。想必在這樣的天氣里做冰燈,所費是有限的,而且要是做得大些,又常叫人照看,只要小心不要損毀,起碼能凍上十天半月都不會融化吧?”

張保想了想,果然是個好主意,就說:“先生說得有禮,我明天就跟府尹大人說起這事兒,在城里找些雕刻匠人,想必不是難事,至于冰燈做法,回頭我叫幾個孩子寫一份詳細的做法出來,再叫人去問懂做的人,就萬無一失了。”

蘇先生又補充道:“最好多問問那個侍候小姐的小姑娘,不是說她小時候家里人做過,因此她還記得麼?她好像說過自己是松花江邊的人,若是城中找不到會做冰燈的人,只怕還要上松花江邊去找呢,”

張保皺皺眉:“怎麼可能?時間太緊了,如果沒人會做,府尹大人自然會另尋法子。我們還是先想好還要准備些別的什麼吧。”

蘇先生見狀,就改了話題,提起接駕時的膳食問題:“城東飛鶴樓的安老爺子,已經答應了會出手掌勺,他的廚藝皇上和太皇太後都是極喜歡的,幾乎每次來奉天,都會叫他進宮做菜。只是東源江的徐老爺子,卻無論如何都不願出馬,問起原因,便只說是年紀大了,手腳不靈便,擔心君前失儀,因此死不肯去。可別人都說,其實他身子骨好得很,實在叫人呐悶。”

張保卻笑了:“這有什麼奇怪的?他本是前朝禦廚的後人,不願替如今朝廷做事,也不出奇,不過就是一個頑固守舊的糟老頭子罷了,不必在意。”

蘇先生點點頭:“只是這樣一來,就只剩安老爺子一人可以主持大局了,學生擔心他無法負荷。”

“他自有一大幫徒子徒孫打下手,先生不須為此擔心,再說了,奉天城里除了飛鶴樓與東源江,難道就沒有別的好館子了麼?就算真的沒有,宮里還供奉著禦廚呢。”

蘇先生實際上想要說的不是這個,他發覺說話太拐彎抹角,也會造成溝通上的煩惱,于是直接坦白說道:“在學生看來,獻給聖駕的菜色再精美,只怕也比不上京城皇宮里禦廚的手藝,做得太精美了,只怕還會被皇上說是耗費錢財,那就得不償失了。倒還不如獻上奉天特產的各色糧食,讓皇上和太皇太後也嘗嘗咱奉天的稻米、玉米、土豆、黃豆等物?這樣一來,烹制起來簡便得多,皇上恐怕也會覺得大人們節簡,不會虛耗錢財呢。”


張保被他一言驚醒夢中人,驚喜地望著他道:“先生果然是我的智多星,難為你怎麼想來?冰燈與奉天糧食這兩件事,我會在明日向府尹大人進言,想必他也會贊同的。這次若真能立功,皆是先生的功勞,以後還要請你多給我出出主意。”

蘇先生只是謙遜地笑笑。他深信,只要表現得好,日後得到貴人們的青眯,他必定有機會再度進學,等有機會中舉中進士,憑著如今積起的人脈,飛黃騰達指日可待,到時還有誰會小看他?家中的長兄長嫂想必也會後悔不已吧?

張保連夜叫來春杏問到了冰燈的詳細制作方法,淑甯又補充了制作有色冰燈的法子,令他覺得這方法可行性很高。淑甯略微猜出他的心思,便把記憶中哈爾濱冰雪節的中的冰燈冰雕樣式告訴了他,提供了諸如龍、鳳、老虎、獅子、狗、魚、鳥等雕塑方案。她其實心中也有幾分雀躍,說不定能在幾百年前的奉天城,看到現代哈爾濱的冰燈展呢?

第二天張保帶著詳細的冰燈制作方法,和蘇先生一起上了衙門。這一天都沒有消息傳來,只有馬三兒中午去送飯時,瞄到幾個官員聚在一起似乎在開討論會,只是沒有什麼共識,鬧哄哄的,聲音都傳到前院來了。

淑甯從馬三兒那里打聽到這些,眼珠子一轉,計上心來。這些官員多半以前沒怎麼見過冰燈,也無從想象它的樣子,覺得就這麼拿它來接駕有點冒險,可又想不出別的主意。既然如此,她就弄個實例給他們瞧,或許可以增添點信心。

她把紅色的顏料倒入水中攪拌,做出一個淡紅色的大冰坨來,叫了虎子按照堂屋里佟氏供奉的那幅《觀音坐蓮圖》里的蓮花樣子,雕了一個最簡單的單層蓮花,雖然手藝粗些,倒也能看出蓮花樣子來。然後她又拿個小碗做模子,中間擺上個小杯,凍了一塊黃色中空的冰坨,鑿上幾個小孔,當作是花藝,用水澆著連在了冰蓮花上,再插上一支蠟燭,用燒紅了的鐵钎子刺出幾個洞,穿上結實的麻繩,一個冰紅蓮花燈籠就做出來了。

