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一、疑史
時光飛逝,轉眼已過了三年,如今淑甯有五歲多了。她雖然一直力求低調,但有一個成年的靈魂,怎麼盡力裝也是會漏餡的,幸好她的表現還不算太出格,家人只以為她是稍微比常人聰慧一些而已。

其實她能順利地不引起家人疑心,倒要多謝一位堂姐妹。京中伯爵府里的大伯父的次女婉甯,是他僅有的一位嫡女,美麗聰慧,多才多藝,又從小就會討長輩歡心,雖然只比淑甯大兩歲,已是京中有名的神童才女,名聲傳得連宮里的貴人們都知道了,太皇太後還曾經叫人帶進宮里見過。全家人說起這位小小姐,都只有好話的。因為這位姐姐太過出色,比普通小女孩聰明許多的淑甯反倒不起眼了。連知道自家女兒比別家的強的張保和佟氏,都在惋惜她比不上大房的婉甯,這倒讓淑甯安心許多。反倒是愛妹如命的端甯,對二堂妹的名聲不屑一顧,有人問起,也只說:“我妹妹最強。”旁人只當他是愛護妹妹,一笑置之。

其實端甯對妹妹如此有信心,是有緣故的。自從將教鞭交給母親後,他就沒再過問妹妹的學業,結果過了一段時間,他驚奇地發現,妹妹淑甯已經開始讀成年人讀的書,並每天練寫大字了,而那時她還不到四歲。

淑甯在自己的學業安排方面非常自律。

張保每天勤于辦差,因此五更就起身,卯時已到了衙門。全家人都跟著他早起,連端甯也因為要讀書而早早起床。原本淑甯年紀最小,可以睡晚些,但她還是跟著五更就醒了。醒來先做一會兒運動,就是伸伸腿扭扭腰之類的,梳洗過後,先是到上房給父母請安,再來是全家吃早飯。飯後張保去上差,端甯去溫習功課,過一個時辰就去先生家。佟氏回房安排一天的家事,淑甯就跟著母親回房,先是自己看書,遇到不懂的就問母親。佟氏小時候跟著生母讀過幾年書,算是官宦人家婦人中比較少有的有學識的人,一般的問題都可以回答出來。淑甯學上一兩個時辰,等佟氏安排好家事,就要開始學規矩。每日都要學習怎麼走路、行禮,遇到什麼人說什麼話,吃飯喝水有什麼規矩等等。這起碼要花一個時辰,接著就是午飯了。之後,佟氏要小睡一會兒,淑甯也會午休。起身以後,就到院子里走走,然後練上一會兒大字。練字的時間是隨著年歲漸長逐漸增加的。等練得累了,她就在房中跟二嫫學針線女紅,或是找母親說話。端甯申時二刻放學回家,而張保每天都要到酉時才回來,一家人吃完飯後稍稍閑聊一陣,然後張保開始教兒女滿蒙文字。過了一更天,全家才會歇下。

淑甯每天都過得極其充實,只是學規矩這點讓她有點煩惱。佟氏在這方面對女兒要求極嚴。她本是庶出,自小不受人重視,出嫁後也受婆家白眼,如今離家在外,遲早要回到家族里去,萬一兒女到時被其他幾房的孩子比下來,她就更沒臉了,因此她對孩子們的教養非常重視,務必要將兒子教育成文武全才,將女兒培養成完美的淑女。但這些東西對于現代靈魂的淑甯來說,是十分痛苦的折磨。不過,她還沒辦法反抗母親的要求,而且這些東西雖然煩瑣,所謂習慣了就好,漸漸地也就不再排斥,甚至因為每天都練習,那些動作與各種注意事項,早已刻進她骨頭里,形成條件反射了。禮儀舉止方面的出色表現,給她帶來一個好處:只要順了佟氏的眼,她愛做什麼事,基本上不會受到阻礙。她喜歡到父親房里翻書,佟氏也只是叮囑一句別弄壞弄亂了書本,就讓她去了。

在這種情況下,淑甯獲得了獨自一人在書房里翻閱史書的機會。


張保是個讀書人,平日來往的也多是文職官員,在奉天住了幾年,家中已有不少藏書。除了四書五經和各種時憲書籍,就算史書最多。淑甯通常拿一本淺顯易懂的書做掩飾,暗地里卻查閱那些大部頭。越看書上記載的曆史,她就越覺得糊塗。這個世界似乎與她原來所知的曆史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曆史的發展可以說曾經發生過多次岔道,但奇怪的是,總會拐回原來的道路上來。

比如說,三國時的漢獻帝,不再是原來曆史上碌碌無為的受氣包,反而是十分精明強干的一代明君,做了很多事,把三國時期的百年紛爭局面大大改變了。但他的繼任人卻因為偏聽偏信,導致朝臣獨攬大權,經過幾十年的混亂局面後,司馬家族成功發動政變,開創了晉朝。

