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煩惱
那馬上的中年男子是鄭親王的長子,聽著她們哭哭啼啼早不耐煩了,招呼了手下快把他小侄子搬上車,也不理會庶弟,跟父親一同騎馬走了。

他手下的人正搬著人,也不知那小子哪來的力氣,竟被他一腳踢倒一個人,逃出眾人的掌握,竄到人群里去了,一幫人連忙跑去拉他回來。也許是危機關頭,人的潛力特大,那十一歲的孩子,竟然撞倒了好幾個大人,脖子上青筋都冒了出來,嘴里嘶喊著:“憑什麼?憑什麼?我不要聽你們的,我不服!你們不過是無權無勢的落魄親王,憑什麼在我面前耍威風?憑什麼別人都能飛黃騰達,我就只能送死?我不服!我不服!上天讓我穿越到這個時代,就是讓我創一番事業來的!我不會死!我不會死!等我以後發了達,看我怎麼收拾你們!我要報複!我會報複!!!”他喊叫著,正好逃到端哥兒跟前。端哥兒看著他那張猙獰得變了形的臉,嚇得動都動不了。二嫫也只是嚇得發呆,柳西西被他可怕的樣子嚇到,瞪大了眼睛,只是盯著他看。

富查幾步沖上前來,狠狠刮了小兒子一巴掌,喝道:“畜牲!還敢胡言亂語!還不給我閉嘴!”說罷親自扯過那幾個男人手里的繩子,把小兒子捆起來,又脫下身上的褂子,團成一團,要堵住他的嘴。他小兒子被這一巴掌打蒙了,等醒過來時,看到自己被困住,一雙眼睛直把怒火噴向父親,嘴里不干不淨地罵他“你他媽的居然敢打老子,我X你娘!!!”一聽這話,他的老祖母兩眼一番,昏死過去,富查老婆忙叫人抬她回家。富查已是氣得青筋直冒,一把塞住了他的嘴。旁邊幾個人按住他,都阻不了他掙紮。後來一個人一個掌刀劈在他後頸,才讓他昏過去了。眾人七手八腳把他抬上車,揚長而去。

圍觀的人見熱鬧沒了,漸漸散去。端哥兒還沒喘過氣來,只是站著發呆。二嫫只覺得腳軟。幸好柳西西覺得端哥兒的手有些不穩,叫出聲來,二嫫才醒悟,連忙把孩子抱過去。這時旁邊搶出一個人來,嚇了她一跳,才發現是她男人。長福一把抱起端哥兒,埋怨妻子:“你怎麼不看緊些,這兩個小祖宗被嚇到了,你回去又要挨罵。好不容易有了幾天安生日子,你怎麼這樣大意。”二嫫也不說話,跟著丈夫回家去了。

柳西西攀著二嫫的脖子回頭看,只見那富查一個人孤零零站在大街中央,臉色陰陰地,顯出一份蒼老來。

端哥兒這次受驚不輕,佟氏狠狠罵了二嫫一頓,連小梅也挨了幾板子。幸好端哥兒只是害怕,並不曾引發病症,不久就想起小妹妹也受了驚,硬求了小梅帶他去看小妞妞,見她沒事才罷。他年紀雖小,但也知道好歹,知道這次是自己魯莽,主動到父母跟前認錯。張保與佟氏見他這樣懂事,也很欣慰,只是象征性地罰他寫了一篇字,也沒責怪他,但他自己知錯,就改了往日貪玩的性子,認真讀起書來。父母雖然高興,卻又擔心他年紀小、累壞了身子,每天只是叫他多休息、多吃飯。

過了個把月,家家戶戶都開始為過年作准備,這件事就漸漸不再被人提起。只有跟著張保到衙門去的一個年輕的家人長貴,在小桃的新鞋子和點心的攻勢下,透露了他在衙門里從別家下人那里聽到的消息。鄭親王往京里上了折子請罪,又把那富查的小兒子關在王府里,沒兩天就傳出消息來說是死了,尸體還給了富查,還給了一筆銀子。富查帶著全家,離開了奉天,不知去向,聽說是去了甯古塔。往日認識他的人聽說這事,都唏噓不已。

那天柳西西的確有點被嚇到,回想起來,大概是那個穿越小子說的“後宮”、“成王成帝”之類的話闖的禍,而且因為他性格愛好與前身相差太大,引起家人疑心,連母親都覺得是惡鬼附在兒子身上,不願救他。這件事給柳西西提了個醒。雖然自己穿的是個一歲多的小女孩,沒什麼性格可言,但如果日後說話做事太出格,難免會引來禍患。她穿越前就不是個愛出風頭的人,性格一向溫和內向,也不怎麼愛出門,只是窩在家中當宅女。因此成為不自由的古代女子,倒不是太難過的事,只要好好過日子就行。

不過難得穿越一次,要她一個受過二十一世紀教育的大學畢業生乖乖當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千金小姐,她又未免有些不平衡。她是好好走在路上時,遇上車禍突然就穿過來的,根本就沒有死的心理准備,也就不會有“又多了一條命、能活著就好”的想法。她也希望在新生後,能做些前世不能做的事,挽回一些前世的遺憾。而且她在起點晉江也泡了幾年,看的穿越小說不少,真的能不利用一下後世的知識嗎?她覺得有點理解富查家小子的郁悶了。

如果要利用一下後世的知識,那有什麼是她能利用的呢?

