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六、大雪
二嫫順順利利地辦好了這件事。她找的那個木匠手藝很好,而且聰明地馬上發現了這套用具的價值,不但不收工錢,還問能不能把圖紙賣給他,她只好回家問淑甯。不得不說,古人中還是有很多頭腦機靈的人。不過這些東西技術含量不高,別人很容易就能仿制,淑甯也不黑心地要他錢了,說定了頭三個月每賣出一套,就從中抽二成利,其余都歸那個木匠,只是他不許將她是發明者的事傳出去。過了三個月,賺的錢都歸他所有。

那個木匠以為天上掉下了餡餅,哪有不答應的?二嫫也不能理解,覺得自家小姐把發財的機會白白讓給外人。淑甯也不管,等過幾個月盜版產品出現的時候,他們就知道了。現在她總算有了一點私房錢了,可千萬要收好。

果然,木匠鋪子把圖紙上的四樣東西再加上一把上好的掃帚,組成一套灑掃用具,在城中賣得極火。奉天多的是中小官員和小康之家,他們都願意花點小錢買上一套這種東西,不但用起來方便,打掃地方也乾淨許多。即使是高官大戶,也會看著新鮮地買上一兩套。那名木匠很是發了點財,淑甯的荷包也鼓了許多。只是好景不長,在這個沒有知識產權保護的年代,很快就出現了仿造品。有些粗制濫造,賣得很便宜;有些做得十分精細,還雕了花在上頭,走高價路線。木匠的生意冷落了下來,讓他好生失望。不過淑甯早料到這種情形,她這三個月得了二十多兩銀子,分了八兩給二嫫,其余都讓她幫自己收起來。如果收在自己房里,免不了會被小桃發現,佟氏也會知道,要是問起來曆,倒不好回答了。二嫫兩夫妻都是老實人,又一向疼愛自己。在自己長到可以光明正大擁有私房錢以前,先放在她那里會比較安全。二嫫猶猶豫豫地接下了錢,心里感激她對自己的信任,賭咒說一定會好生保管,連長福都不讓他知道。

灑掃用品的火爆讓它迅速席卷了全城。很快,有過半數人家都有一套了。連淑甯自己家里,也由佟氏作主、長貴出面買了一套。一日晚飯前說起,佟氏埋怨道:“二嫫原來已買了一套在家,也不說一聲,倒讓我又花多一份錢。”二嫫忙道:“實是有一回幫過一個木匠些小忙,他免費替咱家做的,並沒有花錢。是奴婢糊塗了,忘了跟奶奶提起。”佟氏擺擺手:“算了,只是小事。不過這套東西的確好用,也不知是誰想出來的,原來要兩個人花一個時辰才能清掃洗淨好整個前院,如今只用一個人就能做完,時間還少了許多,用濕拖把拖地,又不用費水沖洗,可省了好些事呢。”張保同意,還提到府衙也買了兩套備用。

淑甯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低頭吃飯,只偶爾抬眼與二嫫對上,偷偷相似而笑。

等吃過飯,全家坐在堂屋里說話,張保對佟氏說:“現在已經入冬了,不久就要下雪,你要准備送京里的年禮了吧?”佟氏點頭稱是,他又說道:“今年就別再送酒了。因奉天稻米今秋豐收,入關後連累江南米價大跌,朝廷擔心米賤傷農,又要預備日後戰事所用,下令不許奉天稻米入關,只在關外屯作軍糧,同時只許三年以上的陳米才能拿來釀酒。如今各大酒坊都措手不及,只怕今年釀的酒光是供關外都不夠呢,還是換別的東西吧。”

佟氏聞言犯了愁:“這可怎麼辦?以往幾年這精酒都是年禮的大頭,如今不送它,可就沒什麼拿得出手的了。”

張保也知道這個難處,想了想,道:“今年試種的玉米土豆花生等東西都收成不錯,朝廷不許奉天稻米入關,可沒說不許這些入關,送些過去好了。周府丞最愛土豆做的東西,這里方圓幾百里種的土豆,都是他倡議要種的。他家有一大份土豆食譜,我問他討來,你照著抄一份食譜,連新鮮土豆一起送去好了。”

佟氏一邊聽一邊點頭,但還是覺得不夠:“這些畢竟都是不值什麼錢的,你如今升了官,總不能太小氣。”

張保歎了口氣:“你再想想吧,如今我的俸祿也高了許多,下面的人也常有孝敬,境況比幾年前好多了,你看著辦吧,多花些錢就是,免得京里有人啰嗦。”