再比如說,唐朝的高宗年間,雖然武皇後依然干預朝政,但唐高宗李治卻沒有得重病,也沒有把朝政交給老婆,所以女皇帝沒有出現。繼承高宗皇位的原來應該死掉的太子李賢,因為沒有子肆,將皇位傳給了自己的弟弟李旦,然後李旦的兒子李隆基當上了太子,于是曆史的車軌在稍稍拐了一個彎後,又再拐回原來的大道上。

再比如,北宋神宗時期,王安石變法本應導致朝廷黨爭,但卻意外地沒有產生嚴重的後果,甚至連當時的國力也大大增強。當時的政界名人中還出現了一位叫“王靜庵”的駙馬,發明出厲害的火器,使得宋朝軍隊戰力大增,把西夏都干掉了。宋朝因此繁盛了上百年,被稱為“神宗中興”。可惜之後的下任皇帝命不長,下下任皇帝則是沒生下兒子就突然病死了,只好從宗室中選擇繼承人,新皇帝的廟號也是徽宗,十分愛好書畫丹青,以致朝政敗壞。而同時蒙古卻興起,最後還滅了北宋。不久後,南宋就建立了。

這類的事情發生過好幾次。淑甯雖然不是曆史專業的學生,但好歹看過不少穿越小說,她已經開始有點麻木了。看來她穿越的,不是真正曆史上的清朝,而是一個類似于平行世界的曆史上的清朝。在這個世界,穿越是常常發生的。雖然一般人不知道,但穿越者幾乎是橫貫曆史的每個時期。但無論他們怎麼改變這個世界,曆史總會回到原本的軌道上。或許會留下一些印記,一些改變,但大體的走向是一樣的。

淑甯不知該怎樣形容自己的心情,此刻她可以說是又悲又喜。悲的是她所掌握的一點曆史知識看來是靠不住了。誰也不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曆史是會改變的,雖然過後會回到正軌上,但只要有一個穿越者存在,就有可能改變,而且穿越者常常有(她自己就是一個);喜的是,她不必擔心自己做的事改變了曆史,會導致有不好的結果。她以前曾經聽說一個理論,穿越者回到古代改變曆史,會產生連瑣反應,導致後來的事全都發生改變,甚至影響到了穿越者本人的出生,那麼他就會完全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這種理論對淑甯是有一定影響的,但現在她就再也不必擔心了,就算放開手腳,做自己想做的事,也不必擔心會影響到未來的自己(根本不是在一個世界上,怕什麼啊)。

書房中除了史書,還有幾本講述民生和各地風俗的書本,淑甯也翻看過,倒是解決了幾個一直記在心頭的疑問。比如說玻璃,原來是北宋那位王駙馬發明的東西,工藝一直是由皇家保密的,雖然後來因為戰亂而失傳,卻在明朝時複興了。相傳是從江南一帶開始,接著傳到山東,然後流入北直隸。起初也是奢侈品,後來做的人多了,就越賣越賤,發展到普通人家也用得起的地步。但清兵入關後,許多玻璃匠人逃到南方,又因為種種原因,折損極多,現在又變成了貴重東西,只有富裕人家才用得起了。


聽著好像是《明朝五好家庭》。

但她已經麻木了,無意深究下去。

常常翻看書籍,使得淑甯的氣質發生了很大變化。她為了取信于家人而變得幼稚的行為舉止,已經無法再假裝下去。幸好家人以為她是看多了書的原故,並沒有起疑心。佟氏也因為女兒變得穩重,說話做事有條理,而感到是自己教導有方,很是自得,完全沒有懷疑。端甯更是因為見到妹妹才學有蓋過自己的傾向,而感到壓力大增,只好更加努力地學習,以維持做哥哥的尊嚴,這點倒是全家樂見的。

家人沒有起疑心,令淑甯更加放寬了心。她決定要做一些事,稍稍改善一下平時的生活。首先做的,就是整理書房的書。

張保並沒有好好地整理書房,總是把愛看的書放在趁手的架子上,其余的就按類別放好,並未仔細記了,要找書時,常常要找很久。淑甯按照以往看過的圖書館的法子,按照書本類別分架子擺好,再按照書名首字筆畫順序,把這些書好好排好了,做些小紙條,用天干地支結合中文數字做上編號,粘在書脊上。另外做了一個大本子,用整整齊齊的小楷按類別寫上所有書的書名和編號。這樣一來,要找什麼書,就去查這本索引冊子,再按編號去書架上找。看完了書,也可以按照編號把書放回去。這個法子開始時張保和端甯都不大習慣,但過了幾天,就發現其中便利處。就算是負責打掃書房的馬三兒,也不再煩惱因為不知書的內容而常常放錯架子了,他只需要依照編號放好書就行。

張保越來越覺得這個法子好用,某日,他在衙門里辦理文書時,靈機一動,覺得可以把自家書房的索引法用到公事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