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七、年禮
滿族的新年,繁瑣處也不亞于漢人的新年,而且自清兵入關後,兩個民族互相雜居,風俗也漸漸趨同,而在奉天這個滿人的大本營,倒還保留了一些舊時風俗。

自從秋天過後,城里各家各戶都在醃制大白菜,貯存蘿蔔,采買各種過冬食品,還要准備紅紙做窗花和福字,女孩子和小媳婦們都連夜趕制送人用的荷包。

張保家不但要准備這些,還要煩惱送回京城家中的年禮。往年送得不算豐厚,京里也知道奉天苦寒,倒沒什麼,但今年因奉天特制的精酒在關內打響了名聲,賣得極好,京中就有傳言說回屯的旗人發了財。前兩個月京中伯爵府來信,話里話外就有抱怨他們藏富的意思,說家中人口多,花費大,他們一個小家通共才幾口人,奉天又富有,還向家里要錢。張保與佟氏都是在兄弟妯娌中要強的人,商量了半日,決定今年甯可自家節儉些,也要辦一份體面的年禮送回京去。以往都是派長福和小聽差馬三兒送禮回京,今年怎麼也要再添一個人。

佟氏見這段時間淑甯好像突然開了竅,說話走路都會了,雖然年紀還小,但性子乖巧不哭不鬧,加上兒子也大了,不必像從前那麼費心照料,就決定親自撫養女兒,趁著送年禮的機會,把二嫫打發回京去,還囑咐她在家多呆些時日,不必著急回來。二嫫雖然知道佟氏不待見自己,但有機會回京與兒女團聚總是好事,心里仍是將佟氏感激到十分。她見佟氏煩惱准備年禮的事,便使出渾身解數出主意,令佟氏十分滿意。兩主仆有商有量,就定了要送十二只風雞、十二只風羊,再加十二壇奉天精酒。佟氏還嫌不足,還要備送婆婆妯娌們的禮。再說,兩個月前的信,其實主要是為了報喜。張保的小弟容保,十五歲時就當上了禦前侍衛,在皇帝跟前挺得聖寵,剛滿二十就派了外任,到天津大營去了,一直耽誤到年中才成了親,這次新年,是新婚後頭一次回京過節。佟氏除了給家里的年禮,還要備一份賀禮另送小叔夫妻。她與二嫫商量半日,才決定要訂做兩套玻璃器皿,再請銀匠打幾盒精制的銀錁子,遂叫了玻璃匠與銀匠家的婆子來家,商量要什麼花色。

淑甯(以後就這樣叫了)學了半日走路,小胳膊小腿也累了,小桃就抱了她到堂屋去。正巧幾個匠人婆子都拿了花樣出來給佟氏挑,眾人正眼花繚亂呢。淑甯也有興趣瞧,就伸手叫額娘。佟氏一把抱起她,讓她坐在自己膝蓋上,指著花樣給她瞧。

淑甯看到一旁已事先挑出來的花樣,是一套大小十來幅五蝠連云的全套玻璃碗碟茶具花樣,還有一套是萬字不盡的花樣,雖然好看,但有些俗。淑甯知道這新父母在家里不太得寵,想著要幫他們一把,也興致勃勃地幫著挑起來。佟氏只道她是小孩子心性貪玩而已,並不在意,只是低頭看那花樣。

淑甯發現一幅纏枝蓮的圖,還算雅致,而且蓮花有多子多福的含義,送新婚夫婦剛好,而且樣式清新,年輕人會更喜歡,就指著那幅圖樣,嘴里喊著“那個、那個”。一旁的婆子笑著開口道:“府上的小姐真真好眼光,蓮花寓意多子多福,纏枝又有連綿不盡的意思,真是大吉大利。這和往日的纏枝花樣不同,是南邊兒新出的花樣,我侄兒昨天從江南回來,親自帶來的,連京里也未必有呢。”

佟氏果然覺得好,就拿它換了萬字花樣,囑咐婆子交待她家的玻璃匠,五蝠連云的花樣燒全套的碗碟,纏枝蓮花就燒整套的茶具,都要趕在臘月初十前就要完工。那婆子忙著應了,帶了花樣告辭。

接著銀匠老婆上前來遞了花樣,卻都是大小不等的各式元寶銅錢的花樣,太過單調了,就有一兩樣蝙蝠或是桔子樣式的,也算常見。那銀匠老婆見佟氏臉色不豫,連忙說道:“這都是常用的樣式,若奶奶有想打的式樣,盡管吩咐,俺們當家的定能做出來。俺們當家的原在山東,出了名的手藝好,是祖傳四代的本事。”

佟氏也沒什麼主意,瞧了二嫫一眼。二嫫猶豫了一下,說:“元寶銅錢總是要做的,多做些桔子式樣的也好。”淑甯在一旁聽了,眼珠子一轉,扮作小孩狀,拍著手說:“桔子、桔子、果果、瓜瓜……”二嫫靈光一閃,忙道:“小妞妞說得好,既有了桔子,自然要做些梨子、李子之類的,大吉大利嘛,再來做些瓜果蔬菜,不是又新鮮,又有豐收滿載的意思嗎?”佟氏點頭:“這主意好,也難為你,能想到這些。”二嫫擺手道:“這是小妞妞的主意,奴婢不過幫她說出來罷了。”佟氏笑了,轉頭對那銀匠老婆說:“就這樣吧,小元寶小銅錢都打三十個,瓜果蔬菜也打三十個,另外再揀那新鮮的十二種花卉式樣,各打一雙銀簪,都要細細地做好了,我是要送京里的。”那女人忙應了,也約好是臘月初十前交貨。

