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閑話
話雖如此,但一直呆呆地躺著,實在很無聊,她只好把心思都放在房門口那兩個女仆的交談上。那兩人,一個是正做著針線活的少婦,別人似乎都叫她“二嫫”,根據柳西西的猜測,可能是乳母(柳西西狂汗:一歲多的小孩應該斷奶了吧?但願不再需要她來喂);另一個只是十一二歲的小女孩,長得瘦瘦小小,性子倒是挺活潑,不過有點繞舌,因為柳西西幾乎整天都能聽見她吱吱喳喳地說著話,說著東家長、西家短、“哎呀小妞妞醒了”或是“馬三哥今天多吃了一個餅”什麼的。現在也是,雖然二嫫總叫她別吵著“小妞妞”(柳西西語:這是指我嗎?),她還是忍不住要開口,頂多只是壓低了聲音。而讓她如此興奮的話題,恰好就是造成現在一旁偷聽的那個“小妞妞”大病一場的原因。

她此刻壓低了聲音,湊近二嫫,一副神秘的樣子:“東廂今兒一大早吵了一個早上呢,又摔花瓶又砸椅子什麼的,還大哭大喊的,十有八九是瘋了。”

二嫫冷笑一聲:“可不是瘋了麼?她做下這樣壞事,被抓住了,還有臉鬧,但凡有點兒眼力勁的人都不會這麼干。我倒情願三奶奶早點把她趕出去呢。”

“聽說三奶奶回了三爺要攆她出去,只是三爺不發話。她天天這樣吵,別人家都聽見了。昨兒對門的香兒就悄悄問我呢。”

聽她這樣說,二嫫馬上瞪了她一眼:“你還敢跟外人嚼舌頭?!仔細你的皮!”

“我哪敢啊,就是香兒的娘那天過來借豆油,聽到東廂那邊鬧,也不知是哪個多嘴的,就告訴了她。香兒聽說,來找我問罷了。”

“就算這樣也不行,這是什麼好事兒?她問你,你就該堵回去。這還好是我,如果讓三奶奶知道你在外頭混說,當心她連你舌根都拔掉,看你還多不多嘴。”

“什麼呀,你胡說。”那小丫頭不依,縮回頭,撇撇嘴,“三奶奶怎會這樣做,頂多罵幾句罷了。她老人家素來最是憐下的,那樣和氣的人,不然也不會讓東廂那個爬到她頭上。”

“你懂什麼?上頭的人哪個是易相與的?”二嫫只是冷笑,“這回也是東廂的糊塗,以為除掉端哥兒和小妞妞就能獨占三爺,把三奶奶踩在腳底了?也不瞧瞧自個兒是什麼身份,一個丫頭,能做妾就算祖上燒高香了,還妄想跟正房奶奶做對,她以為三爺會站在她那邊嗎?也不想想,端哥兒和小妞妞都是三爺的骨肉,出了事,心疼還來不及,怎會偏幫她這個凶手?”

“可不是麼?聽說當初是三奶奶做主扶她上來做妾的,不然她哪有這麼風光,她本來不也跟我一樣,是個侍候人的丫頭麼?三奶奶待她這樣好,她卻恩將仇報,定是早就瘋魔了。”


二嫫聞言也不說什麼,只是低頭做著針錢。那小丫頭見她不答話,靜了一會兒,覺得無聊,就說起旁的事來:“不知端哥兒怎麼樣了,三奶奶天天在那邊房里,三爺也一辦完差回來就去守著,他們都只是晚上來一回,可小妞妞還是呆呆地,不哭不鬧,也不出聲,又不理人,這可怎麼處?”

“小孩子受了驚,過兩日定了神就好了。端哥兒可病得不清呢,如今已是十月天,奉天比京里冷得多,那池塘的水可冰,大人都受不住的,何況端哥兒還不到六歲。”

她說完,拿起剪子剪掉線頭,又把針線活拿起來對著光線看。小丫頭瞧著,一臉的羨慕:“二嫫,你針線做得真好,什麼時候我也能做出這樣鮮亮的活計呀,你教教我吧。”

“行啊。”二嫫頭也不抬,“只要你把嚼舌頭的功夫都用來練針線,再得幾年,包你就能比我強。”說罷抬頭往門外喊:“小梅,小梅,過來。”

不多一會兒就來了個十四五歲的丫頭。二嫫把針線活遞給她:“這是給端哥兒做的肚兜,我在上頭繡了百福字,你給他帶上,也算是祈個福。”那丫頭答應了一聲,拿了轉身就走,沒走兩步又停下,回頭對小丫頭說:“小桃,沒事兒別老顧著說嘴,三奶奶讓我叫你去廚房呢,今兒我要給哥兒熬藥,沒空幫忙。你去把柴砍了。”說罷就走了。