首先,這是清朝,唐詩宋詞就不能用了,清朝以後的詩詞,她記住的不多,就連《紅樓夢》里的詩,她也只記得幾句。至于晚清民國期間的詩詞,多是詩人覺得國家沉淪,有感而發,背景與此時的社會環境非常不一致。而著名的毛澤東詩詞,除非她是傻了,不然怎麼敢拿出來?萬一被人說是造反,她豈不是落到跟富小子一樣的下場?而且這年頭,詩人才女可不是一兩道詩就能造就的。就算一時能震住人,過後沒有好作品,也會穿幫。

總之,抄襲“前人”詩詞,恐怕是不行了。

接著,是小發明。玻璃已經有了,而且還相當普遍。火藥火器也有了,而且就算沒有,她一個小女孩,也不可能有機會在這方面出頭。釀酒?這不是富小子弄過的麼?失敗了,而她也不知道怎麼釀。鍾表?拜托,清朝已經有西洋鍾表了好不好?再說,她除了知道鍾表要用齒輪,其他的一概不知。以前看的穿越書不少,主角們個個身懷絕技,可輪到她,就只有兩眼一摸黑。她不擅長理科,也對科學雜志不感興趣。飛機大炮輪船她是造不出來了,也許日後有了靈感,還會造些小東西吧?

然後,是曆史知識。不少清穿女都是憑著對曆史知識的了解,在九龍奪嫡過程中呼風喚雨、左右逢緣的。她可以嗎?搖搖頭,柳西西很清楚自己並不是清朝曆史的達者。她只知道最後做皇帝的是四四,太子兩次被廢掉,八八和九九都沒好下場,十三早死,十四守陵。皇子們幾個有名有姓的老婆,太子的是石氏,四四是烏喇那拉氏、鈕祜祿氏和李氏,八八是郭絡羅氏、十四是完顏氏,除此之外,就不記得了。其中的具體史實,她說不上來,發生的年代,更是記不清。而且這點知識還是從清穿文中來的。清穿文到底不是曆史,里面寫的未必就准,絕不能拿來當曆史教科書用。況且她都有兩年沒看清穿文了。而且,柳西西對那幫數字軍團不大感興趣。看書是一回事,現實中誰願意跟一大幫女人爭男人啊,而且說不定還會被那男人連累呢。權衡之下,她還是決定,老老實實不出頭的好。她不能跟那些曆史專業出身的清穿女比。

唉,為什麼當初不多看看清朝曆史呢?哪怕是多看些清穿文,也比她現在兩眼一摸黑強啊!

再來,是唱歌跳舞。這就更不能了。前世她五音不全,小時候雖練過舞蹈,但已有十幾年沒碰過了。而且她既然決定不去跟數字皇子們攪和,還唱什麼歌跳什麼舞呀?再說,現代的歌舞未必合清朝人的意。清穿文中女主唱的情呀愛的總能引起帥哥們愛慕不已,但在一個小丫頭說說別人緋聞八卦都不行的年代,唱那些歌一定會被打成牛鬼蛇神的。

那還有什麼呢?數學知識?現代會計制度?企業管理?可這些都不是她擅長的,就算可以借用,也精不了,很快就會泄底。而她比較擅長的,就是英語,但正象以前擔心的那樣,跟“現在”西方所講的古典英語肯定有所不同。

不過有一點倒是可以肯定:莎士比亞這時已經死了,不過也只死了幾十年而已。

柳西西胡思亂想了半天,得出的結論是,她並不比這個時代的人多多少優勢,頂多是見識廣闊一些。許多後世的知識,她因為沒有深入了解,所以用不了。而且等她長大到可以利用這些知識的年紀,已經是許多年後了,到時恐怕也忘得差不多了吧?

她不免有些泄氣,低落了好一陣子。

二嫫自從端哥兒交給佟氏親自撫育後,就只負責照看小妞妞,外加廚房的一些瑣事。她見小妞妞這兩日不大精神,有些擔心,便想著法兒的逗她,又教她說話。原來這個身體的前身一歲多還沒學會說話,佟氏擔心她開口太遲,聽別人說找個愛說話的人在跟前,可以引孩子早些開口,偏偏二嫫是個少話的,因此買了個繞舌的小桃回來。但小桃說話都是背著小妞妞說,結果任務還是落到二嫫身上。這日她哄了小妞妞半天,惹得柳西西不耐煩了,就跟著說了“嫫、嫫”兩聲,喜得二嫫什麼似的,忙忙抱了她去給佟氏報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