這些事交待完了,佟氏又讓人叫了木匠來,專做送禮的盒子,盒面雕飾與漆色,還有里襯用的面料,都細細叮囑一番。然後就叫上二嫫,檢查最近家里做的各式荷包,把其中做得最好的挑了十二個,另外包起,只等盒子做好了再放進去。

接下來的日子,還得准備送張保衙門里上司同僚的年禮,還要收拾別人送的禮,真是怎一個忙字了得。佟氏沒功夫照看兒女,就每天把淑甯抱到端甯房間,讓孩子們在一處玩耍,叫小桃呆在旁邊,邊做針線活邊照看。她自己帶著二嫫與小梅,還有長福馬三兒,天天忙里忙外。張保也要把衙門里的事務作個結尾,有兩天甚至連晚飯都來不及回家吃。就連家里趕車的老五頭,都天天趕著拉年貨。

好容易到了臘月初十,玻璃器皿和銀錁子都做好了,佟氏親自帶人,先把器皿裝了盒,用細白綿花塞住空隙,再用綢緞包袱包好盒子。再來又叫丫頭用上好紅絲線縛住銀錁子,打出花結來,十二個一盒地,裝了兩盒小元寶、兩盒小銅錢、兩盒瓜果蔬菜,再裝了兩大盒銀簪子。所有盒子全部捆好,連同先前准備好的用麻布包好的十個上好綢緞,再加上風羊風雞和酒,滿滿裝了三大車。第二天一早,就讓長福二嫫和馬三兒三人,帶著張保前一晚上才寫好的信,趕著往京里去了。

送年禮的事告一段落,但家里也因此花費了一大筆錢,過年只好節儉些。此前已做過一次冬衣,有些還沒穿過,佟氏就打算不再做新的了。過年的制令食品,數量也比往年少做了一半,連炮仗都只准備了必要的份量。佟氏沒了二嫫在身邊參贊,每日里都要獨自絞盡腦汁,想著過年時的菜式,又要節省,又要體面,愁得她連晚上都睡不好,倒叫張保心疼不已。

除夕一天天地接近了,家人們忙著清掃庭院,張貼對聯、掛箋、窗花和福字,佟氏帶著小梅小桃忙著蒸年糕、做點心。張保終于放了年假,也親自往門上貼紅掛旗。放眼望出門外,街上各家各戶都貼了各色掛旗,有的人家還在門前綁杆子,預備放炮仗。

長福帶著馬三兒在臘月二十七趕回了奉天。年禮送到了,老爺太太都覺得很體面,親自回了信,賞了幾個荷包帶回來,還有給孫子孫女們的壓歲錢。張保與佟氏看了信,都松了一口氣。再看四弟夫婦的回禮,原來新進門的弟媳本是斯文的大家閨秀出身,嫁人之後一直覺得婆家用具物件都俗氣,見了未曾某面的兄嫂送的茶具和飾品花樣清雅,又聽說他們是讀書人,就覺得與她同一路,親自回了一份禮,卻是幾幅繡品,還有幾本上造的新書。雖都是好東西,到底沒什麼用處。佟氏歎了口氣,自將東西收起不提。

到了除夕當日,佟氏一大早起來,帶著女孩子們做血腸、包餃子。張保無所事事,就留在書房里,給兒子女兒仔細講過年的規矩,該怎麼拜祖宗,從前在京里時如何如何。他說得慢,又無趣,兩個孩子都聽得打起磕睡來。

天一黑,全家都點起燈來,前院的杆子掛著紅燈籠,是不許熄滅的,佟氏特地交待了老五頭要時刻留心續蠟燭。長福早帶人在前院擺好了供桌,只等到了時辰,就要拜祭祖宗。

一家人團團圍著桌子坐下,吃些過節的食物。淑甯年紀小,張保便親自抱著她。淑甯看著桌上大大小小的碟子,奇怪怎麼沒有北方人過年必備的餃子?

吃過飯食,張保抱著女兒,帶著妻子兒子在坑上坐著說笑。不一會兒,淑甯就覺得有些掌不住,抬頭看到對面端哥兒也是頭一點一點地打著磕睡。張保笑了:“這是飯氣攻心的緣故,快帶他到院子里走走,只怕就好了。”佟氏到底心疼兒子,說道:“晚上還要守夜,不如讓他先睡一覺吧。”張保覺得有理,便放下女兒,抱了他上坑,佟氏又替兒子脫了外頭大衣服,再蓋上一床小被,看著他睡了。張保回頭見小女兒也是睜不開眼,笑著把她抱到兒子旁邊,讓她也睡一覺。

淑甯迷迷糊糊地,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聽見外頭“轟”的一聲,接著便是“噼嚦啪啦”的爆炸聲音,嚇了一跳,登時清醒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