那小桃聽了,整個人泄了氣,轉頭想對二嫫說什麼,見二嫫只是斜著眼睛睨她,只好耷拉著頭出去了。

柳西西只是在一旁聽著,有些困,就閉了眼睛養神。二嫫轉過身來瞧她,見她閉著眼,還以為她睡了,上來替她掖掖被角,看著這張可愛的小臉,就想起自己遠在京城府里的兩個孩子,自己夫妻二人丟下他們給公婆,跟著三爺一家到這奉天來,也不知他們怎麼樣了,二丫頭剛出生就離了娘,現在只怕跟小妞妞差不多大了。

想到這里,就忍不住摸摸她的頭發,卻不想柳西西睜了眼,圓圓的大眼只看著她。她瞧著有趣,臉上也帶了笑意,道:“原來你不是睡著了呀,你這小妞妞。”說罷把被子蓋松些,也只跟孩子對著眼睛瞧:“你也算是大命了,多虧你哥哥死命舉高你,不讓你沾一點水,若不是這樣,你一個人被丟進那冰冷的池水里去,一會兒功夫就沒影了呢,你哥哥卻病得不清。他這樣疼愛你、愛護你,你長大了可以好好對他呀,嗯?”

柳西西這才知道,原來她之所以能穿越,是因為那位小“哥哥”英勇護妹的緣故。前世她是獨生女,總羨慕人家有哥哥,想不到穿越以後,她也有哥哥了。

她對于現在的新身份,倒是挺能接受呢。


二嫫一邊說些閑話,一邊輕拍著她哄她入睡。也許是久了沒享受到這種待遇,柳西西不一會兒就覺得困了,眼皮子耷拉下來,不一會兒就迷糊起來。二嫫只覺得小妞妞越來越正常,也不怎麼呆了,想來很快就會好起來,心里極高興,手里倒還是照拍不誤。

這時門口傳來聲音:“小妞妞今天怎麼樣了?”聲音剛落下,就有一個穿著石青旗袍的年輕婦人走了進來,原來是小妞妞和端哥兒的親娘佟氏。二嫫連忙起身請安,回話道:“已經好多了,原還有些呆,如今也懂得看人了,想來過兩天就好了,剛剛才哄她睡著了呢。”佟氏歎口氣道:“阿彌陀佛,沒事就好。”二嫫又問:“三奶奶才從哥兒房里來麼?他今天怎麼樣?”佟氏知她也當過兒子的乳母,對兩個孩子都是真心疼愛的,便答道:“吃了藥,已經退燒了。大夫說不妨事,我才放心過來瞧瞧。”說得連二嫫也開始念起佛來。

佟氏看過小女兒,又問了二嫫今日雜事,等滿意了,才在屋子正中的椅子坐下,道:“方才見了你做給端哥兒的肚兜了,難為你有心,方才給他穿上,他就好多了,想必是你誠心,感動了上蒼也未可知。”二嫫忙說道:“這個是折煞奴婢了,這分明是哥兒有福氣,上天也保佑他,那個肚兜不過是湊巧罷了。奴婢沒什麼見識,只是聽說那百福字的花樣兒吉利,才想著做給哥兒試試。那里有那樣大的本事,讓老天爺也受感動?”

佟氏心情也許是極好,臉上一直是笑咪咪的:“你何必這樣謹小慎微?當初端哥兒小的時候,我要侍候他奶奶,一天到晚都不得功夫理他,他的事不都是你一手包辦的?如今你又奶了他妹妹,你放心,我兩個孩子都會感你的恩德,以後必會孝敬你。”

這話卻有些意味不明,慌得二嫫忙擺手:“三奶奶這話奴婢可不敢當,奴婢是府里家生子,一輩子都是他他拉家的奴才,能侍候兩位小主子,是奴婢福氣,就算沒有奴婢,也有別人奶他們。如今主子們待奴婢這樣客氣,是奴婢幾世修到的福份,哪還敢奢望以後。奶奶再別說這樣的話,奴婢可當不起。”

佟氏笑著道:“你怕什麼,一家人,何必這樣小心。難道我還拿你當外人不成?幾句玩笑話,慌得你這樣,快別再‘奴婢’‘奴婢’的了。”二嫫只是聽著,知道當不得真。

接著兩人雙扯了幾句別的閑話。不一會兒外頭傳來小梅的聲音:“三奶奶,端哥兒醒了。”佟氏聞言一喜,也顧不上別的,只叫二嫫看好小妞妞,就忙著趕到兒子房間去了。

她一走,二嫫就松了一大口氣,這才覺得雙腿有些發軟,慢慢地踱到小妞妞床前,一屁股坐在床踏上,喃喃自語道:“和氣人啊……”

她只怔怔地瞧著床帳子發呆,沒看到床上的小妞妞睜開了眼睛,一雙黑漆漆的眼睛也在怔怔地瞧著她。