佟氏應了,又說起今年醃大白菜的事。端甯早已無聊得溜出去了,淑甯聽到這里也坐不住了,向父母告了罪,也回了房。

今年入秋以來,就一直刮大風,冬夜里刮的尤其冷,吹得窗上糊的窗紙撲撲聲地響,前兩天還吹破了一角,不過馬上就補上了。這種時候真是無比懷念玻璃窗。聽說奉天的行宮里,大部分的殿閣都是玻璃窗的,連奉天府衙和府尹官邸,也有用玻璃鑲的窗戶。可惜自己家還沒有錢到那個地步,所以只好繼續用傳統的白紙糊。雖然比不得玻璃窗結實透光,好處就是成本低廉,而且碎片很安全。

淑甯拿起一本唐詩,翻了幾頁,一更剛過,就掌不住了。叫小桃端水進來洗了臉,換了衣服睡下了。

一夜好眠。

迷迷糊糊中,她覺得有些冷,卷了卷身上的棉被,但那股冷意還是不能消除,張開眼,卻看到帳外一片白亮。原來已經天大亮了!她心中一驚,正要起身,只是稍一離開被窩,就忍不住打了個冷戰。

吱呀一聲,門開了,小桃端著東西進來,看見淑甯起來了,忙放下東西,擦了手,到箱子里拿出一身厚衣裳來:“姑娘起來了?”

“怎的這般冷?”

“姑娘猜?”小桃擠擠眼睛,一邊幫她換衣服,“有提示哦:現在還很早呢,可外面卻亮堂得很。”

“下雪了?”淑甯一陣驚喜。忙急急地穿好了衣裳,顧不上小桃在身後叫喊,一股腦兒沖出了房門。

果然,外面白茫茫地一大片,天色明明還發暗,卻被雪色襯得如白晝一般。雪已經停了,地上的積雪足有小半尺,都快漫上走廊里來了。院里的小樹上堆滿了雪,枝條都被壓得低低的。

淑甯看了漂亮的雪景,還來不及感歎呢,就打了一個大噴嚏,忙又沖回房里去了。小桃絮絮叨叨地念著:“叫了姑娘別出去的,冷著了吧?今兒一早馬三哥也冷得連打了六個噴嚏呢,我也打了兩個,下雪了,就要小心著涼才是,橫豎這雪一時半會兒也化不了,等穿厚實了燒好了手爐再出去看不遲嘛……”淑甯這才發現她之前端進來的是個炭盤,這時已經燒起來了:“怎麼這會兒就燒,回來我還要到上房吃飯呢,回房再燒不遲。”小桃苦笑著道:“我的小姑奶奶,瞧瞧您自個兒,還沒洗臉梳頭呢,這可得小半時辰功夫,這會兒不燒,只怕回頭就著涼了,二嫫定會煎了我的皮。”她放好炭盤,出去了,過一會兒拿了一銅壺水進來,放在炭盤上熱了一會兒,才倒進臉盤里,拿來毛巾,侍候淑甯洗臉。

淑甯任著她擺弄,心里卻在想別的事。這可是入冬以來頭一場雪,下得這樣大,看來明年收成會不錯。只是這樣大的雪,天也冷得多,這個冬天可得想些法子取暖才好,最好是又方便又不費事費錢的,前幾年的冬天可難過死了。

梳洗完來到上房,早飯已經擺上了,因為天冷,全部食物都是熱騰騰的。淑甯請過安,坐下來後,先喝了一碗熱熱的豆漿。這是最近才在城里出現的東西,是大豆豐收後才弄出來的,豆味很濃,還加了蜂蜜,喝起來比現代喝的摻水的稀豆漿強多了,這可是健康食品啊!

佟氏也喝了一碗,拿過窩窩頭掰成幾塊,加到端甯碗里,扭頭對張保說:“我方才叫人把你那雙牛皮靴子拿出來了,還有那件羊皮大氅,又叫二嫫找結實的油紙傘去了,還交待老伍頭在車里放了暖爐,回頭你回衙門,可得小心別吹著了風。”張保點點頭:“你們在家也要小心,屋里燒爐子取暖,要記得開窗戶透風。”佟氏應了聲。

端甯吃完窩窩頭,插嘴道:“今日先生有事,不用上課,兒子回自個兒房里讀書吧,方才在書房里練了會兒字,那兩扇大窗開著,吹得滿屋子書嘩嘩響,關了窗子,又氣悶,又暗,還陰冷,不如在房里暖和。”張保同意了:“也好,書房是比別的屋子冷些,只怕那墨汁都不好使,難寫字呢。”淑甯提議道:“不如讓哥哥與我一同到上房里來,我們在右房里讀書寫字,不會打擾到額娘的,而且也可以省下一個暖爐,額娘不是說,現如今炭比去年貴麼?”張保佟氏都稱大善,端甯也高興得眉開眼笑,有人陪著總比一個人熱鬧,何況上房是全家最暖和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