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十二、突如
女兒精心縫制的“棉靴”讓張保在同僚中的人緣又好上了幾分,他決定要選一樣好東西當做謝禮。年下底下的小吏送來了幾樣新鮮玩意,其中有一種帶有香氣的蠟燭,一共四支,分別是紅藍綠黃四種顏色的。這種蠟燭從秋天起就在京城里流行,只是價格不菲,只有富裕人家才用得起,相比起普通的蠟燭,不過是多了點色彩與香氣罷了,偏偏就深受大戶人家女眷的歡迎。奉天城也是才開始賣不久,光是給幾家王府就供不應求了,也不知那小吏是怎麼弄到的。張保就把這種貴重又不實用的東西拿來送給女兒,又不花錢,又能討她歡心,就當是借花獻佛了。

淑甯對這份禮挺喜歡,它讓她想起了現代社會里的香熏蠟燭,雖然沒有那種功效,看著開心也是好的。

夜晚時分,她在房中點燃一根綠色的蠟燭,整個房間都散發著一種淡淡的花香,映著一圈淺綠色的光芒,如夢似幻。她歎息一聲,躺在床上靜靜地欣賞。春杏撐著下巴,坐在桌前,也在雙眼迷離地望著那片燭光,喃喃低語:“真漂亮。小時候過上元節,我爹買不起燈籠,就做了窮棒子燈,把蠟燭放進去,風怎麼吹都不會熄,那時候我最喜歡在燈罩外面蒙上塊花布,那光就會穿過布上的花紋透出來,照在牆上特好看。可惜,我已經好幾年沒看過窮棒子燈了。”

淑甯抬頭問她:“你爹呢?他現在在哪?”“死了,打魚時掉到江里淹死的,就是在冬天的夜里。”

淑甯心情有些沉重,便錯開話題:“你剛才說的窮棒子燈,是什麼?”春杏坐直了身體,伸伸懶腰,答道:“就是用冰做的,也有人叫它冰燈。我家里本是松花江邊上的漁民,聽說是祖先們要在冬天夜里出江打魚,就把水倒進桶里,趁它還沒凍實的時候弄出來,在冰的中間挖個洞,把蠟燭放進去,放在船上當燈籠用,風也吹不熄。這法子在我們那兒傳了好幾十年了,後來過年和上元節的時候,我們那兒的人沒錢買花燈,就用這種法子做出燈來,放在門口好看,或是叫小孩子提了在手里玩,就當是過節了。我小時候也玩過。”

原來是冰燈。看來這就是冰燈的原型了,原來是起源于松花江邊,怎麼不是哈爾濱?

春杏看著淑甯低頭苦想的樣,以為她是在奇怪怎麼沒聽說過這種事,就說:“姑娘可是奇怪從沒聽說過這些事?其實也不出奇。這些都是咱們窮人的玩意兒,姑娘這樣的人家,怎麼可能聽說過呢?”

淑甯微微一笑:“那倒不是,我曾讀過蘄州顧赤方先生的《白茅堂集》,里頭就提過他在庭院里砌冰堆雪、于其中燃點蠟燭,景象十分美麗。也有人寫過記述冰燈的文章,聽說在京城里,還有人在上元燈會里展出過冰燈呢。不如我們也學他一學?你見過冰燈,應該知道怎麼做吧?”

春杏有些遲疑:“我雖見我爹做過,不過自己倒是沒動過手,想來也不是很難,可姑娘好好的為什麼要做這些窮人的玩意兒?”淑甯不同意了:“誰說這是窮人的玩意兒?冰雪乃是上天賜予,誰都可以拿來玩吧?你方才回憶起小時候玩冰燈的事,不是也很懷念麼?咱們就來做一做吧。”

春杏聽了有些感動,也被她激起興趣,點頭道:“好,明天我們就做吧,白日里做好了,晚上點燈來玩。”

當下兩人就說定了,又籌劃了一番,才收拾梳洗睡下了。

第二天起來,才發現半夜里下了一場雪,原本已經清掃乾淨的院子,又被填滿了。淑甯倒是有幾分開心,才說要做冰燈,老天爺就下了一場雪,實在太給面子了。春杏卻有幾分擔心:“雪這樣大,城里的窮人不會凍死吧?”淑甯安慰她:“不要緊的,去年開始衙門就有安置的措施,那時比現在還要冷呢,也沒凍死幾個,今年安置得早,應該會更好些。”

二嫫拿著一捧衣物進了房間,對春杏說道:“你怎麼了?也不侍候姑娘穿衣梳頭,傻站著做什麼?”淑甯笑著說:“我不用她侍候,我自個兒會做。”她輕輕地用帕子洗臉,如今可是小女孩的嬌嫩肌膚,可不能用力搓壞了,雖然自己算不上什麼美人胚子,但好歹也要後天培養一下,做個水靈靈的清秀佳人呀。