天色一黑,張保還在衙門里沒回來,淑甯就叫過要去送飯的馬三兒,把冰燈籠交給他,如此這般交待了一番,就把他送出了門。

張保是亥時回家的,與之前幾晚不同,他的臉上洋溢著喜氣,仿佛擺脫了長久以來的困撓一樣。佟氏見他這般高興,就問道:“夫君這般高興,可是接駕的事有了眉目?”“不錯,”他點點頭道,“我今早提出用冰雕冰燈裝飾皇宮與街道,他們七嘴八舌地說了半天,也沒個章程,不說行,也不說不行,就這樣白耗著,時間又一天一天地過了,只怕等聖駕來到奉天城門外了,他們還沒商量出個結果呢。結果他們見了馬三兒給我送吃食時提的那個冰燈,就松了口,這才認認真真地討論起來。光是各處安排的細節,就用了幾個時辰。一早同意不就成了?白廢了這許多時間!”

他摸摸淑甯的頭,愛憐地道:“我的好閨女真是聰明,誰家的都比不上。”父女倆相視而笑。


一夜過後,整個奉天城就忙碌起來。不同于先前打掃街道積雪和整修街道房舍等事,這回人們要做的是從城內外各處河湖池塘等地方挖出冰塊來,召集所有工匠做雕刻。因為時間不夠,在城里的冰雕要求低些,只求有個大概的樣子,只有在皇宮里的雕刻是精心做的,務求要栩栩如生、精雕細琢。大部分的冰塊都是白色或淡綠色,其余有顏色的冰塊是用加了顏料的水做成的,但塊頭都不大,就有工匠想出把幾塊小一些的彩色冰塊連在一起,加水把它們澆成一大塊,也有的工匠想到把多一些顏料放進少一點的水里,做出色彩濃厚的顏料“汁”,再澆在大塊的白色冰塊表面,讓它們顯現出淡淡的色彩來。

期間又下了幾場不大的雪,積雪再一次蓋住街道,幸而幾經打掃,路面已經不太髒了,就有人想出把雪推到路邊堆成小雪堆,然後在中間放上小盞的冰燈,這樣路面又乾淨又好看。倒是宮里的人學去了這種方式以後,做了改良,燒了各種顏色的玻璃長杯,在里面放上蠟燭,再把杯子放在宮中各處走道兩旁的雪堆里,這樣一來,那本來無聊的雪堆頓時映出五顏六色的光,在夜里特別好看。只要讓蠟燭遠離樹木花草,就算是著了火,馬上就能用旁邊的雪澆滅,可算是安全與美化兩不誤了。

皇宮與府衙的大手筆也在百姓中引起哄動。有的百姓看見大道兩旁樹起的大型冰雕獅子老虎,也激起了興趣,便在自家住的小路小巷邊上也弄個小些的,照自己的喜好雕了各種東西出來。別的人看到有人學,便也紛紛在自家門口弄個馬呀、牛的,還有從蒙古草原上遷來的男孩子,做了一個振翅欲飛的大鵬,足有三尺長,立在他家大門口的上馬石上,引來眾多人的觀看。

臘月二十二這天,全城的冰燈冰雕都做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些細部的工作,當晚,府衙便下令全城試點冰燈。五顏六色的光在城中各處亮起,處處流光溢彩,白色的冰塊映著,更是恍如白晝,真真是冰雕玉琢的琉璃世界一般。不但百姓們看了直叫阿彌陀佛,府尹玉恒與手下諸多官員,也為接待聖駕平添了幾分信心,玉恒更是仿佛看到了自己的青云之路,興奮地請所有屬官都上他家大吃了一頓,耗費了他精心收藏多年的二十多壇好酒,第二天醒來時後悔不已。

現在就只等皇帝和太皇太後來了。本來是十平八穩的事,誰知天公作怪,居然連著三天都掛著大太陽,天氣還暖和了許多。這本是一件好事,但奉天城府衙的人卻笑不出來,已經有些小些的冰雕冰燈被太陽曬得開始融化了,皇宮里精雕細琢的幾處冰燈,更是連線條都有些模糊了,嚇得總管太監忙把工匠都召去,仔細補好。可眼看著聖駕快到了,萬一天氣繼續暖下去,等皇上和太皇太後來到時,要是冰都融了,那可就太難看了。玉恒一邊叫人補雕開始融化的冰雕冰燈,一邊叫人打聽聖駕到奉天的確切日期,心急如火焚一般。

如此急亂了些日子,等到有確切消息傳來,聖駕離奉天只有一天半的路程時,天上又下雪了。雪不算太大,但足夠讓已經有些融化的冰重新結起來,讓擔心不已的人們重新又放下卟卟亂跳的小心肝。玉恒召集了人,掃雪的掃雪,堆雪堆的堆雪堆,在雪堆中放置玻璃燈或冰燈,清理冰燈冰雕表面的積雪,叫人分派乾淨的衣裳給安排好在大道旁跪迎聖駕的百姓,叮囑好應該做的和不能做的事,又叫城中衛兵嚴加把守各處要道和大街小巷,嚴防有人作亂。萬事皆備,只等聖駕了。

===============================================================

明天供電局檢修線路,我家要停電,可能要很晚才能更新,各位可以晚點再來看,免得白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