春杏有些不好意思,連忙上來搭把手,待她洗完,就捧著水盆拿去倒。二嫫展開帶來的衣服,說道:“昨兒夜里楊嬸送來的,年初開春時本來要給姑娘做件姜黃的春裝,誰知一時沒找到料子,就耽擱了,如今算是補上了,姑娘將就吧。”淑甯一看,原來是件姜黃色的厚袍子,還有一條淺棕色的褲子和一件水紅緞面兔毛滾邊的對襟馬甲。其實春天時沒做成那件衣服,她並不是很在意,又不是真正的小孩子,得不到想要的東西就會生氣,現在補做也很好啊。她便說道:“是新做的冬衣?真好看,難為你們想著。只是今兒我要和春杏做冰燈,先穿舊衣服吧,免得回頭弄髒了,倒讓額娘罵我。”二嫫說:“使得,只是什麼是冰燈?冰做的麼?可別冷著了。近來姑娘怎麼愛玩起來?”“難道不好?你們成日家說我太老成了,不像個孩子,如今我就玩給你們看,難道又不對麼?”“怎麼不對?姑娘愛玩就玩去,可得小心別著了涼。”二嫫笑咪咪地幫她換上衣服,又要替她梳頭。

春杏已經回來了,見狀連忙接過梳子:“還是我來吧,嬤嬤先歇一歇。”二嫫搶回梳子,說道:“一邊去,姑娘從小兒就是我梳的頭,你多什麼事兒?有空就去廚房干活去,窩窩頭可蒸好了?”春杏只好去了。

淑甯笑道:“二嫫別生她氣,其實春杏很忙呢,又要照看我,又要做廚房的活。”二嫫點點頭:“我也知道,前兒個奶奶才說起,要正經請個廚子或廚娘呢。春杏雖然做得好,可她在廚房時,姑娘就沒人侍候了,實在不成樣子。”淑甯說:“我不在意,有時一個人也挺好。”她又不是不懂事的小奶娃,總要人跟著照看,總要有點私人空間吧?

上午閑暇時,淑甯扯著春杏到了院子里,又叫虎子阿松來幫忙,准備好鏟子、水桶和鑿子,做起冰燈來。

春杏是主力。她把冰冷的水倒進桶里,沒多久就結成冰了,叫兩個男孩兒把桶拎去老伍頭的屋子,略烤一烤火,冰坨就弄出來了。她把冰坨中心挖開,倒出里頭還沒結冰的水,掏出一個圓筒狀的空間來,就說:“行了,晚上把蠟燭放進去,就是冰燈了。”

淑甯接過來瞧,原來古時候的冰燈是這樣子,只是太簡單了,不如搞點花樣吧。她說:“這一個就算做成了,再做幾個不同樣的吧?我們可以在上頭雕些東西,又或者弄點別的顏色上去。”虎子很有興趣,就問:“那要怎麼做?雕東西我會一點兒,可弄顏色……難不成把畫畫的墨汁往上面塗?”阿松望著他,遲疑道:“怎麼可能塗得上去?應該是把顏料弄在水里凍起來吧?”頗有“你不是傻瓜吧”這味道,惹得虎子撲上去猛掐起來。淑甯與春杏不去理會這早已見怪不怪的情景,商量著用什麼顏色好。

四個孩子玩了大半天,做了好幾盞冰燈,有紅、藍、土黃三種顏色的,虎子還在上頭雕了些小鳥小魚什麼的,春杏就剪了幾張紅紙,讓它們夾在冰里,看著也有幾分意趣。

佟氏見孩子們的成果斐然,倒也不再責怪他們把自己弄得一身濕的狼狽樣了,只叫他們快換上乾淨衣裳,又叫人燒了一大鍋羊肉姜湯給他們祛寒。只是背地里,春杏和虎子都挨了二嫫一頓罵,勒令他們再不許胡鬧了。淑甯知道了,倒有些不好意思。

正手忙腳亂的,換衣服的換衣服,燒火的燒火,喝湯的湯,忽然外頭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有人高叫著“黃馬褂!是黃馬褂!”似乎有不少人往大街上跑了。佟氏忙叫長福去打聽出了什麼事,過了好久,長福才來報說:“是京里派了黃馬褂欽差來傳旨,已經到了衙門里,只是那里圍了幾圈兵,不許人進去,因此不知發生什麼事。奴才回頭再去打聽。”佟氏揮揮手讓他下去,心里十分擔心,不知丈夫在衙門里會不會有事。

天黑了,可張保還沒回來,連蘇先生和長貴也沒個信兒。佟氏心下不安,端甯就自告奮勇要到別家去打探消息,馬三兒也被派到衙門外候著。一家人都坐立不安。

不一會兒,就有各種流言傳出,有的說衙門里的官犯了事被抓起來了,也有人說是京里來賜毒酒的,還有說是傳各府王爺上京去過年的,紛紛揚揚。百姓有些不安,還有些流氓地痞想趁機搗亂,因各處大小官員都聚在衙門里,一時無人主持,亂了一陣子,被城衛府的人趕散了,還抓了幾個人。

過了個把時辰,張保還是沒有消息,馬三兒已經來回兩次了,別家的下人也都在衙門外頭等消息。不過那里雖然圍了兵,倒沒有抓什麼人,只是安安靜靜地守在那里。四處的消息也顯示沒有人被抓走,讓全家人都稍稍安心了些。

端甯回來了,一進門就率先喊道:“不是來抓人的!是皇上要來奉天了!”

============================================

多點留言吧,這個星期還有好多精華呢,每次都不得不浪費掉,真是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